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东海护理院老人死因不明 家属拒绝火化

人气 4413

【大纪元2022年07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上海在疫情封城期间,东海安老院大量老人去世,院方拒绝透露老人的死因及人数。由于老人死因不明,有家属至今拒绝火化,表示经历过才知上海已经太恐怖了。

上海的安女士日前向记者讲述了她家婆婆赵女士的遭遇。

安女士说,因为浦东机场3月2日有一个境外输入病例,东海老年护理院医院3月6日开始封控,他们就不能去探视老人。但是医院管理比较松,“听说三八妇女节,有两个护士长到南汇镇茶馆喝茶,密接了机场的人,3月10日就查到护理医院有阳性了。”

她介绍,由于护士长要查房,到处走。她家婆婆所在的七病区是感染最严重的。后来护士、医生都隔离去了,老人就没人照顾。那些不能自理的、打流汁的老人,基本上是等着挨饿,高血压那些常用药也没人喂了,身体状况就不行了。

“3月10日就有消息说护理医院那边(情况)不好了,我们不放心,打电话问我们家的老人情况怎么样。医院3月15日拍了个视频,那次状况挺好的,也没给她戴口罩,我就放心了。

“3月18日医生打电话说她(赵女士)有点发热,说是一般性感冒,做了核酸报告没有出来。到了19日早上,我打电话问,说是已经退烧了,恢复正常了,人还可以,精神状态挺好的。

“到了3月24日,突然就来电话说床位医生去隔离了,老太太核酸报告出来是阳性,要转到周浦医院去。我说阳性报发给我看一看,他说检测有阳性,没有报告。就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得不到我们家老太太的任何信息,直至死亡。直到现在我都没看到她的遗体。”

安女士后来了解到,从3月28日开始,东海护理医院就由光明集团志愿者、其它医院接手了,因为医院已经开始混乱,大量死人了。

一段当时的现场视频显示,医院管理混乱,垃圾堆积。六七病区内,房间里到处是各种垃圾,脱下来的防护服与新的丢在一起交叉感染,没有洗手液、消毒液。“没有人出来管事。志愿者都是被骗进来的,说这里没有阳性。”视频发布者说。

安女士讲述,那时候都封控在家里,不知道医院的内情。“3月29号中午我打电话,志愿者还告诉我老人挺好,有人照顾。当天晚上9点,突然打来电话,说老太太没了,我们家就很难接受这个事情。死亡证明上定的时间是上午的10点55分。”

母子连心,安女士说,“老人没有的时候,人有心理感应,我丈夫那几天睡不好吃不好。(老人去世)过了十个小时才告诉我们。按照中国的风俗习惯,老人没有了,我们作为小辈,都要给他穿寿衣啊……”

安女士回忆,她们最后一次见到老人是2月底。平常十天、半个月都要去看她一次的。老人1924年出生,98岁了,如果不发生这种灾难的话,安顿好了准备给她过百岁生日的。

“我们家老人状况很好,也不痴呆,就是有一点轻微脑梗和高血压。她在医院胯骨骨折,坐上轮椅,她告诉我是给她洗澡的时候摔的。

“她是可以正常吃饭的,但她那个病房里的人全吃流食,医院就给她全部打流食,就给她吃糊了。一个老太太,给她剃成小平顶,就为了方便洗头。他们照顾老人是没有人性化的。”

最让安女士一家最气愤的是,医院说老人得的是新冠病毒(COVID-19,中共病毒),但是死亡证明上却写器官衰竭、脑梗后遗症。而且不让家属看遗体,说是按照传染病防治法,阳性的病人打包消毒就不让看了。

安女士认为,最起码要拍一张照片,让子女确认一下老人的身份。“周浦医院还烧错了老人,把别的老人烧掉了,用那个人的名字,家里搞祭奠活动已经两周了,人又活着回去了,不知道把谁烧掉了。就混乱成那样。”

因为老人死因不明,也不知道老人最后阶段的状况,安女士一家不同意火化。医院最后交给家属的是阳性报告,可是安女士在疾控中心“随申办”程度上查到的结果老人是阴性,而且3月31日竟然还有一次核酸检测。

赵老太太被转院的当天、3月24日的核酸检测显示呈阴性。(采访者提供)

“我们最基本的权利、老人的一点尊严都没有,我们看一眼的权利都不给。医院还警告我,不让我把事情告诉亲属,告诉媒体。他们现在就是能隐瞒的就隐瞒,能欺骗的就欺骗,就一直给我这个感觉,不说实话。”安女士说。

今年4月上海封城期间,东海老年护理医院发生大规模老人染疫致死亡事件,具体死亡人数至今是个迷。多家媒体注意到,老人的死亡病例并没有被统计到公开通报的案例中。

很多家属拒绝签字火化。独立记者岳戈曾向美国之音表示,多数阳性死者家属希望弄清老人死亡是否与新冠有关,也希望医院澄清死者临终的状况,并保留向院方追究责任的权利。

日前记者联系一位家属确认,经过交涉半个月完成火化,还在等院方的说法。还有家属表示,很多老人死于基础病没人治疗,连一天三餐一杯水都无法保证。老人最后一面见不到,说阳性的直接拉出去火化,装进骨灰袋子。

安女士告诉记者,据她所知,目前周浦医院还有4位老人没有火化。

记者致电东海护理医院,对方称向安女士提供的核酸阳性是疾控中心的数据,至于随申办的阴性结果要问大数据中心。调查死因要找周浦医院。要处理问题请家属当面来谈。

“(因为)我们医院没有传染病的病房、医生,在市政府、市疾控紧急协调下,让我们把病人转到三级定点医院。”海护理医院工作人员说。

该工作人员对老人的死亡人数和火化情况表示不清楚。他否认医院管理混乱,称视频拍摄的仅是角落,并称支援团队达三四百人。

记者致电周浦医院询问情况,对方称周六领导休息都不在。

老人过世背后的伤痛

近日上海疫情再起,安女士所在临时住处的大门再次被铁皮封起来。安女士回忆,过年前,婆婆跟他儿子吵了好几次,说想回家了。但是她不知道家中房子已经被拆了,就跟她说房子在装修。

赵老太太是2018年底住进东海护理医院的。“当时政府准备要强拆,准备动我们家房子的时候,我们就怕老人在家里被折腾的人没有了,把她放在外面安顿的。我们不是说人家要强拆,把老人放在家里做筹码。”安女士说。

“这个房子是四几年我婆婆花钱买的,自己建的自建房,私房。一楼到四楼独幢的房子,两百多平方,下面是店面,一楼、二楼开店的,我有营业执照。”

2016年静安区政府对当地做出房屋征收决定,但文件的附件却显示该项目是“桥东二期就近安置动迁配套商品房建资设项目”。由于赔偿价格过低,安女士起诉到法院。案子还在上诉当中,房子就被迫不及待地强拆了。

静安区征收土地用于商品房项目。(受访者提供)

安女士回忆,“商务大楼竣工验收要办产证,动迁公司和街道请来一些民工样的人,把我丈夫在半路绑架,关到小旅馆黑牢。来到家里砸窗撬门,从楼梯爬上去,把我打倒在地,我女儿从床上被他们五六个人揪着头发拖下来。

“把我们关在旅馆里面,三个人分开关,房间门不让你出一步。卫生间里面洗澡的地方还有监控,窗户都是木条钉死的,十几个人看着我们。逼着我丈夫签字。”

几天后,安女士想办法要了个热水壶,把双层玻璃砸掉,呼叫救命,动静闹大了才把他们放出来。

安女士表示,“谁遇见这个事情,谁就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家三代人心血毁之一旦,我们现在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什么都没有了,老人没了。”

“国际化大都市上海,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这一辈子永忘不掉了。我们就是出不了国,能出去的都要逃离。这个地方已经太恐怖了。”她说。◇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财新曝上海“东海养老院”惨状遭删文
传上海东海养老院逾20老人死亡 家属要说法
【一线采访】知情者曝上海老人院多人染疫过世
陕西上千人围银保监 停贷烂尾楼增至235案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菁英论坛】美国加息是为了对付人民币吗?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秦鹏直播】被教宗抛弃 陈日君香港受审拒认罪
【探索时分】俄罗斯战争动员 四因素将致战败
【军事热点】一天内俄罗斯4架战斗机被击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