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伦敦集会 青年法轮功学员:立即释放我母亲

2022年7月16日,法轮功学员于铭慧在伦敦举行的集会上。(晏宁/大纪元)
人气: 4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7月20日讯】7月16日,英国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举行集会,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23周年,呼吁解体中共,停止迫害。以下是法轮功学员于铭慧在集会上的发言全文:

7月20日,对我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此时此刻,我的妈妈,一名法轮功学员,正被关在中共的监狱里,遭受非法的监禁和迫害。

1999年7月20日,我和父母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折。这一天,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信仰灭绝性的迫害。在这场迫害中,我的家庭经历了监控骚扰、非法抄家、黑监狱(洗脑班)、劳教所。我的爸爸于宗海,被中共非法判刑15年,遭到酷刑折磨。我的妈妈王楣泓,被中共非法判刑11年,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以非法和不人道的手段强制转化信仰。

三个人的家变成了一个人的家

迫害发生的那一年,爸爸因拒绝服从中共的无理要求,即放弃法轮功修炼和撒谎抹黑法轮功信仰,被判劳教。随后,爸爸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妈妈一个人带着我,承受来自单位、家庭、社会等方方面面的打击和压力。后来妈妈两次被关洗脑班,警察几次到我就读的初中学校骚扰我,带我离校审讯。

2001年,在中共媒体铺天盖地抹黑法轮功的时候,爸爸因为悬挂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枉遭判重刑15年,期间爸爸遭到酷刑审讯,拒绝放弃法轮功信仰。妈妈带着我数次搬家和转学,避开警察持续的骚扰和监控,试图给我一个相对安定的学习成长环境。

在中共残酷的迫害中,妈妈努力为我撑起了一个家。只要有妈妈在,我就是一个备受疼爱的孩子。直到2003年,妈妈给不明真相的群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枉遭判重刑11年,被监禁迫害。三个人的家,只剩下了我自己。

2022年7月16日,法轮功学员集会现场。(晏宁/大纪元)

妈妈被捕的那天,几个警察埋伏在我的家里。傍晚,当我从学校返回家,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一只手把我从门外拉了进去,钳制住我,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警告我不要发出声音,他们在等我妈妈。

在一片昏暗中,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警察接了一个电话,他们已经在别处抓到妈妈了。就这样,我和妈妈还没来得及正式告别,更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19年。喜欢抱着妈妈睡觉的我,再也没有机会拥抱妈妈。此后我们的见面,都是在监狱的接见室中,我们之间隔着厚厚的玻璃,妈妈身边坐着一个狱警,监控着我们的谈话。

妈妈除了高兴,她还仔仔细细端详着我,好像我身上的每一点变化,都逃不出她的眼睛。短暂的会见时光,能确认彼此安全无恙,对我们而言意义重大。从此和父母自由地说话、亲密无间地待上一会,成了一个圆不了的梦。

妈妈被抓的那一天,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直到我出国以后,才从明慧网的报导中了解到。

被抓的时候,妈妈拒绝交出同修的联系方式,被警察用枪指着她的头威胁她,一个警察用一本厚书反复抽打妈妈的脸,她还被人从楼上拖拽下楼梯至警车。审讯中,国保警察对妈妈刑讯逼供。妈妈的入狱体检报告上写着,妈妈的前身后背都有伤。被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中,妈妈因为拒绝转化信仰,被监狱列为二级严管对象。

妈妈再次被判刑 妈妈能活着走出监狱吗?

2020年底,妈妈出狱6年后,因为讲法轮功真相被捕,再次被非法判刑4年。入狱后,妈妈被长期非法监禁在专门调教新入监的犯人和转化法轮功的集训队里,迟迟没有被下放到正常监区(最后的更新日期2022年1月24日)。集训队的环境恶劣,狱警豢养了一群泯灭良心的恶囚打手,专门虐待凌辱法轮功学员,通过转化她们的信仰赚取减刑加分。

一年多来,妈妈被剥夺了与外界沟通的基本权利,无论家属还是律师都无法见到妈妈。这让我们非常忧心。监狱是中共系统执行灭绝法轮功政策最后的一环。每一分钟,妈妈都面临着被侮辱、殴打、电棍、小板凳、药物迫害等种种酷刑的威胁。以我多年来和监狱打交道的经验,我深信,此时音讯全无的妈妈,一定遭到了严重的人身侵犯。

我对妈妈能否活着走出监狱,以及妈妈在这种以摧残肉体和精神为目的的服刑之后能活多久,都感到一种极为深切的恐惧。妈妈被关押的黑龙江女子监狱,狱中猝死和出狱死的例子近期就有报导。(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7/出狱前两天-苏云霞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433355.html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11/遭黑龙江女子监狱残忍折磨-刘亚芹被迫害离世-433501.html

更恐怖的是,妈妈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是否被采血配型,成为一个潜在的器官供体?就在我的家乡,出现了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离奇速死后,警方与医院配合,将其体内(包括头颅内)所有脏器全部取出的事例。(https://www.zhuichaguoji.org/sites/default/files/2019-02/111433_1550602438.pdf)近期被媒体曝光的一位日本人在中国亲眼目睹一名未满20岁的法轮功学员被作为器官活供体被强摘器官的事件。(https://www.ntdtv.com/b5/2022/06/27/a103466235.html

2022年7月16日,法轮功学员在伦敦游行集会现场。(晏宁/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我的父母)为什么坚持讲真相

父母惨痛的遭遇撕破了中共的假面目。

迫害前,我的父亲是一名美术工作者,母亲是一名高级地质工程师。父母两人都是单位的业务骨干,爸爸曾多次获得省市级劳动模范的称号,妈妈的学术论文也曾经获奖。爸爸积劳成疾,才三十多岁就身染重症,十分痛苦,医生诊断爸爸半年后将瘫痪。父母四处寻医,不堪重负。非常幸运的是,爸爸在1994年得法,像无数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一样,身体快速而奇迹地恢复了健康。

同时,他按照法轮功的要求,遵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好人,提升道德,严格要求自己。一次,他单位的同事去医院就诊,医生认识爸爸,便问道,“于宗海好久没来了,走了吧?”那个同事幽默地回复道:“他不仅能走了,还能跑了!”

1995年,妈妈和其他亲友在亲眼看到爸爸身上发生的变化后,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以后,我的父母再也没有吵过架。父母得法后身心受益极大,惠及到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多愁善感的我,在父母慈爱的呵护下,也变得健康快乐起来。

父母得法的时候,正赶上中国政府鼓励民众通过气功锻炼强身健体的潮流。法轮功是中国气功中的明星功派。1992年,法轮功由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中国公开传出后,受到了很多褒奖,包括中国公安部发出的表扬信。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和其“真善忍”原则使社会道德提升,法轮功群体中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多次被媒体报导称赞。

在我的记忆里,法轮功学员常讨论的话题是“如何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提高心性,做一个好人,如何在矛盾中向内找”。这样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气功,吸引了很多人。爸爸单位开党员会议的时候,下面坐着一半的人都佩戴着法轮章。1998年,中共发动迫害的前一年,负责中国气功和人体科学的国家体育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全面的科学调查,得出结论,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率高达97.9%。下半年,全国人大退休老干部乔石等人,再次对法轮功作出系统调查,得出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附件三)。

我们万万没想到,自诩“伟光正”的中共,会迫害平和善良的法轮功。

1999年7月20日,中共罔顾事实,公然诋毁法轮功。很多法轮功学员(包括我的父母)依法上访陈情,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政府讲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相。没想到,等待他们的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我的父母,因为说真话,坚持信仰,失去了一切,从行业精英沦落为监狱里的廉价奴工。因为精神信仰的特殊性,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狱里被继续强制转化信仰。我的父母在监狱里遭到酷刑。

23年中共当局持续的骚扰和迫害,无数法轮功家庭像我的家庭一样遭到了剧烈的冲击。在江泽民“名誉搞臭,经济搞垮,肉体销毁”的灭绝政策下,恐怖弥漫。

正如我们师父在经文中讲的,(大意)每个人都需要摸着良心,问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个真象。法轮功信仰究竟是什么?我们作为法轮功学员,做好人,寻求道德提升和心灵升华有什么错?昧着良心,诋毁自己的信仰、诋毁师父的清誉,能算一个好人吗?在亲身经历这场迫害之后,我才明白,中共利用强权强迫法轮功作的选择其实是非常残酷,要么选择世俗生活死亡,要么选择灵魂的死亡。

基于“真善忍”的修炼实践,在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系统性大规模酷刑、虐杀的情况下,很多学员没有选择沉默自保,他们用自印传单等方式,告诉其他中国人,他们自身的真实经历,伸冤法轮功信仰被抹黑、遭迫害的真相。很多学员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大声疾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

这场迫害对家庭的伤害

和爸爸分开的那一年,爸爸42岁,我12岁;和妈妈分开的那一年,妈妈45岁,我16岁。我们被迫亲子离散,夫妻分别,曾经的我幼无所依,如今我的父母老无所养。翘首盼望20年,我们依然深陷磨难,妈妈依然深陷牢笼,每个关心妈妈的家人都像我一样,活在惊恐之中。这场迫害是毁灭性的,我的家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十余年的监狱迫害,在我父母的身上、心灵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

像我这样的法轮功孩子太多,襁褓之中嗷嗷待哺的婴儿、稚儿、羽翼未丰的青少年,在最需要父母照顾的年龄,被折断了翅膀。我们经历了相似的无助、恐惧、歧视和漂泊无依。大多数人没有我这么幸运,有些人甚至没能活下来,能够离开恐怖的中国,到达一个尊重自由和人权的国度。

法轮功学员子女对国际社会的期望

这场迫害持续了23年,对我而言,每一天,都太长,生命如此脆弱可贵,没有人应该为坚持“真善忍”普世价值,做有勇气捍卫真理的好人,而遭受监禁、折磨、酷刑、虐杀。每一条无辜逝去的法轮功生命,都是人类良知的巨大损失。呼吁中共政府遵守中国宪法和国际法,马上停止犯罪!呼吁国际社会的正义人士传播法轮功群体真相、制止中共暴行!停止迫害法轮功!

信仰无罪!立即释放我妈妈!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