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看河南村镇银行事件:中国潜藏金融危机

【大纪元2022年0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岑心、常春采访报导)近日,在河南地表温度接近50°C的高温酷暑底下,数百名受害储户坚持在河南银保监局门口抗议,有人甚至搭起帐篷,表达维权到底的决心。专家分析,中共虽然将此案件定义为个别企业违法犯罪吸金,造成储户无法提款,但背后隐藏的恐怕是更大的金融风暴。

受害储户坚持维权 仅一家银行开放线上交易15分钟

“银保监不作为,秦汉锋滚出来”,6月25日储户们个个声嘶力竭地喊着。在长达两个多月要“河南银行还钱”得不到回应后,储户们要求中共银保监会在河南的派出机构及河南银保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秦汉锋负起监管不周的责任。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受害储户陈秝(化名)26日告诉大纪元,他不是河南本地人,这次来郑州维权的多是外地人,本地人能来现场的只有数十人,多数被当地政府维稳了,“因为本地政府不让本地储户来现场抗议,如果偷偷跑出来,有工作单位的人会被迫辞职,有孩子需要上学的不让上学。”

陈秝说,这次受害储户涉及的范围很广,“我们的钱是通过银行官方小程序开立的电子账户,然后通过工行、农行、建行这样的大银行转账到这些村镇银行,有些人存定期,有些人存活期,还有一部分河南本地人是在银行柜台开立的账户存的定期存款,现在都取不出钱来!”

陈秝说,有人在高温曝晒底下中暑了,但不愿意被救助,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誓死保卫自己存款的决心。

据天目新闻报导,6月26日12:41至12:56,涉事的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突然开通线上交易系统,但只短暂开放15分钟,大量的储户还没来得及转出余额,线上系统又关闭了。

涉事集团参股多家城农商行、村镇银行

4月18日,河南、安徽6家村镇银行的40万储户无法提款,涉及金额400亿人民币。19日,河南许昌市公安机关对河南新财富集团涉嫌重大犯罪立案侦查。

5月18日,中共银保监会、人行回应称,爆雷村镇银行的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涉嫌违法犯罪。

据《第一财经》报导,新财富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吕奕,通过旗下遍布全国的上百家公司,先后参股、控股国内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及村镇银行,其中包括这次爆雷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

然而,这4间村镇银行幕后的大股东,通过所谓“内外勾结”构成的重大犯罪,并非事先没有先兆。

根据郑州市中级法院2018年9月20日作出的刑事判决书中披露,吕奕为寻求贷款,曾向郑州银行副行长乔均安借款九百多万,后续为获取更多贷款,又行贿二千三百多万。乔均安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在这一份判决书里,吕奕的身份是新财富集团董事长。

2017年8月,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涉违规放贷35亿给吕奕实控的兰尉高速公司,2020年11月,蔡国华被控犯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贪污、挪用公款、受贿、违法发放贷款罪,一审被判死缓。

2021年7月,原中共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因涉嫌受贿,被审查调查,今年2月10日被批捕。和讯网报导,吕弈在配合最高检对蔡鄂生协助调查之后就远走美国。

民众对此议论纷纷,质疑官方“待吕奕出了国门并转走了款后,再进行立案?”“吕奕不逃出去,那麽多人晚上能睡得着吗?吕奕手上应该还有其它东西,否则,他早就该长眠了。”

河南村镇银行暴雷,外地受害人在河南银保监局外搭帐篷喊冤,称许昌农商行是涉事银行的最大股东。(受访者提供)

民众质疑银保监局失察渎职

6月25日,来自多省市的河南村镇银行受害储户在河南银保监局门外,拉起标语“河南村镇银行内外勾结,私吞百姓存款”,实名举报河南银保监与当地官员失察渎职不作为。

时事评论员王赫26日告诉大纪元,当局现在借口金融诈骗,在偿付问题上停滞,未启动合理的鉴定、启动存款本息不超过50万元均能受偿的《存款保险条例》的程序,“对储户的损失不理不睬,甚至对储户进行‘精准’拦截、打击,发生所谓的红码事件,十分恶劣。”

他说,实际上河南村镇银行出问题不是一年、两年,这期间监管部门在干什么?它的监管责任是无法逃避的,“针对这种不负责任、耍流氓的政府,40万储户都应该上街维权,争取保护自己合法的财产,团结起来才是唯一的出路。”

数百名受害人6月25日到河南银保监局抗议,要求“河南银行,还我存款”。(受访者提供)

分析:村镇银行爆雷恐成中国金融危机导火索

对于村镇银行爆雷事件,网友表示,“小银行信用崩溃了”,“谁还敢把钱存在小银行”。还有财经大V分析,按照储蓄贷款机构风险等级来看,最差的是P2P,其次是村镇银行,然后是农商行,再来是城商行,之后是省级地方行、股份制大行,最后是四大行,“预计将来出现最坏的情况,就是爆雷爆到城商行。”

据《第一财经》报导,截至2021年末,全国村镇银行数量为1651家,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数的36%,据中共央行统计,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共有122家村镇银行为高风险机构,占全部高风险机构的29%左右。

王赫说,2021年以来,辽宁省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被抓,去年10月中共中央巡视组对于金融单位的巡视,有17名高管落马,“说明中国的金融风险非常的严重,尤其是中小银行和村镇银行,可能成为中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导火索。”

他分析,目前国有四大行都在限制存款、限制提款或限制网上转账交易,央行上海分行近日表示,光6月上旬的现金调拨已经是上年同期的四倍左右。“这说明全国对于现金的需求高涨,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对银行缺乏信任,挤兑风险很可能在部分地区蔓延。”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河南安徽村镇银行爆雷案背后有黑幕
河南村镇银行案涉数十万人 受害者叙述细节
取不出钱 数百储户河南监管局前静坐抗议
王赫:河南红码事件与中共“数字极权”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邓家少爷炫富火爆 朝鲜称抗疫胜利
【远见快评】比佩洛西更狠?金三胖打脸中共
【横河观点】细数中共对台白皮书的荒唐可笑
【财商天下】洪灏:中国GDP超低 勿期待股市反弹
【新闻看点】中共助推拜登决断 美或不取消关税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