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战狼处处认错 美欧系列动作打痛中共

人气 5072
标签:

【大纪元2022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近日,美媒刊文说,为了避免20大政治风险,中共放低姿态,派出特使吴红波访问欧洲,试图修复中欧关系。从处理COVID-19疫情到战狼外交,再到经济管理不善,吴红波处处认错。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近日被贬出外交部,《日经》分析说,这是因为乐玉成太过于亲俄,乐被降职表明中共高层打算改变外交方向,重建中美外交才是首要任务。

自从2月底俄乌战争爆发以来,打破西方一种对中共的长期假设,即全球经济上互相融入,可以消除意识形态的不同。

俄乌战争打破这种假想,一向被经济所掩盖的中共(共产)专制与西方普世价值的差异暴露出来,带来的后果大致有三:一是中共支持俄罗斯,想与俄罗斯联手,打破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国际秩序的野心暴露出来,促成了自由世界的团结。二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让国际社会把目光聚焦处于同样处境的台湾安全。三是产业链也分出红蓝阵营,西方要摆脱对中国的经济依赖。

因此,自4月份以来,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现象,明明俄乌战争是当前焦点,但美欧领导人却在亚洲发起外交攻势,频频出访印太地区,从经济到安全布局印太,塑造一个对抗中共(共产)专制的国际环境。

中共自以为很强大,其实孤立无援,几乎没有真正的朋友,也缺乏美国那种号召力,即使想要与弱小的太平洋岛国签署多边安全协议,也碰了一鼻子灰。与美国召集盟友的力量相比起来,差距巨大。在积极参与美国制裁俄罗斯的国家中,是世界上一些最发达的国家,加起来占全球GDP的60%左右,包括军事力量,如果这些力量联合起来,用在对付中共上,应该让中共感到压力山大。

由于中共咄咄逼人对邻国的胁迫、攻击和好斗,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北约引到了家门口。目前,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领导人,都将出席6月29日开始的北约峰会,期间日韩澳新还将单独举办四国峰会。越南和印度也加强了防务合作,签署了关于“2030年前防务伙伴关系”声明。这种合作,非常明显地把中共排除在圈子之外,让中共感到如芒在背。

这些动作打得中共很痛,才会有上述“认错”之举。

欧洲开始强硬起来

俄乌战争后,首先反应起来的是欧洲,由于中共支持俄罗斯,欧洲感到中共不属于同一个阵营,不可信赖,一改以往对中共的暧昧态度,口气变得强硬起来。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已成为欧洲国家没有争议的共识。

比如,既宣布成立欧盟-印度贸易和技术委员会之后,欧盟还与印度重启了自由贸易谈判,愿景是印度未来可能代替中国,成为欧洲的一个主要的供应链来源。

无论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还是德国总理肖尔茨,在其出访亚洲期间,都高调说明要在亚太地区,寻求与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建立密切关系,敲打中共的意味甚为明显。

2022年5月12日,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左)前往东京参加欧-日峰会的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右)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中)握手。(Yoshikazu Tsuno – Pool/Getty Images)

中共支持俄罗斯,也得罪了中东欧国家,以中东欧国家为主的“16+1”合作平台处于停摆状态,即使中共特使霍玉珍建议以后的16+1会议降级为外交部长级别,也无人搭理。中共分化欧洲的招数也因此失灵。

欧洲开始介入之前较少关注的台海问题。4月30日,《金融时报》引消息人士说,针对台海问题,美英首次举行了高级别会议。5月5日,英国与日本签署了“相互准入协定”(RAA),加强国防合作。

美国还通过各种渠道,明确告诉欧洲盟友,当中共入侵台湾时,美国希望欧盟采取行动,对中共进行制裁,并制定出制裁方案。

2022年5月2日,德国柏林,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右)访问德国期间,与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左)检阅仪仗队。(John Macdougall/AFP)

“印太经济框架”和“四方安全对话”形成对中共的包围

尽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吸引了眼球,但美国政府并没有因此转移焦点,相比之下,俄罗斯被认为是“急迫”但短期的威胁,中共才是美国的头号和长期的威胁。

自5月以来,拜登政府启动了与亚洲的几次高级别接触,首先是5月中旬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随后拜登访问了韩国和日本,并在日本出席了“四方安全对话”,启动了期待已久的“印太经济框架”。

“印太经济框架”(IPEF)填补了美国印太地区经济参与机制的空缺,中共讥笑该框架只是总统指令,没有经过国会授权而不可持续,但印太地区参与的热情很高,也能得到消除非关税壁垒等实惠,很多美国公司(如苹果)也想在该地区寻求多元化以替代中国。

民意调查显示,东南亚地区对中共的霸权野心和影响力越来越警惕,“印太经济框架”提供了一个不同愿景的工具,符合了东南亚如新加坡和越南等国多元化、不愿依赖中共、寻求华盛顿的支持制衡中共的想法。同时向北京发出一个信号,表明美国不会任由北京一直按它自己那套方式行事。

IPEF把提高“供应链韧性”放在重要位置,有专家指出,“供应链韧性”实际上是供应链重新部署的一个代名词,是“试图将中国挤出供应链”。

2022年5月23日,美国总统拜登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日本参与印太经济框架启动仪式。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对于“四方安全对话”(Quad)机制,中共不屑一顾地说是没有实质内容的非正式联盟,“从来不缺博眼球的想法”,现在Quad越来越团结,影响力越来越大。

智库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联合主任辰己由纪(Yuki Tatsumi)表示:“Quad重新复兴的最大驱动力,是中国(中共)越来越自傲和好斗。”“它的行为不仅在东海和南海,而且还包括从印度洋一直到太平洋岛国区域,结果是让四国对中国(中共)的看法更加接近。”

尽管很多专家都认为,Quad不是北约,也不可能成为北约,因为四国之间没有类似北约那样的联盟以及外交政策传统,但没有安全感的中共无法释怀这种“被包围”的感觉。

实际上,Quad可能有更大的作用。《日经》5月24日报导说,在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上,日本已经感觉到,美国正试图建立一个可靠的联盟,若中国(中共)试图以武力夺取台湾,该联盟将与之对抗。尽管Quad联合声明的平淡无奇,那是为了让印度更容易留在谈判桌上。美国不会指望印度在台湾局部战争中做出贡献,但印度能做的是把中国(中共)的注意力,吸引到喜马拉雅山的中印边界上。

2022年5月24日,日本东京,美国总统拜登(左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右一)和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左一)出席四方安全对话(QUAD)会议。(Yuichi Yamazaki/Pool/AFP)

韩国的转变

让中共始料未及的是韩国的转变,韩国总统尹锡悦一改前任亲共态度,优先考虑“韩美同盟”。

与前任和朝鲜的接触政策相反,韩国与美国把重点放在对朝鲜的军事威慑上,边缘化中共在朝鲜半岛的作用。

中共一直担心美日韩三国安全联盟的想法,但怕什么来什么,尹锡悦不但表达了参与Quad的意愿,首次出席本月举行的北约峰会,还表示抛弃前嫌、愿意与日本合作,在该地区进行三边安全协调。

24日,据共同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日本、美国和韩国已开始协调,在6月29日至30日在马德里召开的北约峰会期间,举行三国首脑会谈,这是三国首脑的首次三方会谈。韩国总统办公室22日宣布,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新设驻北约代表部。

韩国总统尹锡悦确定将出席6月末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北约峰会。图为2022年6月6日尹锡悦在韩国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上发言。(Chung Sung-Jun/POOL/AFP)

在美韩联合声明中,两国领导人“承诺深化和扩大在关键和新兴技术以及网络安全方面的合作”、“根据共同的民主原则和普世价值来开发、使用和推进技术”、“加强在国防部门供应链”等等。

这改变了韩国一直推行“安保靠美国,经济靠中国”战略,转向“自由且安全的贸易”。继加入“印太经济框架”后,韩国又宣布加入美国主导的核心矿物安全伙伴关系(Minerals Security Partnership),寻求摆脱对中共的依赖。

数据显示出,2012年至2021年的过去十年里,韩国对中国投资额仅增长不到60%,而对美国投资额却猛增将近370%。

日本的反弹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多次强调,“今天的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绝不允许在印太地区,特别是东亚地区,以武力单方面改变现状。”

美国之音报导说,日本近年来大力加快自身军力建设,似乎正在完成近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转型,在世界最权威的“环球火力”排名中,日本的整体军事实力高居世界第五。

日本政府预计今年推出新的国家安保战略,计划在未来5年内从根本上加强防卫能力。最近,多位日本政界人士提出要重新审视不拥有、不制造、不运进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并要在5年内把国防预算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

日本还购买了147架第五代F-35战机,在海军力量方面,海上自卫队在驱逐舰方面与中共海军相比具有一定优势,并拥有一支优秀潜艇舰队。

美国华盛顿的智库国防重点(Defense Priorities)金莱尔(Lyle Goldstein)表示,与日韩同北约加强关系相比,日本提升自卫能力可能更有威慑力,也更令中共担忧。日本是亚太地区真正能够改变区域力量平衡的一个国家。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第27届国际交流会议“亚洲的未来”晚宴上致辞,警告乌克兰或是明日东亚,呼吁构建亚洲新秩序。图为2022年5月27日,岸田文雄(右)和马来西亚首相沙比里在东京首相官邸交换备忘录后发言。(Eugene Hoshiko/POOL/AFP)

中共的挫败

拜登联合盟友在亚洲发起的外交攻势,正值中共在面临国内天怒人怨之时,中共内部高层公开权斗,清零政策毁伤经济,失业潮,公务员降薪,民间戾气怨气爆发,恶性事件频发,全国上下民心思变。

COVID清零政策,消耗了中共的大部分精力,财政紧张削弱了中共的能力,使其无法像COVID前那样继续开展支票外交。

“铁链女”和“唐山打人”事件,使得海内外看到中共将“清零”“封城”所形成的监控技术,成功地应用到打压民众身上,中共颠倒黑白的造谣术,已到了不顾脸面的程度。

今年秋天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中共的所有优先事项都在于维护稳定,以确保习近平顺利过渡到第三个任期。在大会召开之前,中共过于分心和规避风险,无法深思熟虑地制定战略反应。

只要中共最高领导人不放弃“保党”“保权力”的思路,中共面临的内外部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从这个意义上说,拜登重返印太,团结盟友应对中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分析:启动新经济框架 美全球结盟遏制中共
分析:习近平特使访欧频低头 目的为何
中共战狼放假消息被抓包 习特使欧洲低头谁信?
美驻叙利亚军事基地 击退多架无人机袭击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微视频】金融骗局:百度京东等网路公司内幕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舞蹈】美国飞天大学舞蹈系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考试(2022年7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