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400亿存款清零 中共银行还能信?

人气 18887

【大纪元2022年06月09日讯】最近两个月,中国大陆又出了离奇事儿。银行储户的钱没了,而且还不是个小数目。对我们普通人来说,钱存入银行既安全又方便,所以大多数人会选择把钱存入银行里。可偏偏这样普通的存款,就在河南、安徽两地闹出事儿来了。

4月18日和19日,河南、安徽两地的六家村镇银行先后发布通告称,因“系统升级”暂停网上银行和手机银行的服务,导致众多的互联网存款客户无法提现取款,线上线下都出现了挤兑的情况。有媒体报导说,此次事件波及7家银行的40万用户,涉案资金超过400亿元人民币。而且直到现在,这些银行的线上业务仍然没有恢复,涉事用户的存款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虽然中共银保监会在5月19日对此有过一个回应,但官方的表态颇有“推卸”的嫌疑,似乎是想把责任全部推给这些银行的一个股东。有网民说,P2P爆煲了怪自己贪,股票赔了怪自己笨,基金跌了怪自己没眼光,但是最最安全的银行存款,怎么也这么不靠谱呢?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也做了不少功课,发现这背后的暗箱操作可真是有点让人心惊。那么,这件事到底反映出中国银行业的哪些乱象呢?在中国,银行还能让人信任吗?官方又有什么样的举措呢?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话题。

存款“凭空消失” 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澎湃新闻报导,涉事的6家村镇银行,河南有4家,安徽有2家,而受影响的储户大多是省外人,主要来自广东、江苏、山东等经济较发达地区,很多是在一两年前,通过度小满、京东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平台,购买了相关村镇银行的存款产品,存款的年利率在4.1%~4.9%不等。

据了解,这些村镇银行的本质是农村社区银行,主要为当地农民、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服务,这些小银行吸收储户的能力有限,但是后来,这些银行却借助互联网平台吸收到了大量存款。

自从2021年1月,银保监会和中共央行下发通知,要求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之后,相关互联网平台就下架了这些产品。但是,这些线上储户大多根据村镇银行的提示,通过银行的微信小程序或APP,以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的渠道继续操作。

可是现在,这些线上渠道都被关闭了,外地储户不仅没办法进行线上操作,他们的账户余额也已经归零。辛苦钱就这样打水漂了,真是欲哭无泪的感觉。

各方“推卸” 谁该负责?

那么,银行方面有什么说法吗?

据说,这些村镇银行最开始声称是“系统维护,何时恢复等通知”,之后又否认和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有任何线上合作,也不承认“掌上银行”小程序的线上存款,甚至对“掌上银行”的微信小程序也不认账了。

目前,这些村镇银行仍然提供柜台服务,但只限于本地储户,而且银行还关闭了ATM取款,本地储户柜台取款据说也不得超过5万元,而且还不可连日支取。

那么,我们再看看互联网平台的说法是什么?

据《经济观察报》报导,度小满、360平台、天星金融等几家平台的客服都表示,平台是跟银行直接签署合作协议的,合作手续是合规的,各方责任划分得很清楚,平台和村镇银行合作之前也做了尽职调查。所以,有第三方平台人士猜测,“用户进银行的钱是真的,也是从真系统进的,要不然用户也没法开二类户,但是进了银行以后,可能有人弄了什么假系统,就把钱给转走了”。

那么,中共监管机构又是什么态度呢?

据《证券日报》报导,中共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对此事件的定性是:4家村镇银行的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涉嫌违法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

至于说,这些储户到底能不能追回存款,银保监会没说,只是含糊其辞地表示,“凡依法合规办理的业务均受到国家法律保护”,但却同时提醒广大金融消费者,办理金融业务选择正规渠道,不要被“高息”、“高收益”等虚假宣传误导,不要轻易将资金委托给第三方代办,防止上当受骗。听上去,这话里有话的意思就是,这些钱是被人卷跑了,官方和银行也没有办法,自认倒楣吧。

所以,这个官方表态出来以后,不但没有安抚民心,反而让涉事的储户更加急火攻心了。更何况,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还不一样,利息也就高那么一点点,要说是储户贪婪,还不如说官方这是又要“推卸”了。

根据中国的《存款保险条例》,商业银行应按规定投保存款保险,存款人可获得保险基金偿付的最高限额为50万元。

可是,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些存款并没有进到银行的账户,而是被转入银行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控制的账户,不知所踪了。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银行没有收到这笔钱,就不需要为这笔钱负责,也就更谈不上用存款保险赔付了呢?

尤其是,官方提到的这个河南新财富集团,已经在今年2月10日的时候被注销了。而这个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吕奕,据说早就跑路去了美国。

新财富集团背后是谁?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新财富集团,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有媒体报导称,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吕奕,1974年出生,国籍是塞浦路斯,自称是利比里亚驻中国商务的投资代表。

我们还在网上查到,2003年9月26日那天,河南兰考到沈丘的兰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设方兰尉高速开发有限公司背后的实控人,正是吕奕。这条61公里的高速,总投资24亿元人民币,由此,吕奕也获得了公路30年的收费权。

不过,有一点却令人费解,一个国家重点高速建设项目,怎么会轻易交给了一家民营企业操盘呢?后来大家才弄明白,原来吕奕还把高速公路收费权抵押给了银行,然后弄到了修路的资金,玩了一把“空手套白狼”的把戏。

据说,兰尉高速开工后不久,吕奕就开始参股银行,并在2011年成立了河南新财富集团,专注入股河南的地方银行。

据了解,除了上述几家村镇银行,这个新财富集团还持有洛阳银行、河北银行以及其它农商行和村镇银行的股权,渗透至少13家银行,还通过银行和关联公司的交易,借道广州农商行及渤海信托,转移巨额资金。

此外,因为给吕奕批借款以及受贿等,郑州银行副行长乔均安2018年被判了刑,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2020年落马,但吕奕本人却安然无恙。直到今年2月,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也因受贿被逮捕,吕奕也被调查,不过,出来后就逃去了美国。几个月后,河南的村镇银行就开始爆煲了,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

可是,新财富集团和吕奕哪来的这么大本事,这背后的故事也确实让人浮想联翩。

村镇银行背后的股东乱象

我们看到,这些银行背后的乱象远不止于此。

据澎湃新闻报导,此次关停线上资金业务的6家村镇银行,除了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外,其它5家的发起行和大股东,都是许昌农商行。

有媒体披露,由许昌市财政局100%控股的许昌市投资集团,曾在其4月25日的评级报告中披露,该集团通过子公司实际控制许昌农商行,持有股权比例为9.90%,位列第一大股东,且将其并入合并报表。

但是在5月25日的时候,许昌市投资集团却在中国债券信息网发布了澄清公告,将自己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这个公告声称:一、许昌农商行是5家村镇银行的股东,但这5家村镇银行均为独立法人机构且独立营运,许昌农商行不实际控制其经营管理。二、该公司与新财富集团之间不存在股权投资、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关系。

澎湃新闻报导说,许昌农商行的注册资本是10亿元,现有股东73名,但是其中25名股东,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据《中国经营报》2021年11月报导,许昌农商行有接近7.7亿股的股权已被出质。质押股权的一些实际股东,并不在工商注册的股东名单中,而是通过他人代持成为“隐形”股东。

另外,自2017年起,大量股东的认缴金额和实缴金额下降为零,许昌农商行显示注册资本为10亿元,但在2021年的年报中实缴金额合计不到6,000万元。

今年3月,许昌市公安局还曾发布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在逃的原许昌农商行副行长孙振甫。至于孙振甫涉嫌的“严重经济犯罪”,是否与村镇银行爆煲相关,警方没有公开说明。

无辜储户成为牺牲品

从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些事实可以看出,中国银行业出现这些乱象,根本原因是缺乏监管。可银行违法,无辜的储户却成了牺牲品。

对于广大储户来说真是祸从天降,他们实实在在地在线上签署了存款合同,办理了开户手续。给他们发信息的是银行的官方账号,微信上办理业务的小程序也通过了微信的主题资格认证。而且这些银行又是持有正规牌照的正规军,从客户的角度来看,当然会认定这是真的银行、真的存款。

难道普通民众开个储蓄账户,还要调研银行的股东结构、内部资金流向才能确定是否开户吗?这明明应该是监管机构要做的事情。所以,在我看来,即使银行被欺诈了,那也是银行自身存在漏洞,不能推卸对储户的责任,更不能因为银行内部出了问题变成“老赖”了。

可这么明显的道理,官方的说辞却似乎像是在打太极,含糊其辞的话语间透着不想负责的态度。所以,这背后是否有官商勾结就不得不让人猜疑了。假如按照这个思路顺藤摸瓜的话,可能事情会越闹越大,说不定火会烧到谁身上来,所以找个替罪羊,把责任都推出去,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更可怕的是,河南和安徽村镇银行的情况,可能还只是爆出来的冰山一角,而倒楣的永远都是中国的老百姓。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顾问:李庭千
编辑: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中共全球窃密 “铁哥们”也不放过
【财商天下】美欧看上 台湾会脱孤?
【财商天下】真实带头大哥 或许不是李克强
【财商天下】蚂蚁董事局大调整 中资海外寻钱匣子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许家印跳楼 自导自演还是另有意图?
【军事热点】乌军跨越第聂伯河 俄罗斯人开始厌倦战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