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卢比奥:抗中共威胁 三个关键点

人气 3972

【大纪元2022年07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如果这些关键行业的任何一个,从药品到战斗机,从技术到食品,如果有任何一个的供应链来自中国,我们就应该假定它将在未来被武器化,来对付我们。”

马可‧卢比奥说:中共政权如何与美国的精英合作并将美国的制度武器化来对付美国。

今天,我将采访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他是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副主席,我们将讨论中共政权如何利用美国制度,比如我们的创新、我们的自由市场、我们的法律,来对付我们。

卢比奥:好比说,美国某地的一个水手,把他的退休金投资于某个相当于401(K)的计划,而那笔钱,他的或她的退休金,却投资于某家(中共)公司,那里正在设计导弹去炸毁他所服务的舰船。

杨杰凯:以及,中共当局如何拉拢我们的精英,从企业高管到国会议员。

卢比奥:如果我们认为普京对欧洲的能源影响力是巨大的,那么中国对美国和西方的潜在影响力就是非同寻常了。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杨杰凯:马可‧卢比奥参议员,欢迎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卢比奥:哦,谢谢你的邀请,很高兴见到你。

美国需要在科技领域保持竞争力

杨杰凯:卢比奥参议员,因为你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副主席,最近你实际上主持了一个关于中共计划在经济和技术方面占据主导地位的听证会。你认为这次听证会最重要的发现是什么?

卢比奥:好的,这些听证会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让公众了解一些日常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有各种各样的对21世纪的发展方向起决定作用的技术和产业。它们发展速度非常快,无论是量子计算、人工智能,还是5G,在你能想到的任何领域,我们都处在竞争中。无论哪一个或哪几个国家拥有制高点,并在这些领域占据主导地位,都将在地缘政治、军事、经济、商业、工业等方面全面受益。

因此,美国需要在这些领域具有很强的竞争力,而我们面临的敌手和竞争对手是中国(中共),他们不仅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而且还窃取我们正在取得的成绩,因而得以在许多方面展开逆向工程,推进他们自己的项目,并且国家还在提供补贴。

值得担心的是,我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中国(中共)已经在许多关键领域建立了技术优势的世界。你看,当今的美国人,没有谁曾见过美国在全球技术领域,在任何领域,处于第二位。一旦你的国家在某项技术上不是世界领导者,而你的对手则是,那么世界看起来就大不相同了。一旦这样,生活看起来就会很不一样。

所以我认为,强调这一点,并让人们了解这一点,这才是真正的目的。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召开这些听证会,而是要在所有美国致力的领域都力图惊醒人们。

中共不遵守规则 但要美企遵守规则

杨杰凯:那么,你会怎么概括,你想通过此听证会传递的关键信息呢?

卢比奥:嗯,涉及几个方面。首先,显然,中国人(中共)在实施他们要实施的事情,但美国政策制定者做出的很多决定都应受到指责。比如我们对入境投资的筛选(不够),(听任)一家实际上是为中国政府工作的中国公司进入美国,收购一家美国公司,其目的是获得一些初创公司的技术。我们的筛选工作做得不够好,我们自己实施的投资也不够多。

但我们也有一些美国公司,因为得到承诺可获得市场份额,也许是(可获得)在中国的一个小市场份额,但对他们来说,这个市场份额代表着每年数十亿美元的收益,(从而)这些公司愿意顺从中国(中共)的要求,包括交出知识产权。

他们不在乎5年或10年后,一旦中国人弄明白了如何能自己去实施,就会把这些公司踢出去,让他们破产。这些公司更关注短期的利润。

因此,我认为,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是要明白,用自由市场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是行不通的,因为中国不是按自由市场的规则行事。他们是按照重商主义规则行事,他们的公司可以欺骗和偷窃,但我们的公司却不能。

他们希望我们遵守规则,但也希望我们允许他们继续违反规则。要知道,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否则就会造成一些非常严重的和破坏性的后果。

必须根据国家利益最大化来行事

杨杰凯:嗯,我想深入谈谈美国企业与中国、中共打交道时遇到的各类情况。但是在谈这个问题之前,你刚才谈到的内容让我想起了你曾说过的话。你曾说,“对华公共政策一方面一直被左翼激进主义所挟持,另一方面受企业爱国主义匮乏(的影响)。”我想你刚才的话也是在暗指这一点。

卢比奥:是的,假如你是一家美国公司,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的公司,但你并不真正将自己视为一家美国公司。你将自己视为一家全球公司。你将自己视为世界公民,坦率地说,你不承认任何国家利益。

你的工作是尽量在下一季度赚更多的钱,这样你的股东才会高兴,你的董事会才会给你一份新合同。即使你的做法对美国不利,你也不在乎。

很多公司都决定这么做。这并不违法,但这是他们想要做的(而不是对美国有利的)事情。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一点,并理解这就是这些公司的想法,因此我们不应该根据这些公司认为最符合他们利益的方式来制定(美国的)公共政策。

我们必须根据国家利益最大化来行事。我们的工作是服务于美利坚合众国的最大利益。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去打击这些公司,为难他们或企图蓄意损害他们。但是,不能仅仅因为某些公司或某些商会来到华盛顿,说某事对美国企业不利,就一定认为这事是对美国不利的。

对我们国家来说,如此行事可能是对的,即使可能会损害一两家公司。我经常听到这种说法,但是你知道,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否则在10年内我们将不再有这种问题了,因为这些公司将不再是美国公司了。

对华公共政策被左翼激进主义挟持

杨杰凯:你提到的(对华公共政策被)左翼激进主义因素(所挟持),是什么情况?

卢比奥:那是另一种挟持。基本上讲,这伙人是这么一些家伙,比如,是这些美国公司,他们因为选举法而抵制佐治亚州,或者因为五六岁的孩子在课堂上被教的内容而抵制佛罗里达州。而他们对于在中国大做生意,包括赞助在中国举行的奥运会,却毫无意见。(中共)这种国家没有人权,人们未经审判就被立即监禁,在那儿,(为了清零)现在上海人被焊死(单元门)关在家里,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进劳动营,正在遭受种族灭绝。他们这些人对于(中共实施)这些(暴行)毫无意见。

我们有各个行业从中国国内的生产链中受益,其中包括他们知道是由奴工和强迫劳动制造的那些东西,但是他们不在乎,因为东西便宜,可是他们却完全可以竖起公告牌,谴责由民主选举产生的美国政治家的决定。这是一个真正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关注美国国内的事情,却拒绝和未能关注我们与中国(中共)的竞争,这种表里不一体现在其双重标准中。

杨杰凯:我也想谈一谈整体人权问题,因为该问题实际上是长期以来你在国会一直提醒人们关注的事情。在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请你就俄乌战争稍微谈谈看法。首先,我想问,对比中国的战略威胁与俄罗斯的战略威胁,你是怎么看的?还有这个问题,(全球的)关注点是否(因该战争而)从另一个重要行动方身上移开了呢?

卢比奥:我认为中国希望如此。(中俄)两者没有可比性。毫无疑问,俄罗斯拥有战略和战术核武器。他们有一些常规能力,尽管显然不像两个月前那样多了,原因是他们损失惨重,输给了英勇地作战的乌克兰军队。他们(俄罗斯)是一个威胁,当然也是对欧洲的威胁,并且有能力对美国构成威胁,包括在网络电子战等领域。

中国拥有的(实力)规模完全不同。中国是一个技术、商业、生物医学、地缘政治、军事和工业方面的竞争对手。两者甚至没有可比性。我认为以1到10为单位(来评分),中国是10,俄罗斯是3。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相互勾结。我认为中国人正在非常仔细地观察:当你入侵邻国时会发生什么?当你占领不属于你的土地时会发生什么?世界如何反应?他们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力,我们有什么影响力作为反击?他们正在留心观察,从这次对乌克兰的入侵中吸取教训,以在未来实现他们的野心,包括对南海和台湾等地的野心。

我们继续采访参议员马可‧卢比奥。

供应链因大流行而中断 中共在美国内置间谍系统

杨杰凯:好的,来谈谈你刚才提到的一些问题吧。如你所述,他们(中共)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力?

卢比奥:你看看我们现在的供应链,它们已经因大流行而中断了。想像一下,如果他们决定拒绝给我们提供这些东西会怎样,不是因为大流行,而是因为他们想威胁我们,不让我们干预他们决心在世界各地去做的任何事情。

他们的影响力涉及,从我们这个国家依赖的90%的最重要的抗生素,这都是在中国制造的,到电池中用到的70%左右的基本元素——锂等类似的东西,这些都是非常必要的,一直到,更不用说,纺织品等这种性质的东西。我们在这个国家依赖的非专利药品的80%也是在中国制造的。

因此,他们已经有了这些影响力,而且他们在许多其它领域的影响力也变得越来越大。在电信领域,华为正在全球扩张。坦率地说,他们还不知道是,就在最近,英国做了关于这些(中国产)摄像头的报导,这些摄像头被安装在英国的不同地区。现在,他们不仅有摄像头,还有麦克风(遍布全球),而且我们知道他们完全有能力安装后门。

中国(中共)将建立一个内置的间谍系统,包括在美国这个国家,我们不仅仍然有华为的设备,而且在我国的国防设施中还有“白标设备”。“白标”的意思是我们以为是从一个非中国公司购买的,但是实际的设备、服务器、摄像头只是剥掉了(中国制造的)标签,贴上了一些其它标签,然后就(获准)安装了。如果它有后门,你本质上是在引狼入室,让中国间谍进入你的设施。

因此,(中共的)影响力是存在的,而且正在增长。如果我们认为普京对欧洲的能源影响力是巨大的,那么中国(中共)对美国和西方的潜在影响力就是非同寻常了。他们有能力现在就扰乱我们的经济,因为我们在基本原材料和成品生产方面都过于依赖他们,而且这种情况还在加剧。

中共如果入侵台湾 全球供应链中断怎么办?

杨杰凯:好吧,我肯定想谈谈这方面。而中共当局(因疫情)在其许多大城市实行了封锁,结果导致供应链中断等许多问题,我们从中可以吸取什么教训?

卢比奥:中国的供应链中断,并不是他们故意制造的,而是他们实施清零政策造成的,这也是(导致)我们通货膨胀的主要驱动力之一,虽然不是唯一的驱动力,但也是其中的重要部分。这不是他们故意做的,但还是发生了。

想像一下,假如他们故意这么做,怎么办?我是说,我不认为,台湾十年内不会出事。所以,想像一下,我们已经到了那个地步:中共决定入侵(台湾),于是他们对美国说,“这很简单,假如你介入帮助台湾,或者日本,或者任何其它我们想获得的领土,我们将切断对你的这些东西的供应,而你却依赖这些东西。”

现在,这不仅威胁到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而且他们(中共)知道,依赖这些东西的企业将在国会大厦的门口大喊大叫,说这正在损害我们的经济。我现在就看到了这种情况。

有一天,我有机会与一家飞机制造公司交谈,他们正在抱怨(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说中国不再从美国购买飞机了,改为全部从欧洲购买。基本上讲,他们的论点是:我们做的一切让中国人生气的事都必须停止,因为这对我们(公司)有伤害,他们不再购买我们的飞机了。

这只是一个行业和一家公司。想像一下,在多个行业,它将对我们的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政策制定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告诉你,政策制定者会对此作出反应。如果那个飞机制造商在你的州,是你的州最大的雇主之一,那么作为参议员的你将去国会代表他们去力争,这样做就等于在这个问题上代表中共的立场。这就是他们现在拥有的筹码。如果我们不改变方向,这种影响力在未来几年只会成倍增长,使我们这个国家陷入现代从未有过的脆弱状态。

预计十年内 中共当局会对台湾采取行动

杨杰凯:我想谈一谈台湾问题,因为你在暗示,在十年内,你预计中共当局会对台湾采取行动,即试图以某种方式占领台湾。我的理解是否正确?

卢比奥:正确。是的,我不认为,我们在十年内不会看到这种情况发生。我认为他们(中共)更倾向于让台湾人审视这个问题,并表示,“美国人不会来帮助我们。他们没有这个能力。中国人拥有可以摧毁他们的舰船和飞机的防区外攻击能力。因此,即使美国人有心援助我们,他们也不会来,美国不会来援助我们,还因为他们会害怕这将对他们的经济产生影响。”

一旦他们(台湾)认定,无论美国做了怎样的书面承诺,都不会来援助台湾,那么他们别无选择,只能与中国政府达成最好的协议。我想这是中国(中共)的首选方案,这就是他们希望看到的情况。

如果该方案未能实现,我认为备选方案是占领它,用武力占领它,非常迅速地占领它,进行非常迅速的军事作战,使他们(中共)不仅能够占领它,而且能够在任何外国介入之前使其固若金汤,无论是美国介入还是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友介入。他们希望能够在任何人介入帮助台湾之前,非常迅速地武装占领。这就是他们的目标。

所以我认为武统是他们的备选方案。他们更倾向于首选方案,但他们已经准备好执行备选方案,他们正在建立这种能力。

我不认为这将在未来的六个月内发生,尽管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我能肯定,我不认为,我们在十年内不会看到(占领台湾)这种事情以某种方式发生。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中共实际上是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同谋

杨杰凯:你曾说过,中国(中共)实际上是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同谋。这个话题结束前,我想让你评论一下,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

卢比奥:我认为他们(中共)正在不被抓到的情况下尽其所能帮助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无论是提供弹药,还是……我认为,他们可能真正希望能够提供帮助的一件事,是建立一个替代银行系统,可以逃避美国和西方的(经济)制裁,因为他们有一天会需要它。我认为他们正在尽可能地为俄罗斯提供技术和情报支持。但他们不想公开地与之产生联系,他们不愿由此招致负面宣传。

我认为他们可能对(俄罗斯)已经犯下的侵犯人权的暴行感到紧张,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被解放,媒体和其他调查人员可以进入那里,我们将发现一个先进的工业化国家实施暴行的水平,我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从未见过。世界将对此感到愤慨。

因此,我不认为中国人希望跟这些事情粘上包,但他们肯定不仅仅把俄罗斯视为其在试图取代美国和西方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努力中的一个伙伴,他们不仅将其视为合作伙伴,而且,我认为,他们将这场战争视为这一秩序过渡的开场,而这一过程如何进行,将为未来发生的事情定下基调。

我认为他们并不介意我们花费大量的金钱、时间和军力来对付俄罗斯,因为这使得美国因此无法专注于提升我们在太平洋地区的能力。

杨杰凯:要知道,这一切都发生在中共竭尽全力继续追求全球霸主地位的背景之下,你之前也谈到过。但我实际上并不认为每个人都能真正理解这个事情,(不是每个人都)明白这就是中共当局的计划。

中共咄咄逼人 越来越多人清醒 但选项在减少

卢比奥:我认为他们(中共)长期以来不肯承认这个事实。直到最近,他们的论点还是:他们是一个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他们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我认为他们(最近)不再像以前那样试图掩饰了。他们不再装蒜了,不再韬光养晦了。他们不再那样做了。我认为从07年、08年开始,特别是在习近平领导下,他们变得咄咄逼人。

但是我也认为,随着事态发展,我认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一点,这很好。现在,人们的看法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们还谈不上完全改变了。我认为现在还没有发生巨变,也没有达到必要的紧迫程度。

我们没有15年的时间来看清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有很多错误要尽快弥补,否则我们将看到我们的选项开始减少。

杨杰凯:我完全同意你关于观念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看法。如果你把它与五年前相比,会感到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人们的看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但与此同时,我们仍然看到(亲中共的)巨大的推动力,无论是指数基金,还是各种华尔街公司的基金,仍然在推动大量的资金,几十亿,几百亿美元,其中一些是被动地投资到了中国。这种情况现在仍在继续。

卢比奥:确实如此。我认为最令人担忧的是,他们用联邦雇员的退休资金直接投资于那些正在设计武器系统以在未来杀死美国人的公司。看吧,你可以因这些(中国)公司赚很多钱。这些中国公司由其政府保证其市场份额。

他们的政府基本上是告诉这些公司,“你们是唯一能够在中国销售这些产品的人。此外,我们的政府将去世界各地,帮你获得合同,来生产这些产品。我们会对价格进行补贴,这样你们就可以在价格上击败任何对手。如果有必要,我们会贿赂那个国家的领导人,这样他们就会把合同给你。”

而你却是一个在西方,在美国,或在什么地方的投资机构。(你说,)“要知道,我们在这些(中国)公司投资可以赚很多钱。是的,我们的投资对美国不利,但是要知道,我们将为我们的投资者赚很多钱,他们会对我们非常满意,我们就关心这个。”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情况。需要承认有这种行为,我们需要着手纠正它,尤其当我被告知,联邦雇员的每个月的每份工资,都投资在一个储蓄计划中,我们目前正在举荐四个提名人进入他们的董事会,去监管将储蓄计划投资于为中共军队服务公司的行为。

所以,要如此看待这种事情:这就好比,美国某地的一个水手,把他的退休金投资于某个相当于401(K)的计划,而那笔钱,他的或她的退休金,却投资于某家公司,那里正在设计导弹去炸毁他所服务的舰船。这很疯狂,但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为了中国市场 美国精英向中共妥协

耐人寻味的是,如果他们(美国的企业领导人)投资于化石燃料,如果他们投资于枪支制造商,如果他们投资于任何类似的产业,那么你会从媒体和左派那里听到一片喧嚣,称不要再进行这种投资,要撤资。如果他们在以色列投资,你会听到一些人说他们应该撤资。但是,如果他们投资于中国军队或与中国军队有关的公司,那就没问题。

杨杰凯:参议员,为什么会有这种虚伪的行为?例如,我的同事李‧史密斯(Lee Smith)的观点相当有说服力,认为美国的很多企业领导人,坦率地说,很多美国精英,已经以某种方式或者至少在某些方面被中共俘获,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卢比奥:我认为他们是以以下方式被俘虏的。我认为他们曾多次前往中国,中国(中共)多年来一直非常努力地影响他们,可能从他们年轻时作为商务班的初级成员时就开始了。他们(中共)有一个系统,负责邀请美国商业领袖。

当时他们还不是首席执行官,只是中层员工,他们的职业生涯刚起步,就被邀请去中国旅行。因此,他们(中共)建立了这些个人关系和这种与中国的联系,并开始向这些人灌输中国对国际大事的某种叙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在企业中职位不断升迁,然后成为公司领导人。在过去20或25年里他们(中共)采取的就是这种模式。这是其一。

其二是,不可否认,如果你质疑这些(中共)公司,那好,你将不再能够在中国开展业务,这对他们(这些商业领袖)来说,取决于其在的行业,这将意味着收入的巨大损失。他们如何向其董事会和股东们解释,而不被解雇?因此,这就是动力的第二部分。所以说,实际上其中有钱的成分,中共对很多企业领袖进行了长期投资。他们就是这样被俘获的。

请看,我想最令人震惊的例子之一也许是,中国(中共)已经在审查美国电影了。在美国制作的电影遭中共审查。情况是这样的。没有一家好莱坞工作室会制作一部由中国人当反派,或有中共做坏事的电影。

你不能制作这种电影,因为他们无法在中国放映。无论你什么时候拍电影,问题的一部分是、你要计算的一部分是:这些是我们在世界各地的收入,而这些是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收入。中国(中共)正在利用这一点作为杠杆。

这是一个小小的例子,只是给你举个例子,说明我们在未来会看到什么。最有趣的是,最近上映的新一部《蜘蛛侠》电影中,在结尾的场景中有一个自由女神像的镜头,中国人(中共)想让索尼把它剪掉。索尼说不,他们拒绝了。

所以,是一个日本公司在捍卫美国的荣誉。但是,每天都有电影没被制作完成,或者被修改、被编辑,因为中国政府不允许发行。而中国和电影公司也不想(因得罪中共影响到电影上映而)赔钱。

中共想做世界老大 对内暴行会对世界人民好吗

杨杰凯:我想转到人权的话题上,因为这一直是个问题。你参与有关中国人权的问题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在我采访调查中国人权问题时,经常有人会问我,作为一个美国人,作为一个加拿大人,住在地球的这一边,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回答他们?

卢比奥:嗯,那就直说了吧,他们(中共)想要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如果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不惜对本国人民实施这些暴行,想像一下,他们会对你和全世界人民做些什么?因此,首先,你必须了解这些人是什么人,而了解他们的最好方法是看他们如何对待自己的人民。这是其一。

其二,世界各地没有发生我们过去看到的坏事,很大的原因在于,二战后形成了这样一个全球共识,即有些事情你不能做,比如,你不能把人送进死亡集中营;你的产业不能使用奴隶劳动。这些都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一个认为这些事情可以接受的国家,这将影响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

其三,虐待行为在一个地方发生,就会在其它地方发生。举例来说,虐待行为不仅会针对中国境内的维吾尔人,也会针对在美国的维吾尔人和持不同政见者。他们(中共)派特工到美国这里恐吓人们,以他们的家人作为威胁让其回家,找到其说,“你知道,你真的应该回到中国,我鼓励你回到中国,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你的妈妈、爸爸、兄弟、姐妹、孩子在家里日子会很不好过。”

因此,他们的长臂已经伸向世界各地的国家,威胁着人们。人们需要意识到这一点。他们需要知道我们在打交道的是什么样的人。

中共把利诱作为筹码 要世界忽略其恶行

杨杰凯:你知道,引人深思的是,我最近刚采访了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维吾尔裔美国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他谈到了针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和它的起源。他告诉我的一件事是,当有关中国活摘器官、为器官而杀人的制度,迫害法轮功学员等等可信的信息出现时,由于当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你看,现在这事也发生在了维吾尔人身上。

事实上,我想补充的是,今天是一个合适的日子来拍摄这个采访,因为今天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是法轮大法在中国开传30周年纪念日,可见这是一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迫害。

卢比奥:是啊!重申一遍,你说得完全对。我认为这些中国人已经校正了世界对中共的正确反应,无论是通过中共对南中国海的入侵,还是这些暴行。中共认为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很忙,不会太在意这些事情:是啊,他们会抱怨,会通过一些决议,会有一些抗议,但最终他们不会放弃他们通过与中共搞好关系而获得的利益,不会在这些事情上与中共断绝关系。

在许多情况下,他们(中共)将触角伸向大学校园,压制这些信息。我们在大学校园里有人演讲,而他们组织了一些人,要么在校园里骚扰演讲人,要么让政府取消他们的活动。相信我,你看NBA比赛时不能举起支持香港的标语,他们(NBA)会把你赶出赛场。

你可以举起一个关于任何人的标语,也可以举牌说美国邪恶,但是你不能举牌说中共对西藏或法轮功或维吾尔人做了什么,对香港做了什么。你不能谈论任何这些(让中共不高兴的)事情。你会被赶出场馆,因为NBA不想失去在中国的(直播)发行权,否则会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所以他们(中共)已经学会了如何玩这个游戏。有很多人与他们合作,通常是为了美元和美分,不在乎意识形态,这真的很不幸。我们需要扭转这种趋势,因为这只是他们控制我们的又一个筹码。

对抗中共威胁:工业化、提升军力、不依赖中国

杨杰凯:参议员,在我们结束之前,(请谈谈)你认为美国和其它国家必须做哪些关键的事情来对抗中共的威胁?

卢比奥:首先,我们需要确定在21世纪哪些是涉及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关键行业?美国或盟国必须有能力来主导这些行业,从原材料,一直到将其工业化,一直到其应用,当然还有其设计。如果这些关键行业的任何一个供应链,从药品到战斗机,从技术到食品,如果其中任何一个来自中国,我们应该假定它将在未来会被(中共)武器化,用来对付我们。我认为这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事情。

第二,我们的军事能力必须加强,不仅仅是为了投射力量,而是为了能够防御中国正在研发的武器。他们正在开发不对称的手段,用火箭来摧毁航空母舰。我们必须有能力防御,否则我们将无法使用航母。还要对太空战或者太空防御进行投资,以及对地面设施进行投资。

第三,我们必须投资于这些行业,不只是保护这些行业,而是要进行投资,不仅要有来自私营部门的投资,还要有来自公共部门在一定程度的对基础研究层面的投资。在一些关键行业中,有些事情现在在美国做可能不划算,但是我们不能依赖中国,否则我们会有很大的麻烦。

这些事情对我们在将来应对各种威胁真的很重要,而这三件事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三件事。

杨杰凯:马可‧卢比奥参议员,谢谢你接受本节目的采访!

卢比奥:先生,谢谢你邀请我,我很高兴。

杨杰凯:谢谢大家观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我对参议员马可‧卢比奥的采访,我是节目主持人杨杰凯。

大家好,我要分享一些有关《美国思想领袖》和《卡什角》的令人兴奋的消息。我们实际上将要扩大我们的制作团队,并聘请一名副制片人。实际上您可在ept.ms/associateproducer上查看职位描述,(associateproducer)是连在一起的一个词。如果您认识任何可能对这份工作感兴趣且具有资格的人,或者您自己可能感兴趣,请告诉我们。重复一下,是

大家刚才看到的是《美国思想领袖》这一集的删节版,要看完整版,您可以访问epochtv.com在Epoch TV上观看,也可以在Roku TV、Apple TV、Fire TV和其它电视平台上找到它。

《美国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南达州州长:疫情下的抉择
【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思想领袖】如何应对中共发起的隐形战争
【思想领袖】“批判种族理论”如何违反民权法?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时事军事】海玛斯数量翻倍后 援乌清单怎么变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