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补习业遭整肃周年 富裕家庭找到出路?

人气 7754

【大纪元2022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李韵、易如报导)中共以减轻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名义,去年7月24日抛出针对教培业的“双减”禁令,引发校外培训机构倒闭潮。当局的这项政策实施一年之际,庞大的补习黑市被指成为富裕家庭的“出路”。分析认为,校外补习不可能完全禁绝,中共的“双减”另有目的。

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劲减 庞大黑市成富裕家庭出路?

“四川在线”27日报导,四川官方报告显示,全省“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由“双减”前的7029家减少到471家。

“界面新闻”26日引述的中国人民大学一份针对“双减”政策的研究显示,从2020年6月至2021年11月,北京、上海、杭州三个教育重地的教培机构大幅度减少,其中,上海减少了近1500家,而杭州的教培减少比例接近70%。

报导指出,实行“双减”政策后,与家庭教育相关的搜索量大增,增幅为21.9%;一对一家教的相关搜索量增加了15.3%。

作者称,有能力的家庭开始从课外教培转向一对一家教或其它高成本辅助工具,也意味着“双减”政策或导致教育成本出现某种程度的攀升,甚至可能使教育不公平现象更加恶化。

事实上,“双减”政策已催生庞大的补习黑市,经济富裕、人脉丰富的中上阶层家庭更容易获得补习资源。

上海英文媒体“第六声”(Sixth Tone)25日报导,“双减”让补习费用更高了。以往小孩的英文班学费大约是一年二万元,现在则是两倍。一位家长估计,女儿每个月的课外学习费要一万多元。

报导引述一位家长表示,她找到的补习班都是由小公司经营,他们从监管网中逃脱,“只要努力寻找资源,你还是能找到他们”。

按官方要求,能够继续营业的所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且一律不得上市融资。

但“第六声”援引某位家长的话指,11岁女儿现在只在一个因“双减”政策转型为非营利机构的补习班上课,不过课程从实体转为线上,小孩的收获并不多,成绩也退步了。

一位专家则表示,中国家长的焦虑更甚以往,“双减”政策无法彻底消除补习所造成的影响,“中产阶级的家长更紧张;短期内,最精英的中上层家庭则已找到了出路”。

山东济南民众王女士7月27日对大纪元透露,当地的补习班都是地下的,“我听说有查的,查的时候他们就关门了,不查的时候、没有投诉的时候他们就继续开。”

她说之前家里条件好,孩子还学点特长,学钢琴、美术,但现在家里经济十分困难。

“现在的辅导非常贵,我前几天咨询了一下,十六、七天要七八千块钱,非常贵,所以上不起。再说孩子他自己也非常努力,所以就我们就没有上辅导班。”王女士说。

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27日对大纪元表示,因为帮人补习冒着被举报、被罚款等风险,市场价格就会升高。收入高的家庭当然容易获得补习的资源,中下阶层的家庭就基本没有机会。这样一来,中下阶层的孩子通过补习来使自己优秀的这种机会也没有了。

黑市为何不可能禁绝?

北京市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8月1日起将施行《北京市教育督导问责实施细则》,其中规范若“双减”政策落实不到位,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及其相关责任人将被问责。

大陆某私人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高欣(化名)27日对大纪元表示,当局只能管住大的培训机构,小规模的、私人搞的管不住。“你说我在自己家里找几个学生,哪里管得住?”

高欣表示,本来在“双减”之前,没有牌照的做培训的也多,在街上租个房子就做了。现在就是把房子改到隐蔽地方。“现在肯定会少了很多,起码在校老师应该没有敢出来做的了。”

上海英文媒体“第六声”引述多位家长的话称,因为担心被举报,也因为学生的竞争本来就很激烈,他们对孩子上家教的事保持低调,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与其他学生接触到同一位老师。

前大陆教辅机构英文老师宁静也表示,双减政策是完全没有办法实现的。补习班有市场,本身就是因为中国学生和家长面临的很多问题,就是制度问题。

“首先考试的这种设置,一考定终身,你说哪个家长不着急。再就是教育资源的不平衡,你学校没有好老师,人们肯定要从学习班上补。”

宁静认为,最根本是因为在中国没有什么保障。“你考不上好学校就意味着没未来,所以中共很早就通过传媒宣传什么‘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家长宁愿苦自己累自己,也得把这个钱往孩子教育上打。”

学者指中共“双减”政策另有目的

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出台双减政策本身,是用专制的方法去干扰商业市场。当时是出于在实施多年计划生育政策后,导致人口老化,但人口出生率又下降,是催人生孩子的政治需要。

“它并不是说真正出于对学生的关心。当时双减的前提,是因为中国人口出生率下降,它自以为减轻了学校补习,家长就敢生孩子。其实不是这样。因为生活的压力很大,不光一个补习的问题。”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7月27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铲除校外教培,斩断了获取更多的西方外部信息的渠道。

谢田说,校外教培机构起到了在社会教育的作用,会教一些西方的、外国的东西。“中共当时反对就是教培行业已经成了第二个学校,或成了一个学校的替代品,或者教培学校里边学的内容实际上是起到反(中共)洗脑的作用。”

他也认为,教培行业在地下黑市重新慢慢地复活,中共不可能压得住。但现在这种小规模补习影响不了舆论。人们私下请家教也只是希望孩子的学习成绩好、能够走进好的学校,这种补习班并没有反洗脑的功能。

责任编辑:方晓#

相关新闻
中共打压下 新东方宣布停止经营大陆教培服务
【一线采访】南京知名教培借“双减”跑路
“教培时代结束” 大陆新东方将直播卖菜
教培行业受“双减”重击 海外求生前景难料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新闻大家谈】俄升级核威胁 美军放风要斩首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未解之谜】科学还是骗局?诺奖得主的惊人发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