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派发电子手环引反弹 专家剖析其中猫腻

人气 8217

【大纪元2022年07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易如采访报导)北京市昌平等多区民众近日反映,从外地返京后居家隔离期间,社区发放电子手环监测体征,须24小时佩戴7天,连接手机App自动上报体温数据以供监测。有关措施遭舆论质疑后,有社区将电子手环回收,北京卫健委否认有相关政策。专家分析个中“猫腻”。

财新网报导,一名7月13日从广东回北京的女士表示,社区通知她居家隔离7天,并在凌晨1时突然送来一个电子手环,要求她下载“微健康”App,每天配戴电子手环测量体温。

她收到的产品说明书显示,手环名称为“多体征感知设备”,功能包括体温测量、心率监测、运动监测等,需要24小时配戴,每次打开App时间保持5分钟以上。

北京朝阳区一名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电子手环是几天前刚下达的管控措施,最大的用处是可以精准定位。

昌平区天通苑北街道一位工作人员说,手环不会监测到个人的行动轨迹,除洗澡充电外必须24小时佩戴,直到最后一次核酸结果出来,他坦言“这个政策是有点离谱,我们比你们还烦”。

有天通苑社区的居民表示,目前没有看到任何有关于电子手环的政策规定,质疑“这是否侵犯了个人隐私”。由于投诉过多,该社区已经将电子手环回收。

多名北京市民也陆续反映居家隔离期间被要求配戴电子手环。有网民指出,隔离期间已经定时回报体温以及做抗原检测、核酸检测,现在还要用电子手环,实在太过分。他们质疑背后有人发防疫财。

顺义区旺泉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回应北京广播电视台时透露,北京选了3个区在用(电子手环)。

北京市卫健委工作人员7月14日回应,从外省市中高风险区回京,需要落实居家隔离政策,但未发布过居家隔离人员需要配戴电子手环的相关政策,“可能是属地各社区的防疫要求”。

7月15日,时政评论人士王赫对大纪元表示,北京肯定有这个防疫政策,卫健委的回应不可信。北京市在做试点,但是因为这个事太敏感,面对很大的民怨之后,它公开说我没有这个政策,这些都是谎言,是忽悠人的事情。在内部它背后肯定有一整套的计划。但是民间的反弹很大,所以,它收回这个政策。

王赫认为,这不仅说明中共防疫产业扩大了、经济赚钱了,主要是通过这种方式对老百姓的监控达到了空前的程度。

“这次疫情给中共提供了个空前的机会,使它的数字极权监控体系达到了一个历史性的一步。它从过去的打疫苗、核酸检测到现在的电子手环,就等于把人彻底地控制了、定位了、锁住了,那么,它想干什么、想控制谁就能控制谁。”

“政府在监控民众方面利用现在的科技正在大踏步地往前走,是民用科技都被他掌握、利用,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一个可怕的征兆。”

王赫表示,北京推行的电子手环是靠政府财政拨款在做,如果做成功了,会在全国推广,就像搞疫苗一样,一本万利,利润非常巨大。

近期,中共国务院强调防疫措施禁止“层层加码”,而北京却公然另搞一套。就连《环时》前总编胡锡进也发文,建议北京不要推动居家隔离者戴手环政策,“在北京这样做的副作用很可能超过正面作用”;在疫情总体趋于缓解的时候出台新防疫措施需要非常谨慎,避免不必要摩擦。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15日对大纪元表示,他认为有一种可能是地方社区为了贯彻动态清零政策,自己搞了这么一套东西,以便于所谓的精准定位,这算是基层层层加码的一种表现。

他说,另一种可能是上面授意的,不管在省市一级还是更高层级的层面。所谓的授意就是说,上面用口头或者示意的方法,让下面尝试有什么方法可以搞精准定位,能够掌握每一个所谓的感染人员的动态。如果没有遇到强烈反对的声音,那么就会把这个东西全面推广开来。如果遇到太大的阻力、老百姓意见太多了,他们就顺势收回来成命。上面又可以说都是下面的人干的,并不是上面的要求。

赖建平认为,更高层的统一部署、统一推广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如果更多地方出现隔离者戴手环的防疫方式,想必是有更高层面的卫健委或者主管部门在授意、在大范围内推广这个东西。

财新网报导,研发这一电子手环的公司是北京微芯感知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研发的多体征感知设备曾使用于今年的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目前该公司对此事并无回应。

赖建平说,这个公司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北京卫健委、卫生防疫部门是不可能不知道该公司的存在的。因为它是由北京市科委和海淀区政府共同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背景的科研公司,甚至其中还有腾讯股权,那么它就不是国有独资的了。该公司制作电子手环这样的设备对民众进行监控,卫健委是很清楚的。它现在的说法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赖建平表示,为什么要成立这么一个公司?为什么要发明这种电子手环?它是有相当的技术含量的。这样的一个公司,制作这么一种设备,恐怕不会仅仅限于所谓的监控这些感染人员、监控他们的实时动态,恐怕还有其它方面的目的。

赖建平认为,该公司发明电子手环的一个目的是收集个人数据,监控民众的所谓感染情况以及他们的日常行程、密接者、跟谁有什么程度的接触、谁应该有什么程度的隔离等。

“还有一个目的,可能是借这个机会套取政府的资金。它制作生产很多这样的设备,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由政府部门掏钱,但是公司是以公司的资产最大化为目的,公司要捞油水、要拿好处。所以,不管这个东西市场反应怎样、老百姓愿不愿意戴,它大规模生产,公司就有营业收入,才有可能去谋取私利。”

赖建平指出,表面上看,电子手环给市民免费使用,但如果使用的人多了,当局可能就会要老百姓买单。好像钓鱼的诱饵,一开始所谓的免费,谁都不知道疫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大规模的感染是有可能的,因为疫情很难防的。那么就会大规模使用电子手环,这种情况下,恐怕最终还得要由个人买单。

“那么它就成为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甚至是垄断色彩的一个法人企业,变成了一个盈利性的公司,而且是垄断生意的。这样它就可以实现多种目标、达到多种目的,甚至成为政府维稳机器的一部分。因为很多人戴了电子手环的话,政府对社会监控的力度可以加强很多。所以,这个恐怕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中国现Omicron变异株疫情 长三角工业恐受影响
【一线采访】封控逾50天 西藏市民陷困境
昆明新一轮疫情源头不明 7万多人被赋黄码
天津滨海新区多地静态管理 宁夏现双毒株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菁英论坛】美国加息是为了对付人民币吗?
【微视频】王毅联合国行 讨好“绝大多数国家”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秦鹏直播】被教宗抛弃 陈日君香港受审拒认罪
【探索时分】俄罗斯战争动员 四因素将致战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