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蚂蚁董事局大调整 中资海外寻钱匣子

人气 1911

【大纪元2022年06月08日讯】自从2020年上市被阻止后,蚂蚁集团和马云几乎就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中。眼看二十大临近,在中共各派刀光剑影之际,被叫停IPO的蚂蚁集团突然动作连连,董事会成员大变动,马云的“贴身侍卫”退出董事名单,港交所的“铁娘子”却出现在蚂蚁的独董名单中。这些改变在向市场传递什么样的信号呢?

此外,3日的时候,中国知名经济学者李稻葵出席了一场投资论坛,期间,他透露了蚂蚁集团IPO遭中南海拦下的原因,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在外界关注蚂蚁能否重返江湖之际,蚂蚁已经在海外大举招兵买马,难道,蚂蚁也想到海外去找“钱匣子”?面对资本的大举逃离,当局称对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监管已经结束,中共真的是妥协了吗?

马云的“带刀侍卫”退出董事会 港交所铁娘子加入

最近,蚂蚁集团董事会成员发生了重大变化,事情来的有点突然。从蚂蚁集团官网可以看到,董事会中新增加了两位女士,一位是港交所主席史美伦,江湖人称“铁娘子”;另一位则是恒丰银行的独立董事杨小蕾。

值得关注的是,被称为马云的“带刀侍卫”的蒋芳不再担任蚂蚁集团非执行董事,春华资本创始人胡祖六也不再担任蚂蚁集团的独董。

对于蚂蚁董事会的变动,包括蒋芳的退出,有分析认为是中共逼退了民营企业家,从马云手中接管了蚂蚁。

此外,蚂蚁这次的独董大调整,尤其是史美伦的加入,也令资本市场揣测纷纷。

媒体方面除了关注史美伦香港交易所主席的身份外,更多地提及了她此前的另一个角色——前中共证监会副主席。

2001年,史美伦获得当时的中共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赏识,出任证监会副主席。她也是第一个成为中共副部级官员的香港人。

在她的任期内,中国证券市场开启了史无前例的监管风暴。

在史美伦上任第一年,证监会出台了数十个法规条例,对80多家上市公司和10多家中介机构进行处罚或调查,包括银广夏案、中科创业案、还有亿安科技案等。有媒体称这一年是中国股市的“监管年”,也因此,史美伦得到了“铁娘子”的称号。

不过,当时中国大陆的资本市场乱象丛生,这样的监管,必然引发争议,也必然招来利益集团的不满。在史美伦任期的3年内,A股也经历了3年“跌跌不休”的熊市。

这几天,蚂蚁的消息传开之后,史美伦的这段背景经历又被大家翻了出来。不过,她的职业生涯远不止这些,我们来一起看看史美伦之前还做过什么?

1991年到2000年期间,史美伦任职于香港证监会。事实上,史美伦正是首批中资企业赴港以H股上市的幕后“推手”。1993年,她亲自负责青岛啤酒作为首支在港上市的H股,由此也拉开了中资企业赴港上市的序幕。

除了在中港两地的证监会任职以外,史美伦曾是香港金融发展局主席,香港汇丰银行的董事、非执行副主席,中国电信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以及中共国企宝钢的独立董事。

由此可见,这样一个横跨中港两地资本市场的角色,今日能够跻身于蚂蚁的独董名单中,也就不难理解。史美伦不仅能够获得中共官方的信任,也可以担当监管的角色,不排除也是给中外投资者一颗定心丸,借助她的影响力,为蚂蚁日后继续上市铺平道路。

我们再来看看律师出身的杨小蕾。她是恒丰银行的现任独立董事,曾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也就是现在的中信集团下属的中信律师事务所律师、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以及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大家知道,恒丰银行爆煲前后,陆陆续续披露出来的问题很多,该行高层违法违规丑闻不断,贪腐非常严重。2021年,中共银保监会批准杨小蕾担任恒丰银行独立董事,行使监管角色,所以,目前,杨小蕾加入蚂蚁很可能也是官方的意思。

我们再回到蚂蚁集团来说一说。此前,蚂蚁在被叫停IPO之后,被中共的金融监管部门指称存在“企业管理不健全”等四大罪状。面对强势的监管,蚂蚁集团缩小了融投资等金融业务并开始了自查。

今年3月初,中共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说,虽然蚂蚁自查的工作基本结束,但是整改工作还没有结束。

由此来看,史美伦和杨小蕾的加入,一方面带着很浓的监管色彩,也表明当局的监管还在持续;另一方面或许也在向市场透露,过去一年多的整肃,蚂蚁集团目前应该差不多已经打造成了中共想要的模样。

了解了这些背景后,大家或许会猜,蚂蚁是不是又要整装待发,再度准备上市了呢?

中共当局与权贵资本博弈结束?

从目前市场的信息看似乎事情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不过,回顾蚂蚁事件,最令外界印象深刻的就是在蚂蚁被叫停IPO后,《华尔街日报》曾发文披露,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红色家族成员,这些权贵资本都是蚂蚁的秘密投资者。

有分析认为,投资蚂蚁的利益集团涉及了中共江派势力,这或许是习近平对马云及其控制的蚂蚁集团持续整肃的深层原因。

前几天,中共的经济学家李稻葵在一个投资论坛上又再次提到,蚂蚁集团之所以在上市前夕被叫停,是因为许多中共的政府官员及亲属牵涉其中,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响”,甚至一些城市的党委书记人选也牵涉其中,并说,“这真的会吓到最高层领导”。

值得关注的是,他还提到,二十大以后,“无论谁是领导人”,没有持续的经济增长和繁荣,所有的长期目标都无法实现。

他还说,现在互联网公司对中国政治的影响已经“归零”,当局对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监管风暴已经结束,这些公司的价值将得到重估。

我们看到,蚂蚁背后牵动了这么多的利益集团,究竟能不能上市,相信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资本和监管问题了,背后政治因素的影响才是关键。

但蚂蚁集团突然在二十大之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更换董事,再加上经济学者暗示互联网企业对政治的影响“归零”,这似乎意味着习近平与中共党内大佬们已经完成了权力的分配和平衡。

中国民企海外寻找钱匣子、避风港

先不管中共二十大的抢位和权力平衡情况如何,中共的这种强制监管,着实也是吓到了中国的新贵们,我们看到,这些企业到海外寻求避风港的脚步也是越来越急迫。

所以,蚂蚁也不会例外,尽管在中国大陆受到中共的监管,但是却没有停下海外扩张的步伐。

腾讯、字节跳动、游族网络等中国游戏公司,也都在海外设立了分支机构或区域总部,招兵买马看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了。

 不过,这对中共当局来说,可能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在中共对民企的一波波整肃后,眼睁睁地看着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砸到了人家的锅里,可想而知,中共心里的滋味当真是不好受的。

所以,中共当局现在依然还是会寝食难安,不仅要寻思资本跟谁跑了,还要担心跑了的资本还能不能再回来?比如这一次,被松绑的蚂蚁集团,一定会到香港上市吗?又或者,其它国家也是蚂蚁集团的另一个选项呢?

在蚂蚁集团向市场发出信号之后,6月6日,再有消息说,中共监管机构将结束对滴滴的调查,不仅取消新用户的禁令,还会恢复相关App在大陆上架。港股恒指当日就上升了571点,恒指科指全日升了4.6%,阿里巴巴升了5%。滴滴美股盘前升幅超过50%。

看来,也有中共害怕的事儿,至少目前,不敢再让香港的资本市场走向枯竭,所以,此时也唯有妥协了。善变的中共利益集团,不仅在党内,不同派别会为了利益达成妥协,在与美国日益交恶的过程中,为了保住利益,很可能会和美国在金融领域方面也做出妥协。但是,在面对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时,中共却从来不会妥协。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
顾问:李庭千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六四前夕高校抗争 中共妥协了?
【财商天下】中共全球窃密 “铁哥们”也不放过
【财商天下】美欧看上 台湾会脱孤?
【财商天下】真实带头大哥 或许不是李克强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北京疫情再升温 变相封城如鬼城
【全球新闻】中共重判吴亦凡 杀鸡儆猴给谁看?
【远见快评】大火惨剧重演 新疆爆大规模抗议
【中国禁闻】新疆住宅起火致数十死伤 封控酿惨剧?
【时事金扫描】北京变鬼城?超人哥一语惊天下
【环球直击】重庆男痛斥防疫政策 英政府禁中国产监视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