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最高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后的反思

人气 730

【大纪元2022年06月2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arol Swain撰文/曲志卓编译)期待已久的“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的裁决推翻了“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我心里五味杂陈。

我是1973年“罗诉韦德案”后终止意外怀孕的6000多万女性之一。此案的裁决在美国使堕胎合法化。我很快就对自己堕胎的决定后悔了。当时年轻的我认为,如果它是合法的,那么它一定没问题。毕竟,政府的目的是保护人民的普遍福利。

我的推理有多天真?我耗费了一生,并且对政府行为做了更多观察,才了解到并非所有合法的事物都是道德的,或对我们的社会是有利的。当我行使我的选择权并堕胎时,我是一名已婚妇女,曾在大学里被灌输了关于妇女选择权和赞成堕胎的观点。

当我思考过去以及这个重要的决定将如何影响每个美国人时,我对未来感到即高兴又担忧。我高兴,因为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我担心,因为我知道对国家来说,这个裁决的代价将是不确定的。支持堕胎的势力很生气,完全有能力对那些明显的堕胎反对者造成巨大伤害。

我今天做了很多反思,因为我亲身体验了女性在不完整,有时甚至是虚假信息的情况下做出堕胎决定所带来的羞耻和内疚。当我堕胎时,我二十出头,已经是十几岁时在青少年婚姻中生育了两个孩子的母亲。这是我保守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堕胎是我内心深处的黑暗行为之一,我假装它没有发生。

直到1990年代末,在皈依基督之后,我才得以在情感上得到解放。我与我的孩子和朋友分享了我的故事,最终通过我的作品与世界分享了这个决定。其他妇女有自己的堕胎故事。生物伦理改革中心(The Center for Bio-Ethical Reform)估计,43%的女性有过一次或多次堕胎。这意味着,美国各地都有很多女性痛苦地反思自己的堕胎经历。

现在最高法院已经推翻了“罗诉韦德案”并将将权力交回各州,我们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各州必须颁布强有力的法律,要求对考虑堕胎的妇女进行强制性的诊所检查和知情同意。美国人需要了解堕胎对妇女健康的不利影响。

堕胎后,我很快又怀孕了,仿佛要代替我杀死的孩子的生命。怀孕以流产告终,这经常发生在堕胎后的妇女身上,我再也无法分娩。研究表明,堕胎会影响妇女的社会活动、身体、心理和文化生活。这不是常识,因为堕胎行业有能力压制批评者的声音。

我们不能就此而止,因为我们知道,对堕胎限制的抵制将是激烈和凶猛的,正如对反堕胎中心,教堂和其它机构的攻击所表现的那样。这些机构采取了强硬立场,支持结束或减少在某些情况下允许堕胎的野蛮做法。

作者简介:

卡罗尔·斯温(Carol Swain)博士是一位屡获殊荣的政治学家。她曾是普林斯顿大学和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终身教授。她是德克萨斯州公共政策基金会(the Texas Public Policy Foundation)宪法研究的杰出高级研究员,也是《对美国的沉重打击:批判性种族理论如何烧毁家庭》(Black Eye for America: How Critical Race Theory is Burning Down the House)一书的合著者。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Post Roe v. Wade Emotions and Thought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肯塔基州议会推翻州长否决 反堕胎法即刻生效
美国又一州签署反堕胎法 可起诉堕胎服务者
【名家专栏】堕胎与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
【名家专栏】医生不愿进行堕胎手术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北京变鬼城?超人哥一语惊天下
【探索时分】俄军大撤退 中俄粉红如何评价?
【马克时空】两栖作战王者AH-1Z毒蛇武直 媲美阿帕契
【神韵原创音乐】长袖仙韵
【舞蹈三剑客】困难二择一:增高一公分 or 减掉10磅体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