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法轮功学员7‧20集会 吁结束中共迫害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著名人权律师Kerry Gore在集会上发言,呼吁新西兰应该引入《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迫害者。(袁弘/大纪元)
人气: 7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蕙琳、杨楠新西兰报导)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和各界人士一道,呼吁世人认清中共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早日结束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

正午时分,集会在天国乐团演奏的《法轮大法好》乐曲中正式开始。各界人士和法轮功学员在集会上发言。

活动主办方表示,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为目的开动国家机器,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从那一刻起,法轮功学员开始反迫害,至今23个年头。

每一年“7‧20”的到来,意味着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又进行了一年,全球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也都会在这期间,举办各种纪念活动,停止迫害的呼声也越来越急迫。

天国乐团在集会中进行了几场演奏。有一阵子忽然乌云密布,雨水夹杂着阴冷的风落下,雨中的乐曲,映着“法轮功反迫害23周年”的横幅,现场民众表示气氛凝重很震撼。(袁弘/大纪元)

陈维建:一路走来 见证法轮功朋友23年反迫害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陈维健(左)在集会上发言。(袁弘/大纪元)

曾任《北京之春》主编,后又在新西兰创办了《新报》的陈维健在集会上发言,他说,“23年来我伴随着法轮功朋友一路过来,见证了他们对暴政的反抗,对“真、善、忍”的不离不弃,持之以恒的追求,在弘扬中华文化上作出的卓越的贡献。”

他讲述了和法轮功相识的过程:“当年(1999年5月)李洪志先生到新西兰传法,在我报社刊登广告,使我有机会接触到法轮功,看到了《转法轮》。”他说,法轮大法不但教人修身养心,还教人做好人,这么多年华人移民中修大法的,都是好公民,无一例外。

中共迫害法轮功,他也有亲身经历的往事,并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他说,“2001年,发生天安门自焚事件。那时中领馆给我发来“自焚”的材料,要求我刊登,我回信表示自焚事件真相不明,需要国际社会组团调查,没有给予刊登。这起事件我们从今天来看,更加证明完全是中共策划陷害法轮功的事件。”

他认为中共之所以非要对法轮大法这样一个修炼团体赶尽杀绝,是因为如果中共允许法轮功的存在,会彰显出中共政权的邪恶。善与恶、真与假、平和与暴力是不能并存的。他说,23年来,正是由于法轮功群体对国际社会持之以恒地讲真相,这几年国际社会才开始认识到中共所犯下的包括活摘器官等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行,并开始对中共进行谴责。他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天灭中共”这一天不远了。

铁证如山 新西兰应该引入《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迫害者

著名人权律师Kerry Gore在集会上发言,他历数了中共在对法轮功修炼人长达23年的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中,犯下的各种滔天罪行。他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铁证如山,被多家受人尊敬的独立组织充分记录备案,这里仅列举几个:大赦国际、人权观察、自由之家、人权事务办公室,联合国民事务高级专员(UNHCR),美国国务院人权实践年度报告等。

Kerry表示,新西兰政府对这种迫害完全知情,并因此接纳法轮功修炼者的难民申请,但这远远不够,应该采取更严厉措施谴责中共。“新西兰应该引入《马格尼茨基法案》的立法,禁止参与迫害者获得签证,禁止他们和他们的直系亲属入境新西兰,冻结他们在新西兰的资产等。唯有这样,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才会明白,迫害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重申,贸易的考量不应该凌驾于最珍贵的人权之上,因为那是新西兰人几代人的努力,甚至不惜付出生命换来的,是新西兰的国家之本。

他呼吁各选区代表,把停止迫害这件事放在紧要的日事议程上,督促政府付诸行动。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集会开始时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袁弘/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亲历的酷刑迫害 令人发指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法轮功学员程静(右)在集会上发言。(袁弘/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程静在集会上发言,她说,她94年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幸福。但99年中共迫害开始,她被绑架6次,非法累计关押2年6个月。

1999年7月,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后,程静多次到北京诉求,在北京和回到当地都遭受到严重迫害,她描述了公安对自己施暴和看守所被酷刑的一些情形:“在北京遭公安暴打后绑架,用电棍将我打得遍体鳞伤全身青紫,面部持续红肿1周;警察用横幅勒紧我的脖子,致使我三次窒息,险些失去生命;又将我绑架到看守所和派出所,打我,把我的手、脚铐在木板做的镣铐上呈大字形,用钢针扎我,用穿着皮靴的脚踢我并踩我的脸;在冰天雪地的夜间只允许我穿内衣,将我双手反铐在结冰的室外。天亮后所长用2副手铐将我十字挂靠在篮球架上,双脚腾空,致使我的双手失去知觉,两手发黑后才将我放下。”

“2001年,再次被抓进看守所时,我被强行脱光衣服进行侮辱性检查及照相,抵制后遭到殴打。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灌食迫害。后来他们将我转移至劳教所,遭多次野蛮灌食,他们用1根长约2米发硬、发黄的胶管,没经消毒就从我的鼻孔往胃部插送,再将糊状食物用大注射器通过胶管推送到达胃部,每次鼻孔鲜血直流,痛苦万分。”

程静表示,她只是讲出来所遭受的迫害中的一部分,她最终逃到新西兰。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法轮功学员和彦辰(右)在集会上发言。(袁弘/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和彦辰在集会上发言,1999年迫害开始时,她还是个学生。她讲述了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她说,2000年12月29日,她和母亲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喊出“法轮大法好”时,一个警察上去就朝她脸上重击一拳,她被打翻在地。在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毒打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幼。她被编号后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转押到其它派出所,在那里她亲历和看到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他们被逼接受脱光衣服检查,零下十几度只穿内衣在雪地罚;预警让其他刑事犯用鞋底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给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插管灌食……手段之残忍之多,令人发指。

2001年时,她被逼四处流浪逃避追捕,有一次忍不住去看望母亲时,被发现,她无奈从窗户逃走,顺着雨水管往下滑时,不慎摔下楼,不能动。“警察毫无人性地叫嚷着说,一个腿骨折也得送劳教。后来检查结果出来是双腿骨折。当时公安不得不放我,但告诉我的亲戚说,等我的腿好后还要把我送进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劳教……”,两个月不到,腿稍好,为逃避追捕,她又被迫离家四处流浪。

最终她在各方帮助下,辗转来到了新西兰……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法轮功学员黄国华(右)在集会上发言。(袁弘/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黄国华在集会上发言,讲述了中共对他的迫害,“二十年前,由于中共对法轮功修炼着的残酷迫害,我那怀有身孕、年仅二十九岁的妻子就被中共广州警察活活的打死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就这样被摧毁了……”

黄国华表示,中共的迫害不仅仅是对法轮功,那些被强拆、正义的律师和记者们、天主教徒、基督徒、佛教徒、西藏人和新疆人等等……也在遭受着中共的迫害,就连那些紧随中共作恶的警察们、那些既得利益的高官们也同样逃不脱中共这个邪灵的威胁!

他呼吁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解体中共,每一个人都将是受益者。

集会上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发言,他们来自不同的城市,曾被关在不同的监狱,有着肉体和精神被残酷迫害的不同却又类似的遭遇。他们表示,能够站在这片自由的土地说出自己的经历,已经是幸运地逃离了中共的迫害魔掌,可还有无数的和他们一样的法轮功修炼者还在中共大陆,正在经历着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残酷迫害,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被迫害致死……迫害一天不停止,悲剧和暴行就在上演,他们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唤人们共同行动,大家一起早日结束迫害。

他们的故事,让在场的民众为之动容,纷纷在“结束中共”(End CCP)征签表上签字支持。

IT高管:中共在和西方国家玩温水煮青蛙的游戏

Brandon Herbert是一位IT高管,他认为中共在和西方国家玩温水煮青蛙的游戏。(杨楠/大纪元)

Brandon Herbert是一位IT高管,出生在新西兰但多年来一直居住在澳大利亚,最近才回到新西兰。他和儿子被天国乐团的演奏吸引,坐下来观赏。他表示,中共对于民主自由的威胁,从中共对澳大利亚葡萄酒、肉类和矿产行业的制裁就可以看出来。而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渗透,他一点也不惊讶,他所在的维州就有多名高级政客和中共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Brandon认为中共正在和西方玩一个温水煮青蛙的游戏,当中共残暴对待西藏时,西方在沉默;接下来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新疆维族的迫害,然后是对香港自由的践踏,那时西方还在沉默;现在轮到西方自己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西方国家对于法西斯的政策也是如此,最后受不了了才反击。人们好像永远也学不到这些教训。

Brandan翻看着手中的法轮大法介绍单页,手指着“真、善、忍”这几个字说,“我看不出这几个字有什么不对,这是好的价值,他们的(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没有错。我不是一个信仰宗教的人,但是对我来说,好的宗教和信仰目的都相同。”

所罗门群岛居民:我不喜欢中共的意识形态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马兰花/大纪元)

Jared来自所罗门群岛,现居住在新西兰从事建筑工作。他的太太是台湾人,自己也在台湾居住过,非常喜欢中国人。他说,从人权的角度来讲,我不喜欢中共的意识形态,也不喜欢中共对待中国人的方式。他说,我们都知道所罗门群岛和中共签订了一个协议,中共会给所罗门带来巨大的投资,包括在基础设施上,但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东西,这后面一定有什么原因。

Jared说:“所罗门群岛是世界上还没有得到开发的少数国家之一,有很多的资源,我想中共是看到了这一点”。他不想所罗门群岛以后背负沉重的债务,也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因此被中共控制。

民众:很高兴了解法轮大法 纷纷支持反迫害

Zainel和他的太太Hanida很高兴今天了解了法轮功是什么,支持反迫害。(杨楠/大纪元)

Zainel来自马来西亚,他的太太Hanida非常喜欢法轮功学员赠送给她的小莲花挂坠并拍照留念。Zainel表示,他在马来西亚就看到过法轮大法的广告牌,但是一直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他高兴地说,“我今天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法轮大法。”

Zainel读了《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杀害?(Killed For Doing This?)》的单页后,非常震惊,他说自己曾经到中国出差,可是那里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却一点也不知道。他表示非常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民众在“打倒中共恶魔”(End CCP)征签表上签字支持。(袁弘/大纪元)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民众在“打倒中共恶魔”(End CCP)征签表上签字支持。(袁弘/大纪元)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民众在“打倒中共恶魔”(End CCP)征签表上签字支持。(袁弘/大纪元)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民众在“打倒中共恶魔”(End CCP)征签表上签字支持。(袁弘/大纪元)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民众在“打倒中共恶魔”(End CCP)征签表上签字支持。(袁弘/大纪元)
2022年7月16日,新西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奥克兰市中心伊丽莎白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7‧20”反迫害23周年。图为民众在“打倒中共恶魔”(End CCP)征签表上签字支持。(马兰花/大纪元)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