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外协爆料:中共监狱里的“血色利益链”

【大纪元2022年06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报导)从中央到地方监狱系统存在着一条利益链,谁想在这条利益链上赚大钱,就必须先进入“利益瓜分俱乐部”成为会员。华先生说,监狱把转化法轮功学员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因为谁的转化率高,谁就能捞到政治资本,就被提拔,就能获得“利益瓜分俱乐部”的入场券。自2000年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自始至终贯穿了这长长的“血色利益链”。

近日,大纪元接到投稿,爆料的华先生曾是一位“监狱外协”。中共监狱走向企业化后,与外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获得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的协助,这些人被称为“监狱外协”。华先生和监狱打交道了一二十年,现已移民到海外。自2020年疫情爆发后,他开始向外界曝光中共监狱系统对法轮功骇人听闻的迫害。

接上文:监狱外协爆料:中共夸大转化法轮功学员人数

“所有狱警都在贼船上”

华先生注意到,不断有中共监狱系统的官员落马。有个监狱长头天还在和他谈加工费提升的问题,第二天就被中纪委带走了。有个监狱长因为行贿和非法减刑等问题,被判了十年左右。此人迫害法轮功毫不手软。

监狱的狱警们管着罪犯改造,自己却是更大的罪犯。报导出来的执法违法的狱警永远是少数。他强调说,“所有狱警都在贼船上”,不同的是有主动的和被动的。

华先生从一个监狱的事务犯(宣传员)了解到,上头每年给监狱拨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经费是几十万上百万元,分到各个监区、各个狱警手里几千到几万元。虽然大多数狱警对这点钱兴趣不大,但是“转化”却可以使他们捞到政治资本,就好比领取了“利益瓜分俱乐部”的入场券。

在中共改革开放,把经济搞活,鼓励人“闷声发大财”的政策影响下,监狱从上世纪80年代起逐步走向企业化。他说,如此一来,监狱就成了暴利行业,所干的勾当都打着“国家机密”的幌子糊弄民众,同时肆无忌惮地干着违法的事。

长长的非法利益链

每一层监狱管理组织背后都藏着一层牟利公司或者敛财实体。

对此,华先生解释说,一个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监狱的监区,该监区就是某公司的一个生产部门,监狱就是一个分公司,省监狱管理局背后有集团公司,中共司法部监狱管理局背后有部级的集团公司;中共司法部监狱管理局的法轮功问题由中央“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专管,中央“610”的背后也藏着部级的集团公司;最高层是中央政法委,它背后有国级集团公司。

中共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利益链的组织结构。

也就是说,监狱是在这条利益链的最下游,说是搞劳动改造,实则是开公司赚钱。

“利益瓜分俱乐部”管理者

华先生还说,监狱系统每层组织里的一二把手就是“利益瓜分俱乐部”里面的高管。

比如: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即政法委书记兼任国级集团公司的老板;第三任中央“610”主任李东生当时兼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电视台是部级利益团体,即中央“610”主任同时又是部级的利益集团的高管。

以此类推,他表示,省监狱管理局的党委书记和局长,就是这个省级某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副董事长;监狱长和政委担任着集团分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监事等职;监区长和副监区长担任着监狱监区生产部的经理、副经理。

层层有公司或者实体,层层都有管理者。这些管理者就是各层“利益瓜分俱乐部”的会员。

中共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利益链的各层管理者。

浸透血汗的奴工产品

针对“利益瓜分俱乐部”资金来源的问题,华先生说,监狱企业化后生产产品,带来利润,它是浸透犯人血汗的奴工产品的剩余价值,即“利益瓜分俱乐部”的会员的非法利益来源。

他还透露说,人们在衣食住行上用到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监狱犯人做的,如儿童玩具、体育用品、家居用品等等,很多都是监狱犯人日夜加工制造的。

“奴工产品的价格低,但犯人的劳动强度极大,产量极大,犯人报酬却极低,因而利润相当可观。”

华先生曾看到过一张监区的月薪明细表,监区长的月薪最高,基本工资不算,通过奴工产品拿到的奖金每月一千元左右,年终奖可能有几万元。这还是基层,再往上走,对奴工剩余价值的瓜分,一层比一层高。到了省级、中央级,每人每年几十万元都是个小数目。

而这部分收入都是监狱以改造犯人为借口诈取来的。一来在押人员所得的报酬极低,低到不合法的地步;二来这部分收入应该回馈社会,其中包括刑事案件的受害者们。但这些收入只落到了监狱系统的管理者的腰包里。所以“它既不合理也不合法”,他说。

据《明慧20周年报告》,20年来(截止2019年),法轮功学员成为被奴役生产劳改产品的主要受害者。在中国的劳改营(劳教所)及监狱设施里,法轮功学员是最大的被关押群体,且遭受最长的关押期、最糟糕的对待。

2014年,美国之音报导,中国劳教所有310个,这些地方广泛存在不同程度的强制劳动和奴工生产。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美中委员会引述外国观察家的估计,中国的劳改营(劳动教养所)被关押者一半以上是法轮功学员。

中国的奴工产品远销五大洲,其中有欧盟成员国、美国、日本、韩国、台湾等地;中国国内销售则遍及城市、乡村。

2012年10月,美国俄勒冈州居民朱丽‧凯斯(Julie Keith)从家中的储藏室拿出万圣节装饰品时,意外发现了来自中国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的一封求救信,写信人是当时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孙毅。

孙毅请求救信获得者把信转交给世界人权组织:“在这里工作的人们不得不一天工作15个小时,没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节假日。否则,他们就将遭到酷刑折磨、打骂体罚虐待,几乎没有工资(一个月10元人民币)。”

此信公开后,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被认为他可能是后来2013年结束劳教制度的导火索。

灰色收入

华先生还透露,“利益瓜分俱乐部”的会员们都会得到非常可观的“灰色收入”。灰色收入就是权钱交易所得,现在叫权力寻租所得,即利用职务之便,帮人办事,从中得到的好处费。

华先生举例说,原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通过权力寻租,灰色收入多达20多亿。李东生曾为北京雷明顿广告发展中心某实际控制人、北京韩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11个单位和个人提供过帮助。2007年至2013年,李东生从他们那儿获利折合人民币超过2,198万元。

灰色收入对“利益瓜分俱乐部”管理者诱惑力极大。近几年落马的省级监狱管理局局长以及监狱长所得的灰色收入,金额相当惊人。

中共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的利益链的非法利益来源。

在这条利益链中最下游的监狱里的监区长有灰色收入吗?华先生说,也有,他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犯人就吃犯人”。犯人想违规减刑、干轻活儿、当事务犯等等,监区长就满足,从中捞取一大笔钱。

明慧网上有大量的报导,为了捞到“政绩”,监狱的监区长往往指使那些用钱贿赂得到好处的犯人们,用残忍的手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血色利益链”

华先生说,狱警为了个人利益,卖命转化法轮功学员。谁的转化率高,谁就有政治资本被提拔,谁就有资格加入“利益瓜分俱乐部”,从而进入从中央到地方监狱系统的利益链。

他在监狱现场看到的是,监狱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手段用尽,办法想绝,实施酷刑折磨、造假新闻、情感欺骗、专家洗脑、减刑引诱,药物摧残等等。

“从2000年以来,一致持续到现在,为什么这场迫害如此残忍而又如此漫长,因为中共用来驱动这场迫害的,自始至终就是这条集古今邪恶之大全的长长的‘血色利益链’。”华先生说。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中国劳教所强制法轮功生产奴工产品黑幕
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强迫生产奴工产品
中共狱警收入何以高出普通公务员数倍
《求救信》网络放映 中共奴工产品再成焦点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武汉挺清零 放话“算总账”
【新闻看点】再喊坚持清零 习为何一错到底?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与水斗 洪灾暴增
【秦鹏直播】北约峰会剑指中共 美制裁5家中企
【思想领袖】欲称霸世界 中共超限战未停过
【财商天下】新东方爆火 资本疯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