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无人舟自横:韦应物之《滁州西涧》

作者:纤纤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闲静(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唐朝诗人的这首《滁州西涧》被认为是非常有意境的一首风景诗。读起来确实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全诗共二十八个字: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起句一个“独”字道出诗人的偏爱,也道出诗人的志向。很多名人大都是喜欢梅兰竹菊,才是高雅的表现。而诗人却偏偏喜欢山涧边的幽草。而后句的“上有黄鹂深树鸣”,自然是站在“幽草”的基点上看问题,每天可以听到那自由的黄鹂鸟的歌声,岂不悠哉。这是此句表面的意思。而内涵当然是自己的一种对生活的向往。“幽草”是与世无争的,可以欣赏到自由歌声的。诗人向往的是一种与世无争的生活。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此句是写春天起潮天空下着急雨。荒野外负责摆渡的人离开了,只有一艘小船被水冲得横了过来。而内涵却与诗人的生活有关。如果在朝堂之上,那风雨就是指的一场政变或者是一场大的变革,那么预示的就是有人罢官或遭贬甚至失去生命。可是野外的这场风雨却只是小船被吹横而已。

诗人见惯了官场的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当看到那自由自在的“幽草”时,自然是有一番感慨的。因此有感而发,借景抒情来表达自己对自由的向往,才是此诗的关键所在。

当年的李白也曾厌倦了官场,而寄情山水云游天下。陶渊明更是隐居山林。名和利是人最看重的,有人一生为之而乐而忧。或许有一天会发现,放下名利、至少看淡名利,生活才是最幸福的。就像这山涧边的“幽草”一般,虽然没有“梅兰竹菊”那么有名气,却过着与世无争的世外生活。听着美丽的黄鹂鸟的歌声,每天又看着那人来人往的渡江之人的百态,才明白了自己生活的惬意。

无争才是幸福,无名不被所累,平平淡淡才是真实的生活。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代预言家邵雍的诗大都是带有禅意的,一般的诗人写诗是写心情,而邵雍的诗却是写禅意,一直很难用语言说清的意境。
  • 无极至广大的天地渊源,流淌亿万年的永生奥义,在世间生命的记忆之先昭现,若隐若现的玄机 映照寰宇的瀚浩,运行天人历史的神性秘密。
  • 神韵艺术团《逼上梁山》舞剧,最后那一幕,舞蹈家一身劲装从舞台左方腾身跃起,肩上花枪摇晃着满葫芦的悲愤,展开肢体,划着缓慢浓郁的音乐,奔向前方;剧中人林冲忍无可忍,只有放弃一切自我,奔向梁山
  • 世人对音乐的喜好,差异万千。即使针对个人来说,随着人生阅历的递增,也存在着迥异的层次。人生背景、人生际遇及人的性情与对情感的表达方式、领悟力等等方方面面,都关联着一个人对音乐的感知。
  • 正兴奋找到了生命完美的终点,却刹那间了悟,一个新的层次正在展开;在环境遭受破坏,人心紊乱的时刻,在这个久远历史的转折点,对于人类来说,选择是至关重要的。
  • 蝉,又叫“知了”,北方多地叫它“命命”。我不知道一个昆虫的名字怎么会和认知和命运有了关联。难道它真的富有灵性,了悟生命?还是它的叫声,为它赢得如此高贵的声名?或者人们想赋予它有关生命的内涵?
  • 对联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对联的形式多样,字数可长可短。长的有几百字,甚至上千字,短的只有几个字。除了对仗和平仄要求外,一副好的对联常常言简意深,耐人寻味。被人们公认为最短的一副对联就具有这样的特点。
  • 唐太宗胸怀天下,大唐一代新朝开启后,他在位二十三年期间,政治清明,经济繁荣,武功兴盛,文化艺术璀璨辉煌,吸引万国来朝,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
  • 对联,俗称对子,雅称楹联。对联对于大多数在亚洲生活的华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过新年时,几乎家家户户贴对联。在中国的风景胜地、楼台亭榭上,楹联也几乎处处可见。
  • 从美国德州的休斯顿到另一个小城拉北克(Lubbock),最直的路将近500 英哩,且大部分都是州际公路,只有中间一小段是高速。最近因为需要送一些东西到拉北克,和一位朋友租了一辆卡车第一次在两城间走了一个来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