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我们与恶的距离 颠覆认知的实验

颠覆认知的心理实验,时长1小时却揭露人性中最大的弱点。看过的人都沉默了,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未解之谜》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5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

今天我们来介绍一个全新的话题,心理实验。如果有人设计出这样一个实验,让一个心智正常的普通人在短短一小时中成为一个杀人恶魔。您觉得这样的实验会成功吗?

缘起 恶魔归案

时间回到1961年4月。二战中臭名昭著的德国战犯,600万犹太人被屠杀的主要责任人之一,阿道夫‧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终于被捕获归案,接受公审了。然而法庭上艾希曼拒不认罪,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而正是这句话引起了耶鲁大学心理学家米尔格拉姆(Stanley Milgram)的注意。因为为这场审判做系列报导的女作家汉娜‧鄂兰(Hannah Arendt)是这样描述艾希曼的:他不是一位狂热份子,而是一个极其平庸而平凡的人。“表达能力匮乏,思考能力缺失”。那么这样一个看上去没什么主见的普通人是怎样一步步走向恶魔之路的呢?鄂兰评论说,任何人如果放弃对善恶是非的判断力去服从权威,那么最平凡的人也会导致最极端的邪恶。

米尔格拉姆非常赞同这个观点。不过,简单的服从真能导致极端的邪恶吗?于是米尔格拉姆决定设计一个关于权威服从的心理实验来研究一下。

米尔格拉姆实验

不久之后,米尔格拉姆的研究团队就招来了40名志愿者,年龄在20─50岁之间,来自不同的行业。他们被告知参加的是“记忆和学习”的研究,时间大约1小时,酬金是4.5美元,相当于现在38美元。

实验一共三名参与者。实验人员,扮演“老师”的志愿者和扮演“学生”的另外一名实验人员。不过“老师”被告知“学生”也是跟他一样的志愿者。

实验在耶鲁大学的智能心理学实验室进行。规则很简单。“老师”被要求测试“学生”的记忆能力。如果学生答错题,他必须给以惩罚。惩罚方式是电击。

两人被带进了一个小房间,“老师”被要求把“学生”绑上“电椅”,让他无法逃脱。紧接着“老师”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这里有台“电击发生器”,上面有30个开关,标着不同的电压。最低15伏,最高450伏,以每15伏为一个进阶。180伏以上的电压被标记为“强烈电击”。300伏则是“非常非常强烈电击”,360伏以上是“危险:严重冲击”。420伏以上就只有三个X(XXX),表示极端危险。实验人员会陪在“老师”身边,随时提供帮助。

每当按动一个电压开关的时候,红色指示灯会闪个不停,电表开始转动,电流嗡嗡作响。这位“老师”还会被安排感受一下45伏的电压,是一种强烈刺痛的感觉。几番操作下来,“老师”对这台机器的功效深信不疑。

实验开始后,“老师”和“学生”虽然见不到面,但可以听到彼此的声音。“老师”按要求在学生答错的时候按电击开关 ,15伏,30伏,45伏……层层加码。

扮演“学生”的研究人员会在电压升到一定程度时作出一些反应,比如嘟囔抱怨,痛苦尖叫,要求退出实验,拒绝回答问题,甚至彻底保持沉默。

而当“老师”开始担心学生,要求终止实验时,实验人员会按以下四句话依次答复:

1.请继续
2.实验需要你继续
3.你绝对有必要继续下去
4.你没有其它选择;你必须继续下去

如果四句话都用完了,“老师”还是坚持要求终止实验,那么实验结束。

大家认为有多少“老师”会最终按下450伏极度危险的开关呢?

事实上,在实验开始前,米尔格拉姆曾在不同的人群中做过调查。得到的答案惊人的一致。大家都认为大约4%的人会按下 300伏的开关,而只有大约1%的人会走到最后。

然而,在米尔格拉姆的第一次实验中,所有40位志愿者都按下了300伏的开关,其中有26位最终走到了450伏,服从率为65%。大家都不相信这个结果。然而在之后几十年中,许多国家的心理学家,包括米尔格拉姆自己都做了很多次这个实验,结果都相差无几。根据维基百科介绍,在美国境内的实验,平均服从率为61%,美国境外,这个数字是66%。而在德国慕尼黑的一个实验中,服从率居然高达85%。

那么人心中的恶魔在实验中是怎样一步步释放出来的呢?

米尔格拉姆曾经介绍过一个非常典型的个案。咱们一起来看一下。

普罗齐案例 释放心中的恶魔

志愿者名叫普罗齐(Fred Prozi),大约五十岁,失业,性情温和。

当普罗齐非常配合地把电压逐步升到180伏时,“学生”开始大喊大叫。普罗齐语气激动地对实验人员说:“我不会杀了那个人吧?他受不了了。如果那位先生出了什么事,谁来承担责任?”

实验人员非常耐心地回答说,之前已经介绍过了,电击可能很痛苦,但不会有损伤。“实验需要你继续,老师。我对他发生的任何事情负责。请继续。”

普罗齐妥协了。下一个是195伏。“Zzumph”电击过后,“学生”开始尖叫:“让我离开这里!你没有权利把我留在这里!”

普罗齐紧张地拍桌子:“你看他在大喊大叫。听到没?”

实验人员指示继续。

普罗齐再次服从。很快来到了270伏。这时测试题都做完了。普罗齐以为实验到此为止。然而,实验人员却要求他再从头开始做测试,直到学生完全答对为止。

普罗齐喊道:“哦,不。我不会杀了那个人吧?我不会给他450伏电压的。”

实验人员说:“实验需要你继续。”

这时“学生”说:“我绝对拒绝再回答了”

实验人员说,不回答就是答案错误。“请给他惩罚,请继续。”

测试继续进行,电压继续上升,然而学生没反应了。375伏后,普罗齐坐不住了,觉得“学生”可能出事了,央求实验人员去检查一下。

实验人员超然冷静地回答:“我们不会这样做。请继续,老师。”

普罗齐问:“你承担所有责任?”

实验人员说:“对,责任在我。请继续。”

普罗齐开始一边问学生“你在里面还好吗?你没事儿吧?”,一边念测试题,继续按动电击开关。很快进行到了450伏。

“Zzumph”电击过后,普罗齐再次央求实验人员去看看学生:“如果他死在里面怎么办?那位先生可能出事了。”

实验人员再次拒绝,并且说:“我们必须继续。请继续。”

当普罗齐接着又按下两次450伏开关后,实验人员宣布实验终止。

不过大家放心,“学生”什么事都没有。因为那台电压发生器只是个做得十分逼真的道具而已,而学生所有的反应都只是在做表演。然而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普罗齐非常清楚450伏电压可能是致命的,重要的是,他有完全的自由可以走出实验室,终止这场实验。可他却选择了服从权威,尽管这意味着要虐待甚至杀死别人。而从米尔格拉姆实验的结果来看,有超过60%的人会像普罗齐一样选择服从。

米尔格拉姆同样也是震惊的。虽然实验结果证实了自己的观点,但他高兴不起来。他希望他的实验可以警示世人,告诫大家如果我们抛弃自己的良心而遵从权威,很容易对他人造成致命的伤害。那么,问题又来了,谁对伤害负责呢?是发出指令的权威,还是造成伤害的个人?

回到开头艾希曼的案例。按照当年德国的法律,他并没有犯罪。在第三帝国的制度下,他甚至可以说是个良民。然而第三帝国在一夜之间瓦解了。权威烟消云散后,艾希曼为他的服从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被判以绞刑。

枪口抬高一厘米

无独有偶,1992年,另外一个类似的案例也引起了广泛的热议。那年,前东德士兵亨里奇(Ingo Heinrich)因为在1989年射杀翻越柏林墙的东德青年而被起诉。他的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称他只是执行命令而已。然而法院最终判他有罪,服刑三年半。网上有份流传很广的判决词,说:“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而打不准是无罪的,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

关于这份判决词,我们一时找不到原文。不过当时的主审法官塞德尔(Theodor Seidel)倒是说过这样的话:“在20世纪末,在代表权力机构杀人时,没有人有权无视自己的良心”。

事实上,在柏林墙立起来的28年间,共有超过200人因为翻墙被杀,700多人受伤。亨里奇被判有罪后不久,德国检方开始着手对300多名像他这样的边防警卫一一进行起诉。下达“枪决令”的前东德领导人,已经逃亡俄国的昂纳克(Erich Honecker)被通缉。

然而这一切,本来或许可以避免。事实上,当时跟亨里奇一起受审的还有另外三名士兵。其中一位有意无意把子弹射偏了。他被判处缓刑。另外两位被无罪释放的士兵一位把子弹射到了地上,而另一位则在规劝其他士兵,开枪只是为了把人抓捕,无需伤人性命。亨里奇在法庭上表示了悔恨。如果当年他可以像这三名同事一样对上级命令不服从或者消极服从,枪口抬高一厘米,那麽那条鲜活的生命今天就可以和他一样在自由的德国无忧无虑地生活。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都说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位天使。每个人的心里也都住着一个恶魔。如果有一天我们必须面对一些违心的事情,必须做一些抉择,不妨想一想今天介绍的这个实验。是服从权威释放自己心中的恶魔,还是选择不服从做保护别人的天使,全在我们自己。

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