唐山人说唐山案:我不相信官方通报(2)

人气 5486

【大纪元2022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唐山打人事件后,唐山掀起了实名举报潮,公安局门前冤民大排长龙。唐山的钱先生也加入举报行列,他表示,该暴力围殴女子的打人事件不是偶然的,自己不相信官方通报。

接上文:唐山市民举报警方:要账不成入了冤狱(1)

钱先生表示对自己的冤案非常愤懑,因此长驻北京上访。“一直在上告,没人管,都是这儿推那儿,那儿推这儿,来回推。联合国不在中国,如果在我就上联合国(申冤)了。”

他透露,2017年中共开十九大,当局为了维稳就抓人,好抓的抓到看守所去,好管的就在社会上管着,不让告状去。“玉田有个大案,就是因为上访把人(访民)整死了,把人(访民)送看守所去,七天变死尸了,(那个访民)三十七八岁。”

“他们家(被政府)征地,不满意赔偿,他媳妇总上访,当时生小孩在哺乳期,就把她男人抓了。人死后(维稳人员)在她家‘站岗’几个月,最后赔钱了事。天黑得不得了!在我的印象中,学中国历史,哪一朝历史都没有这一朝这么厉害啊。”

谈到自己的案子,钱先生表示证据都能从卷宗里找出来。他向上反映,上面是从上往下压,不给解决。“过去杨乃武与小白菜的电视剧,告状到京城,老佛爷直接过问,最后审明白了。现在不是这样,(官员)怠政懒政不作为。

“下面把你嘴堵上,一种让你消失,一种让你闭口,要不拿钱堵上,要不用黑势力堵上。为啥不解决呢?他说要解决你一个事,可能要牵扯很多的事,因为这样的事太多了,他们每天都在办错事。”他说。

钱先生表示,现在中国社会叫互害模式,能保持气节的人已经很少了。他们家歪的邪的不搞,犯病的不吃,犯法的不做,是这个原则。可是现在大陆受到歧视、受到打击的都是这类人。包括官场上,不向上行贿受贿的,几乎没有上升空间,在单位没有说话的权力,都被边缘化了。

他举例说,有个同学是八几年的大学毕业生,司法系的,当过律师,后来去了政法委。干到科级的时候,有一个干部考核的机会,他就等着到公安局当副局长了。

“这是2002、03年的时候,那时候(社会败坏)还没那么严重,(之后是)一年比一年严重。但是他就是1分钱不花,认为自己是司法专业的老文凭,一般调动不出口,总能调个实缺。

“过了两个月,把他调到一个乡镇当副乡长去了。如果这时候把钱送上,人家就会说让你上第一线去锻炼了,上农村回来还可以委以重任。可是他还是不掏钱,又过了半年把他调回来了,去了街道办,管垃圾桶去了(单位有几辆垃圾车)。”

钱先生表示,这就是中国的现状,升上去的几乎都是溜须拍马、没有能力的人,真正有实际能力的,一种是高瞻远瞩的、跑到国外去了;再就是忍辱负重,活一天算一天的,能装傻就装傻。

“你说中国能好?怎么个好法呀?老百姓明明是有理,只要你不送礼,你就成了没理,就得受治。老百姓只好跟着坏人干坏事,同流合污,这是逼良为娼的社会。”他说。

对于唐山打人案,钱先生表示,官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不信,宁愿相信地痞流氓说的话,不愿意相信官方说的话。

他举例自己的一个例子说,2019年中共建政70年“大庆”,当地法院院长、街道办主任、信访局局长找到他,让他先别上访了,“国庆节”过后给他开一个听证会。他提出几个条件,要求具体办案人到场,原告到场,审案的人到场,一起还原事情的真相。这些条件他们都答应了。

他说道,过了十一,他意外受伤,到了2020年3月,由政法委书记牵头开听证会,但是条件削减了。旁听人员不能超过5个人(一开始说不超过3个人),原告不来了,办案人员、审案人员都不来了,就剩钱先生自己了,他表示有录音录像也行。

钱先生表示,听证会的前一天,街道办书记给他打电话,不同意他录音录像。“就是不让我录,说一旦你要录了拿出去放到社会上,网上一投,那县委书记都得撸了,我们都得下去。我说你说错了,一把手(法院)院长都得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顶了,都得给你调国务院去,因为你行得端走得正判得好。”他说,“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你要是害怕见光,说明你们要在辩论会上胡说八道。”钱先生就不同意开听证会了。

他说,“所以我宁愿相信社会的地痞流氓,也不相信他们(中共官方),地痞流氓说一句话都顶用,所以他后面跟一帮小弟忠于他,因为他守信。他们连地痞流氓都比不上,比流氓还流氓。”

河北省公安厅官方微博21日发布了唐山暴力围殴女子事件的进展通报。通报称,受害人王某某、刘某某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远某、李某损伤程度为轻微伤,无需留院治疗自行离开。

对此,钱先生表示,“今天的官方通报,(受害女性)又轻伤又回家,我都不看,因为他没有一句实话,一句真话也没有。这个案子发生的当天就可以、后边几天都可以向社会披露,隐去姓名、个人信息,现在什么状况应该公布,为什么不公布呢?”

据河北省公安厅6月21日通报,唐山市公安局对路北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某予以免职。同时,河北省纪委监委通报,唐山市路北区副区长、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局长马爱军等5名公职人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钱先生介绍,当地坊间传言,唐山市市委书记调来时带了一个保镖——公安局局长,要打出一片天下来。结果到了唐山是针扎不进水泼不进,他说话想听就听,不想听就没人听。人家处理案子,该罚款、结案、判刑,与他无关。人家收受贿赂入兜与他还无关,所以他心理不平,也开展不了工作。

公开报导显示,身为唐山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的赵晋进不在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的名单中。也就是说,唐山市公安局长“进不了打黑办”。

钱先生说,“他为了扎住根,要在唐山下点本钱整倒一批。打人这件事之前是瞒过公安局长,底下分局就处理了,第2天就传出来打人的花了60万就解决了。市局局长啥也没捞着,既没捞着钱又没捞着实话。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就被市局一把手听说了,找到市委书记,觉得这是一个契机,千载难逢的机会,借机整整他们。一调监控,就发现问题了。这个事就捅到社会上、媒体上去了。

“早期沸沸扬扬的这些东西,咱们老百姓发视频不好使,抖音这些个占据流量的几乎都是媒体(在发声)。平常媒体是不允许发这种声音,这次炒作的都是媒体。”

钱先生指出,“可见这里头不是一般的事,实际上是官方争权的一种狗咬狗的行为。现在所有的官员,不管是哪一方,没有一个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想给老百姓办点事的,都认拿钱,甚至敲诈你,干的都是这种勾当。”

那老百姓为啥要告呢?近日,唐山有几百人排队上公安局举报,钱先生也去了。他说,“老百姓就是递子弹的,递刀子的。一旦哪个领导觉得他下属不称心想办他的时候,你正好把刀子预备好了,他捡起来了。你说他是为了正义清除他,永远也不会。”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唐山女子遭围殴官方通报出台 舆论翻车
【微视频】中共鼓吹“夜经济” 被唐山恶棍砸了
唐山市民举报警方:要账不成入了冤狱(1)
王赫:河南红码事件与中共“数字极权”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习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势已去
【新闻看点】长江干涸发电量腰斩 鄱阳湖瘦成河
【新闻大家谈】AI脑控士兵 中共恐怖计划曝光
【马克时空】南早爆料共军糗事 Su-30成台海演习主力?!
【十字路口】比黑社会更坏 中共伪国家黑帮
【未解之谜】“与世隔绝”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