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森格:谁在利用大流行攫取权力

人气 2078

【大纪元2022年08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由于猴痘,我们确实看到了世界卫生组织主导的这整个的国际生物安全状态(的实质),他们确实在企图使这种无休止的紧急状态常态化,在任何特定时间拿任何他们想利用的疾病作为借口。”

迈克尔‧森格谈到:利用大流行攫取权力和全球生物安全制度的崛起。

杨杰凯:今天,我采访了迈克尔‧森格(Michael Senger),他是一名律师,一位反封锁活动家,也是《蛇油:习近平如何关闭了世界》(Snake Oil: How Xi Jinping Shut Down the World)一书的作者。我们讨论了《国际卫生条例》的修订草案、(将于明年投票表决的)《大流行病条约》,以及其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注:俚语中的“蛇油”,意思是指被夸大成效的一种药物。)

森格:当你审视为应对COVID-19而实施的每一项政策时,你会发现每一项政策上都有中共的爪印,因为这一切都回到了(封锁措施有效这个)核心谎言上。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杨杰凯:迈克尔‧森格,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森格:谢谢你的邀请,杨,我很荣幸。

世卫制定卫生条例 各国遵循

杨杰凯:迈克尔,你一直在撰写这个大流行病方面的文章,特别是关于它的起源。你的书《蛇油:习近平如何关闭了世界》很早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事实上,我认为它是一部记录了当前历史的著作。在我们讨论这本书之前,我想请你谈一谈你对此刻在世界卫生大会上发生的事情以及对这个所谓的全球《大流行病条约》的看法。

让我先读一下你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的一句话:“请放心,《大流行病条约》不会取消你的国家主权,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从2020年3月起你就没有任何国家主权了。”我不确定人人都会同意你的这个观点。那么,请你说说发生了什么?

森格:此刻,(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就《国际卫生条例》的修正案进行辩论。该修正案扩大了世卫组织的权力,分配给他们更多的资源,更多的资金,本质上是,他们能更多地实施已经在做的事情——所有这些测试和监测、以及大数据(监控)。

严格来说,这些卫生条例对成员国没有约束力,它们可以被任何特定国家的国家主权所推翻。

然而,它引发了人们对国家主权的严重关切。因为,在各国签署这个条约和这些《国际卫生条例》的修正案时,他们是同意的,而且基本上会执行,未经审查即授权同意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领土上进行落实,而他们自己的监督权限很小。

因此,尽管这些修正案和该条约,严格来说,没有约束力,但是它引起了全世界各国对国家主权的严重关切,因为各国确实会遵照执行。

大流行开始 世卫帮中共隐瞒疫情

本质上讲,这是认可了我们在COVID-19期间看到的一切做法。是否有人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在COVID-19期间做的事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不这么认为。世界卫生组织过去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首先,众所周知,他们一开始就帮助中共掩盖这种病毒。接下来,他们在缺乏足够依据的情况下滥用职权,通过了封锁政策。封锁不是任何国家应对大流行病计划中的内容。

实际上,最迟从中世纪开始,西方世界再就没有过这种先例。仅仅根据中共所说的在武汉取得的成功,就制造了这种荒谬的叙事,说武汉的超级严厉封城措施已经将病毒从中国全境消灭了。就在那之后的几周,世界卫生组织的中国代表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告诉全世界,你们必须照抄中国应对COVID-19的做法。

仅基于此,他就告诉整个世界,不管各国的人口状况如何,他们的经济状况如何,甚至他们的COVID-19病例的数量如何,他告诉他们,都必须这样做。以此为依据,一个国家接一个国家,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整个世界开始封锁。于是我们看到了在过去两年中看到的一切,这确实解释了我们在过去两年中看到的一切,封锁、口罩强制令、大规模测试、疫苗护照、整个这场恐惧运动,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PCR测试指导。

他们发布的这个指导意见也是史无前例的,计划开始用PCR测试进行COVID-19的大规模测试。事实证明,与该指导意见一起发布的Ct值(cycle threshold)——顺便说一下,这也来自中国,《纽约时报》后来证实——有85%至90%的假阳误报率。在过去两年中发生的事情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罪行。

现在,你看到所有这些国家都前往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所在的瑞士日内瓦,要求获得更多的权力来做同样的事情,而且不仅仅是做同样的事情,而是做更多的事情。所有这些国家都在说,“好,这很好,好吧,那太好了。我们经历的一切都正常而又美妙,让我们做得更多。我们还可以多做一些。”这真的耐人寻味。

杨杰凯:这些修正案究竟是如何认可这些封锁措施的?

COVID-19中实施的每项政策 都有中共的爪印

森格:封锁策略不是任何国家应对大流行病计划的一部分。在中国武汉封城之前,它没有任何记载。然而,在2020年2月,在中共宣布他们武汉封城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后,世界卫生组织不假思索地批准了该政策,然后全世界都跟随世界卫生组织对封锁措施表示认可,使其成为他们自己的政策的一部分。这是他们实际在实施的,甚至没有经过投票表决,封锁不是《卫生条例》修正案或《大流行病条约》的一部分,然而他们执意把封锁作为政策。

杨杰凯:据称,这些是应对大流行病的合法方式,而实际上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并非如此。

森格:完全正确。他们通过签署该条约为这些政策增加合法性。当你查看为应对COVID-19而实施的每一项政策时,你会发现每一项政策上都有中共的爪印,因为这一切都可回溯到这个核心谎言,即武汉的封城——中共在武汉的应对是如此有效,消灭了整个中国的超级病毒。这是一个荒谬的叙事。

这些政策中的每一项都可回溯到中共所说的他们在武汉做的事情:利用这些Ct值搞大规模测试、封锁、口罩强制令,显然还有疫苗通行证,每一项都有中共的爪印。事实证明,这些政策中的每一项只是被洗白成了政策,事实上我们的官员和我们的精英都为这个谎言做了背书,即承认中共已经成功地消灭了这种病毒。

如果这还不够明显,那就看看这张曲线图,我把它放在我的书的封面上了。这段(陡直的线)据说这是习近平下达命令之前中国的COVID死亡人数,然后突然出现了水平线。他们甚至没有很好地伪造该图表,但是这已成为世界对COVID-19做出反应的基础。

更加生动的(他们造假的证据)是,我们在去年看到,中国突然再次陷入封锁了。因此,在过去的两年中,生物安全机构告诉我们的一切,照抄中国、照抄中国的政策全都是谎言,在中国刚刚发生的疫情就是证据。现在突然间,他们又回到了封锁状态。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消灭过病毒。

这是一个非常荒谬的数据欺诈,但是不知怎么地,它被合法化了,经由中共几十年来在精英媒体中、在大学中、通过政治家和通过智库,形成的国际影响力。你可以看到所有这一切,在应对COVID-19方面,人们越接近权力中心,就越有可能重复这个谎言,即中共确实消灭了这种病毒。这让人毛骨悚然,因为其他人都能看出这显然是数据欺诈。但是显然,负责应对的精英们却分辨不出。这就是所发生的一切的原因。

中共在武汉的所作所为就是数据欺诈

杨杰凯:你认为中国的COVID数字问题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森格:在我看来,他们在武汉的所作所为显然就是数据欺诈。1月23日习近平宣布武汉封城,他们开始增加大规模测试,使用PCR测试以及Ct值,然后告诉世界其它地区使用。你看到,死亡人数和病例在2020年1月和2月不断上升,然后就成了平缓的直线,变成平坦直线,只因为习近平和中共高层说,“不能再有死亡,不能再有病例,都结束了,任务完成了。”

这是非常典型的中共的做法。中共对一切都撒谎。他们对他们的经济增长撒谎,而且每隔几年就会撒谎。然后,他们转身做出另一个承诺,“我们将在十年或二十年内实现碳零排放。”

当然,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真正接近这个目标,真的去追求实现这个碳零排放的目标。但几十年来,他们已经建成了一个国际网络,可以接受从他们的宣传机器中出现的这些谎言,当作现实。各国领导人信以为真,表示:“中国共产党承诺要实现碳零排放,现在我们也必须实现碳零排放,我们必须减少排放。”当然,对于中共,不会把这个承诺当回事。

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实现这一目标:他们仍然是世界上生产煤炭最多的国家。但世界其它国家实际上确实已经减少了一些排放。因此,我们能看到这种模式,西方精英把中共的谎言当作了现实。在COVID-19方面,他们的谎言登峰造极。现在,你听到一个非常明显、荒谬的谎言,说他们在武汉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超级严厉的封锁——用电焊(单元门的方式)把人们封锁在家中,从而得以在中国全境消灭了这种病毒。但是,中国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做到。

想一想,这简直荒谬绝伦,这种病毒竟然对国界了解得非常清楚。看看所有靠近中国的国家的情况吧。中国边界非常松懈,又有十几亿人口。要知道,所有邻近的国家,他们的病例数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但是中国仍然坚称他们一直为零死亡。这简直荒谬绝伦。这简直就是古罗马暴君故事。暴君习近平下令洗白他的封锁政策,在全世界范围内暂停所有人的权利,而这正是他的亲信们所做的。

自由国家不假思索地批准了世卫政策

杨杰凯:你注意到的一件事是,在《国际卫生条例》文本本身,有一个关于信息管理的重点。请讲讲这方面的情况。

森格:这是这些卫生条例中最令人担忧的方面。卫生条例重复了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做的所有事情——他们希望进行更多的测试,更多的追踪,更多的信息收集,以及更多的非药物干预。条例中有所有这些内容,但在实际上这对各成员国没有约束力,各国不是必批准这些卫生条例,而实际上是能自行决定如何执行的,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但不幸的是,世界上许多自由国家只是简单地不假思索地批准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些政策。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的国家主权非常令人担忧。但是,在另一领域,国家主权一点都不重要,那就是这场针对“错误信息”的战争,对“错误信息”的打击。因为在这个特定领域,世界卫生组织不需要与各国合作,也不需要各国批准。他们直接与不负责任的私人组织和国际公司合作,如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建议他们审查什么人和什么内容。

你在哪个国家都没关系。你可以在一个完全反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国家,正在尽一切努力说服所有的民选官员不要给世界卫生组织任何权力。他们不在乎,因为世界卫生组织有资金,他们正在利用这笔资金与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合作,审查你的观点,并审查那些你同意的和希望听到其观点的人。这将影响到世界上每个国家如何应对任何大流行病,如何获得关于任何病毒的信息,无论他们是否投票赋予世界卫生组织任何权力。

封锁导致最大的人为制造的饥荒

杨杰凯:与已经发生的这一切相比,《国际卫生条例》做的修订,有什么不同呢?

森格:内容更多,更接近问题的实质。我们看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一切极其有害的活动,看到了他们在过去两年里要求世界各国做的事情。他们还想走得更远。你看到,各国领导人签署了这些世卫组织的卫生修正案,他们实质上是在宣誓效忠于我们在过去两年中看到的这种可怕的生物安全体系,它已经在世界各地造成了如此多的伤害。

这些封锁导致了自“大跃进运动”以来我们看到的最大的人为制造的饥荒。他们剥夺了全世界儿童多年的初级教育,儿童每天被捂在口罩里几个小时,这是我无法想像的。仅仅是上学这件事,听起来就绝对可怕。

他们摧毁了全世界的经济。2020年,G20中的每一个国家,世界上最大的20个经济体,除中国外,每个国家的GDP都出现负增长。中共赚了很多钱,把3万亿美元的财富从世界上最贫穷的人转移到最富有的人身上——一小撮亿万富翁在大流行中攫取了财富,主要是通过测试和疫苗。这些人主要是中国的亿万富翁,中共党员。

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绝对的犯罪,绝对的抢劫。世界卫生组织几乎被中共利用作为一个幌子。世界各国领导人正在参加这些会议,而世界卫生组织告诉他们,“是的,我们再次实施所有这些措施吧,多多益善。”而各国领导人正在回应,“是的,这很好。”这就是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编织的虚假现实的力量。各国都在签署,并承诺效忠于这个虚假的现实。反正是一切都好。

夸大了病毒严重性和封锁政策的必要

杨杰凯:我读到了书中的一些内容,非常耐人寻味。显然,有一个非常协调的信息运动,在夸大病毒的严重性和封锁政策的必要性。这是否能证实有一些邪恶的事情正在发生的说法?

森格:确实如此。你听到的叙事是趋于一致的。在2020年初,情况是,所有负责官员都非常害怕,因为他们看到了从武汉传出的东西。很多科学界人士非常恐慌,因为他们认为这可能是从他们的实验室流出来的。你知道,武汉有一个病毒研究所。武汉实验室是一个国际(研究)中心。

当然,它是在中国,部分由中国政府赞助,但也得到了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美国的赞助。他们开始从中共那里听到关于这种超级病毒的故事,说它有巨大的、大规模的死亡率,传播速度超快。

突然间,你开始看到所有这些视频从武汉传出,人们倒地而死,街道上有成堆的尸体,有人癫痫发作。这一切都发生在中国的独裁者关闭武汉的时候,实验室就在那里,这本身就很吓人。

他们都惊慌失措,害怕这可能是一种从他们的实验室泄露出来的超级病毒。他们没有告诉公众这个想法,而是在他们内部保密,并通知了情报部门。情报部门,作为鹰派人士,则以异常戏剧性的方式作出反应,他们也感到恐慌。

与此同时,通过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共的秘密影响网络,这种封锁政策经过漂白,被宣传成为政策。

计划推广中国模式 世卫不假思索地批准

在那前后有一些报导,StockTips(网站)中也有一篇,到了1月30日,有报导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开始在世界各国推广中国对病毒的应对方式。该提示明确指出,他们想在意大利开始这样做,关闭意大利的城市。

这正是我们看到发生的事情。实际上,就在世界卫生组织告诉全世界“中国向世界展示什么,你们就必须做什么”的同一天,正如 StockTips 所说,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的10个城市被封锁,意大利的其它城市也开始封锁。此后不久,PCR检测指南在意大利各地发布,意大利整个国家都进入封锁状态。此时,看到意大利已经进入封锁状态,世界其它家都认为这是合法的政策,而不再是一个独裁的政策。

想想看,如果你是佛罗伦萨的市长,或者你是纽约的市长,你直接告诉人们,“好吧,我只是想暂停经济,暂停每个人的权利。也许有时我会遵守规则,也许不会,既然中国的独裁者这样做,我也要跟着照做。”不行啊!人人都会告诉你,“这太疯狂了,你疯了!我们当然不会照做,因为那是彻头彻尾的叛国行为。”

可是现在,封锁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盖上了不假思索地批准了,具有了世界性,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支持。现在,他们看到意大利这样做,它是自由世界的一部分,尽管意大利在历史上存在真正的腐败问题。这给封锁披上了合法政策的外衣。因此,突然间,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全世界的国家都开始采用这种封锁政策。因此,有了这种趋同的叙事,因为国家安全机构吓坏了,认为这可能是武汉实验室泄漏。

中共催促世界采用他们的政策

与此同时,中共非常明确地通过他们自己的媒体渠道,以及媒体机器人——这些都是在同一时间可追踪到是来自中共,在催促世界各国采用他们的政策,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从本质上讲,所有主要的权力掮客、世界各地的所有主要参与者,都在联手宣传这一政策,让各国在2020年3月进入封锁状态。

杨杰凯:除了我们刚才所谈的一切,你对猴痘也有一些看法。例如,拜登总统说过,每个人都应该担心这个问题。据我了解,猴痘是一种非常、非常不同的病毒。它是一种性病,而不是一种空气传播的病毒。那么,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森格:正如你所说,猴痘很可能是一种性病,甚至可能不像COVID-19那样通过空气传播。他们的叙事完全说不通,就像对COVID的叙事从一开始就说不通。但是突然间,我们看到整个生物安全机构发起了同样的恐惧运动,并倡导同样的政策。纽约的卫生官员正在讨论恢复对猴痘的口罩强制令,尽管人们普遍认为它是性病。

这绝对是发疯了,可见他们是多么急于拿回权力,并企图再次使这些强制令正常化。他们利用猴痘作为借口,而猴痘是在1950年代发现的,1970年代首次在人类身上发现。它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

猴痘在全球爆发?一年前有个模拟演习

此前,猴痘只在非洲爆发过。据说这是第一次在全球爆发。世界各地的精英媒体,包括《纽约时报》,都对猴痘发出了红色警报。因为猴痘,整个生物安全机构又重新进入了红色警戒状态。但后来发现,恰好在一年前,有一个模拟应对猴痘爆发的演习,恰好是在这个星期和这个月,在2021年5月。

其中有何古怪?这使人再次关注发生在COVID爆发之前的另一次模拟演习,称为“事件201”(Event 201)。“事件201”是对一次大规模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模拟。“事件201”所假设的几乎所有事情都在不久之后实现了,就在几个月后出现了COVID-19。

他们假设了一个大规模的大流行病,并进行了大规模的测试,基本上模拟了整个应对措施。所有这些对中国友好的组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盖茨基金会,以及许多高级国家安全官员都参与了模拟。

在他们进行了模拟之后,所有的事件很快成真,所有参与者都对他们模拟过刚刚发生的COVID-19的事实表现出死一般的沉默,虽然当时说“好吧,这只是巧合,我们每隔一段时间,每隔一年左右,就做这些模拟”,这也是合理的。因此,好吧,那可能是一个巧合。

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他们两年内不是一次,而是两次,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爆发的模拟,其事实在几个月后就变成了现实。参与者、我们的官员对他们参加的模拟在现实生活中成真这一事实保持沉默,绝口不提。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是否意味着有人正在外面用猴痘感染人们,使这些事件成为现实?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或许是媒体和这个在COVID-19期间造成了如此多的灾难性和颠覆性影响的生物安全机器又进入了全面歇斯底里的模式。他们实际上就是在用歇斯底里的图像编造所谓的世界首次猴痘爆发的假象。也许他们在确认一直存在的病例,而现在他们只是在寻找它,突然间它就出现在那里了。这事有人对我们不诚实。

“事件201”模拟的冠状病毒大流行 几个月后发生

杨杰凯:我想了解,你认为这些巧合的意味着什么?你说这些巧合并不是巧合。

森格:我不是吓呆了,心想:生物安全人员通过在世界各地释放超级病毒来从事生物恐怖主义活动。我不认为任何人类,尤其是人类群体,会这样做。但是我要说的是,这种情况现在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而是两次。以前有“事件201”,有些人知道它,那是一个模拟的冠状病毒大流行,几个月后就发生了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冠状病毒大流行。

但是,我们没有从参与者和相关官员那里得到任何消息,没人说这有什么不寻常。他们没做解释,也没有发布任何公告。这是一个由我们自己的官员与中共高级官员一起参加的活动。突然间,我们直接采取了中共的政策,来应对这种来自中国的病毒,依据他们提供的关于这种病毒的信息,并在此基础上实施了同样来自中国的政策,据说是为了消灭这种病毒。

这听起来很荒谬,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这样做是非常可笑的,明知习近平领导的中共是我们的主要政治对手。这是一个绝对可笑的国家安全漏洞,这是一个需要严重关注的问题。

杨杰凯:迈克尔,谢谢你接受采访!

森格:谢谢你,杨,我非常高兴。谢谢你的邀请!

杨杰凯:感谢大家观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对迈克尔‧森格的采访。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大家刚才看到的是《美国思想领袖》这一集的删节版,要看完整版,你可以访问epochtv.com在Epoch TV上观看,也可以在Roku TV、Apple TV、Fire TV和其它电视平台上找到它。

《美国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欲称霸世界 中共超限战未停过
【思想领袖】美国如何对抗中共对世界的威胁
【思想领袖】国家防疫机器如何崛起
【思想领袖】如何以防疫之名牺牲了孩子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