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国银行挤兑会恶化到何种程度?

人气 3571

【大纪元2022年06月25日讯】中国银行的挤兑潮,在中国经济每况愈下,政府、企业、和个人债务接连爆雷的情况下,任凭中共政府百般地不乐意和刻意掩盖,终于开始大面积地来临,并且在不久的将来,有拖垮中共的银行业、货币体系、和中国经济的可能。

六月底,网络传出的一段视频显示,中国有四大银行之一的中国农业银行,在未事前告知储户的情况下,突然限制每天支出1000元人民币的额度。储户质问银行职员:“哪条法律规定你要禁止我一天才一千块钱?一千块够干什么用啊?”银行职员的回答是:“不是我规定,是系统自动设置的。”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中国民众已经开始有了对自己的存款是否安全的担忧,有的网民质问说,我的钱还是不是我的钱?也有人建议把钱取出来放家里,别在乎那点银行利息了。

在今年4月,包括中国农业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等银行都曾发布公告,下调部分或所有客户的线上业务相关的交易限额,包括个人网银及掌银转账、网上支付、非柜面业务(含线上转账和网上支付等)。限制线上转账支付之外,许多银行储户的线下取款也受到限制。最近,深圳、上海、辽宁丹东等地都出现储户在银行大排长龙的视频。网民们纷纷抱怨取钱难,并怀疑是否银行资金紧张,担忧自己的存款以后还能否取出。

从4月中下旬开始,河南多家村镇银行的储户遭遇“取钱难”,全中国各地受害储户的钱凭空消失,健康码还被河南官方莫名其妙的赋予“红码”。这不免让国人惊觉,这个所谓的健康码的背后,政府还有如此多的黑暗勾当!

在上海,自六月解封以来,多家银行前就人潮涌动。银行却以防疫为由,限制每天用户的数量。上海领取养老金的老人,凌晨2点就赶到银行排队,还不一定能领得到钱。有人凌晨5点赶到,却连号码牌都拿不到。

深圳的储户则告诉海外媒体,爆雷并非偶然,早已经有先兆了。他们在六月时说,取款机取不出钱,已经不新鲜了,几个月前就已经发生了,包括在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取钱不再是很方便了。

中国大陆的消费者现在主要是用网络支付,用支付宝之类的付钱,他们把银行里的钱转到支付宝上,到现在还没有问题。但已经有好几起把钱转到支付宝、余额宝支付都出现故障的实例。

中共官媒日前已经间接的证实,中国发生了银行挤兑的浪潮。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6月20日表示,光是6月上旬的现金调拨,已是去年同期的近四倍。中新网报导说,6月1日至15日,中国人民银行的现金供应投放总量,已达到2021年同期的近四倍。但该行并未详细说明,现金总量是否足以满足民众的提款所需。

此类事件在中国各地持续发酵的同时,中国民众对银行的信心严重受挫,而恰恰就是这个在金融领域最关键、最重要的“信心”二字,就是决定银行业能否逃脱挤兑、破产的最关键因素。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中共是难以逃脱银行挤兑的命运了。但是,中国的挤兑会恶化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因此拖垮中共的银行体系、金融体制数字货币是不是有可能避免银行挤兑?这些才是关键的问题。

“银行挤兑”,中文翻译用了一个极具戏剧性画面的描述语,把人们蜂拥而上,挤成一团,争先恐后的提取现金的画面,形容得活灵活现。在西方,银行挤兑叫“Bank run”,就是跑去银行提钱的意思。至于是不是很挤,会不会出现人挤人的状态,那倒还不一定。在西方社会,即使是去银行挤兑提现,人们还是会很规矩地排队,不会一拥而上。但如果局势非常严重,表明文明的外衣,也可能不得不除下了。

银行挤兑(run on a bank),就是大量的存款者担心银行可能付不出他们的存款,或者不能及时提款,而同时去争相立即提款,让银行陷入困境。因为银行是不可能存有太多的存款的,他们早已把存款的大部分(比方说,90%的存款)用于放贷、借贷给需要资金的公司和个人了,这是他们的业务。

银行挤兑是不是合法的呢?在美国,很多州都至少在纸面上有法律条款,试图阻止人们传播可能导致银行挤兑的谣言或者恶意的言论。有些州甚至立法禁止人们发表对银行财务状况不实的评论。中国的问题,是银行财务不透明,政府监管不透明也常常无效。

在当今社会,比方说美国这样发达的、资讯相对比较透明的国家,还会不会发生银行挤兑呢?即便有美国联邦政府的保险(FDIC/NCUA),如果阁下亟需大笔的现金,而你的银行不能马上提供,还是可能出现银行挤兑的。

很多人会问,那些有钱人,他们的钱放在哪里呢?他们会不会面临去银行取不出钱来的问题?美国的许多百万富翁、亿万富翁,他们会把钱放在货币市场的共同基金,或者定期存单(CD)、商业票据、美国的短期国库券里,这也都算现金,因为可以随时变现。有些有钱人会把他们的钱来购买美国政府的短期国库券叫Treasury bills的,很快到期然后很快继续循环购买,直到他们需要现金的时候才提取出来。

许多亿万富翁,会在私人银行(private banks)用一种零结余的账号(zero-balance accounts),把钱放在如上所说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上。他们需要花钱的时候,会从零结余的账号上开支票,看起来有点像空头支票似的,但不是空头支票,因为他们的私人银行的银行家,会每天结算,卖掉一些短期债券或共同基金或CD,来对他们开出的支票结账,然后继续保持一个零结余的状态。一般来说,这些巨富们只会持有其财富的1%作为现金等流动资产,而把其大部分财富与商业票据、股票、债券、共同基金和其它金融资产挂钩。所以呢,这些巨富之人,应该是不会面临银行挤兑之类的问题的。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团、红几代的上层人物,他们也不会担心银行挤兑和破产。

美国历史上,银行挤兑的现像一直在发生,三十年代大萧条的时候自不必说,即便是2008-2009的金融危机的时候,都还发生过小范围的银行挤兑。1933年FDIC(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诞生的原因,就是因应着大萧条时的银行挤兑。除了在银行门前挤破头的真人秀、真刀真枪的挤兑,“沉默的银行挤兑”(Silent bank runs)也可能在大面积的电子转账的时候出现。

人类社会出现银行的时候,就出现银行挤兑了。15-16世纪欧洲的金匠会自行发行纸面的收据,让人们可以用于兑换黄金。当他们写出的收据超出他们持有的真正的黄金的时候,就会出现挤兑的现象。美国大萧条时的那次银行挤兑,始于1929年的股市崩盘。1930年,在田纳西州的一家银行开始出现最早的挤兑,导致第一个银行因此垮掉。当时这件事情还没引起人们的重视,人们以为是一个孤立的小事。但随即美国南方一系列的银行挤兑一一发生,然后消息传遍全美国。全国范围的银行挤兑和破产,就迅速发生了。纽约一家银行因为传言说他们可能入不敷出,几千人排队提款,几个小时内,200万美元的存款就被提出。最后,超过四千家银行因此破产。

2008-09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华盛顿互助银行(Washington Mutual (WaMu),当时还是美国第六大金融机构,2008年9月被美国财政部的OTS部门关闭。随后的几天内,储户们提取了167亿美元的资金,使该银行的现金一扫而空。第二天,Wachovia Bank 也遇到同样的事,两个星期内150亿美元被提走。

过去500年间,各国包括中国出现的银行挤兑,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即便是在2000年以来,就有阿根廷(2001年)、缅甸(2003)、美国多家次贷银行(2007)、英国(2007)、瑞典(2011)、中国盐城射阳农村发展银行(2014)、保加利亚(2014)、希腊(2015)、加拿大(2017)、和最近的英国MetroBank(2019)的挤兑事件。

那么,中国的银行挤兑会恶化到什么程度呢?挤兑更大规模出现的可能性,今天看来,已经越来越大了。中共当局愚蠢的政策,一向是掩盖和封锁,但越是掩盖和封锁,人们的恐慌心理就会越发严重,银行挤兑就更可能大规模出现。当10%的银行存款者都去提取现金的时候,中共当局肯定是拿不出来那么多钱的;而中共即便是祭出打压、强制、抓人、灭口等等手段,也无济于事,因为没有人会甘愿看到自己的储蓄归零!银行挤兑会不会因此拖垮中共的银行体系、金融体制呢?当然会的,历史上无数的案例都证明了这一点。在中国,从国民党政府到共产党政府,都已经发生了无数次。中共治下,几年前就从江苏开始出现挤兑,今天则更加变本加厉。

还有,中共目前极力推行的数字货币,是不是有可能避免银行挤兑呢?正如笔者如上所述,大面积的电子转账的出现,会导致“沉默的银行挤兑”(Silent bank runs),所以挤兑的风险呢,仍然是存在的。中国的银行挤兑,究竟会恶化到何种程度呢?中共心里是最清楚的,体制外的人们呢,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川人:中共金融体系非常稳健,只是闪崩不断?
中共政治局会议提“金融风险” 专家解读
中共急推数字人民币 专家揭背后风险
【一线采访】中国现挤兑潮 储户:有先兆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悼江? 四大盘算恐落空
【新闻大家谈】中共新十条出炉 核酸业现危机?
【晚间新闻】江死了出殡 当局花钱招募送殡演员
【财商天下】进出口萎缩幅度加大 中国经济陷长期低迷
【全球新闻】反抗意识被唤醒 南京武汉大学抗议
【新闻看点】江生前罪未了 当局死结如何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