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极权主义发展的五个阶段

人气 1565

【大纪元2022年06月28日讯】(来自Mises Institute的Walker Larson撰文/曲志卓编译)人们对美国日益增长的极权主义倾向的担忧在2020-2022年期间激增。但是,我们离极权主义国家到底有多近呢?这些政权在历史上是如何产生的,警告信号是什么?本文将通过分析十八世纪和二十世纪的极权主义政权及其掌权的模式来回答这些问题。

第1阶段:不满的隆隆声

每一个新的秩序都在旧的废墟上升起。

那些将建立新政权的人必须利用或制造对现状的不满。无论那些渴望重置的人如何鄙视旧秩序,如果不利用或煽动公众的类似态度,他们就无法取得多大成就。革命极权主义似乎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例如,法国大革命的恐怖统治不是从血开始的,而是从面包开始的。1715年至1800年间,欧洲人口翻了一番,导致法国人民粮食短缺。许多法国人对国王日益增长的中央集权感到不满。此外,“启蒙”思想家的思想也激起了革命的情绪。最后,由于十八世纪的许多战争,法国政府负债累累,甚至增加了对贵族的税收。

正是这些痛苦和恐惧,加上秘密社团的阴谋诡计[罗桑博侯爵(the Marquis de Rosanbo)在1904年7月1日的众议院会议上承认],导致了革命和极权主义的雅各宾政府。恐怖统治是在国王和旧制度垮台之后发生的,革命者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部分原因是法国社会在革命前的问题和苦难。

1917年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建立的血腥极权主义政权是如此恐怖,以至于雅各宾政权的恐怖统治看起来只是断头台桶里的一滴红色。它遵循了类似的蓝图。布尔什维克共产主义者利用俄国人民的苦难来达到革命目的。

这些痛苦是什么?俄罗斯人民对君主尼古拉二世及其政府失去了信心,俄罗斯遏制了不安分的少数民族,装备不良和领导无方的俄罗斯军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输给了德国人。1917年1月,前往彼得格勒等城市的交通中断,这导致了食物和燃料短缺,并最终引发了骚乱。

布尔什维克主义在俄罗斯兴起后不久,阿道夫‧希特勒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加入了纳粹党。战后苦苦挣扎的德国充满了不满。《凡尔赛和约》非常严酷:德国应该对战争承担全部责任,向盟军支付巨额赔款,交出大量领土,不可拥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军事装备,并受到盟军的监视。

在战争和条约签订后的几年里,德国经济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包括恶性通货膨胀。当德国拖欠部分款项时,法国和比利时军队占领了德国最富有的工业区鲁尔区,这让德国更穷,人民更生气。

第2阶段:假救主和第一次革命

在认识到并响应人民的不满之后,极权主义者将自己装扮为救世主。在第二阶段,革命极权主义者实施了戏剧性的变化,以“解决”第一阶段的问题和不满。

为了找到解决债务危机的方法,法国政府召集了三级会议,就如何应对危机向国王提出建议。第三等级很快声称拥有完全的政府权力,成为“国民议会”。国民议会希望起草一部新宪法,改变政府处理不公正现象的性质。

在攻占巴士底狱之后,农村地区的农民反抗他们的领主。国民议会宣布废除封建制度,并提出了《人权和公民权宣言》。随着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被处决,革命的第一阶段结束了。弑君者留下了巨大的权力真空。各种团体都在努力填补这个漏洞,但最终,雅各宾派——激进派——主导了新的革命政府。

在俄国革命中,布尔什维克利用了1917年初开始的粮食暴动。当军方开始站在暴徒一边,而不是恢复法律和秩序时,君主尼古拉斯知道一切都失去了。他于1917年3月2日退位(后来被枪杀)。

布尔什维克统治的彼得格勒苏维埃迅速控制了后君主时代的俄罗斯。他们的口号——和平、土地和面包——吸引了许多恐惧和愤怒的人,这些人把他们当作救世主。11月6日至7日,他们发动政变,最终推翻了临时政府。

纳粹主义在德国的最初崛起不那么血腥,但同样基于弥赛亚的承诺(即救世主)。利用德国因《凡尔赛条约》和1929年全球经济衰退而产生的不满情绪,纳粹党的规模和影响力不断扩大。纳粹曾于1923年11月发动暴力政变,但失败了,他们转向了控制政府的合法手段。

由于希特勒的宣传技巧,纳粹在1930年代初赢得了越来越多的选票。最终,它成为该国第二大政党。在这一点上,希特勒要求保罗‧冯‧兴登堡总统任命他为总理,兴登堡在1933年同意了这一点。这不是一场暴力革命,但1923年失败的尝试显示了党的暴力倾向。

第3阶段:审查、迫害、宣传和反对派的终结

在第三阶段,第二阶段的最初动荡已经过去了。旧秩序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现在各种力量开始做出反应。崛起的极权主义政府面临许多敌人,他们通常被称为“反革命分子”或“极端分子”。在新生时期,新秩序必须努力获得更多的权力,并维持已经获得的权力。出于这个原因,它开始通过审查和迫害来打击敌人。

一旦他们控制了自己的国家,希特勒和弗拉基米尔‧列宁等极权主义者的第一步就是审查反对派并进行宣传。这些极权主义领导人都控制了教育,并拥有秘密警察部队来监视甚至杀死任何被指定为敌人的人。另一个策略是建立青年组织,从小就向公民灌输国家的宣传,并使他们对家庭或宗教的忠诚消失。一旦这些政权掌权,宗教几乎受到普遍的迫害。

最后,希特勒和列宁在上台后,将自己的政党以外的所有政党和观点都定为非法(无论是法律上的还是事实上的)。极权主义者创造了一党制,但往往包着民主的外衣。

第4阶段:危机

第四阶段为极权主义政府掌握对其统治下的人的完全控制铺平了道路。它由一个危机时刻组成,这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威胁,也可能是一个似乎威胁国家的假象。

到1793年,法国大革命正处于危机时刻。旧秩序的捍卫者四面奋起,粉碎新秩序。奥地利和普鲁士军队包围了法国,而旺代农民则反抗革命政府和军队。因此,政府以“公共安全”的名义,决定对所有革命的敌人采取严厉措施。因此,他们就需要更多的控制。这是公共安全委员会的任务,它的行事方式无法无天。

1918年8月3日,列宁在一家工厂发表演讲后被刺。在医院康复期间,他写信给一名下属,“有必要秘密地——而且迫切地——准备恐怖”。这引发了一场政府大规模屠杀和拘留的运动,历史上被称为红色恐怖。与往常一样,这些行为的理由是暗杀未遂所表明的“紧急情况”。据称,“激进分子”和“反革命分子”就在“门口”,有必要采取极端措施来应对这一迫在眉睫的“威胁”。于是,欺骗性宣传就这样开始了。它总是这样的。

希特勒还利用“紧急状态”来证明他的镇压是合理的。1933年2月27日,德国国会大厦起火。作为回应,内政部长赫尔曼‧戈林(Herman Gorrin)下令突袭共产党总部,据称是为了获得煽动叛乱和共产党阴谋袭击公共建筑的证据。在希特勒的心目中,这是夺取完全控制权的信号。2月28日,内阁废除了言论、集会、隐私和新闻自由。当晚约有四千人被捕。这场“危机”,用通常的关于安全和应对威胁的语言,在德国引发了极权主义。

第5阶段:清洗、种族灭绝和全面控制

以第四阶段的危机为借口,极权主义政府现在掌握了对其公民生活的绝对控制权。该政权战胜了第三和第四阶段的敌人。它开始残酷地将其“乌托邦”和意识形态强加给民众。在这个阶段,民众对极权主义政权的抵抗被粉碎,继而遭受着最大暴行。人民手无寸铁,士气低落。该政权消除了控制受害者的任何障碍。这个阶段涉及大规模杀戮,因为该政权消灭了任何剩余的敌人,同时试图控制公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在法国大革命的后期阶段,公共安全委员会获得了独裁权力以击败任何反对革命政府的人。在1793年至1794年期间,委员会在通过一项法律之前消灭了竞争对手的革命团体,该法律暂停了公民接受公开审判或法律援助的权利,并且只给陪审团两种选择,无罪释放或死亡。结果是可怕的:在法国各地,有30万名嫌疑人被捕,17,000人被处决,约1万人在监狱或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死亡。

但与红色恐怖和约瑟夫‧斯大林的清洗相比,这算不了什么。共产党以企图暗杀列宁为借口,对敌人进行严厉迫害。成千上万的人成为受害者,正如理查德‧派普斯(Richard Pipes)的《俄国革命》(The Russian Revolution)中所讨论的那样。但列宁的行径只是斯大林“清洗”政敌的先驱。历史学家对斯大林杀害了多少人存在分歧,但估计高达6,000万。

对被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杀害的人的估计也各不相同。根据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的数据,这个数字是1,700万,但只有上帝才能确定。

除了进行大规模杀戮外,已建立的极权主义政权还试图通过审查、宣传、枪支管制和内部护照等措施来控制日常生活。

2022年的美国

那么,美国是否正在走向极权主义?在这里,我们从事实转向猜测——这是一项有风险的业务。答案并不简单。但是,如果小心避免夸大其词,我们可以做一些有用的比较:

美国是否有任何势力利用该国真实或想像的问题来煽动不满甚至暴力?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亡以及2020年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相关宣传引发了暴力和破坏性的骚乱。幸运的是,这种情况已经平静下来,但是,就像苏联解体前的俄罗斯一样,围绕少数族裔的持续紧张局势很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社会动荡。如果对未来几个月和几年粮食短缺和通货膨胀加剧的预测成真,这种动荡可能会加剧。

是否有任何人物或团体将自己装扮为救世主,声称可以解决我们的问题,而这种解决办法需要限制个人权利?集会自由、言论自由、正当程序或宗教权利是否受到攻击?世界各国政府利用COVID-19大流行来证明对个人自由的大规模限制是合理的,包括限制集会自由,关闭宗教中心,以及对反对官方COVID-19宣传和命令的信息或观点进行审查。

这些公职人员中有许多自称是“专家”,其强制政策对于“公共安全”是“必要的”。世界经济论坛(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等实体和许多全球领导人继续讨论“大重置”(Great Reset)的必要性,部分原因是为了应对COVID-19的“威胁”。这种重置包括从重新设计卫生系统和教育到实施疫苗护照的一切。他们对民众说,这种做法可以将我们从COVID-19和其它危险(包括种族主义)中“拯救”出来的。

我们在美国是否已经有任何审查制度?我们的媒体来源是独立和客观的,还是被胁迫和控制的?正如最近的马斯克/Twitter崩溃所凸显的那样,大型科技公司审查某些信息和观点,尤其是保守派的声音。这种审查近年来越来越频繁。

美国在一党制下吗?据我们所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然而,如果自2020年选举以来选举舞弊的说法比比皆是,而舞弊仍然没有得到改正,那么我们实际上就生活在一党制中,因为一个政党可以通过非法手段无限期地维持权力。但这是一个很大的“假设”。

我们是否目睹了大规模逮捕或大规模杀戮?我们显然目前还没有进入第五阶段的大规模逮捕和杀戮,虽然围绕COVID-19疫苗的不良反应数据令人担忧。尽管如此,这些数据即使准确,也不能明确表明预谋或极权主义政权是这些伤害和死亡背后的罪魁祸首。然而,我认为,不应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

必须提出最后一点。尽管美国的轨迹与上述极权主义的历史例子之间存在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但我们必须避免危言耸听的宿命论的极端和一厢情愿天真的否认。

一方面,我国过去几年发生的事件十分严峻。另一方面,历史并不像机器那样运作,许多因素在发挥作用。我不声称自己知道未来,我不相信历史决定论。最后,美国是否走向极权主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是否抵制这些趋势。

作者简介:

沃克‧拉尔森(Walker Larson)在威斯康星州的一所私立学院教授文学和历史,他与妻子住在那里。他拥有英国文学和语言硕士学位,他的作品发表在《海明威评论》(The Hemingway Review)、《知识分子外卖》(Intellectual Takeout)和他的子栈堆《哈兹尔坚果》(The Hazelnut)上。

原文“The 5 Stages of Totalitarianism”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从跨性别运动反思极权主义
【思想领袖】如何对抗大科企极权主义
【思想领袖】软极权主义正席卷西方世界
【思想领袖】愿为真理付代价 抵制极权主义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俄乌战场 美俄面临核摊牌?
【横河观点】逆向真理大讨论 人民经济行不通
【探索时分】乌克兰收复莱曼 俄军为何又败了?
【财商天下】解救泡菜危机 韩筹建“白菜银行”
【微视频】中国四大银行拟抛售美元对抗美加息
【百年真相】“谋逆”败露?房峰辉落马之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