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与水斗 洪灾暴增

人气 2136

【大纪元2022年06月29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三(6月29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我们今天请来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请他来谈谈中国南方多地目前发生的水患,以及灾情背后的原因。王博士好!

今日焦点:改“灾”为“灾”,为何加剧水患?要水“听党话”、占领河漫滩,中共蠢招坏大事;阳朔3年大水、英德惨变孤岛,是从苏联引进的“人祸”?

今年才进入6月,中国南方就水灾四起。比如,广东韶关据称遭遇超50年一遇洪水,有村镇水淹到一层楼高,一片汪洋;广东英德据称遭遇百年一遇特大洪水,水位一度超过历史实测最高水平,城区出现严重内涝,周围多个乡镇被洪水包围,有村庄几乎被全部淹没,宛如孤岛。广东河源、梅州、肇庆、清远等地也受灾严重。

另外,广西据称或遇17年来最大洪水,三十多条河流水位超警戒线;贵州黔东南多地突发洪水,有整栋房屋被冲走;福建松溪据称出现历史最大洪水;湖南怀化也是水势凶猛。

【汛期≠洪灾必发期 改“灾”为“灾”掩耳盗铃】

扶摇:中国每年夏天进入汛期之后,南方多地洪涝灾害频发,给人的感觉是:汛期必有洪灾。首先请王博士解释一下“汛期”的概念,它可以理解为“洪灾必发期”吗?

王维洛:这么说吧,洪水它不一定是洪灾。我们先说洪水,“汛”是什么意思?汛作为名词,它是说水涨起来的意思。水长高了以后就叫“汛期”,河流就进入了汛期。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河流的概念。我们从河流的横的破面上来说,河流它是由主河床和两边的河漫滩组成的。

主河床它的宽度并不是很大,但是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它在一年四季都有水。河漫滩就不一样,河漫滩只有当河床里的水比较多的时候,水涨上来的时候,就是到了汛期的时候,河漫滩就成了水的空间,河流就变得很宽很宽。

汛期过去以后,河水又下降了,河漫滩又露出来,可能是沙滩、可能是草原的形态。

那么汛期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就是说河流的水涨上来了,河漫滩被水所淹没了,这个时候叫“汛期”。

中国的东部和南部地区受东南亚季风的影响,每年都会有汛期的出现。如果我们再极端一点的话,就像到了湄公河流域,或者到了印度,它们那边就比较明显地出现了一个雨季和一个旱季。中国没有那么极端,它是有汛期和枯季这么两个概念。汛期的时候降雨会比较多,河里的水会长得比较高一点,这是每年都出现的情况,这是一种自然情况。

当洪水淹没了田地,洪水淹没了城镇,对人们的生活造成灾害的时候,才成为所谓的洪灾。所以洪水和洪灾,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洪水是一个自然过程,洪灾是洪水对人类造成了损害以后,包括生命、财产的损害以后,就成为了一个洪灾。

我们刚才说的是一个“汛”字,我们这里可以顺便说一下“灾”字。中国古代的“灾”字,上面是一个“水”字,有点像四川的“川”字一样;下面是一个“火”字。那么它就说“水火为灾”。

到了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中国(中共)进行了文字改革,把“灾”字也改了,现在的“灾”字是宝盖头下面一个火字,水就没有了。“水火为灾”的这个“水”就没有了。

为什么它要这么改呢?那个时候到了1957年的时候,毛泽东就提出中国要消灭自然灾害了,没有自然灾害了,没有水灾了,只有火灾了。宝盖头那是个家,家里着火了,那是为灾。

所以,中国(中共)那个时候就从苏联引进了建设水库大坝的理念,它认为水库大坝既能防洪又能抗旱,就是可以两用的,这样就不会有自然灾害了。所以,就把“灾”字改作现在的宝盖下面一个火字(“灾”)。

那么从笔画上来说,以前上面是3个笔画,现在宝盖头还是三笔,所以它没有任何简化的意义,它只是在政治上有意义。

以前的老百姓也不大敢说天灾,为什么呢?天是皇帝啊对不对,“天子”。如果老有天灾的话,那表示上帝对皇帝不满意,所以要老是出现天灾,来惩罚天子。

中国古代皇帝对付天灾的最主要的办法有三个,其中一就是下“罪己诏”。就是说我向老天承认我犯了错误了,我干得不好,所以我要下一个“罪己诏”。根据中国现在故宫里的文献,就有200多份皇帝自己下的“罪己诏”,向老天请罪。

现在当然中共的领导不会下“罪己诏”,他从来没有认为他会做错的,对不对,他“从来不做错”的。

还有一个,我们后面会谈到,皇帝对于发生了灾害以后,他就赈灾。就是说国家要拿钱出来,富的人也要拿钱出来,要施粥,就是支个大锅给讨饭的人施粥。皇帝就要下来检查你家煮的粥够不够厚,他就插一根筷子在你家的粥里面。如果筷子倒掉的话,富人要杀头,就是说这个人良心太坏。

主要是从政府拿出钱来救济灾民,也让富人拿出钱来救这些灾民,这是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说政府的功能。这是我们说的“灾”字。

【1949年后中共“与水斗” 人为洪灾暴增】

你刚才已经问了,就是说最近的灾害是不是越来越多了啊?你前面已经提到了广东广西,那是珠江流域。查找一下历史资料它是这么说的:1949年之前,珠江流域是平均24年一次水灾;1949年以后是3年一次水灾。

它的水灾的频繁程度就是越来越高了,当然就和我们前面所说的河漫滩被占领有关系。

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洪水的灾害,它在本质上是人和水在争取一个空间的这么一个战斗、一场搏斗。

我们说河流有河床,有河漫滩。现在在中国生活的青年,年纪轻的人,他们都不知道河流有河漫滩概念,他只知道有河床。他有时看到很窄很窄的河床,河床里有水,他从来不知道河流还有比河床宽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河漫滩。他从来没有(看到)的,因为河漫滩已经被人们所占领了。

一开始人和水商量说:我现在在你这里种点庄稼,你每年哪怕淹我一次我也认了,我起码还能收另外一次,或者收另外两次。后来人占了这个地方种了庄稼以后,就在这个上面盖房子;再后面就是发展城市了;最后就和河说:这里不是你的地方了,这是我的地方。

局势是在不断地加剧,因为人类向自然进军,越来越多的土地就变作城市化的土地了。中国的楼房建得越造越多了,中国现在的楼房,按每个人40平方米的居住面积(中国的居住面积要比美国或者欧洲的居住面积要计算大一点,也就相当于德国大概35、32平方米的水平),中国现在盖的这些楼房,可供30亿人住。

中国房地产过度地开发,它就过度地占领了土地;中国工业区的过度的开发,也是过度地占领了土地。所以使得自然界它本身给水留下的空间就很小了。

河流认为这是我的地方,是我水原有的地方,是我水应该占有的地方。所以,每年到汛期的时候它就会来一个洪水,它要和人争夺原来是属于我的地方。

人类的正确做法,其实是一个退让的政策,就是说原来是你的地方,我还让给你,我不能占了你的地方太多,会受报复的。

如果我们讲得再深一点,哲理再深一点的话,中共政府它在七十年来执行的水利政策,它的要害就是控制水,让水听从它的命令:让它流东就流东,让它流西就流西;它要用这么大的水下来,就让这么大的水下来;它让水不下来,它就不下来。它让水“听党话”。

但是水不是太听话,起码来说水没有像中国人这么好管理。它不听话,所以它往往要反抗。所以在中国发生了很多的洪灾,我们这里说的“洪灾”那是人为制造的。

【“病危水库”作怪 阳朔三年连灾】

我们这里讲一个今年具体的一个洪灾,就是你前面提到的广西的洪水灾害。

广西大家都知道“桂林山水甲天下”。那么,2020年、2021年、2022年,广西桂林阳朔连续3年都是遭受了洪灾。今年2022年,就是6月份这段时间,阳朔已经是3次被淹了。

为什么阳朔会被淹呢?其实道理很简单。阳朔的上面,有大概比较著名的大中水库有4座,最大的一座水库叫青狮潭水库。那是大跃进的时候,周恩来亲自批准建设的一座水库。

它原来是为了给农业供水的,灌溉用的。到了1984年的时候,它就把它的整个用途就改了。为什么要改?因为大家知道阳朔山水甲天下,它就成了一个旅游的景点。

我们就说河流有汛期和枯水季,它有水涨上来的时候,也有水位很低的时候。领导就觉得水位很低的时候,我们阳朔就不是很美丽的,这个景点就不很美丽。所以我们要让阳朔这个景点一年四季的水都是这么长流的,是按照一个平均数流的,它的水都是要一样高的。

所以这个水库就开始任务转变了,就是为了调整阳朔的枯水季的水位,它就起这么一个作用。它整个蓄水作用就是为了调节阳朔到了枯水季的时候,水位不要太低。

由于有了上游水库的控制,河流的水它也不像以前一样一会儿水高啦、水宽啦,一会儿水浅啦、河流窄了。

那么他就想:我们河流就永远是这么宽的,我们河流两边的土地都可以用来发展城市建设了,可以盖水景房,我们可以把水景房盖起,高价卖给这些旅游单位,卖给外地人了。

所以阳朔的开发,你去看阳朔的河流不像以前一样了,没有河漫滩了,旁边两边都是房子,都开发了。所以等到雨季来的时候,这个水库……上游的青狮潭水库它是一个“病危水库”,它大坝质量不行。所以水位上去的时候它就得紧急泄洪,一紧急泄洪的时候下游就淹了。

所以阳朔的,就是桂林的连续3年的洪灾,那是人找的。那是中共政府在玩水的时候,它自己玩出了错,就造成了这么一个情景,就年年水灾,今年是3次水灾。

我记得2020年的时候,中国很有名的、以前清华大学的秦晖教授,他正好在桂林阳朔旅游。他住的整个旅馆大厅也被淹了,所以他就有感而发写了几篇文章,就讲阳朔的洪水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文章写得不错就发表了,发表了以后就招来了一批攻击。很多人的攻击说:你是一个搞历史的,你又不是水利专家,你知道什么东西。

在这之后,秦晖教授又写了篇文章,就说我以后再也不说中国的水利工程了。他说我不说了,这是你们的事情。

其实,中国的水利政策,中国的河流应该怎么流,这是关系到全中国老百姓的事情,大家都可以发表言论。而且很多的事情里面,老百姓的观点可能比专家更加正确。因为他亲身地和那个地方的那条河流一起成长起来的,他对河流的认识比一般的专家要更加深刻。

这就是我们说“汛”字,扯出来的这么多的话题。

泄洪洪水的破坏力 远大于自然洪水】

扶摇:您刚才提到中共的反自然政策,要“与水斗”,结果导致1949年后洪灾暴增。您还说到水库和大坝了,这也是大家在谈到中国水灾时,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王维洛:对,中国现在有10万座水库。你可以想像,中国(中共)老是说:我们用了世界上大概1/7的土地养活了1/5的人口,很多这样的话。

我可以告诉大家,世界上一半的水库在中国,而且这一半的水库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建造的。所以你要把这些水库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话,每一条河流上都有很多的水库控制着的。

当然现在的信息不是很多,老百姓……如今泄(洪)的时候,他们对水库的泄洪就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他就写了某某某水库又不声不响地泄洪了,某某某某水库又泄洪了。它就和泄洪有直接关系。

因为泄洪的洪水的流速,一般要高于自然洪水的流速。拿长江三峡的泄洪的流速(来说),它是一般的自然洪水流速的5倍。它的冲量是多大?就是说它的破坏力是多少?它的破坏力是速度的平方。就是说,如果你的速度是它原来的5倍的话,它的破坏力就是你5的2次方,就是5×5,25倍。

最近中国网上有一篇文章是讲在湖南的一个人说,他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很漂亮的一个二层楼的房子被水给冲走了。就是说水库泄洪的破坏率,远远大于自然的洪水。

所以,黄万里教授就说了,泄洪的洪水可以和中国以前的一句话说的一样,就是“苛政猛于虎”,就是说它的破坏力是很大的。

【“上下夹攻” 广东英德水淹三层楼】

扶摇:哇,这个泄洪洪水的破坏力那么大。可能不少人知道泄洪会导致洪水,但没想过它的破坏力远远超过自然洪水。

王博士,关于水库泄洪引发水灾,您能不能再给我们具体讲讲?比如这次珠江流域的英德、韶关等地出现大洪水,这和对水库的人为操作,有怎样的关联?

王维洛:珠江的韶关、英德、清远、广州的这条洪水,它还不完全是由于水库泄洪造成的,它有一部分是由于水库不泄洪造成的。所以这个东西要具体的问题具体分析。

像去年7月20号郑州的洪水,是由于郑州的常庄水库等等水库无预警泄洪造成的。因为他当时害怕水库大坝被溃塌了,所以他紧急泄洪,造成了重大的灾害。

今年在北江所发生的洪水灾害,它上游水库泄洪是一个原因,下游水库的不泄洪又是另外一个原因。

下游的飞来峡水库大坝,这是一座所谓的控制北江的一个核心工程。飞来峡水库上游的英德市被淹了将近10米高,就是他们自己的什么一个塔也被淹了,城里的三楼也被淹了。

我们就讲一下北江。珠江是由3条江组成的,东江、北江和西江组成的。西江的水量最大,西江的河流也最长,它从贵州经过广西,有一点点是经过云南,然后进入到广东这里,然后在广州入境。

东江是从江西,然后到广东进来,东江的水也比较大。北江的水也是从江西发源,然后进了广东这么下来的。

我们现在就简单地讲一下它的地理的条件,讲得简单一点,不要太复杂。(北江)上游的一个城市叫韶关;韶关下来是英德市,英德市属于清远市的一个县级市;那么再下面是清远,清远下面就是广州。

在这一条线上,就这条干流上,起码有六七个水库大坝。不算从旁边支流上下来的水库大坝;支流上也都建满了水库大坝。

其实它的灾难是这么开始的:先是韶关那边山区发生了降雨,那么韶关被水淹了,这是在6月初的时候发生了一次洪灾。淹了什么地方呢?淹了韶关的南华寺。

南华寺在中国的佛教上面地位很重要的。我记得你大概前段时间采访过讲中国文明史的章天亮教授,章天亮教授谈过中国的佛教、法家。

佛教一个很有名的(禅宗)宗师,是六祖(慧能)。六祖坐化以后,他的尸体不烂的。从宗教上来说他已经修成仙了、修成了,他的肉身是不化的,肉身就存放在韶关的南华寺里头的。

当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红卫兵就冲进了韶关的南华寺里面,把他的肉身拖出去游街,他肉身已经在文化大革命里面被毁坏了。

所以南华寺是中国佛教史上一个很有名的寺庙。南华寺为什么会被淹的?因为河流上建了很多桥,桥下面又建了闸门。

我们前面讲了枯水季的时候,中国南方一般的河流水位比较低。为了不让水位太低,它就建那个闸门。就说我把闸门关住了,让水不流走。河水不就留在我们这个地方吗?水位就比较高。

当洪水来的时候,这些管理人员就忘了把闸门给打开了。就像你们家的水龙头开了,你家的下面通道没打开塞住了,水就漫出来了。这是第一次,洪灾就把南华寺也淹了,南华寺里的和尚都跨跨跑出来看怎么一回事情。

一般寺庙的地势是比较高的,它是不会被一般的洪水所淹没的。所以它的第一次洪水,也是由于人为的疏忽。就是故意在河上建坝,阻挡河流的流动,为了保持一个河流的水位比较深的这么一个景观,忘了把闸门打开,因为洪水来的时候,你要让洪水过去。

过了几天以后又下了雨了,韶关这一带的水库就开始放水了。它水库装不下水了就开始往下放水。水都流到北川的干流里头去了,那么先要经过英德。

英德和清远市交界的地方是飞来峡水库大坝,它们叫飞来峡水利枢纽所在地。飞来峡水库是北江上最大的一个水库,它的库容大概是19亿到20亿立方米。其实是一个库容相对来说比较小的水库。但是它把自己的功能吹得很大,说它的作用,可以保证下游的清远和广州能防300年一遇的洪水。

当韶关的水下来的时候,飞来峡的闸门也没打开,它的水位就上去了。它的水位上到多高呢?根据现在所有的信息分析,它的水位应该是超过了27米。但是在网站上报的,就是中共政府报的只是24米,它说没有超过27米,它其实是超过了27米。

为什么呢?因为飞来峡的副坝的沙包被洪水给冲垮了。那么,飞来峡的副坝加上它的沙包,高是27米。所以它水库的水已经升到了27米这么高。它把副坝那边的沙袋给冲毁了,然后淹了对面的飞来峡镇。

那么当初在飞来峡工程建造的时候,他们曾经许愿给英德市,说我们的水库蓄水是不会超过24米的,就在洪水期间,我们也不会超过24米。但是,由于它自己已经升到27米了,它也没有把水放下去,所以使得在它上游的英德市的水位不断升高。

英德市是受上下两个夹攻:上面的水从水库里泄下来,压到它这里;下面的飞来峡闸门没有开,或者闸门没有打开。所以就造成了英德市受上下夹攻,它的洪水水位超过警戒水位10米。所以英德市的洪水就淹到人家的三楼了。我们按一层楼3米计算的话,那就9米多了。

特别是英德的中学,英德中学的学生和老师被洪水困住了,困得很危急,每天他们说靠一罐八宝粥度日子。

这其实就是说中共政府在做决定的时候,它认为人为的控制能比天管地好,它能比老天管得好,但是它往往出错。

因为水这个东西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水太多的时候它是1分钱不值的。就像现在你要和清远的人、你要和英德的人、你要和广东的人说水,可能他都摇头的。

也就仅仅是4个月以前,2022年的2月份广东干旱,广州缺水、深圳缺水、香港缺水,都缺水,也就4个月之前。中共水利部部长李国英赶到广东来,我们不知道他是人亲自到广东来的,还是他开了视频会议,因为从报导上是看不出来。他只是说,我们如何从东江,如何从西江,如何从北江调水,来解决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的缺水问题。

4个月以后,李国英部长同样地赶到了北江下命令:飞来峡水库必须开闸泄洪。因为中国的水库是分级管理的,飞来峡水库起码是省管水库,因为它超过了一亿立方米,它可能也是水利部管的水库。

所以它的下闸,就是说到了汛期的时候,水库水位的调度权力不在水库管理当局,而在水利部。所以李国英又赶到那边去下达了开闸的命令,而且规定了下闸的流量是多少。

【党媒“治水有方” 灾民无声蒙难】

扶摇:确实像您说的,中共要水都“听党的话”,是不是往下放水、放水量多大都要它说了算,但它往往管不好,洪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重。

同时,我们还经常看到中共在宣传中鼓吹自己治水有方,又“战胜”了洪灾;也总吹某某水库防能抵御多少年一遇的洪水。这不是非常矛盾吗?

王维洛:我们经常能看到中国的媒体里面,它报导水库的功效,就是防洪功能怎么好怎么好。那么我们这里来“学习”一下,“学习”一下他们的一段报导。

这里的例子就是飞来峡水库,它是这么说的:飞来峡水库的最大入库流量是19,500立方米/秒,飞来峡水库的下泄流量控制在下游水文站的流量是达到每秒18,500或者18,000立方米/秒。

这数据很枯燥,我们再重新把数据理一下,就进来的水是19,500立方米/秒,出去的水是18,500立方米/秒。就是说它是进来的多,出去的少。

它又说,通过水库的调节,水库的水位下降了2米。水库进来的(水)多,出去的少,水库的水位怎么下来了2米?

所以我们读新闻报导的时候,我们要仔细地读一下。它上面说“入库流量的最大流量”是19,500立方米每秒,而出库,它是“长时间地保证在”18,500立方米每秒。入库它报了一个瞬间的最大流量,而出库的是(报了)保持在一个长久的流量。

这两个数字本来是不可以比较的,你要么拿最大的跟最大的比,最小的跟最小的比。你不能拿最大的和长时间的比。

如果我们从它的最后的效果来看的话,就是说它最后的效果是“水库水位下降了两米”。这两米的水大概将近有多少?我算了一下,起码有4亿立方米的水,是它原先在洪水到来之前,水库里已经蓄满的。然后,这次顺着洪水一起下去了。

就是说,他以人为的在自然洪水的流量上,又增加了整整4亿立方米的洪水量,一起给它送到下游去了。

我们就会说这是不是对广州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呢?对广州那是一个灾难了。对不起,中共的政策永远是这样的:保大城市牺牲小城市,保城市牺牲农村。

这么大的洪水的流量都送到哪里去了?都送到潖江的一个泄洪区去,就去淹农民的土地,淹农民的农宅去了,你到那边去找个地方待着,这就是它的解决办法。

和去年郑州的洪水不同的是,今年广州市没有受到大的这次北边洪水的冲击,因为在半途当中洪水已经被引走了,去淹那些可怜的农民们,就是呼声最小的、不能发出声音的农民们,来保证了大城市。

但去年就比较奇怪,去年是直接淹的郑州,一个1,200万人的城市,一个省会城市,一个号称是中国十大古都的城市,号称中华文明起源的城市。它是直接淹了省会城市,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因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还真的没有淹过首都,北京没淹过,上海没淹过,省会城市基本上也没淹过。

今年的北江,最后牺牲的还是农村的大量土地。中共的政策它制定的是这样,所以在中国社会里面,人是分等级的,就是包括你居住在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也是分等级的。

譬如说像英德因为是清远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所以它的优先程度是低于清远市的,它的优先程度也是低于上面的那个韶关市的,韶关市因为是省级市,所以它(英德市)的防控保障程度就比较低一点。

扶摇:是,所以党媒一次次告诉外界,它们又“赢了”、“胜利了”,而真正受灾的农民,很可能连求援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非常感谢王维洛博士今天聊了这么多,为我们分析中共夺取政权后,中国为什么水灾暴增,以及这次珠江流域英德等地大洪水的成因等。

另外,中共为什么解决不了无预警泄洪的问题,它的救灾机制彻底失灵了吗,救灾资金又都去了哪儿?这些话题,我们请王博士下期接着聊。

感谢您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美三航母聚集 威慑共产两兄弟
【新闻大家谈】中共权贵的另类生活内幕
【新闻大家谈】福建舰全电推进?一个事实打脸
【新闻大家谈】风暴来临?大陆国有银行限取款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邓家少爷炫富火爆 朝鲜称抗疫胜利
【远见快评】比佩洛西更狠?金三胖打脸中共
【微视频】网传大陆史上公募基金最大丑闻
【横河观点】细数中共对台白皮书的荒唐可笑
【财商天下】洪灏:中国GDP超低 勿期待股市反弹
【时事军事】美国迄今最大军援 战场上见分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