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八回   周武王鹿台散财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八回   周武王鹿台散财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6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八回,还差三回……就这么费劲!拍了三天第九十八回都没有拍完。我个人觉得满有趣的:本来想提前拍完,前赶后凑就出了状况!里面其实有一个含义啦!

我后来没太着急,原因就是“该哪天侃完了(封神演义)就哪一天侃完了”——我个人体会有这么个含义在里头——你想提前把这个事办完了呢,人家不干!不让你办完啰!出现一些很特别的(状况)……

从时辰的角度来讲,就到了这个时辰了。也就这样了,什么东西其实也阻止不了。《侃封神》我们肯定在“七月二十日”之前就侃完了,这是肯定的。所以,到底哪天能侃完,到底哪天最后结束,都是板上钉钉!如果我们两三天前把九十八回侃完,今天都侃完一百回了,就讲完了。可能是不让今天讲完……

人的命运其实就是这样——在人的层面是无解的(没有出路的)!整个《封神演义》大家看完之后都会感到既有趣又难言的无可奈何……(人、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就像二郎神(杨戬)会“八九之功”七十二变,结果,白猿它也会。所以,一个“人”、一个“妖”,在三界中,他们谁也战胜不了谁,因为,互为因果存在。

话赶话,赶到这儿了,“人与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达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与神同行”。这是女娲露面(给杨戬“山河社稷图”)暗含的台词。

当桃树精、柳树鬼的根跟轩辕庙连上,都能被封成神!如果人能读懂这层含义,自己看待周围的一切就打开眼界,因为你能理解它,而且能够洞悉它!我觉得就是一种超越。所以,二郎神和白猿都有七十二变,谁也战胜不了谁,就是在阐述:“人既战胜不了妖怪,而妖精又与人并生。”想达到至善,只能“与神同行”,重新归正人对神的态度。

纣王惹的事,就是“一个人中的王对神不敬”,动了人的阴邪之念,从而招惹了整个麻烦。把他毁掉之后,教训了人类,这就是《封神演义》告诉大家的。人中如果想再成“王”,就得是天上降下圣人,圣人表现的一切都是在贪欲上遏制的——没有贪欲——成为人中之杰。这就是第九十八回(作者用了整个一回)在讲述武王成为天子。

武王成为天子之后,姜子牙才来“封神”。

诗曰:
纣王聚敛吸民脂,不信当年放桀时。
积粟已无千载计,盈财岂有百年期。
须知世运逢真主,却笑贪淫有阿痴。
今日还归民社去,从来天意岂容私!

这就讲述了纣王荒淫无道,强抢民财,积天下之财和奢靡之物。

“世运逢真主”——时辰到了,真主出现了。应运着商朝的完结。相生相克对应出来天意就是天意,非人力而为,非人念所思、所想。

武王入朝歌 礼葬纣王 赈饥大赦

话说众诸侯俱上了九间殿,只见丹墀下大小将领、头目等众跻跻跄跄,簇拥两旁。

子牙传令:“军士先救灭宫中火焰。”

这都是同一天来的,其实就是灭掉纣王的同时武王登基,所以时间上不能有任何空档,差一天呢,他姜子牙不能打进去,晚一天又不成。所以,这就是天意。

武王对子牙曰:“纣王无道,残虐生灵,而六宫近在肘腋,其宫人、宦寺被害更惨,今军士救火,不无波及无辜,相父首先严禁,毋令复遭陷害也!”

这时候武王突然说话了,他在纣王的宫里面。

宫里面全都是纣王的妃子——女人来的、宫女来的、财宝来的,对吧!那打仗的这些军士都是男人,就很容易出现(通常说的)男人的故事。这很正常。

所以武王一进来,反过来是由武王要求姜子牙向军士发布禁令,你可以叫“(武王)反客为主”,因为打仗本来是由姜子牙拜帅,而不归武王。这个时候武王去讲话,代表他(人肉身所在的)这个层面表现出的至高德行。

也就是说,(这时候)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姜子牙什么事儿了,这一回主要是周武王的事情。

子牙闻言,忙传令:“凡军士人等止许救火,毋得肆行暴虐,敢有违令妄取六宫中一物、妄杀一人者,斩首示众,决不姑惜!汝宜悉知。”

只见众宫人、宦寺、侍卫、军官齐呼:“万岁!”

因为他们(军士人等)是纣王的人,那如果军士胡来的话,姜子牙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武王在九间殿驻跸,与众诸侯看众军士救火。武王猛抬头,看见殿东边有黄邓邓二十根大铜柱摆列在旁,武王问曰:“此铜柱乃是何物?”

子牙曰:“此铜柱乃是纣王所造炮烙之刑。”

武王曰:“善哉!善哉!不但临刑者甚惨,只今日孤观之,不觉心胆皆裂。纣天子可谓残忍之甚!”

所以,这开始对映了“纣王的残暴”“武王的仁慈”。写书的人很到位。

子牙引武王入后宫,至摘星楼下,见虿盆里面蛇蝎上下翻腾,白骨暴露,骷骸乱滚,又见酒池内阴风惨惨,肉林下冷雾凄凄。武王问曰:“此是何故?”

子牙曰:“此是纣王所制虿盆,杀害宫人者。左右正是肉林、酒池。”

武王曰:“伤哉!纣天子何无仁心一至此也!”不胜伤感,乃作诗以纪之。

一开始武王看到那个铜柱,说:“善哉!”现在说:“伤哉!”。

“仁心”,就是仁慈之心。对比武王看到的纣王的荒淫、放荡。

纵欲者就是残暴者。肉林、酒池,就是表现纣王的纵欲;虿盆,就是表现他的残暴,所以是对等的。而纣王一切表现的基础就在于我通常说的:是在这块肉上。

诗言:
成汤祝网德声扬,放桀南巢正大纲。
六百年来风气薄,谁知惨恶丧疆场!

“成汤祝网”,就是“网开一面”那个成语。讲成汤的仁慈。

(商汤)风气那么辉煌,那么仁慈,一代一代传到纣王这一辈,到这份儿上。

又伤炮烙之刑,作诗以纪之。

诗言:
苦陷忠良性独偏,肆行炮烙悦婵娟。
遗魄常傍黄金柱,楼下焚烧业报牵。

“婵娟”讲的是妲己。

被炮烙害死的人,他的魂魄根本不走,结果呢,摘星楼下纣王自己烧毁了,讲述的是业力的轮报。

话说武王来至摘星楼见余火尚存,烟焰未绝,烧得七狼八狈,也有无辜宫人遭在此劫,尚有余骸未尽,臭秽难闻。武王更觉心中不忍,忙吩咐军士:“快将这些遗骸检出去埋葬,无令暴露。”

遗骸裸露,这是在摘星楼。我们知道周文王在建“灵台”的时候,曾经挖出枯骨,所以文王当时就说:“是我的罪过。”就把那枯骨盛装埋在高处。这个时候,当武王拿下商朝之后,纣王在摘星楼烧死,有些宫女、宫人也遭此劫难。武王面对这些尸骸的态度跟他的父王是一样的。

因谓子牙曰:“但不知纣王骸骨焚于何所?当另为检出,以礼安葬,不可使其暴露于天地,你我为人臣者,此心何安!”

子牙对曰:“纣王无道,人神共愤,今日自焚,实所以报之也!今大王以礼葬之,诚大王之仁耳!”

是啊!纣王的结果,是纣王自己一手造成,这是没问题的。“大王你以这样的态度来做,这是大王的仁慈。”对等于商朝“汤放桀于南巢”——这都是一种仁慈的表现。

子牙吩咐军士:“检点遗骸,毋使混杂,须寻纣王骸骨,具衣衾棺椁,以天子之礼葬之。”

后人有诗叹成汤王业,如斯而尽。

诗曰:
天丧成汤业,敌兵尽倒戈。
积山尸遍野,漂杵血流河。
尽去烦苛法,方兴时雨歌。
太平今日定,衽席乐天和。

这是讲述了商朝完去了,今天一切回归太平。

话说子牙令军士寻纣王遗骸,以礼安葬,不表。

且说众诸侯同武王往鹿台而来。上了台时,见阁耸云端,楼飞霄汉,亭台叠叠,殿宇巍峨,雕栏玉饰,梁栋金装。又只见明珠异宝,珊瑚玉树,厢嵌成琼宫瑶室,堆砌就绣阁兰房,不时起万道霞光,顷刻有千条瑞彩,真所谓目眩心摇、神飞魄乱。

这一份描绘,其实反衬当时老子跟元始天尊讲:“师弟,这红尘不能待……太具诱惑了!”所以这些财宝、珠宝、贪欲的一切让人感到“目眩心摇、神飞魄乱”,无不感叹!那不是(鹿台建筑)“巧夺天工”的意思,是在展示奢靡、淫荡到了极致,一般的人已经难以承受这目不暇接的一切。

武王点首叹曰:“纣天子这等奢靡,竭天下之财以穷己欲,安有不亡身丧国者也!”

这里的“穷”就是“满足”。揽尽天下所有的财宝,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的欲望。纣王不丢掉国家,谁丢掉国家!所以奢靡、奢侈、物欲的一切、物质的一切,从来都是一种崩溃的场面。

中共当局在招待外国人的场面上和自己对外面的场面上,没有任何自信的时候,就要展示出“排场”。这“排场”就跟纣王的“鹿台”一模一样,内在的性质是等同的。

子牙曰:“古今之所以丧亡者,未有不从奢侈而败,故圣王再三叮咛垂戒者,‘宝已以德,毋宝珠玉’,良有以也!”

“宝已以德”:真正的宝贝是你的德行,是人的德行,不是珠玉、珠宝、玉翠、玛瑙。

“圣王”应该是讲“文王”,他对武王再三叮嘱。但是各个王朝都是这样,开国的王他可以做到,等到最后朝代的时候……同样!一个轮回——周朝到了周幽王,什么“烽火戏诸侯”,完全跟纣王一模一样,都因为女人,为了博得那个女人的一笑,烽火戏诸侯。

武王曰:“如今纣王已灭,天下诸侯与闾阎百姓受纣王剥削之祸,荼毒之苦,征敛之烦,日坐水火之中,衽席不安,重足而立,今不若将鹿台聚积之货财,给散与诸侯、百姓,将钜桥聚敛之稻粟,赈济与饥民,使万民昭苏,享一日安康之福耳!”

鹿台,所有的人都看着,给人一种欲望、贪婪的诱惑。那姜子牙就出主意了,把它散了,大家都想要嘛!都给你。那是王者的风范——散财、大赦。把粮库打开,赈饥民。这是真正的圣人,武王他考虑到了,因为这些东西对他自己来讲,在他眼睛里是没用的。他眼睛里最大的宝贝是“德行”而不是“珠宝”。

对于绝大多数的凡民、普通人而言,他们得到了欲望的满足。你拿个珠宝说,哎哟,我这个是曾经纣王鹿台上的,在那犄角旮旯掰下来的。那些人不是王,没有这么大德行,他就为得到而高兴。那作为武王,他可以散掉这些。所以,相互对应,那些人肯定是感激你啰!

子牙曰:“大王与言及此,真社稷生民之福也!宜速行之。”

武王命左右去发财运粟,不表。

只见后宫擒纣王之子武庚至,子牙命:“推来。”

众诸侯切齿。少时,众将将武庚推至殿前,武庚跪下。

众诸侯齐曰:“殷受不道,罪盈满贯,人神共怒,今日当斩首正罪,以泄天地之恨。”

子牙曰:“众诸侯之言甚是。”

武王急止之曰:“不可!纣王肆行不道,皆是群小、妖妇惑乱其心,与武庚何干?

你看,这就是我刚才讲的:“这个时候,一直都是武王说话。”武王进了纣王的王宫嘛……那书中就表现他的仁义之德性、之包容。

因为这个宫殿是人(非修行人)的宫殿,跟“门人”根本都不搭嘎,你根本看不见杨戬他们,他们谁都不会说话,都躲到一边去了。这个时候主要是表现“王者”的风范——不杀武庚。

“不杀武庚”对等着商朝灭夏之后“成汤放桀于南巢”。成汤是把桀放了,是王本身放的。这里是武王把纣王的儿子给放了,说:“那跟他没关系。”对吧!“你不能断了他(商纣)的后。”

且纣王炮烙大臣,虽贤如比干、微子,皆不能匡救其君,又河况武庚一幼稚之子哉?

所以武王他表现的就是一种道德的规范。那些诸侯要斩武庚,因为武庚是纣王的血脉,断其血脉让商朝完全没了根,那些人讲的是这个道理。武王不是,武王具有更大的包容之心。

就是说:“我包容他,我接受他。我一切都是从生命的角度,珍惜每一个生命的角度去理解。”所以,武王的生命层面,他的慈善之意高过了众诸侯。众诸侯就是咬牙切齿、泄恨要断其子孙,让商朝再也没有任何祠脉能够跟上。所以境界不同。

今纣王已灭,与子何仇?且‘罪人不孥’,原是上天好生之德,孤愿与众位大王共体之,切不可枉行杀戮也!俟新君嗣位,封之以茅土,以存商祀,正所以报商之先王也!”

你看,武王就讲要留其“商脉”,封给武庚土地,让纣王这一脉延续下来。是报答谁呢?报答汤。汤当初是留了夏。这是他讲的。

子牙一计成王业 致使诸侯拜圣君

东伯侯姜文焕出而言曰:“元帅在上:今大事俱定,当立新君以安天下诸侯、士民之心。况且天不可以无日,国不可以无君,天命有道,归于至仁,今武王仁德着于四海,天下归心,宜正大位,以安天下民心。况我等众诸侯入关,襄武王以伐无道,正为今日之大事也!望元帅一力担当,不可迟滞,有辜众人之心。”

这是姜文焕。因为他的姐姐是姜皇后,是正宫皇后。而他的姐姐,包括他的父亲都被纣王所杀,所以他讲话,就有了一种传递之意在其中。

写书的人很讲究,很讲究这种生命的传递关系,今天的人都不讲究了。那过去的人是非常讲究的,很大的原因就是“要有脉络”。桃树精、柳树鬼三十里长的根脉进了轩辕庙,缠住了两个鬼使石像,结果,桃树精、柳树鬼修成了。最后被封神,他们占了两个位置(两个门神)。这都是根脉的原因。

所以我以为,为什么很多妖精要去附人身体呢?

他们都在寻找根脉,觉得找到人的身体就可以找到脉络(我觉得是那样)。所以桃树精、柳树鬼成了,但是“梅山七怪”没有一个成,就是他们没有脉。那个猿猴那么厉害,它也没有脉络,超不过去,所以它就不能修成。

轩辕庙里面的轩辕帝,本身就是三皇(天皇、地皇、人皇)之一,可以跨越三界,跟桃树精、柳树鬼修成是有关联的。所以生命之间的上、下关联是非常、非常关键。生命的“来处”起着极其决定性的作用。

众诸侯齐曰:“姜君侯讲得有理,正合众人之意。”

子牙尚未及对,武王惶惧逊谢曰:“孤位轻德薄,名誉未着,唯日兢兢,求为寡过以嗣先王之业而未遑,安敢妄觊大位哉!况天位唯艰,唯仁德者居之,乞众位贤侯共择一有德者以嗣大位,毋令有忝厥职,遗天下羞。孤与相父早归故土,以守臣节而已。”

武王可不愿在这儿待着:“你们愿意选谁,选一个大有德性的,选完之后,他就是皇了。我就跟相父子牙回家了,跟咱们没关系!我可不惹这麻烦。”这是武王的德性。

旁有东伯侯厉声大言曰:“大王此言差矣!天下之至德,孰有如大王者!今天下归周,已非一日,即黎民之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岂有他哉!谓大王能救民于水火也!且天下诸侯景从云集,随大王以伐无道,其爱戴之心,盖有自也!大王又何必固辞?望大王俯从众议,毋令众人失望耳!”

姜文焕火气爆,所以直接就跟武王干了。

武王曰:“发有何德?望贤侯无得执此成议,还当访询有众,以服天下之心。”

东伯侯姜文焕曰:“昔帝尧以至德克相上帝,得膺大位,后生丹朱不肖,帝求人而逊位,群臣举舜。舜以重华之德,以继尧而有天下。后帝舜生子商均亦不肖,舜乃举天下而让之禹。禹生启贤明,能承继夏命,故相继而传十七世至桀无道而失夏政,成汤以至德放桀于南巢,伐夏而有天下,传二十六世至纣,大肆无道,恶贯罪盈。大王以至德与众诸侯恭行天之讨,今大事已定,克承大宝,非大王而谁?大王又何必固逊哉!”

汤打下天下,伐了夏桀,没杀夏桀,放逐到南巢,留他性命,留他根脉,当时跟桀说:“你太没道德了,我帮你管天下。那不是我的天下。”

“传二十六世至纣”是因为成汤是第一世,纣王是最后一世,中间有二十六世。其实话(意思)是这么说的。

武王曰:“孤安敢方禹、汤之贤哲也!”

武王说:“我不敢跟禹、汤比。”

姜文焕曰:“大王不事干戈,以仁义教率天下,化行俗美,三分天下有其二,故凤鸣于岐山,万民而乐业。天人相应,理不可诬。大王之政德与二君何多让哉!”

讲武王“不事干戈”,不会武功,暗语是他从来不杀生、不杀戮,没有任何杀戮,他是仁德的,因此“凤鸣于岐山,万民而乐业”:你跟当年的禹和汤是一样的。

武王曰:“姜君侯素有才德,当为天下之主。”

武王(把天下)推给姜文焕了。

忽听得两旁众诸候一齐上前,大呼曰:“天下归心,已非一日,大王为何苦苦固辞?大拂众人之心矣!况吾等会盟此地,岂是一朝一夕之力,无非欲立大王,再见太平之日耳!今大王舍此不居,则天下诸侯瓦解,自此生乱,是使天下终无太平之日矣!”

子牙上前急止之,曰:“列位贤侯不必如此,我自有名正言顺之说。”

正是:子牙一计成王业,致使诸侯拜圣君。

话说众诸侯在九间殿,见武王固逊,俱纷然争辨不一,子牙乃止之,对武王曰:“纣王祸乱天下,大王率诸侯明正其罪,天下无不悦服,大王礼当正位,号令天下。况当日凤鸣岐山,祥瑞现于周地,此上天垂应之兆,岂是偶然!

当姜子牙强调“凤鸣于岐山”,就是讲述:“今天你武王如果不接这个位子,你有违天意的,你可以拿我们不当回事,你可不能拿天意不当回事。”这话就厉害了!

今天下人心悦而归周,正是天下响应,时不可失。大王今日固辞,恐诸侯心冷,各散归国,涣无所统,各据其地,日生祸乱,甚非大王吊伐之意。深失民望,非所以爱之,实所以害之也!愿大王详察!”

姜子牙这么一说,武王就没招了。

武王曰:“众人固是美爱,然孤之德薄,不足以胜此任,恐遗先王之羞耳!”

东伯侯姜文焕曰:“大王不必辞逊,元帅自有主见。”乃对子牙曰:“请元帅速行,不得迟滞,恐人心解散。”

子牙急忙传令:“命画图样造台,作祝文昭告天地社稷,俟后有大贤,大王再让位未迟。”

众诸侯已知子牙之意,随声应诺。旁有周公旦自去造台。后人有诗诵之。

这时候姜子牙趁热打铁,立刻在商朝纣王的国都里造台,以完此大业。这里“时间”的概念是非常完美的。

诗曰:
朝歌城内筑禅台,万姓欢呼动八垓。
沴气已随余焰尽,和风方向太阳来。
岐山鸣凤缠祯瑞,殿陛赓歌进寿杯。
四海雍熙从此盛,周家泰运又重开。

说周公旦画了图样,于天地坛前造一座台。

那时候,商朝的朝歌就有天坛、地坛,北京城也有天坛、地坛。拜天、敬地,也应对着“天、地、人”的概念。在北京,南边是“天坛”,北边是“地坛”,中间是“人”,是这么对应的。如果从生命的角度去理解的话,你看到的景色完全不同。

台高三层,按三才之象,分八卦之形。正中设“皇天后土之位”,旁立“山川社稷之神”,左右有“十二元神”旗唬,按子、丑 、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立于其地,前后有十干旗号,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立于本位,坛上有“四季正神方位”:春日太昊、夏日炎帝、秋日少昊、冬日颛顼,中有黄帝轩辕

人的层面也有“三才”:三个层面。都得按“三才”走。

“地支”他叫“十二元神”(左右有“十二元神”旗唬);前后有“十干(天干)”旗,等于也是按照金、木、水、火、土;东、西、南、北、中;天干、地支,这么来的。

这里面要立的是黄帝。“皇天后土之位”“山川社稷之神”“四季正神方位”,这都是与黄帝、人有关。

金、木、水、火、土;东、西、南、北、中;天干、地支,这都跟人有关。再来,有八种陈设……应该是人“五谷丰登”的概念。

坛上罗列笾、豆、簠、簋、金爵、玉斝,陈设祭前,并生蒭炙脯,列于几席,鲜、酱、鱼、肉设于案桌,无不齐备。

只见香烧宝鼎,花插金瓶,子牙方请武王上坛。武王再三谦让,然后登坛。八百诸侯齐立于两旁,周公旦高捧祝文,上台开读。

周公旦厉害!他得明白祝文怎么写。

祝文曰:“惟大周元年壬辰,越甲子昧爽三日哉生明,西岐武王姬发敢昭告于皇天后土神祇曰:呜呼!唯天惠民,唯辟奉天。有殷受弗克上天,自绝于命。臣发承祖宗累治之仁,列圣相沿之德,予小子曷敢有越厥志,恭天承命,底商之罪,大正于商。唯尔神祇,克成厥勋,诞膺天命,予小子方日夜祗惧,恐坠前烈,敬修未遑,无奈诸侯、军、民、耆老人等,疏请再三,众志诚难固违,俯从群议,爰考旧典,式诹吉日,祗告于天、地、宗庙、社稷暨我文考,于是日受册、宝,嗣即大位。仰承中外靖恭之颂,天人协应之符,庆日月之照临,膺皇天之永命。尚望福我维新,永终不替,慰兆人胥戴之情,垂累业无疆之绪。神其鉴兹!伏惟尚飨。”

话说周公旦读罢祝文,焚了祝帛毕,只见香烟笼罩空中,瑞霭氤氲满地,其日天朗气清,惠风庆云,真是昌期应运,太平景象,自然迥别。那朝歌百姓挤拥,遍地懽呼。

一般都烧了祝文,烧完东西就是告知“皇天后土”。这种烧掉祝文的概念跟东方上香、西方点蜡烛的概念是一样的。就我所知,那东西燃过之后,在与人相关的另外一面,它就到了那一头了。

武王受了册、宝,即天子位,面南垂拱端坐。乐奏三番,众诸侯出笏,山呼“万岁”。拜贺毕,武王传旨,大赦天下。众人簇拥武王下坛,来至殿廷,从新拜贺毕,武王传旨,命摆九龙饰席,大宴八百诸侯,君臣共乐。众人酒过数巡,俱各懽畅,百官觉已深沉,各辞阙谢恩而散。

武王是在朝歌城里面直接做完这事。因为纣王死在那儿了嘛!所以他就接过来了。

后人读史,见武王一戎衣而有天下,君臣和乐,作诗以咏之。

诗曰:
坛下香风绕圣王,军民嵩祝舞霓裳。
江山依旧承柴望,社稷重新乐裸将。
金阙晓临仙掌动,玉阶时听佩环忙。
熙熙皞皞清明世,万姓讴歌庆未央。

话说次日武王设朝,众诸侯朝贺毕,武王谓子牙曰:“殷纣因广施土木之功,竭天下之财,荒淫失政,故有此败。朕蒙众诸侯立之为君,朕欲将鹿台之货财给散与天下诸侯,颁赐各夷王衣袭之费,列爵唯五,分土唯三,建官唯贤,位事唯能,重民五教,唯食丧祭,惇信明义,崇德报功,命诸侯各引人马归国,以安享其土地。”

把财分了,按照各自的德性、按官位、身份的不同给予不同的财物。

又将摘星楼殿阁尽行拆毁,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基,式商容之闾,放内宫之人,大赉于四海,而万姓悦服。乃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以示天下大服。

武王在朝歌旬月,万民乐业,人物安阜,瑞草生,凤凰现,醴泉溢,甘露降,景星庆云,熙熙皞皞,真是太平景象。有诗为证。

瑞草,是指灵芝。

诗曰:
八十公公杖策行,相逢欣笑话生平。
眼中不识干戈事,耳内稀闻战鼓声。
每见麒鳞鸾凤现,时听丝竹管弦鸣。
于今世上称宁宇,不似当年枕席惊。

盛世,凤凰才来。

话说武王为天子,天人感应,民安物阜,天降祥瑞,万民无不悦服。只见天下诸侯俱辞朝,各归本国。

子牙入内庭见武王,王曰:“相父有何奏章?”

子牙奏曰:“方今天下已定,老臣启陛下,命官镇守朝歌。”

武王曰:“俱听相父。着用何官?”

子牙曰:“今武庚,陛下既待以不杀,使守本土,得存商祀,必用何人监守方可。”

武王曰:“俟明日临朝商议。”

子牙退朝,回相府。只至次日,武王早朝,诸臣朝见毕,武王曰:“朕今封武庚世守本土,以存商祀,必使人监国,当用何人而后可?”

武王问罢,众臣共议:“非亲王不可。”遂议管叔鲜、蔡叔度二王监国。武王依允,随命二叔守此朝歌。

管叔鲜(姬鲜)、蔡叔度(姬度),这两人是武王(姬发)的弟弟。

武王吩咐:“明日大驾归国。”

所以,商还是商,朝歌还是归商,但是有监督。

只见武王圣谕一出,朝歌军民暨耆老人等,俱谋议欲遮留圣驾。不表。

伯夷、叔齐不食周粟 忠心为成汤

话说武王次日吩咐二叔监国,大驾随起。只见那些百姓,扶老挈幼,遮拜于道,大呼曰:“陛下救我等于水火之中,今一旦归国,是使万姓而无父母也!望陛下一视同仁,留居此地,我等百姓不胜庆幸。”

武王见百姓挽留,乃慰之曰:“今朝歌朕已命二叔监守,如朕一样,必不令尔等失所也!尔等当奉公守法,自然安业,又何必朕在此,方能安阜也?”

百性挽留不住,放声大哭,震动天地。武王亦觉凄然,复谓二弟管叔鲜、蔡叔度曰:“民乃国之根本,尔不可轻虐下民,当视之如子。若是不体朕意,有虐下民,朕自有国法在,必不能为亲者讳也!二弟共勉之!”

二叔受命。武王即日发驾起程,往西岐前进。百姓哭送一程,竟回朝歌。不表。

话说武王离朝歌,一路行来,也非一日,不觉来至孟津。思想昔日渡孟津时,白鱼跃舟,兵戈扰攘,今日又是一番光景,不胜嗟叹。后人有诗咏之。

诗曰:
驾返西岐龙入海,与民懽忭乐尧年。
归牛桃圃开新运,牧马华山洗旧膻。
箕子囚中先解释,比干墓上有封笺。
孟津昔日曾流血,无怪周王念往贤。

话说武王同子牙渡了黄河,过渑池,出五关,子牙一路行来,忽然想起一班随行征伐阵亡的将官,心下不胜伤悼。

一日来至金鸡岭,兵过首阳山。只见大队方行,前面有二位道者阻住,对旗门官曰:“与我请姜元帅答话。”

武王回岐山的时候,伯夷、叔齐又给拦住。

左右报进中军,子牙忙出辕门观看,却是伯夷、叔齐。子牙忙躬身问曰:“二位贤侯见尚,有何见谕?”

伯夷曰:“姜元帅今日回兵,纣王致于何地?”

子牙答曰:“纣王无道,天下共弃之。吾兵进五关,只见天下诸侯已大会于孟津。至甲子日,受率其旅若林,罔敢敌于我师,前徒反戈攻于后以北,至血流漂杵,纣王自焚,天下大定。吾主武王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封比干之墓,式商容之闾,诸侯无不悦服,尊武王为天子。今日之天下,非纣王之天下也!”

子牙歌罢,只见伯夷、叔齐仰面涕泣,大呼曰:“伤哉!伤哉!以暴易暴兮,予意欲何为!”道罢,拂袖而回,竟入首阳山,作“采薇”之诗,七日不食周粟,饿死首阳山。后人有诗吊之。

就是表示他们(伯夷、叔齐)的节气啦!有这么一段说法。

诗曰:
昔阻周兵在首阳,忠心一点为成汤。
三分已去犹啼血,万死无辞立大纲。
水土不知新世界,江山还念旧君王。
可怜耻食甘名节,万古常存日月光。

伯夷、叔齐只能说是忠臣啦!

话说子牙兵过首阳山,至燕山,一路上,周民箪食壶浆迎武王。一日,兵至西岐山,忽有上大夫散宜生、黄滚前来接驾,领众官俱在道旁俯伏。

武王在车中见众弟与黄滚老将军后随孙儿黄天爵,武王曰:“朕东征五载,今见卿等,不觉满腔凄惋,愁怀勃勃也!”

宜生近前启曰:“陛下今登大位,天下太平,此不胜之喜。臣等得复睹天颜,正是龙虎重逢,再庆都俞喜起之风,陛下与万姓同乐太平,又何至凄惋不悦也!”

武王曰:“朕因会诸侯而伐纣,东进五关,一路内损朕许多忠良,未得共享太平,先归泉壤,今日卿等,老者、少者、存者、没者,俱不一其人,使朕不胜今昔之感,所以郁郁不乐耳!”

散宜生启曰:“以臣死忠,以子死孝,俱是报君父之洪恩,遗芳名于史册,自是美事。陛下爵禄其子孙,世受国恩,即所以报之也,又何必不乐哉?”

飞廉、恶来献玉符、金册

武王与众臣并辔而行。西岐山至岐州只七十里,一路上,万民争看,无不欢悦。武王銮驾簇拥,来至西岐城,笙簧嘹亮,香气氤氲。武王至殿前下辇,入内庭,参见太姜,谒太妊,会太姬,设筵宴在显庆殿,大会文武。

正是:太平天子排佳宴,龙虎风云聚会时。

话说武王宴赏百官,君臣懽饮,尽醉而散。次日早朝,聚众文武参谒毕。

武王曰:“有奏章出班见朕,无事早散。”言未毕,子牙出班奏曰:“老臣奉天征讨,灭纣兴周,陛下大事已定,只有屡年阵亡,人、仙未受封职,老臣不日辞陛下,往昆仑山见掌教师尊,请玉牒、金符,封赠众人,使他各安其位,不致他怅怅无依耳!”

武王曰:“相父之言甚善。”言未毕,午门官启驾:“外有商臣飞廉、恶来在午门候旨。”

武王问子牙曰:“今商臣至此见朕,意欲何为?”

子牙奏曰:“飞廉、恶来,纣之佞臣。前破纣之时,二奸隐匿,今见天下太平,至此欲簧惑陛下,希图爵禄耳!此等奸佞,岂可一日容之于天地间哉!但老臣有用他之处,陛下可宣入殿廷,俟老臣吩咐他,自有道理。”

武王从其言,命宣入殿前来。

左右将二臣引至丹墀,拜舞毕,口称:“亡国臣飞廉、恶来愿陛下万岁!”

武王曰:“二卿至此,有何所愿?”

飞廉奏曰:“纣王不听忠言,荒淫酒色,以至社稷倾覆。臣闻大王仁德着于四海,天下归心,真可驾尧轶舜,臣故不惮千里,求见陛下,愿效犬马。倘蒙收录,愿执鞭于左右,则臣之幸也!谨献玉符、金册,愿陛下容纳。”

子牙曰:“二位大夫在纣俱有忠诚,奈纣王不察,致有败亡之祸。今既归周,是弃暗投明,愿陛下当用二位大夫,正所谓:舍珷玞而用美玉也!”

武王听子牙之言,封飞廉、恶来为中大夫。二人谢恩。后人有诗叹之。

诗曰:
贪望高官特地来,玉符金册献金阶。
子牙早定防奸计,难免封神剑下灾。

封神得用两个人的脑袋给祭了,就用了他们俩。

话说武王封了飞廉、恶来二人,子牙出朝,回相府,不表。

马氏应悔当时一念差

单说当年马氏笑子牙不能成其大事,竟弃子牙而他适,乃至今日,武王嗣位,天下归周,宇宙太平,即茅檐蔀屋,穷谷深山,凡有人烟聚集之处,无有不知武王伐纣,俱是相父姜子牙之功,今日一统华夷,姜子牙出将入相,享人间无穷富贵,权牟人主,位极人臣,古今罕及,天下人无不赞叹:“当日子牙困穷之时,磻溪坐隐,此身已老于渔樵,执意八十岁方被文王聘请归国,今日做出这无大不大事业来。”

今日讲,明日讲,一日讲到这马氏耳朵里来。马氏此时跟随了一个乡村田户之人。其日闻得邻家一个老婆子对马氏曰:“昔日你初时嫁的那个姜某,如今做了多大事业……”如此长,如此短,说了一遍,说得那马氏满面通红,一腔热烘烘的起来,半目无语。

那老婆子又促了他两句,说道:“当日还是大娘子错了,若是当时随了姜某,今日也享这无穷富贵,却强如在这里守穷度日。这还是你命里没福!”

马氏越发心里如油煎火燎一般,追悔不及,越发怒恼。当时马氏辞了老婆子,自家归来,坐在房里,越想越恨:“我当初如何看不上他!这双眼睛,还生在世上!”

自思:“便活一百岁,也只是如此,天下岂有这等一个大贵人错过了,还有什么好处!”

又想:“适才这个老婆子说是我没福,不觉羞惭,再有何颜立于人世!不如寻个自尽罢!”乃大哭了一回。

心里又想:“恐怕不是他。假如错听了,天下也有这个同名同姓的,却不是枉死了?”自己又自解叹:“且等到晚间,俟我这个丈夫来家,问他明白,再也未迟。”

那日天晚,只见那农夫张三老往城中卖菜来家,马氏接着,收拾了晚饭与丈夫吃了,因问曰:“如今姜子牙,闻说他出将入相,百般富贵,果然真么?”

张三老听说,忙陪笑脸答曰:“贤妻不问,我也不好说,果然是真的。前日姜丞相在朝歌,什么样威仪!天下诸侯,俱各听命。我那时要与你说去见他一见,也讨个小小的富贵,我只怕他品位俱尊,恐惹出事来,故此一向不曾说得。今蒙娘子问及,只得说与你知道。如今迟了,姜丞相回国多时,只是当初在这里好的。”

马氏闻言,半日无语。这张三老恐娘子着恼,又安慰了一回。马氏假意劝丈夫睡了,自己收拾浑身干净,哭了数声,悬梁自缢而死。一魂往封神台去了。

后来马氏成了“扫帚星”了。据说在山西,人们都把她当作“倒楣星”。

及至张三老知觉,天已明了,马氏气绝,张三老只得买棺木埋葬。不表。后人有诗叹之:

诗曰:
痴心尚望享荣华,应悔当时一念差。
三复垂思无计策,悬梁虽死愧黄沙。

所有这些人都有给交代。

话说次日子牙入朝见武王,奏曰:“昔日老臣奉师命下山,助陛下吊民伐罪,原是应运而兴,凡人、仙皆逢杀劫,先立有‘封神榜’在封神台上。今大事已定,人、仙魂魄无依,老臣特启陛下,给暇往昆仑山见师尊,请玉符、金册,来封众神,早安其位,望陛下准老臣施行。”

武王曰:“相父劳苦多年,当享太平之福,但此事亦是不了之局,相父可速宜施行,不得久羁仙岛,令朕凝望眼耳!”

子牙曰:“老臣怎敢有辜圣恩而乐游林壑也!”

子牙忙辞武王,回相府,沐浴毕,驾土遁往昆仑山而来。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连一股风都不如!每个人有不同的思考,一个人走一世,有着他的使命,他不是停留在这儿,而那股风却可以停留在这儿,就说这个意思……这是想跟大家声明的。完全可以把《封神杂谈》当故事听,但是故事本身有着生命背后的东西。
  • 那么在《封神演义》里你怎么看天、地、人?周朝的确立,是(象征)“人”;三百六十五个神确立,是(象征)“地”;广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们那一次净化,是(象征)“天”。所以在“以人为中心”所知道的层面:天,是到老子这一层——人们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内人们知道的这些天神——作为对应的话,“希腊神话”就类似三界里面的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归国封神〉,也就是,当周武王继了王位之后,反过来又要敬天地(是有对应天地的成分)。那这件事情姜子牙来做,也就把天地间的一切都重新归正。
  • 现在这个环境,妖精、鬼魅、兽,人挺难处理,但是,与神同行的人就没有问题。《封神演义》讲述的也是这个故事。在进入“万仙阵”之后,我就一直跟大家说,后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里。死在人手里的就一个:张奎。
  •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