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阳光城爆雷 投资人维权被镇压

人气 6455

【大纪元2022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高邈、顾晓华采访报导)中国房地产巨头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阳光城”)旗下理财产品爆雷后,两三百名投资人6月20日前往福建省信访局维权讨要血汗钱。据一位投资者的家属表示,他们在维权前后不仅受到当局无理监控、恐吓,有的维权(微信)群群主还被约谈、关押8小时以上。他们向经侦部门报案,至今也未被受理。

今年3月11日,阳光城控股股东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阳光集团”)公告称,公司尚未支付2022年票据本息(2月20日到期)以及尚未于30天宽限期内(2月4日)支付2024年票据的利息,2022年和2024年票据的未偿付本金金额分别为1.059亿美元和3亿美元。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福建阳光集团表示,由于宏观经济环境、新冠疫情及房地产行业政策调控等诸多因素的不利影响,公司正面临短暂的现金流问题。由于上述两支债券的未偿付可能会触发公司其它现有离岸融资项目的加速偿还,公司正在评估资产和预期现金流,制定整体重组计划。

据公开资料,阳光集团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辅以贸易、环保设备制造和民办教育业务的民营企业。阳光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主要有阳光城和龙净环保,其现金流主要来自运营子公司,其中阳光城占阳光集团总资产的85%以上。

3月20日,阳光城创始人林腾蛟实控的华冕财富召开线上投资人见面会,更新理财产品兑付方案称,将以实物、现金、债转股、信托受益权兑付等一揽子兑付方案,尽快完成全体投资人的完全兑付。

阳光城的付方案一改再改 最后取消现金兑付

不过,一投资人的儿子黄兴(化名)6月28日向大纪元表示,阳光城的兑付方案一改再改,最先推出1+6+6的166方案,即到期后首月兑付10%,然后接下来6个月不兑付,等到第7个月开始,再分6个月,每月返还15%。

而“抵房等实物资产抵债方案,更是一个陷阱”。据投资者了解,阳光城宣称的准备作为赔付的楼盘项目,都是该公司卖不掉的库存,位于三四线城市,地理位置偏远,且房产和车位的产权手续都有一大堆问题,根本就办理不了网签手续,很可能无法出手,烂在自己手里,而阳光城却将这样的房产以高出市场价格转给投资者,并需要首付三四成。

黄兴说,阳光城还频繁宣称现金流枯竭、公司账上没钱了,恐吓投资人尽快拿房拿股,否则公司破产就什么都没有了,造成很多缺乏专业知识的人疯狂去抢那些烂资产。而阳光城见恐吓有效,更加变本加厉,于2022年3月20日单方面终止了之前的166方案,推出的320方案彻底宣布无现金兑付,要求投资人全部去抵房抵股,不愿抵房抵股的最终全部信托兑付,还债期限可能长达5至8年。

黄兴说,320方案激怒了一直等待现金的投资人,该方案推出三个月以来,广大投资人联合起来寻求对策,但由于各地疫情持续,导致投资人一直无法到现场维权,只好在线上向各级政府部门的官方投诉平台投诉,并向国内各大媒体平台求助曝光。但结果要么不予发布,要么偶尔在自媒体上侥幸发出去也很快被删除,几个月来的线上投诉收效甚微。近期,鉴于疫情暂且稳定,投资人于是于6月20日到福建省信访局进行了一场维权活动。

投资人上访维权 当局出动大批人力恐吓阻挠

不过,据黄兴在受访前发给大纪元的信件显示,6月20日前几天,所有准备维权的投资人就先后接到了属地派出所和居委会的频繁骚扰,有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有的甚至直接上门骚扰,并且时间都是在22点以后。“客气一点的提醒你不要越级上访,不要聚众去政府部门闹事,拉横幅、喊口号等,然后写保证不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不组织其他人一起去,最多5人一组否则违法。”

态度恶劣的直接打电话将投资人投资失败之事告诉投资人家属或单位甚至远亲及朋友(很多人都是瞒着家里人私自投资的),“甚至直接阻拦威胁称‘可以定性为非法’。”为此大量福州本地投资人都被控制在家里不能出门。

其他人好不容易到了福州,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更是接踵而来。先是之前预约好的酒店不让入住。酒店前台人员告诉投资人说,他们接到上级通知,最近一段时间来自江苏、浙江、广东三省的客人都不能入住,预定好的了也必须退掉取消。

“结果大晚上的投资者们拖着行李箱疲惫地一家家询问,最后出了鼓楼区去到较远点的地方或改住管理较松的民宿才得以解决住宿。随后,投资者们立即进行各种投诉。当晚事件在网上迅速发酵,可能当局惧怕被说成是第二个郑州红码事件,大概到了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各酒店又来电话说接到通知可以入住了。”

但入住以后,很多投资人发现自己房间的对门或隔壁住的人鬼鬼祟祟,盯梢或尾随自己,甚至有的单身女投资人被半夜敲门,一开门四五个可疑人员站在门口,支支吾吾,不知到底什么目的,女投资人拿起手机录像,还几次被抢夺手机。 黄兴说,“后来证实是阳光集团的人或者当地的便衣。”

然后,6月20日深夜至21日全天,从各省属地又陆续来了很多民警,全程陪同监视投资人在福州的各种活动,有的比较友好的确定给你送上高铁,有的直接硬生生地用警车带回。结果,一些投资人连中午都没待到,就被各省属地来的便衣警察逼回老家。

最后到达福建省信访局门口的只有两三百名投资人。但投资人发现到达福建省信访局及周边后,手机就被切断网络没了信号,上不了网,也无法接打电话。

黄兴表示,投资人代表于20日上午、下午和21日上午,与当地区级和市级金融办的、经侦的以及阳光公司的人员在福建省信访局谈了一天半,但因林腾蛟和其他公司高层都没有到场,最后也没谈出结果,改成以后继续谈。

而一些自己坐高铁回老家的投资人下了高铁之后还被约去派出所,或被警察上门要求对此次福州之行做个详细交待,以及保证不再参与,并做笔录签名按手印。

投资者 当局只登记不立案

还不止这些,黄兴说,“当投资者到福州市经侦部门报案,对方只收资料登记,却不给出具正式的报案回执,也不解释为何不予以立案,只回复一句称,这个事已交由专班负责。

“但有投资者到马尾区的专班工作地后,却发现里面阴森恐怖堪比重庆渣滓洞(看守所)。里面没有出具正规工作证明的政府工作人员,而是十几个穿着黑衣面目狰狞的彪形大汉盯着你,还有一些穿着像地痞无赖的人过来纠缠,去了几批投资者都被吓得逗留不超过两三分钟,就立刻像逃命似的跑了出来。”

此外,投资者的维权群组也遭网警监控,“任何敏感词都不敢直接打出来,如提到北京、上访类的字眼,马上就会有警察上门。并且各个群的群主也都被严密监控或传唤,在派出所里一待就是8小时以上,做各种笔录、交待、保证。而被他们定义的这种群体事件的牵头人都是重点监控打压对象,甚至可以直接被定罪‘违法’。”黄兴说。

数百万以至过亿的血汗钱打水漂却被打压 家属:什么世道

黄兴表示,购买阳光城兄弟公司阳光金服旗下华冕财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全国一万出头,其中金额达到两百万以上的就有一千一百人左右,有的甚至过千万、过亿。这一千多人的金额占这些人总金额的大概是百分之六十至七十,其他人的都是小额,而出来维权的基本都是金额两百万以上的这些人。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华冕财富的公司主体为“阳光泓宁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背后是阳光金服集团,再背后是阳光龙净集团,再背后是阳光城实控人林腾蛟,持股98%,另外2%由吴洁持有,公开信息显示吴洁是林腾蛟兄长林伟民的妻子。

黄兴说,到目前,据他知道的跳楼自杀的投资人大概就有两三个,还有一对山东老两口得了癌症,为了要钱跑到上海总部大楼下面卷铺盖睡在那下面,都没人管。黄兴的妈妈也因买了几百万的理财产品无法兑现,几次想自杀,都被他劝住。

而林腾蛟作为阳光城实际控股人,既是福建省工商联副主席,又是福建省人大代表。

黄兴说:“作为一个普通百姓,不是亲身经历,真的不敢相信所发生的这一切,我们只是想讨回属于自己的血汗钱,却像个犯罪分子一样,受到各种离奇遭遇。而政府警察不去抓欠钱不还的诈骗犯,却严密监控限制我们这些可怜的受害人,这是什么世道?!”

对此,大纪元记者致电阳光城集团位于上海与福州的总公司,电话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方明#

相关新闻
中国房企今年偿债6589亿 海外债将现4次高峰
中国房企巨头阳光城境内境外债同时爆雷
第二波偿债高峰临近 大陆又一房企面临违约风险
三退声明精选(2022/08/07)
最热视频
【方菲访谈】谢田:中国金融领域风险有多大?
【新闻看点】中共军舰逼近台海岸线?船长们笑了
【菁英论坛】佩洛西访台 美国迈向战略清晰
【时事军事】没想到 基地组织吃了佩洛西的瓜捞
【舞蹈三剑客】墨西哥“舞蹈六剑客”?捍卫战士:独行侠蒲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