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政策促中国人认清中共并永久逃离

人气 3722
标签: , ,

【大纪元2022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综合报导)“内卷”和“躺平”是用来形容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的两种现状。现在,在经历中共清零政策下严酷封锁之后,第三个趋势出现了:润学,很多人开始研究如何永远离开中国。

几年前,一些中国年轻人试图通过辍学或“躺平”来逃避中国的生活压力——高房价、激烈的就业竞争、缺乏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等。现在,中共政权的清零封锁已导致一些人寻找更进一步的解决方案:“runology”(润学),类似于“逃跑的研究”。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先前有关3月上海封城将是一次性的希望正在迅速消退。尽管经济和社会成本高昂,中共已经明确重申坚持清零政策,即无情的快速封锁、严格的大规模测试和关闭边界等限制。随后润学开始兴起。

润学现象凸显出普通中国人深感沮丧。他们的日常自由取决于强制性COVID-19测试的结果,通常每48或72小时进行一次测试。在当局封锁措施下,很多中国人被迫与家人分开,以及随着经济在衰退边缘摇摇欲坠,对工作保障和家庭收入下降的更深层次焦虑也大量涌现。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这种封锁成为对中共政策幻灭的象征。导致一些人认为移民基本上是“逃离”他们认为在中国失去的未来。

封城让中国人看清中共:再多的繁荣也不会胜过政治权力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FR)的一项研究发现,4月3日,在中共政府重申“动态清零”政策的同一天,微信上“移民”的搜索量增加了440%。加拿大是最受欢迎的目的地,腾讯报告称,在3月28日至4月3日的一周内,“移居加拿大的条件”一词搜索量增加了2846%。过去一个月,移民咨询公司的咨询数量也猛增。

《金融时报》6月27日报导,专家们表示,清零持续的时间越长,中共领导层与中国社会的“社会契约”,尤其是中共迄今设法与城市中产阶级之间的“社会契约”越有长期磨损的风险。而城市中产阶级是中共当局拉拢的对象。

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是中共自称合法性的一个主要理由。但是,一直在追踪润学传播的CFR研究员凯西·黄(Kathy Huang)对《金融时报》表示,今年再次全面封锁向许多人表明,在中国,再多的繁荣也不会胜过政治权力。

黄说,上海正在逐步重新开放,但恢复封锁的冲击引发了中国人态度的“转变”。

此前,许多人指责地方官员随意实施清零防疫限制。现在,大多数人都同情那些陷入官僚主义的人,“承认每个人在(中共)中央政策下是多么无能为力。”她说。

被困在一个不可预测和混乱的封锁规则网络中,许多中国人现在梦想着永久逃离。

“对于许多精英来说,早在封锁之前,移民就已经是一个可行且受欢迎的选择。”黄对《金融时报》说,“但搜索引擎和移民咨询公司透露出(人们移民)兴趣的突然飙升告诉我们,更多的人口,很可能是中产阶级,在封锁后开始考虑它(离开中国)。”

“他们正在寻找一个长期而非暂时的解决方案,来解决他们在中国不满意的生活。”黄说。

中国人将清零类比文革再现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在本季度收缩。迄今为止,全年增长预测已下调至约4%,低于北京设定的5.5%的目标,这已经是30年来最低点。

《金融时报》报导,野村分析师警告称,“一些基本面”可能比中共官方数据所暗示的还要糟糕。这家日本银行分析师指出,备受关注、衡量经济活动的中国公路货运指数同比下降近20%,新房销量下降近三分之一。他们还注意到包括电力、水泥、粗钢、汽车和智能手机在内的主要大宗商品和产品的产出收缩。

就业数据也很糟糕,18至24岁工人的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18.4%。

报导说,智库荣鼎咨询负责中国市场研究的洛根·赖特(Logan Wright)表示,许多人现在将这场危机与共产党统治下的一些最黑暗日子进行比较。

“中国自己的公民……在讨论当前的危机时,不是将其比作非典或其它流行病,而是将其比作历史上中共的政治运动——尤其是1960年代的历史(文化大革命)。”赖特在最近的一份政策分析中写道。

专家警告说,如果经济状况恶化,社会控制再次加强,对中共领导层的信心将进一步受到削弱。

中国人“正在失去耐心和信心”

中共目前正在严管中国人出国,一名现居华盛顿特区的中国企业家出于安全原因要求不具名,他认为自己是在北京限制出国之前逃离中国的“幸运”者之一。

“我2月份从广州飞往肯尼迪机场……即便如此,我还是花了四个小时才通过所有检查。在第一个检查站,我被公安局民警盘问,问我‘旅行的原因’和携带的物品。他们正在检查人们的行李。”这名企业家告诉《金融时报》。

中共官方数据显示,与大瘟疫前相比,第一季度中国护照(包括新护照和续签护照)的发行量已经下降了95%。

北京的严管很可能扼杀了更大规模的外流。然而,CFR的Yanzhong Huang对《金融时报》表示,人们试图离开表明他们“正在失去耐心和信心”。

“在压制性的政治气氛和疲软的经济中,他们觉得没有未来。他们用脚投票。”Huang说。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社会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Social Anthropology)专门研究移民问题的主任项飚(Xiang Biao)6月15日对《华盛顿邮报》说:“这是一种由梦想破灭被驱动的移民。”“人们不是在逃避瘟疫,人们是在逃避这种自上而下管控政策和对个人感情和尊严的漠视。”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台中科院试射无限高飞弹 共舰徘徊绿岛东北
王毅宣布中共免17国23笔债务 网上骂翻
习以妥协换连任?专家:北戴河会后继续缠斗
矢板明夫:长住中国无安全感 日本人欲回国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东风-26瞄准美国航母的后果
【秦鹏直播】财政危机来临 中共政府出阴招敛财
【横河观点】习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势已去
【财商天下】李克强下死命令 高喊“救经济”!
【微视频】互联网国有化不顺 大佬频换人
【十字路口】一带一路遗毒 东南亚人口贩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