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41)投奔怒海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三十、投奔怒海

是那家伙报警!

船桅上所有的灯都变成红色,还亮起船头射灯。来吧!此时他们逆水,我们也逆水。我们与他们之间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可能有二三公里吧?他们虽然是机动船,可是我们艇细动力大、目标小、吃水浅。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追逐,他们放弃了,整个追逐的过程,他们连我们的影子也没看到过。

不久我们就从龙穴岛的东边越过,直往珠江口主流而去,岛上急促的狗吠声告诉我们,被狗感觉到或看到了。

龙穴岛很快落在我们的右后方,岛上有一声没一声的狗吠声也越来越小了,估计应该有一二公里吧。我们带了一个闹钟,当时看时间是十一点半,食品出口公司的电扒货船也刚好驶出万顷沙的河口。

他们每天晚上都是很准时的,刚出河口立即开了射灯扫射了一会,我们全体立刻伏下不动。二三分钟后它走远了,还无意间为我们指出正确的方向角度,因为它是要驶向蛇口的大隡海关的。

退潮了!开始时速度不是很快,不到半个小时,舢板像离弦之箭一样电射向前。海中比较密集的航海灯给我们提供间接的方向指引,不过越向南走,航海灯的间距就越大,后来回头望已看不到航海灯的光了,而前面的航海灯光却仍未出现。

到最后干脆没有灯光了,此时如果不能保持正确的航向,在漆黑的海上迷路的概率是很大的。虽然全身上下已湿透了,包括汗水和咸水,头发上还沾着垃圾,但一点也不觉得冷,艇舱里的小姐姐没有停下过努力戽清船仓的积水。

开始时风力不是很大,所以海浪不高。后来风力越来越大,而且有逐渐偏向东的趋势。海浪开始大起来了,浪很高,即使在夜晚也能看到浪头都泛起萤光的浅白色,这叫白头浪。层层叠叠的浪叠浪,海浪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但浪坑很长,目测可能有十多二十公尺。

小艇迎着东北风,时而在一二尺深的浪坑里飘荡,时而又被海浪托上浪峰,大约六公尺长的小艇像花生壳一样在浪峰和浪坑中飘着。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海浪,说心中不发毛不担心那是假的。

不过当时也轮不到我来担心,早就把小命交给老天爷了,努力向前才是正理。

也只能向前!根本就没有退路!中途看到二只停泊在海中的渔船。我的心中觉得奇怪,海中心为什么会有船下锚?船上的狗还在狂吠,好像发现我们了。各人都不约而同地加快了下桡的力度和节奏,不管那么多,尽快驶离才是正理。不然那艘船上随便一个人被狗吵醒,一道手电筒或射灯光扫过来,我们铁定得被抓回去坐牢。

可是我心中担心并猜测着我们是否偏西太多了,而比较靠近中山珠海那边呢?只有在靠近岸边比较浅水处才好下锚过夜,可是我没有开口问,小艇上有两个导航“带水”在呢!

到了约二点钟,指南针坏了,土法制造就是不靠谱。三点钟左右,闹钟也坏了,是发条走完了还是喝饱咸水醉了?这当然没有人关心,其实全部人的心里都有一些发毛,到底我们有没有迷失方向?

一时之间全部人都停了手,不知所措地迷茫了几分钟后,看北斗星吧!估摸着一个大概的方向继续前进,大概十多分钟后天上的乌云散开了一些,皇天有眼,终于能勉强看到北斗星和北极星,急忙又修正了一下航向。

我努力地不时望向左边东方,期望能看到东边的海岸线,可惜只能看到灰濛濛的一条线。其实当时所有人心中都好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六神无主。

我们继续全力向着认为正确的方向冲去,约略过去了大半个钟头,坐在艇头的阿恒突然说看到正前方出现一个朦朦胧胧像馒头一样的小山影。

顿时全艇人都聚精会神地努力观看,继而齐声欢呼了起来,那就是著名的海上地标――内伶仃岛!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对此时情景最好的写照了。

终于能在漆黑的茫茫大海上确定我们航向的正确,这比什么都振奋人心,最低限度成功一半了,全艇的人立马精神百倍,疲劳也似乎没有了,没有人理会什么从侧面吹来的东风,并夹着什么海浪。

我们估计天亮前应该能赶到香港!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行李很快就搬进屋,堆在一边像一个小山,可是这一刻我却嫌少了!
  • 对岸就是顺德,是家乡了!八年了!被迫离家八年的游子回来了! 感觉这里既熟悉又陌生,可是这里竟然没有半点改变?!还是那么破败!
  • 一项小工程像冤魂一样缠住你,因为人手少而不敢同时承接另一单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判出去,因为这样很容易被分判人抢走客户的。等到手上工作做完却未必能有下一单工程衔接,被动之极。比对大楼的配电工程,单价虽低但量大,合起来的工程费很可观,而执行时极具弹性。
  • 我很早就劝说黎志强放弃电视机的维修生意,改做配电工程。主因是电视机永远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费时耗神;如有学徒,不但不能带来帮助反而碍事,于是他搞了一片“威廉水电”。
  • 因为经营方向的分岐,我和鸡雄最后还是分手收场。这是我的问题,还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呢?他夫妇俩就在我铺位对面租了一个档位...
  • 船行甚为颠簸,中途眺望内伶仃岛与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触很大,人们同饮一江之水,却因制度的不同产生天壤之别的生活。我们的确是用自己的生命拼来了今天的自由。
  • 向贵森家中要到他在香港的电话号码,终于找到并约了出来饮茶,一叙久别的友情,并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新故乡,凭昔日之乡情起一个互通有无、互相扶持的作用。
  • 其实我很喜欢螺丝批之类的工具有关的工作,平时也有考虑以后年纪大了,力气不继怎么办?还是学一门技艺傍身吧!四叔曾建议学开车,必要时可当司机打工。
  • 自从我接手这个卖汽水的位置后,明显汽水的销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15分钟的课间小息,你只有五到七分钟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学生饮汽水的时间。
  • 57年听信香港土共的蒙骗,说是回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回到广州,结果大跃进时要什么没什么,小孩饿得呱呱叫,屡次写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济他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