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无法无天真面目 起底中共法律法规

1997年,中共十五大将“依法治国”作为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写进十五大报告。但是时至今日, 中共仍然是全世界最无法无天的政党。(《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2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1997年,中共十五大将“依法治国”作为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写进十五大报告,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是,有从中共体制高层走出来的人说,中共仍然是全世界最无法无天的党。

今天,我就跟大家聊聊,中共的法律法规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这名出走中共的人士,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我们先看看以下三个典型案例。

控告江泽民

2015年5月1日起,中共法院开始改“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就是所谓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

根据这个新制度,从2015年5月11日起,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开始实名向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到2016年10月25日,已经有将近21万名法轮功学员,以挂号信方式邮寄了诉状。

但是直到今天,中共最高法院没有依法受理任何一起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他们的真实做法是:有案不立,有诉不理。

高智晟“被失踪”案

高智晟律师是当今在全世界知名度最高、受到褒奖最多的中国人权律师,曾3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被誉为“中国的良心”。

2017年8月13日上午9点多钟,高智晟律师的嫂子到他住的房间——陕北一个窑洞里,喊他吃早饭。她推门进去,没见到人。从此,高智晟律师“被失踪”,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在高律师“被失踪”的第611天,他的妻子、身在美国的耿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中共当局不告知家人高智晟到底被关在哪里,也不给家人逮捕证之类的东西,更不让家人去看望他。当地派出所还老踢皮球,一会儿说高智晟被关在榆林,一会儿又说被关在佳县,一会儿又说被关在北京。”

高智晟妻子儿女、以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各界人士、组织,包括美国国务院官员,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等,一直在寻找高律师的下落,但至今没有结果。

一个大活人,一个以法律为武器维护人权的人,一个倍受世界关注的人,在中共的统治下,“被失踪”到无影无踪的地步。中共的宪法等所有法律法规,应用到高智晟律师身上,全部化为乌有。

王全璋律师案

从2015年7月9日开始,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对人权律师进行了一次大抓捕行动,涉及300多位人权律师及相关人员。这些被抓捕的人权律师,被称为“709律师”,王全璋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8月3日晚,王全璋在山东济南的一处露天游泳场所游泳时,被数十名蹲守人员抓捕。在之后近三年的时间里,王全璋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他的家人和全世界所有关心他的人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直到2018年7月18日,律师刘卫国在网上发布信息称,他已见到王全璋,外界才知道他还活着!

在“被失踪”期间,王全璋的妻子依法聘请的多名维权律师,依法为王全璋进行辩护的所有合法权利,全部被剥夺。说白了,中共不许这些律师依法为王全璋辩护;王全璋本人不能依法委托律师为自己辩护;王全璋更不能依法为自己进行辩护。

在所有正当权利被剥夺的情况下,2019年1月28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经过秘密审判后,判处王全璋有期徒刑4年半。

在“709案”5周年之际,王全璋写文章说,“(关押期间)我被进行了严酷的审讯,……经历了许许多多生不如死的时刻”“愿每一个中国人能够免于冤假错案的降临,免于权力机器任意的蹂躏,免于政治和司法巧立名目的迫害……”

从这三个典型案例中,朋友们应该可以看出,中共从来没有打算遵守它自己制定的法律法规。

四个工具和一堆废纸

那么,中共的法律法规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概括说,那只不过是“四个工具+一堆废纸”:升官的工具、发财的工具、整人的工具、骗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废纸。

王友群是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学博士,曾经在中纪委法规室工作过,是“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并参与过中共国务院、中纪委监察部一些重要法规的制订、宣传,起草过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不再经商的通知等。王友群对中共的法律法规有相当的了解。

王友群解释说,说中共的法律法规是“升官的工具”,因为中纪委法规室的领导,起草了很多法规,很多人因此升官。比如,原法规室主任张印忠,升任民政部纪检组长(副部级);继任法规室主任干以胜,后升任中纪委副书记(正部级);继任法规室主任屈万祥,升任监察部副部长;继任法规室主任耿文清,后升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纪检组长(副部级),原法规室综合处主任科员刘明波,后升任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安徽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安徽省人大副主任(副部级)。

说中共的法律法规是“发财的工具”,因为一个法规制定出来后,要配套搞出许多东西来,这些东西都可变成钱。比如《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出来后,就要编一本《<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释义》。中共现有党员9000多万,如果每人买一本,就是9000多万本。一个法规及其配套产品,可卖很多钱。

关于“整人的工具”,这个比较好理解。中共想整谁时,法规便派上了用场,说你违反了什么什么法规,违反了哪条哪款,整你没商量。

关于“骗人的工具”,这个也很好理解。中共在对外宣传时,可以大吹特吹,声称他们制定了多少个条例,多少个实施办法,健全了这个制度、那个制度,以此糊弄人。

关于“废纸”的说法,王友群解释说,当中共想包庇某人时,即便他犯了天大的罪,所有法律法规都变成零。

比如,1999年隐藏在中共最高层最核心机关的严重腐败分子,向远华特大走私案主犯赖昌星泄露绝密文件,时至今日,此案依旧无人查处。

中共绝对不可能“依法治国”

人类社会的发展,主要靠两个东西来规范人的行为,调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是道德,二是法律。

道德主要靠教化,法律主要靠强制。道德也好,法律也好,其本质都应该是客观规律的具体体现。符合客观规律的道德,才是高尚的道德,才能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发展;符合客观规律的法律,才是良法,才能保障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否则,就是伪道德,就是恶法。

不道德的人,制定不出符合客观规律的道德准则和法律规范;不道德的人制定出来的所谓道德准则和法律规范,他们自己也不会遵守;这样的人,奢谈什么“依法治国”呢?只能是自欺欺人。

中共是个什么党?王友群博士认为,它是一个“党性至上”的党,就是党说白的是黑的,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必须跟着说白的是黑的;党说黑的是白的,所有人也必须跟着说。当党性与人性发生冲突时,必须高扬党性,泯灭人性,超越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线。这是1949年中共当政以来一直无法无天的重要原因所在。

历史和现实的无数经验教训证明:只要中共当政,就会批量制造冤假错案,不可能依法治国。中国人惟有认清中共本质,解体中共,重建道德与法治,公平正义的阳光才能普照神州大地,炎黄子孙才能重享太平。

好的,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比较文学家、西洋文学家吴宓,博古通今、学贯中西,被誉为“清华的一个精神力量”;他一生赤忱,得意门生钱钟书评价他“为人诚悫,胸无城府”。然而,他在中共篡权之前、之后,经历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文革期间惨遭迫害,不仅被游街示众,还被皮带猛抽,被从高台推下摔断腿。
  • 今天,跟大家谈一谈邓小平差点把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打成“美国间谍”的故事。
  • 百年中共史上,所谓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野心家、阴谋家”可能有一串。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这三个人,都是后期被中共点名的“野心家、阴谋家”。
  • 2018年8月1日,一条丑闻在互联网上炸开,轰动海内外。中共最高级别的大和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竟然是个大色魔,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提到中国首富,人们一般都会想到财富排行榜上的那些名字,像是现在的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以前的马云、王健林和许家印。不过近年来,随着中共贪腐内幕的进一步曝光,以及“巴拿马文件”“天堂文件”等离岸金融信息的披露,中共前独裁者江泽民的家族不但坐实了“中国第一贪”的名号,而且江氏长孙江志成,被揭露是中国真正的“首富”。
  • 李锐,曾经当过毛泽东秘书。从上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他三次挨中共的整,一次比一次惨,最后一次蒙冤坐牢八年多。他吃苦很多,命却很大,活了102岁。今天,我就根据《李锐口述往事》等记录,跟大家聊一聊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和晚年对中共的反思。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在2001年至2022年的21年间,辽宁省四任公安厅长——李峰、李文喜、薛恒、王大伟全部落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四个公安厅的第一把手都不正,整个辽宁省公安系统的官员能正的了吗?绝对正不了。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1949年前,中共特务渗透到中华民国几乎所有要害部门,搜集绝密情报,为中共夺取政权立下汗马功劳,但1949年中共当政后,这些特务几乎没有一个不挨整的,许多人被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葛佩琦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我们跟大家谈一谈葛佩琦被整得死去活来的往事。
  • 中共第一任公安部长罗瑞卿,经常是毛泽东走到哪里,罗瑞卿就陪同到哪里,确保毛的安全万无一失,可谓忠心耿耿。因此,罗又被称为“毛的大警卫员”,也被毛提拔重用为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等。但是到了1965年,毛却突然翻脸不认人,不但将罗打倒,还把他逼得跳楼自杀。今天,我就根据余汝信编辑的《罗瑞卿案》等搜集的史料,跟大家聊一聊这件往事。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韩正是在1997年被江、曾提拔重用为上海市委常委,成为副省部级高官,直到现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其被认为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上海帮”重要成员。但是在上海期间,当地民间流传着一个说法,叫“韩正不正”,可想而知上海人对韩正没什么好印象。不仅如此,韩正至少和三件严重违纪违法的事,有着重大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