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利思义 这两人竟为互让财产惊动官府

文/刘晓
赵甲邀请众乡亲作证,呈报官府,求访李家子。(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9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清朝雍正年间,山西人李某在京师帮助一个典当商人做事,一年的收入是三百缗。一缗是一千文铜钱,这收入还是不错的。(在《续客窗闲话》作者成书的那个年代,一两银子大概是两千文,三百缗约为一百五十两银子。)

李某有个同乡赵甲,想要开一家杂货店,但苦于没有资本,就向李某求助。李某慷慨解囊,给了他一百贯(当时约合五十两银子)先试着干,并说如果营收好,两人可以合伙一起做,这百贯就算自己的投资。两人只是口头约定,并无任何文书,也没有第三人知晓。

没过多久,李某突然染病去世,典当商人找来李某的儿子,李家子扶棺回乡。当时赵甲恰好去外地购货,回来后才知道李某已经去世了,非常难过,为李某设灵位祭奠。

由于赵甲经营有方,不到十年,杂货店就十分兴隆,赚了数万两银子。而李家则家道中落,衣食不足,亲戚朋友都劝李某的儿子外出谋生。李某的儿子找人算了一卦,说是大吉。恰好有人要去京师,他就与那人相伴而行。

李某的儿子来到了昔日父亲受雇的典当行,想求人将自己引荐给商人。有人知道赵甲与李某是故交,现在赵甲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李家子去赵甲那里求职,一定会被录用的。于是带着李某的儿子前往赵家。

明仇英《清明上河图》描绘的当铺等店家。(公有领域)
清朝雍正年间,山西人李某在京师帮助一个典当商人做事。图为明仇英《清明上河图》描绘的当铺等店家。(公有领域)

赵甲听说是故人之子来了,非常高兴,热情地款待了李家子,并对他说:“我是因为你父亲的缘故才有了今日,我已经找了你很久了,奈何一直没有你的音讯。如今你主动前来,真乃神助我也。”遂让李家子做主账目,为他管理账目,但没有和他说酬金几何。李家子安心学习,也不计较报酬,只是尽心极力做好工作。

过了几年,赵甲见李家子辛勤刻苦、出入无私,做事踏踏实实的,便笑着对他说:“你已过了及冠之年,可以自立门户了,应该考虑娶妻生子之事了。”李家子道:“侄儿依靠伯父为生,并无任何额外的收入,哪里敢娶妻增添负担呢?”赵甲说,“这事暂缓缓也行。不过你身为主帐,应该帮我计算一下我的总资产有多少。”

数日后,李家子查完账目,告诉赵甲他的现金和货物合起来值六万多两银子。赵甲听后,对他说:“我将分一半给你,这是你应得的。”李家子惊讶地说,“伯父何出戏言?侄儿在此数年,伯父周给衣食,侄儿内心已是无比感激。况且作为小辈,我本不应得酬金,纵使伯父怜恤,给我数十贯钱的年例就已经足够了,哪里要给这么多?伯父子孙繁盛,并非是无人继承,侄儿绝不敢有非分之想。这笔钱侄儿要恭敬地拒绝您了。”赵甲笑道:“你无需推辞,我这么做自有道理。”

几天后,赵甲摆下盛宴,将乡里长者等有身份的人全部邀请过来,李家子亦在坐。三杯酒饮过后,赵甲对众人说:“当年我落魄京师,遭尽白眼。李故友与我,其实不是旧交,之前也无瓜葛。在我一言求助后,他慷慨相助百千钱,且不立契券,是相信我能诚实守信。我由此起家,但是李兄却逝去。当时李兄与我有合业之说,既然有此约定,我所获的利润理应与其均分。我在刚看到李家侄儿时,本想将事情经过跟他讲清楚,但担心他少不更事,拿到手的钱财就挥霍掉了。如今我看他勤俭能独自经营,我又怎能辜负李兄的信任?”

说罢,将罗列的财产清单给众人看,希望在大家的见证下均分。众人纷纷对李家子说:“你的赵伯父实属世间难得之人,你有福气了。一个贫穷之人突然变成富人,我们借这个酒祝贺你。”

几天后,赵甲摆下盛宴,将乡里长者等有身份的人全部邀请过来。示意图,图为清 袁耀 绘《山水楼阁图》局部。 (公有领域)

李家子却站起来道:“诸位长者且慢恭喜,请听我一言。赵伯父所言并无凭证,他是想做一位重义之人。我虽然年幼,但也不敢取不义之财。即便亡父确实存了百千钱,算上利息,我拿二百贯足矣。多取即是不义,我不敢做这种事。”

此时赵甲命仆从拿着三万零几百两的银子进来,并说:“今日交清,卸下了我肩上的重担,你快拿走吧。”李家子只拿了一百两就离开了,赵甲派人追赶他,却没有追上。

赵甲便邀请众乡亲作证,呈报官府,求访李家子。官府在知晓前因后果后,觉得这案子比较特殊。于是先发公文到李家子的老家,将李家子请到官衙,又叫来赵甲,当庭要将赵甲拿出的一半财物判给李家子。

李家子却道:“小人实无功德,不劳而得多金,暴富乃是不祥之事,所以我不敢收下。”官员建议说:“如今某寺庙年久失修,你用这笔钱去修缮,不也是功德吗?”赵甲和李家子于是叩谢而去。

此后,两人争相布施,修缮寺庙,很快庙宇焕然一新。官府将寺庙的名字改为“双义庙”,并赐给赵甲“重义轻财”的匾额。

芗厈(《续客窗闲话》的作者吴炽昌,字芗厈)评论说,最近听说有骨肉至亲因为分家不均,甚至去官府争讼。从没听说过有像李家子这样因为推让财产而逃走的,也没听说过报官找恩公的。我倒想起之前有类似的案例,有记载说,雍正六年,河南人崔世有捡到秦太丢失的银子一百七十两,将其物归原主,一点酬金也不要。当时的制军田文镜听说这件事后,上奏给了朝廷,皇帝下旨给了崔世有七品顶戴,并赏银百两,以表彰他的善行。赵甲的事在这件事之后,当事者应该援引此例去处理,可惜他们没想到这么做。

而在笔者看来,一边是重信义誓要报答“一饭之恩”,另一边是坚持“无功不受禄”的仁厚之人,二人一推一让之间尽显见利思义的令人称颂的德行,尽管没受到更多的表彰,也可算得上一段流传后世的佳话。

参考资料:《续客窗闲话》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流言蜚语蔓延,到处都在说周公是坏人,他是否就如谣言所说是真正的坏人?当天下万民为王莽歌功颂德,王莽是否就是真正的好人?一时的诋毁不足为惧,一时的赞美也不足为道。时间的慧眼会洞彻一个人所在的境界,他真正的心灵位置。
  • 示意图:明 仇英《人物故事图册》。(公有领域)
    春秋时期诸侯争锋,战事频发。面对秦晋大军压境,烛之武只身前往秦国游说秦穆公,不费一兵一卒,就为郑国化解了亡国危机,可谓是智能超群的谈判专家。《左传》故事“烛之武退秦师”脍炙人口,对今日仍有不少启迪。
  • “蒲团不堕红羊劫,笑彼飘霖孔四贞。”这句清朝诗文讲述了二位王爷之女:平南王尚可喜之女自悟以及定南王孔有德之女孔四贞。在命运的劫数中,一位摆脱了王府纷争,安然度过了平生;一位身陷红尘劫数,落得晚景飘零。
  • 俄乌战火纷飞,这壬寅年开春袭来的动荡煞气,令人联想到上个世纪的四个虎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50年的朝鲜半岛战争,差点引发美苏核战的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1986年4月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怪不得有“虎年多战乱”的说法。
  • 清朝光绪帝时,喜塔腊氏族是满洲的贵族世家,数代人承享荫福,官爵高隆。相国裕德就出身于喜塔腊世家。这位相国“持躬谦谨,礼贤下士”,被誉为一代贤相。美中不足的是,他向来有洁癖,曾令很多人无所适从。后来发生一件小事,被同僚戏谑讽谏。相国能从谏如流,改掉了洁癖的毛病。
  • 清朝时,浙江萧山县人汤金钊(1772年—1856年,字敦甫),嘉庆四年(1799年)进士。他官至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鸦毒流行,毒害天下,他力主禁止鸦片。汤金钊为官清正,刚直不阿,受到嘉庆、道光、咸丰三朝皇帝器重。汤氏一门三代积有阴德,留下了不少趣闻佳话。
  • 白马
    清朝时期,纪晓岚在其著作《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过一则飙车的故事。一位车夫酷爱飞车,不管马儿的死活。一次偶然的小事故,却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 天启年间,魏忠贤窃取国政,排除异己,残害了许多忠良大臣。魏忠贤平日视公卿王侯如同草芥粪土,但却对肃宁于家情有独钟,趁着于家少子进京考试时,逼着对方答应婚事。就在同一天,于家老翁得一奇梦,知道了躲过祸事的办法。
  • 在人们的印象中,古人很古板,张口就是之乎者也。有没有想像过,如果古人开起玩笑,会是怎样的场面?官员能进出皇宫内廷是为荣宠,但有多少人晓得“立得手痛,写得脚痛”的酸楚?吏部掌管百官人事调动,一场宴会让人知晓了吏部带给人的喜怒哀乐。满洲镶黄旗大臣尹继善汉文造诣颇深,每每作诗颇为神速,为何令当时的才子感到畏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