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避坑落井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荷花, 莲花,花卉,植物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人生病的时候,就会去寻求医疗,但求医的路,会不会比生病的沧桑还沧桑?

那是一个美丽灿烂的夏日午后,诊所进来一位妇人,由一位先生搀扶着,我以为是他老妈,结果是他的妻子,妇人才61岁就老态龙钟,步履艰辛,眼神无力,全身倦怠,全由先生代述病情。

妇人年轻时,曾患多囊性卵巢,经过手术后,开始心悸,胸闷,很容易疲倦,全身无力,晚上失眠,白天也睡不着,怎么会这样?

10年来,先生带着爱妻,各方求治无效,虽然家中经营药业,即使用最好的药,仍然诸药不效,只好求助气功师调治身体。当该气功师在妇人腹中,挥手划过的霎那,妇人就瘫了,雪上加霜,怎么会这样?为了治妇人的病,家里原本富裕的财力,也几乎花光了。

先生迷茫忧郁的眼神,不抱任何希望,淡淡的说:“想试试看针灸。”坐在诊椅上的老婆,头很晕,心悸,刚从门口走到诊间,就喘得厉害,被病魔折腾到不成人形,表情淡漠。

针灸处理

这么虚弱的身子,要如何下手?如果是因为气功师的手法,造成了的后遗症,推测该气功师,可能本身的气场不纯,可能他身上有附体,或有养小鬼,这种邪气,要请高人处理,我只是个小医生,无能为力。

但妇人已走投无路,就试一试,引邪气出口。囟门为天灵盖,又称天窗,前人认为是肉体、灵体与异度空间的连结处。妇人的灵体真气,是否被吸走?或卡到阴?就试着在囟门穴下针,结果会怎么样?我没把握,也不知道后效会如何?至少我针下的气,是正气。

针完囟门穴,我有点紧张,等了一下,观察妇人反应,她只有眼睛睁了一下,还好,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如果囟门穴可以处理,下一个穴位,应该配鬼窟劳宫穴。但针劳宫穴很痛,我不敢冒险,改为帮妇人按摩劳宫穴。

百会穴是全身气流交汇处,为一身所宗,百神所会,被称为万能穴,补下陷的阳气上提,针百会穴。针完,我问妇人:“你还好吗?我再加针一针,好吗?”她勉强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最后一针,就要选重点穴,争取疗效,补元阴元阳,针关元穴,皆轻刺激。

之后,慢慢增加穴位。心悸,胸闷,喘,原本要针内关穴,但因妇人状况特殊,改用十三鬼穴的鬼心大陵穴。四肢无力,针合谷、太冲穴,加鬼腿曲池穴。

失眠,针有“神”字的穴位,神庭、本神、神门穴,轮用。补气血,调脾胃,针足三里、三阴交穴。这些穴位穴数,已是妇人能接受的极限了。每周针灸一次。

第一次针灸完,妇人比较不会眩晕,针3个月后,才见到她的笑容,自己可以叙述病情,但还是不肯加针其他穴位。

处方用药

先生见爱妻的精神有好一点,好像看到一丝希望,虽然他比较偏向西医,但我还是建议,最好配合吃中药,针药双管齐下,疗效比较快。针灸可以把药气带到病所,和细胞微观的部分,也可以调节药气到没有神经血管的组织间隙。

第一次处方,先开快乐药3天,看妇人是否能接受?但先生犹疑,又迟疑,说老婆吃药很敏感,只要稍微不适应,就会反应很大。不试怎么会知道?

用灸甘草汤,安心神。用甘麦大枣汤,安魂魄。3天分,用科学中药。

下周回诊,先生说吃药后,老婆没有不良反应,睡眠和其他症状都没改善,但心情有稳定些。

第二次处方,先处理妇人咳则喘的问题,用科学中药,小青龙汤,温胆汤。妇人服药后,还是喘,但有缓和一些。喉中痰有减少一些。妇人的眼神迷濛渐转成清明一些。

之后,每周都开不同的处方,因为妇人每次看诊都有新的症状,一直到开了这组处方后,妇人再也不肯让我改药,就这样吃了半年。为什么她吃了这组处方后,人就舒服了?只能说是,很幸运,那是灵机一动的药方。

我推测,那时气功师,在妇人的肚子上,手一划过就瘫了,是不是中焦因此被堵塞着了?使得清阳不升,浊阴不降。

用温胆汤,8味药,治大病后,虚烦不得眠,亦治心悸,易惊,胆怯。

用四逆散,4味药,疏肝理脾,和胃,透邪解郁。治胃肠神经症。

用失笑散,2味药,活血袪瘀,扩张血管,增加血流量,散小肠气及心腹痛,亦治冠心病。

用隔下逐瘀汤,12味药,缓解平滑肌痉挛,镇痛,宜病久络多虚,正虚血瘀,治膈下从肋到脐的大腹,瘀阻气滞。

竟用了4个方剂,是我开药方,少见最复杂的处方。

当新冠肺炎疫情刚开始,先生嗅到火药味,就不让爱妻来针灸,他自己来帮她拿药。妇人的病情已有改善,吃饭可吃多一点,体力有好一点,但因为受到病的折磨已久,一直郁郁寡欢,足不出户。

前后治疗9个月,虽然台湾当时是疫情的抗疫“模范生”,但先生看到国外疫情沸沸扬扬的,自己身负重任,不敢轻举妄动,就结束了疗程。@

选自《八面当风──绝处逢生》/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八面当风,明慧诊间,温嫔容,医案
八面当风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位面色憔悴惨白的74岁妈妈,头戴着帽子,由女儿扶着进来。叙述乳癌手术切除化疗后复发,再化疗作到一半,就支撑不住,种种不适,想来调身体。妈妈抿着嘴,眼神暗淡无光,含着怒气、怨气与无奈的说:“前次手术化疗后,医生说全部处理干净了。以为好了,谁知又复发了,有种被玩弄的感觉!”这人生的难关要怎么过?
  • 不过,我语重心长的说:“院长,当医生当久了,你有没有发觉,有些患者的病,怎么治都治不好,诊治方法没有错,药也对症,就是治不好?”院长思索一下,很认同的点点头,表示以前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并问为什么?
  • 莲花
    一位从南部来的45岁的女士,左边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经过半年治疗,情况算稳定,因经济因素,回南部治疗。
  • 二十几年来,董娘的干癣,都在西医皮肤科打转。有一次跟着朋友,从北部来看诊。董娘的整只手,整条腿,和颈部,像鳄鱼皮一样粗糙,部分皮肤呈一块块鱼鳞状红斑,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皮屑纷飞。还有鼻子过敏,膝盖痛,飞蚊症,眼睛干涩,左眼比右眼小,左眼眼皮有点下垂,常呃逆。
  • 一对小俩口,夫29岁,妻27岁,刚结婚不久,就被急着抱孙的父母,耳提面命,要尽早传香火。老实的先生,贤慧温柔的妻子,同舟共命,都对父母的指令,拱手听命。小俩口都还那么年轻,生小孩应该很容易吧!
  • 睡莲,莲花,植物
    一位66岁女士,因为睡眠与耳鸣的问题,随着她佛教的朋友一起来调理身体。经过两个月的针灸,虽未痊愈,却觉得人很轻快,于是决定带先生一同来治疗。
  • 莲花,荷花,植物
    工程师想了很久,在人生的十字心路口,徘徊,徬徨,不知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要请教谁?谁能信得过?几经思索,专程南下,找一位小医生帮忙。
  • 莲花,花,植物,荷花
    正当新房的装潢,大抵将完成,小俩口、俩老,看了也都很满意。却传来,社区要拆除改建,一时,大家都很错愕!慌了!小康家庭,花了不少钱打点,这下子全都泡汤,不知如何是好?老妈烦恼到彻夜不能眠,来诊所针灸。
  • 莲花
    胆绞痛那么痛,肚子那么痛,工程师没被痛冲昏了头,还那么会忍,看了叫人心疼!我说:“你真是胆识过人!医生真是拿你没辙!”
  • 莲花
    妈妈来诊时,讲没两句话,手里拿着塑胶袋,就准备要吐。我立即强按她的右内关穴,并说:“放松,放松,深呼吸。”妈妈很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感觉舒服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