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一百回 武王封列国诸侯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一百回 武王封列国诸侯(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8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今天,(侃)第一百回。我这边时间是七月十八号,中国大陆现在时间是七月十九号,我跟大家讲过:“7.20”之前这节目拍完了。其实,我个人满感触的:在此之前,我真的想往前赶,(但)上星期前赶后凑的遇到一些事情——节目拍出来,没东西——从来没见过,很奇怪!

为什么这样?!人在生活中,有些事凭借悟性,而对悟性最大的干扰就是自己。上一期《涛哥侃封神》已经跟大家介绍了“一切生命源自于私”,偏离这天地间的一切都是自私。在不同境界中“私”表现出不同的形式,但是,在那个境界,对更高一层的生命境界来说,他就是这样。

封神演义》接触了许多不同境界的生命。周朝跟纣王就是在“人的层面”,而妖精、妖怪、妖媚、鬼、动物、兽,这是“人之下”的(层面)。人出现自私之后,这些东西就出来了,进入了人的环境,来满足人的自私,从而窃取人的精华,无论是女娲派来的妲己,还是“梅山七怪”都是。里面讲的不多,但是它极凶。

我一直跟大家说,你注意《封神演义》里面,都是在“万仙阵”结束、出现妖怪的时候,一批人死去了,像杨任、郑伦都死在妖怪手里了,为什么呢?就是人间的私。人战胜不了妖怪、妖孽,人只能“与神同行”。就是讲这么个概念。

杨戬在人的环境中功夫是最高的,他的境界、悟性都是最高的,但是他却跟白猿打了一个平手,所以要仰仗女娲。女娲是造人的神,对人的肉身而言,女娲就是根脉,她同样是动物的根脉,所以她拿出一个就像“法旨”一样的山河社稷图,就给三界定了性了:“有山河社稷图就不能有妖精。”所以就把妖怪收了。

怎么把妖怪收了?打回他原始的状况就行了。什么叫打回原始的状况?削掉他千百年来吸收日精月华的一切。所以妖怪层面、人的层面,然后,与妖怪对等的(差不多的)就是姜子牙这个层面。

姜子牙是一个层面,他承前、启后;承上、启下。承上:他是元始天尊真正的徒弟;启下:他可以杀掉妖精——他手里可以拿住元始天尊的杏黄旗、拿住打神鞭,还拿着陆压的葫芦,这都是法器,这法器是不同的境界,那支葫芦的飞刀下去杀妖精;上去,杀不轨的修行人。

这就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人。一定要说境界,姜子牙不太高。最后,封王、封列国就是他。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层面。在姜子牙上面的全是他的师侄——那七个修成肉身的,包括李靖。

李靖是燃灯道人收走了,但是燃灯道人要低过元始天尊,而姜子牙是元始天尊的弟子。他的师侄七个修成了。七的定数是绝对的,七个肉身修成的——也就是逃脱了生死、超越了时间。

七,包括金、木、水、火、土、日、月。日、月乃阴阳(时间)。金、木、水、火、土是“物质”的一切,所以在时间轴的背景之下,他们超越了“时间”,就达到了不死的境界,这就是肉身修成了。

同时修不成的,其中就有殷郊、殷洪、土行孙、杨任、黄天化五个。那是从十二个(弟子)里面蜕变成七个——这一辈修行的一共十二个人,七个修成,五个没修成。他们上一辈叫十二代弟子,就是十二金门。那十二金门对应着下面(三界)的“七”。是这么来的。其实对应的是时间、时辰。

啥意思?七,就是七曜日(金、木、水、火、土、日、月),就是太阳系这一圈围绕着地球;十二,是黄道十二宫,一年十二个月,一天十二个时辰,是对应着那个层面。这就对了。

那去掉了五个(金、木、水、火、土),这五个被圈在其中了(太阳系这一圈)。在一个环境中,一周是三百六十度。杨戬会“七十二变”——七十二乘以五候(一候五天)就是三百六十,但是,周天是三百六十五度,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多出了一个“金、木、水、火、土”,那在杨戬他们这一代里面有五个没修成。就回来了。

我可能没说清楚。我说的意思是在告诫人们“时间”的绝对性跟定数和我们人生命间的关联。真的是五个没修成,原来没数过,后来我心里想:它应该是对应着十二。所以“七”是极其绝对的定数。十二往上(层面),就出去了,就修成了。十二金门其实也修成了(神与仙),就这么出去了。

再大的数我没有细想过,你说二十八星宿是怎么对应的?应该有,但是我没有往上走。

昨天讲述了金灵圣母应该是三百六十五个神当中最高的,她就是北斗星,原因就是付与通天教主一份尊严,因为金灵圣母是通天教主的大徒弟,通天教主被鸿钧道人收走了,所以让他的大徒弟统领三百六十五个天神,我们讲述的是这一个层面。

在广成子这个层面,通天教主与他等同的那一面全都毁掉了,各归各主。比如多宝道人就被佛家领走了,而金灵圣母就在这一次的轮回中——在二十八星宿里面她成为最高的统领,来替人间做事情。

我们看到被封的所有神当中,跟十二金门单独对垒的有名的人都逐一地说了他们(被封为神)的因为、所以。大家看到比较可惜的是金灵圣母、三仙姑和赵公明,都讲述了他们几乎修成了,只是个人内心“动了心思”了——形容赵公明就是“心动”出事了;形容三仙姑是为了兄长才出的事;金灵圣母则有点无可奈何,因为她跟随她的师父,是通天教主心动了,作为大弟子她就没招了。

里面用了贪、嗔、痴,而贪跟痴放在一起,嗔与怒放在一起。嗔与怒,毁了不少人,包括金灵圣母、三仙姑都是在嗔怒的方面没有守住,无端发火,动了肝火从而出手所出的事情。第九十九回,我们看到的故事是:一个修行的人动了自己私的念头,他有天大的本事,都会遭到苍天的报应。

我们刚才介绍到广成子这个层面。到这个层面,出现了三个比较特别的人:陆压、云中子、燃灯道人。南极仙翁也可以算在其中。他们这四个不太一样,跟这十二个多少有点儿区别,背后有他们背后的因素,我跟大家解释过,用人嘴不好说、不能说的。

燃灯道人就是后来的燃灯古佛。人不能随便用嘴说古佛。云中子最后的归宿是哪儿?没讲,故事就这么过去了。这是整个这一个层面。陆压跟燃灯道人比较特别。

燃灯道人同样尊元始天尊为师尊,可是,姜子牙又称燃灯道人为老师。现在看起来应该是燃灯自身有着佛家的因素(有个横跨的因素),如果硬理解的话,姜子牙称燃灯为老师,有一种礼仪、客情。

举个例子:接引道人跟准提道人两个是西方的教主,所以当鸿钧道人下凡到人间去结束这件事情的时候,鸿钧道人对那两位教主都很客气,所以两位教主都有座位,坐着!但是老子、元始天尊跟通天教主要跪在鸿钧道人面前!其他弟子就不用讲了,这是一种客情。

我跟大家解释的意思就是:姜子牙和其他人对待燃灯道人有这个(客情)氛围在里头。而燃灯道人尊元始天尊为师尊,也有“客情”在里头。燃灯与西方两位教主来讲辈份差,所以在破“诛仙阵”的时候祂根本上不了手,也就是说:与通天教主对垒,燃灯道人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当(四方教主)拿那四把剑(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的时候,也没有找燃灯道人,而是找元始天尊他四个门下(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广成子、赤精子)拿的。这多少就有这个原因啰!这又是一个层面。

再往上一个层面就是老子、元始天尊和西方两位教主,这一层面参与进来了。再往上追就是女娲;鸿钧道人最后收场。一开始和结束是女娲,而在女娲的层面直接对应的是妖精,守的是人,因为女娲是为了造人。女娲出场,一个是招妖幡,一个是把妖精给结了。而在红尘之外的一切是由鸿钧道人收了。

什么意思?

鸿钧道人出现之后,跟他的徒孙们说:“你们都回洞府,不要再出去了,这事完了。”

但是,杨戬他们还属于肉身,人间的事情不完,杨戬他们不完,但他们已经修成了。他们在鸿钧道人一露面时已经修成了,万仙阵他们也参加了,都成了,但是他们有责任要把人间的事办完。前、后要有一个衔接。所以,“万仙阵”之后,只剩下了杨戬他们七个。当然包括土行孙,很多人是在万仙阵之后死的,这有一个前、后的次序。

那么,看到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人间出现了“改朝换代”,是从“夏”到“商”到“周”。那夏、商、周是被人们知道的“大禹治水”之后出现的三个朝代(一千八百年:周朝八百年+商朝六百年+夏朝四百年)——完成了中国历史文化当中“与神同行”整个过程的年代,完成了中国历史当中“人神同在地球上”的年代。

等到“春秋列国”的时候,神的层面就变少了,那时候出现了“商鞅变法”等人间的道理了,不是神传递的东西了,其实就是人开始蜕变了。

也就是夏、商、周的年代奠基了中华民族的整个文化,中国文化基础就是从那儿来的,包括文字、诗歌、信仰……什么都在其中。我以为是在人的文化中奠定了神的基础,而后面的人离神越来越远,其实就是离肉身越来越近。

就这样定下来了,一直走到今天。今天就变成是一个更大的循环。朋友说现在就跟《封神演义》一样,所以当年的《封神演义》是对今天的一份演义,就叫“封神”演义。今天演义的一个、一个故事,给今天的人看到的一切,都是天上、地下对应的。

我刚刚强调,当周朝要取代商朝的时候,牵动了女娲及整个神界、仙界、鬼界重新大整合,连阎王爷都换成了黄飞虎了,“东岳泰山”就有了非常特殊的位置。

因为第一百回,要结束了,所以跟大家说明这前、后有一个更迭、更替。到了第一百回:周天子分封列国。上头都完了,列国只是一个表象。人们看到的列国只是疆土的一切、荣华富贵的一切、人们得到的一切。其实完全是天、地已成形,才到人这儿——列国就是人那儿——所以从天到地、到人。

那么在《封神演义》里你怎么看天、地、人?

周朝的确立,是(象征)“人”;三百六十五个神确立,是(象征)“地”;广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们那一次净化,是(象征)“天”。所以在“以人为中心”所知道的层面:天,是到老子这一层——人们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内人们知道的这些天神——作为对应的话,“希腊神话”就类似三界里面的这些天神。

看到希腊神话里有一些神兽——文殊菩萨、广贤菩萨、观世音菩萨骑的坐骑不就是兽吗?如果当初那些兽转成人形的话,那是可以生孩子的——希腊神话里都是这么讲的。其实都是一样:生命已没有那么纯净……因为他们都是神兽,都有一种“神仙”在里头的说法。

另外,就是人的层面。以周朝为主。各个层面之间有生命相互连通的,就像姜子牙,他就是这么一个上、下连通的生命:承上、启下。

花了二十五分钟跟大家总结了《封神演义》涛哥能够看出的故事。

第一百回〈周天子分封列国〉。

诗曰:
周室开基立帝图,分茅列土报功殊。
制田世禄唯三等,品爵官人树五途。

“分茅列土报功殊”就是分土地、列诸侯。“制田世禄唯三等”,也是三,就是天、地、人。一切都是按“三”来的。“品爵官人树五途”:五途,对应着金、木、水、火、土。

铁券金书藏石室,高牙大纛拥铜符。
从今藩镇如星布,倡化宣猷万姓苏。

这讲述了周朝从天意定下来的那一份概念。“铁券金书藏石室”,就是人权神授。“高牙大纛拥铜符”:人是铜符。“金符”是从元始天尊那儿下来的——金、银、铜应该是这么对应的。所以让我理解就是“人权神授”。

话说子牙传令,命斩飞廉、恶来。只见左右旗门官将二人推至辕门外,斩首号令,回报子牙。子牙斩了两个佞臣,复进封神台,拍案大呼曰:“清福神柏鉴何在?快引飞廉、恶来魂魄至坛前受封!”

为什么斩掉飞廉、恶来祭这三百六十五个神?“万仙阵”的时候有类似的故事在里头……

杀了飞廉、恶来,他们还得受封。

不一时,只见清福神用旛引飞廉、恶来至坛下跪听宣读敕命。但见二魂俯伏坛下,凄切不胜。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尔飞廉、恶来,生前甘心奸佞,簧惑主聪,败国亡君,偷生苟免,只知盗宝以荣身,孰意法网无疏漏,既正明刑,当有幽录。此皆尔等自受之愆,亦是运逢之劫。特敕封尔为‘冰消瓦解’之神。虽为恶煞,尔宜克修厥职,毋得再肆凶锋。汝其钦此!”

为什么姜子牙当时没拿回来这东西(玉符、金册)呢?元始天尊个个都得给他列清楚,就是说,把你的事情办了,告诉你原因。这对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讲是重大的提示。被杀掉的,神仙都会明确跟你讲(因为……所以)的,所以谁做过什么,都要承担。

飞廉、恶来听罢封号,叩首谢恩,出坛去了。

子牙封罢神下坛,率领百官回西岐。有诗为证:

诗曰:
天理循环若转车,有成有败更无差。
往来消长应堪笑,反复兴衰若可嗟。

所以都是循环往复,一切有因有果,出差错都是生命自己为私。

夏桀南巢风里烛,商辛焚死浪中花。
古今吊伐皆如此,唯有忠魂傍日斜。

风里的烛光不堪一击,而浪中的水花过眼即逝。所以一切东西永远这样,唯有生命的品质与日、月同辉。

话说子牙回岐州,进了都城,入相府安息。众官俱回私宅。一夕晚景已过。次日早朝,武王登殿,真是有道天子,朝仪自是不同。所谓香雾横空,瑞烟缥缈,旭日围黄,庆云舒彩。

一切都是“盛世”景象:平和、自然、殊胜。

只听得玉佩叮当,众官袍袖舞清风,蛇龙弄影,四围御帐迎晓日。静鞭三响整朝班,文武嵩呼称“万岁”。怎见得早朝美景?后唐人有诗单道早朝好处,有诗为证。

诗曰:
绛帻鸡入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珮声归到凤池头。

想像不出那是什么样儿!他就是形容那个氛围和环境。

话说武王陞殿,只见当驾官传旨:“有事出班启奏,无事卷帘散朝。”

言还未毕,班中有姜子牙出班上殿,俯伏称臣。

武王曰:“相父有何奏章见朕?”

子牙奏曰:“老臣昨日奉师命将忠臣良将与不道之仙、奸佞之辈,俱依劫运,遵玉敕一一封定神位,皆各分执掌,受享禋祀,护国祐民,掌风调雨顺之权,职福善祸淫之柄。

所以人间的“风调雨顺”“福善祸淫”,一切都归那神仙管。

人间的一切,包括七情六欲;你今天高兴不高兴,都是有根脉的——生命存在的根基。

人(首先)能托生成人,之后,才有机遇,才有可能升华成更高的生命境界。人的珍贵,是因为劳驾了这么多的神仙去维护着地球上的人,所以“人是万物之灵”。人所知道的天、地、星空的一切是为人而存在。

神有神的原因造人,从而,从上往下一定境界的神都要为人服务,是因为他们为神服务,为“造人的神”而服务,他们都低过造人的神。

当人有这种生命认识的时候,才真正懂得珍惜自己,那个珍惜是珍惜到你生命的来处,不是珍惜你那块破肉。纯粹两码事。一个是真正的尊严,一个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自今以往,永保澄清,无复劳陛下宸虑。但天下诸侯与随行征战功臣、名山洞府门人,曾亲冒矢石,俱有血战之功。

所以姜子牙这番话是:“神仙都已经定位了,在人间帮助天子掌控一切,所以天子就不用担忧了。但是呢,现在又回到随行征战的功臣,以及名山洞府的门人,对他们,你要有个交代。”所以上面有成仙的,中间有成神的,人中要有成人的。

今天下底定,宜分茅列土,封之以爵禄,使子孙世食其土,以昭崇德报功之义。其亲王子孙,亦当封树藩屏,以壮王室。昔上古三皇、五帝之后,亦宜分封土地,以报其立极之功。此皆陛下首先之务,当亟行之,不可一刻缓者。”

“今天武王得册封各大诸侯土地,这是一个当今必须做的事情。国土就完全定下来,各自有各自的归属。都得有归属。”

武王曰:“朕有此心久矣!只因相父封神未竣,故少俟之耳!今相父既回,一听相父行之。”

“都归姜子牙定。”所以姜子牙成为了整个《封神演义》当中的核心人物。

武王方才言罢,只见李靖、杨戬等出班奏曰:“臣等原系山谷野人,奉师法旨下山,克襄劫运,戡定祸乱。今已太平,臣等理宜归山,以覆师命。凡红麈富、贵、功、名、爵、禄,亦非臣等所甘心者也!今日特陛辞皇上。望陛下敕臣等归山,真莫大之洪恩也!”

武王一说要分土地,这些人立刻就走。因为这七个……七个全都修成,他们要有他们自己应该有的生命,他们当然要拒绝红尘了,不可能有红尘的一切。这就是前、后的故事。卡的时间点跟位置点是非常清楚的。因为上面三百六十五个神都封完了、走了,下面该封人了,他们正好是“人中修成的神仙”,他们又高过那三百六十五个。

武王曰:“朕蒙卿等旋乾转坤之力,浴日补天之才,戡祸乱于永清,辟宇宙而再朗,其有功于社稷生民,真无涯际,虽家禋户祀,尚不足以报其劳,岂骤舍朕而归山也?朕何忍焉!”

李靖等曰:“陛下仁恩厚德,臣等沐之久矣!但臣等恬淡性成,山野素志,况师命难以抗违,天心岂敢故逆。乞陛下怜而赦之,臣等不胜幸甚!”

这是做弟子的;一个修行的人,一定把师父放在最上面。师命不可违。土行孙出事,因有违师命,在封他的时候就这么封的。殷郊、殷洪同样。

武王见李靖等坚执要去,不肯少留,不胜伤感,乃曰:“昔日从朕始事征伐之时,其忠臣义士云屯雨集,不意中道有死于王事、殁于征战者不知凡几,今仅存者甚是残落,朕已不胜今昔之感,今卿等方际太平,当与朕共享康宁之福,卿等又坚请归山,朕欲强留恐违素志,今勉从卿请,心甚戚然!俟明日,朕率百官亲至南郊饯别,少尽数年从事之情。”

李靖等谢恩,平身。众官无不凄恻。子牙听得七人告辞归山,也不胜惨戚。俱各散朝。一宿晚景不题。

次日,光禄寺典膳官预先至南郊整治下九龙饰席,一色齐备。

所以他用的是“光禄寺典膳官”,这就是跟修行有关,他们不是普通的人了。全是吃素的,吃斋。

只见众文武百官与李靖等先至南郊候驾,唯姜子牙在朝内伺侯武王御驾同行。话说武王陞殿,传旨:“排銮舆出城。”

子牙随后,一路上香烟载道,瑞彩缤纷,士民欢悦,俱来看天子与众人仙饯别,真是哄动一城居民,齐集郊外。只见武王来至南郊,众文武百官上前接驾毕,李靖等复上前叩谢曰:“臣等有何德能?敢劳陛下御驾亲临赐宴,使臣等不胜感激。”

李靖、杨戬无论他们师父多有名望,无论他们自己的功德有多高,当他在人的环境中一定要称臣以待武王。

任何一个层面,无论你自己多高,在这个层面的时候,你要吻合这个层面的规矩,相互不打破,就像元始天尊要来之前,姜子牙他们一定要离开人这儿,到那边去搭蓬的,不能再进皇宫。两回事的。

今天的人不是!今天都混着来的。所以人间里什么都有。有人、有妖、有兽、有怪、有魔。

武王用手挽住,慰之曰:“今日卿等归山,乃方外神仙,朕与卿已无君臣之属,卿等幸毋过谦。

“方外”:四方之外,不入红尘的意思。

今日当痛饮尽醉,使朕不知卿之去方可耳!不然,朕心何以为情哉!”

李靖等顿首称谢不已。须臾,当驾官报:“酒已齐备。”

武王命左右奏乐,各官俱依次就位。武王上坐。只见箫韵迭奏,君臣懽饮,把盏轮杯,真是畅快。说什么炮凤烹龙,味穷水陆。君臣饮罢多时,只见李靖等出席谢宴告辞,武王亦起身执手,再三劝慰,又饮数杯。李靖等苦苦告别,武王知不可留,不觉于邑。

李靖等慰之曰:“陛下当善保天和,则臣等不胜庆幸。俟他日再图相晤可也!”

武王不得已,方肯放行。李靖等拜别武王及文武百官。子牙不忍分离,又送了一程,各洒泪而别。后来李靖、金吒、木吒、哪吒、杨戬、韦护、雷震子此七人俱是肉身成圣。后人有诗赞之。

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了,元始天尊这辈门人有十二个,剩下七个修成,其实是给今天人间留下文化。七个就是对应(时间)一个星期。十二是对应十二个月,反过来,又对应一天里面的十二时辰。

所以《封神演义》不是人写的,是神仙写的!人根本不知道这道理……咱们“侃封神”(随口)就这么侃了,我看很多算命的根本就不知道(这道理),只能这么听着。

诗曰:
别驾归山避世嚣,闲将丹灶自焚烧。
修成羽翼超三界,炼就阴阳越九霄。
两耳怕闻金紫贵,一身离却是非朝。
逍遥不问人间事,任尔沧桑化海潮。

“炼丹”:修行。“两耳怕闻金紫贵”:金钱、色欲的一切,什么都不要听。红尘就是“是非”,官场里面一切就是“是非”。

他们的生命不能往下走。人间一切像海潮一样,潮起潮落。“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朝朝(潮)落。”——山东蓬莱阁。

话说子牙别了李请等七人,率领从者进西岐城回相府。至次日早朝,武王陞殿,姜子牙与周公旦出班奏曰:“昨蒙陛下赐李靖等归山,得遂他修行之愿,臣等不胜欣幸。但有功之臣,当分茅列土者,乞陛下速赐施行,以慰臣下之望。”

这就分了 !所以在人的这一面,先用了一天去送别那七个人。他们是人中成圣的,人间朝廷里再大的官跟他们没得比。其实是这意思。(武王)用一天时间把他们送别了,回来再说凡间之事。

武王曰:“昨日七臣归山,朕心甚是不忍,今所有分封仪制,一如相父、御弟所议施行。”

武王的弟弟(御弟)是指周公旦。

子牙与周公旦谢恩出殿,条议分封仪注并位次,上请武王裁定。

用了一天,子牙与周公旦排好了(册封)。

次日,武王登宝座,命御弟周公旦于金殿上唱名册封,先追王祖考,自太王、王季、文王皆为天子,其余功臣与先朝帝王后裔俱列爵为五等:公、侯、伯、子、男。

那时候就有公、侯、伯、子、男!所以公、侯、伯、子、男可不是欧洲宫廷来的。

其不及五等者为附庸。条序已毕,周公方才唱名。列侯封国号名讳:

鲁:姬姓,侯爵。系周文王第四子周(姬)公旦,佐文王、武王、成王,有大勋劳于天下。后成王命为大宰,食邑扶风雍县东北之周城,号“宰周公”,留相天子,主自陕以东之诸侯。 乃封其长子伯禽于曲阜,地方七百里,分以宝玉、大弓,而俾侯于鲁,以辅周室。

齐:姜姓,侯爵。系炎帝裔孙伯益为四岳,佐禹平水土有功,赐姓曰姜氏,谓之吕侯。其国在南阳宛县之西。商末太公吕望起自渭水,为周文、武师,号为“师尚父”。佐文、武定天下,有大功,封营丘, 为齐侯,列于五侯九伯之上。即今山东青州府是也!

后来的列国,就出来了。(编注:太公吕望,别称:姜太公、吕太公、齐太公、太公、太公望、尚父、师尚父。)

燕:姬姓,伯爵。系周同姓功臣,曰召公奭,佐文、武定天下,有大功,为周太保,食邑于召,谓之召康。留相天子,主自陕以西之诸侯。乃封其子为北燕伯,其地乃幽州蓟县是也!

这就是后来的北京城。

魏:姬姓,伯爵。系周同姓功臣,曰毕公高,佐文、武定天下,有大功,封镇魏国。即今河南开封府高密县是也!

管:姬姓,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鲜,以监武庚封于管。即今河南信阳县是也!

蔡:姬姓,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度,以监武庚封于蔡。即今河南汝宁府上蔡县是也!

曹:姬姓,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振铎,武王克商封于曹。即今济阳定陶县是也!

郕:姬姓,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武。武王克商封于郕。即今山东兖州府汶上县是也!

霍:姬姓,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处。武王克商封于霍。即今山西平阳府是也!

卫:姬姓,侯爵。系武王同母少弟,封为大司寇,食采于康,谓之康叔,封于卫。即今北京冀州是也!

滕:姬姓,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绣。武王克商封于滕。即今山东章邱县是也!

晋:姬姓,侯爵。系武王少子,曰唐叔虞。封于唐,后改为晋。即今山西平阳府绛县东翼城是也!

吴:姬姓,子爵。系周太王长子泰伯之后。武王克商,遂封之为吴。 即今之吴郡是也!

虞:姬姓,公爵。系周太王子仲雍之后。武王克商,求泰伯、仲雍之后,得章已为吴君,别封其地为虞,在河东阳县是也!

虢:姬姓,公爵。系王季子虢仲,文王弟也!仲与虢叔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而文王友爱二弟,谓之二虢。武王克商,封仲于弘农。陕县东南之虢城。

楚:芈姓,子爵。系颛帝之裔,曰鬻熊。为周文、武师,有勤劳于王家,封之于荆蛮,以子男之上居之。即今丹阳南郡枝江县是也!

许:姜姓,男爵。系尧四岳伯夷之后。因先世有功,武王克商,封其裔文叔于许。即今之许州是也!

秦:嬴姓,伯爵。系颛帝之裔。因先世有功,武王克商,封其裔柏翳于秦。即今之陕西西安府是也!

莒:嬴姓,子爵。系少昊之后。因先世有功,武王克商,封其后兹舆期于莒地。即今莒县是也!

纪:姜姓,侯爵。系太公之次子。武王念太公之功,分封于纪。即今东莞剧县是也!

邾:曹姓,子爵。系陆终第五子晏安之后。武王克商,封其裔曹挟于邾。即今之山东邹县是也!

薛:任姓,侯爵。黄帝之后。因世有功,武王克商,封其后裔奚仲于薛。即今之山东沂州是也!

宋:子姓,公爵。系商王帝乙之长庶子,曰微子启。因纣王不道,微子抱祭器归周。武王克商,封微子于宋。即今之睢阳县是也!

杞:姒姓,伯爵。系夏禹王之后。武王克商,求夏禹苗裔,得东楼公,封于杞,以奉禹祀。即今之开封府雍丘县是也!

陈:妫姓,侯爵。系帝舜之后。其裔孙阏父作武王陶正,能利器用,王实赖之。以元女大姬下嫁其子满,而封诸陈,使奉虞帝祀。其地在太皞之墟,即今之陈县是也!

(编注:“陶正”乃制陶工匠长官)

蓟:姬姓,侯爵。系帝尧之裔。武王克商,求其后,封之于蓟,以奉唐帝之祀。即今之北京顺天府是也!

高丽:子姓。乃殷贤臣,曰箕子,亦商王之裔。因不肯臣事于周,武王请见,乃陈“洪范九畴”一篇而去之辽东。武王即其地以封之。至今乃其子孙即朝鲜国是也!

那就明白了!朝鲜是来自于箕子。在商朝的时候纣王羞辱他,没杀他。后来,等周武王打进去的时候把他给放出来。但是他不愿意随从周朝。这样,他到了朝鲜……表现武王的仁慈。

其亲王、功臣、帝王后裔,共封有七十二国。今录其最著者,其余如:

越,封于会稽。向,封于谯国。凡,封于汲郡。宿,封于东平。郜,封于济阴。邓,封于赖川。戎,封于陈留。芮,封于冯翊。极,封为附庸。

谷,封于南阳。牟,封于泰山。葛,封于梁国。郳,封为附庸。谭,封于平陵。遂,封于济北。滑,封于河南。鄣,封于东平。邢,封于襄国。江,封于汝南。冀,封于皮县。徐,封于下邳。舒,封于庐江。弦,封于弋阳。郐,封于琅玡。厉,封于义阳。项,封于汝阴。英,封于楚。申,封于南阳。共,封于汲郡。夷,封于城阳……等国,不悉详记。

如南宫适、散宜生、闳沃等,各分列茅土有差。即于其日大排筵宴,庆贺功臣、亲王、文武等官。又开库藏,将金银宝物悉分于诸侯人等。众人俱各痛饮,尽醉而散。次日,各上谢表,陛辞天子,各归本国。后人有诗为证。

诗曰:
一举戎衣定大周,分茅列土赐诸侯。
三王漫道家天下,全仗屏藩立远谋。

话说众人各领封敕,俱望本国以赴职任,唯御弟周公旦、召公奭在朝辅相王室。武王乃谓周公曰:“镐京为天下之中,真乃帝王之居。”

于是命召公迁都于镐京,即今陕西西安府咸阳县是也!

武王谓:“师尚父年老,不便在朝。”乃厚其赐赉,赐以宫女、黄金、蜀锦,镇国宝器黄钺、白旄,得专征伐,为诸侯之长,令其之国,以享安康之福。

武王说,子牙年龄太大了,回去养老。

次日,子牙入朝,拜谢赐赉,陛辞之国。武王乃率百官饯送于南郊。

子牙叩首谢恩,曰:“臣蒙陛下赐令之国,不得朝夕侍奉左右,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睹天颜也!”言罢,不胜于邑。

武王慰之,曰:“朕因相父年迈,多有勤劳于王室,欲令相父之国,以享安康之福,不再劳相父在此朝夕勤劬耳!”

武王说:“你年龄太大了,我们就这样了……”因为一切都定下来了。

如果作为“阴谋论”来说:“武王怕姜子牙夺天下!”哈……

阴谋论是相当龌龊的。阴谋论就是在利益上思考,对不对!

子牙再三拜谢,曰:“陛下念臣至此,臣将何以报陛下知遇之恩也!”

其日君臣分别,子牙拜送武王与百官进城,子牙方才就道,往齐国而去。

太公至齐,因思:“昔日下山至朝歌时,深蒙宋异人百般恩义,因王事多艰,一向未曾图报,今天下大定,不乘此时修候,是忘恩负义之人耳!”

姜子牙都要回报。

乃遣一使臣,赍黄金千斤、锦衣、玉帛、修书一封,前往朝歌,问候宋异人。

使臣离了齐国,一路行来,不觉一日来到朝歌。其时,宋异人夫妇已死,止有儿子掌管家私,反觉比往时更胜几倍。其日,收了礼物,修回书与来使至齐,回复了太公。

太公在齐,治国有法,使民以时,不五越月,而齐国大治。后子牙薨,公子灶嗣位,至小白,相管仲,伯天下,《春秋》赖之。后至康公,方为田氏所灭。此是后事,亦不必表。

姜子牙的一生。

且说武王西都长安,武王垂拱而治,海内清平,万民乐业,天下熙熙皞皞,顺帝之则。真一戎衣而天下大定,不逊尧舜之揖让也!后武王崩,成王立,周公辅相之,戡定内难,天下复睹太平。

自太公开基,周公赞襄,遂成周家八百年基业。然子牙、周公之鸿功伟烈,充塞乎天地之间矣!后人有诗单赞子牙斩将封神,开周家不世之基以美之。

诗曰:
宝符秘箓出天先,斩将封神合往愆。
敕赐昆仑承旨渥,名班册籍注铨编。
斗瘟雷火分前后,神鬼人仙任倒颠。
自是修持凭造化,故教伐纣洗腥膻。

又有诗赞周公辅相成王,戡定内难,为开基首功,而又有十乱以襄之。

诗曰:
天潢分派足承祧,继述訏谟更自饶。
岂独簪缨资启沃,还从剑履秩宗朝。
和邦协佐能戡乱,典礼咸称善补貂。
总为周家多福荫,天生十乱始同调。

一百回,整个《涛哥侃封神》就到此而止。

非常感谢朋友们能够给石涛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涛哥侃封神》……

我们就这么讲过来,有的时候我的个人状态好一点,大家听起来就好听;状态差一点,听起来就差一点。整个故事不会做任何太多的改变。我自己有个想法:再重新稍微整理一下,把一些我听起来不太有用的东西给修理……也可能做、也可能不做。

在我心目中有了一份不同的感悟。终归讲了一百多回(集数)讲到今天,回头再看今天的我,跟第一回《涛哥侃封神》时的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是一个,又不是一个)。很希望在这个过程中……给大家能够留下一个相对完整、又不同的理解。

因为我已经把整个故事讲完了,在我个人的脑海中,在个人的生命中,走过了这么一圈,走过了这么一个轮回,所以相信再整理出来的东西应该会有它的奇妙之处。

在此非常感谢朋友们给石涛这个机会,与大家分享一份奇书。这是一份奇书、一份妙哉!一份语言难以描绘的东西。在语言之背后(故事之底蕴)……远远胜过语言本身的表达。

《涛哥侃封神》就此而止,非常感谢!◇(全文完)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一百回 武王封列国诸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连一股风都不如!每个人有不同的思考,一个人走一世,有着他的使命,他不是停留在这儿,而那股风却可以停留在这儿,就说这个意思……这是想跟大家声明的。完全可以把《封神杂谈》当故事听,但是故事本身有着生命背后的东西。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归国封神〉,也就是,当周武王继了王位之后,反过来又要敬天地(是有对应天地的成分)。那这件事情姜子牙来做,也就把天地间的一切都重新归正。
  • “人与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达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与神同行”。这是女娲露面(给杨戬“山河社稷图”)暗含的台词。
  • 现在这个环境,妖精、鬼魅、兽,人挺难处理,但是,与神同行的人就没有问题。《封神演义》讲述的也是这个故事。在进入“万仙阵”之后,我就一直跟大家说,后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里。死在人手里的就一个:张奎。
  •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