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裁决重击拜登气候议程 中共失落

人气 6544

【大纪元2022年07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6月30日,在休庭的最后一天,美国最高法院裁决美国环保局(EPA)更改发电方式没有得到国会的明确授权。与推翻“罗诉韦德案”相比,“西弗吉尼亚诉环保局案”(West Virginia vs. the EPA,以下简称“环保局案”)在政治上可能给拜登政府带来更大的冲击力。

如果说“罗诉韦德案”是保守派大法官阻止左派通过司法判决将其议程强加给民众,“环保局案”则阻止左派通过行政部门法规推行其议程,两者都绕开了国会授权,“环保局案”的裁决捍卫了国会的立法权,堵住了左派对司法与行政部门的滥用。

这不但打击了气候运动的势头,阻止了环保局的过度扩张,而且对许多联邦政策的制定,产生深远影响,可能颠覆联邦行政机构数十年来,通过发布行政命令来推动政策的方式。

而企图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双赢”的中共,唯恐失去要挟美国的筹码,对美国政府的败诉感到很“失落”,要美国政府“正视他们的历史责任,表现出更大的雄心和行动”。

终止行政命令推动气候议题之路

回到2014年6月,美国环境保护局(EPA)首次提出了“清洁电力计划”(Clean Power Plan),根据计划,到2030年,美国发电厂的碳排放量将比2005年的水平减少32%,并将彻底重布美国电网。同时还要求美国各州都要在减排上达标,并且要向美国环境保护局长提交如何达标的具体安排。

2015年8月,在巴黎气候大会前夕,奥巴马宣布这项“清洁能源计划”,因为减少二氧化碳污染的立法努力,已在国会遭到拒绝,奥巴马绕开国会,以行政命令加以落实。

但该计划立即遭到28个州和数百家公司的反对,他们认为奥巴马是在“向煤炭宣战”。西维吉尼亚州最依赖煤炭发电(占95%),因此西维吉尼亚州作为起诉发起人。

西维吉尼亚州等对环保局制定规则的权力提出质疑,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D.C. Circuit)提起诉讼。2016年1月巡回法庭接受了案子,但没有审理也没有发出禁制令,2月份最高法院应原告州和公司的要求发布了临时禁制令。

2017年,川普上任之后,废除了“清洁电力计划”,并于2018年8月发布了一套新的拟议排放法规,即《可负担清洁能源法规》(Affordable Clean Energy)。

因此,“清洁电力计划”从开始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得到真正执行。但最高法院裁决,等于终止了拜登政府通过行政命令,推动大规模二氧化碳减排之路。

图为2017年3月16日,在美国环境保护局(EPA)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总部,一扇门上展示着该局的标志。(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在今年年底前,拜登政府预计会出台规范电厂排放的提案,目标是到2030年前将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一半,到2035前实现电力行业的零排放。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其撰写的多数意见中表示,“将二氧化碳排放量限制在一定水平,迫使全国逐渐停止用煤炭发电,可能是一个明智的解决当前危机的方案。但是,《清洁空气法案》并没有赋予环保局这样做的权力,国会必须就这个问题发表明确的意见。”

裁决还引入了“重大问题原则”(This Major Questions Doctrine),即行政机构若声称有权进行重大的经济和政治变革时,比如环保局提议对发电厂进行数十亿美元的重组(强制资本投资,提高能源价格),法院应该质疑这种主张,除非立法明确和清晰地授权。

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大法官在一份赞同意见中写道:“宪法没有授权行政机构用笔和电话的规定,来替代人民代表通过的法律。”

最高法院的这个裁决,改变了减排二氧化碳的游戏规则,限制了环境保护署强制碳排放的权力。

更重要的是,这还远远不是终点,这个裁决为更多的诉讼打开了大门,任何环保局的法规,任何行政法规也是如此,都会被提起诉讼。

“环保局案”还提出一个关键问题,即影响所有美国人生活的重要政策,是应由未经选举产生的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政府机构制定?还是由选民选出的国会来制定?

气候问题为何要用行政命令来推动?

气候变化问题尽管被一些媒体和政治人物炒得很火热,“全球变暖”也被强调为科学家的共识(scientific consensus)或科学定论(settled science),但这只是左派少数人所推动的议程,在美国国会无法通过,无论是过去的奥巴马政府,还是现在的拜登政府。

最高法院裁决说,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应该由国会采取具体行动,但这不可能实现。拜登政府通过立法的方式推动,在国会共和党和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的反对下,几乎没有机会。

参议员乔·曼钦在2019年就投票反对“绿色新政”,他表示绿色新政“不实用”,“如果你在谈论全球气候,它真的不起作用。”曼钦说,“你不能以‘消除’的方式实现更清洁的环境,你必须以创新的方式。”

2021年11月1日,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乔·曼钦在参议院发表声明。(Pete Marovich/Getty Images)

北伊利诺伊州气候科学家维克多·根西尼(Victor Gensini)对美联社表示,“不幸的是,我们的政治并不关心气候系统。”他补充说,法院“基本上是把监管二氧化碳和其它气体的决定,留给国会中那些可能没有考虑到地球最佳利益的人。”

气候问题主要倡导者、罗德岛州民主党参议员谢尔顿·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告诉美联社,最高法院已经限制了政府的行动能力,“问题是,他们关闭了行政机构的监管能力,然后他们把问题交给国会,在国会里我们被‘阻挠议事’(filibuster)所阻挡。”

限制行政机构过度膨胀

一些法律学者认为,这项裁决的影响超出了气候变化和环保局的范围,还可能对其它机构的监管工作产生更广泛影响,从教育到运输和食品等。

因为最高法院宣布,将“广泛而积极地”应用“重大问题原则”(This Major Questions Doctrine)。
如此一来,无论拜登条例何时出台,绝对会遇到大量的法庭挑战,而这绝对会成为试图使这些条例无效的论据。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律教授布莱克·艾默生(Blake Emerson)表示,由于这项裁决,各行政机构可能会变得更加谨慎,“在解决对公众健康和安全的重大威胁方面,行政机构努力不太能有所作为”。

实际上在此之前,保守人士就希望最高法院采取行动,挑战美国教育部认定教育法修正案第九章(简称Title IX)的保护类别,扩大到LGBTQ学生的规则,以及即将出台的关于体育界变性学生权利的规定。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The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曾指示有100名或以上工人的雇主,确保其员工接种疫苗或每周进行COVID-19测试。由六名法官组成的保守派裁定,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已经超越了其在工作场所安全方面的法定作用。

针对政府专业行政人员的越权行为,乔治·F·威尔(George F. Will)在《华盛顿邮报》专栏中写道:自伍德罗·威尔逊以来,激进人士一直希望将国会边缘化,以便公共管理的“科学”与政治不相干,目的是解放所谓的无利害关系的专家,在没有政治监督的情况下,应用所谓的“中立科学”来改善社会。

他们认为,现代生活的复杂性,要求政府由拥有“巨大权力和不受阻碍的自由裁量权”的专家行政人员来管理。最高法院的裁决表明,并不是放弃宪法规定分权的充分理由,宪法规定的分权,仍然制约着管理我们的人。

美国宪法开篇序言的正面特写。(Tribune Content Agency)

唯恐失去筹码 中共相当失落

最高法院裁决“环保局案”后,中共一方面高调指责,另一方面又因可能失去一个讨价还价的筹码,而感到失落。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美国必须履行其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国际义务,并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喊口号”,“我们敦促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正视他们的历史责任,表现出更大的雄心和行动。”

中共一向把气候变化议题武器化,既把气候政策作为加强其经济的一种方式,也作为削弱其它国家的一种武器。气候变化是少有的美中可以合作的议题,但一旦美国对中共有所求,中共就会用来武器化。美国也绝不可能得到中共的配合。(详细报导请点击“分析:应对气候变化 中共言行不一”)。

对中共来说,气候变化是双赢,中共既能宣称对清洁能源的承诺,却不必牺牲它对化石燃料的严重依赖。

中共副总理韩正近日就将煤炭描述为经济的“压舱石”,并补充说,中国“需要在煤炭占主导地位的基本国情基础上,保持能源安全的底线。”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高中教练胜诉 美最高院厘清政教分离内涵
美最高院重塑法律 或终结大学招生平权政策
【名家专栏】美《第二修正案》意见的深层意义
美防长:中共试图通过绕台行动建立新常态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时事军事】海玛斯数量翻倍后 援乌清单怎么变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神韵早期节目】为神而舞 (2013)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