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孙力军被审判 政治罪盖子待揭

人气 5992

【大纪元2022年07月10日讯】7月8日,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涉嫌受贿6.46亿元、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持有枪支案,在吉林省长春市中级法院开审。

长春市检察院对孙力军的指控,主要是经济方面的。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受贿是中共贪官的共同特征。中共的证券市场,一直是有权有势的人在操纵。凡是想玩金融、发横财的中共高官及其家属子女,都在干这件事,孙力军有股票上市的内幕消息,大把买进,大把卖出,大把赚钱,是很容易的事。

中共官场几乎无官不贪。如果仅仅因为贪腐,而不涉及政治上的大罪,孙力军可能不会落马。

孙力军落马、被捕、受审,最关键的原因,是政治上犯了大罪。这个大罪,用中共的说法,就是形成了一个“孙力军政治团伙”。

所谓“孙力军政治团伙”,套用中共过去的说法,就是“孙力军反党集团”。

目前,中共确认的“孙力军政治团伙”六名成员中,孙力军,53岁;龚道安,58岁;邓恢林,57岁;王立科,58岁,刘新云,60岁;傅政华,67岁。

六名成员中,年龄最大、官职最高、资历最老的,是傅政华。傅政华比孙力军大14岁,傅当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时,就是正部长级官员,后来,又做了正部长级的司法部长,且是六人中唯一的十九届中央委员。

傅政华竟然选择加入“孙力军政治团伙”,认孙力军为“带头大哥”,这是不是太反常了?

据央视专题片《零容忍》介绍,孙力军曾帮助龚道安升任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局长、上海市公安局长、上海市副市长。

龚道安是2018年1月升任上海市副市长的,而孙力军是2018年3月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的。

也就是说,孙力军是在担任公安部党委委员、一局局长时,帮助龚道安升任副省部级高官的。这是不是太反常了?

中纪委官员顾桧称,龚道安对孙力军“感恩戴德,言听计从”。这是不是更反常了?

上述专题片还提到,孙力军帮助邓恢林先后提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长、重庆市副市长。

邓恢林2015年8月至2017年7月,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是孟建柱。

邓恢林的这一职位,实际上,是孟建柱的大秘,处于中央政法委的关键枢纽位置。上、下、左、右、内、外,汇集到孟建柱那里的东西,都要经过邓恢林;从孟建柱那里出来的东西,也得经过邓恢林。

孙力军帮助邓恢林谋得这个职位,足见孟建柱对他是何等信任。

据自由亚洲电台专栏作家高新透露,当年,孟建柱担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长时,需要一个大秘,请到北京参加“两会”的时任上海市长韩正给他推荐一个人。韩正把自己的英文秘书孙力军,推荐给了孟建柱。

韩正在中共十九大上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并在次年的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升任国务院副总理。

孙力军对邓恢林的帮助还不止于此,在邓恢林外放重庆,任重庆市公安局长、升任重庆市副市长时,孙力军也帮了忙。

上述专题片中,孙力军说:“王立科去了江苏当副省长、公安厅长,后来又当了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一路我都提供了帮助。我把他当作自己人。”

以上情况表明:孙力军的能量不是一般地大,而是非常地大。

从中纪委到公安部对孙力军问题的定性看,孙力军的问题比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还严重。

1月24日,公安部党委书记王小洪主持召开全国公安机关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宣布成立“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

对于“孙力军政治团伙”,会议新闻稿连用了“七个严重”来形容:“严重违纪违法”,“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党和国家政治安全,严重损害党的形象和执政根基,也严重破坏了公安机关政治生态、严重损害了公安队伍形象”。

孙力军获得的这个“政治待遇”,在习近平上台十年查办的腐败高官中,绝无仅有。

上面提到的“七个严重”表明:“孙力军政治团伙”,实际上,涉“犯上”、“谋反”、“政变”大罪。

孙力军不过是一个副部长级官员,被抓捕时年仅51岁,个人经历也极简,从上海市卫生局到上海市外事办到公安部,既没有当过省区市的一把手,也没有当过中央部委的一把手,不是中央委员,甚至连候补中央委员也不是,他要搞出比正国级高官周永康的问题还严重的“七个严重”来,没有后台老板的强力支持是根本不可能的。

孙力军的后台老板是谁呢?

直接的后台老板是原公安部长、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孙在上海工作时,因陪孟妻到美国做手术,救了孟妻一命,获得孟一家人的高度信任,成为孟最重要的亲信。

其次是时任上海市长,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孙力军从上海到北京的人生大跨越,韩正起了重要作用。

提拔重用孟建柱、韩正的是谁呢?就是前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因此,孙的后台老板有四位:孟建柱、韩正、曾庆红、江泽民。孟是副国级,韩、曾、江是正国级。

孟、韩、曾、江,通过孙力军这个承上启下的“关键角色”,拉帮结派、成伙作势、控制关键和要害部门,形成“孙力军政治团伙”,然后,弄出比周永康的问题还严重的“七个严重”来,这才符合常识与逻辑。

中纪委官员顾桧还讲,孙力军与团伙成员的交往完全建立在权权、权钱、权色交易的基础上。

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孙力军受贿6.46亿元,受贿时间长达20年(2001年至2020年4月);王立科受贿4.4亿元,受贿时间长达27年(1993年至2020年10月);龚道安受贿7343万元,受贿时间长达21年(1999年下半年到2020年7月);邓恢林受贿4267万,受贿时间长达21年(1999年中国新年前到2020年1月);刘新云受贿1335万,受贿时间长达23年(1998年至2021年)。

上述“政法五虎”中,只有王立科一人涉行贿罪。王立科行贿给孙力军一个人的钱就高达9000多万元。其他四人都没有行贿罪。这四人受贿时间都长达20多年,从最基层官员一直升至副省部级官员,只受贿,不行贿可能吗?绝对不可能。

既然他们都是一路受贿走过来的,也肯定是一路行贿走过来的?

孙力军之所以能帮助他们升官,起决定作用的,应该是孙的后台老板孟建柱、韩正,以及孟、韩的后台老板江泽民、曾庆红。

“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个个都是江、曾当政时期获提拔重用的严重腐败分子,都通晓“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暂缓使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的官场潜规则。

孙力军被提拔重用为中共政法机关中最重要的部门——公安部——最年轻却最有实权的副部长。龚道安被选派到以江、曾为首的中共“上海帮”的老巢,中共的第一大直辖市——上海。王立科被选派到江泽民的老家、中共最富裕的省份——江苏。邓恢林被选派到江、曾竭力控制的西南地区最大的城市、中共的第四大直辖市——重庆。刘新云被选派到中国煤炭资源第一大省——山西。

他们给孟建柱送过钱没有?给韩正送过钱没有?给曾庆红送过钱没有?给江泽民送过钱没有?

众所周知,江、曾是中共党政军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江、曾提拔重用了一批严重腐败分子。江、曾提拔重用的孟建柱、韩正,也提拔重用了一批严重腐败分子。这些被提拔的人,不“孝敬”他们的主子,可能吗?

而“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六名成员,说白了,不过是孟、韩、曾、江的“政治打手”而已。

中纪委和公安部称他们“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背离‘两个维护’,政治野心极度膨胀”,“对纪法毫无敬畏,执法犯法,徇私枉法”,“危害党的集中统一”,“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问题触目惊心、令人发指,情节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影响极坏”。

这些异常严厉的措词表明:“孙力军政治团伙”问题的实质是,他们在孟、韩、曾、江的强力支持下,反对“习核心”。

今天,孙力军之所以被押上审判台,表面上,主要是经济大罪,说到底,是冲着孙力军的政治大罪而来的。

最近,国际国内发生了至少四件涉及“政治安全”的大事:

第一,一位自称“红二代”的人在美国出版了一本名叫《中国对决》的书,讲述了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前中共高层发生的一场未遂政变

第二,日本当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晋三,在大街上演讲时被暗杀

第三,习近平到香港参加“香港回归25周年”庆典时,因担心有人搞暗杀之类的,竟不敢在香港过夜。

第四,习当局从公安部“空降”到河北省的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文玺,在唐山发生震惊中外的打人事件、公安部发动夏季治安打击整治“百日行动”之际“猝死”。

这四件大事,无疑将加剧中共高层内斗的紧张气氛。

现在,孙力军被审判,当属习近平敲山震虎之举。

从目前中共宣传机器的造势看,北京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接下来,习是否会把孙力军政治大罪的盖子揭开,我们只能静观了。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南海头号大案”终于要开审了
王友群:政法亿元大贪官 王立科终上审判台
王友群:曾庆红遭重创的标志性事件之回顾
王友群:河北公安厅长“猝死”三大疑点及分析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中共准备大饥荒 世卫备核战?
【菁英论坛】习近平三大致命坑坎
【拍案惊奇】习愁2027连任?西安班机高空下坠
抓捕传闻纷扰 江泽民嫡孙能躲过大劫吗?
【新闻看点】美军上将:2025年或与中共爆冲突
【舞蹈三剑客】神韵艺术家们演出幕后大公开!原来是这样准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