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港府通缉香港议会发起人 无稽可笑

就香港保安局在其网站上发布的通缉令,香港议会筹备委员会回应不会向独裁者低头。(香港议会筹备委员会脸书)
人气: 12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香港议会筹备委员会”7月27日在多伦多宣布成立。香港时间8月3日,香港保安局在网站上发布消息,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缉捕在海外筹组“香港议会”的袁弓夷何良懋梁颂恒。被列入“通缉”名单的资深媒体人何良懋表示,“我们不会因为它出个通缉令我们就停摆或者搁置、改变。完全不会。”

2022年7月27日,香港议会选举筹备委员会在多伦多正式宣布成立,旨在为中共极权打压下的香港人搭建一个平台,争取主权在民,实现人民自决选举议会,港人全面自治。(伊铃/大纪元)

“通缉犯”的回应

何良懋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表示,香港时间83日,香港保安局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个很短的中英文版的通缉消息,新闻界报导了,包括一些香港的网媒。期间,他们没有收到任何香港官方的通知,也没有加拿大官员问过他们。“我们也是透过传媒才知道我们做了‘通缉犯’”。

香港保安局在新闻公告中以“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第22颠覆国家政权’罪,要“根据《香港国安法》第37条”,将在海外筹组所谓“香港议会”的评论员袁弓夷、媒体人何良懋及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等人“缉捕归案”。保安局还恐吓“市民要与任何违反《香港国安法》的人士及他们组织的非法活动划清界线,以免承担不必要的法律风险”。

通缉令发布的当晚,香港议会筹备委员会做出了以下回应:

他们相信主权在民,法治或法律的合法性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上。

今天不论是所谓的“国安法”,或是引用“国安法”通缉香港议会筹备委员会委员的所谓“香港政府”,却是完全没有香港人的授权,遑论同意。

他们筹组一个能真正代表香港人的香港议会,却被一个没有人民授权的“政府”通缉,只会令世界觉得无稽和可笑。

被这个非法不义的政权通缉是他们的荣幸。

他们不会向独裁者低头,往后定必竭尽所能,筹备这个能真正代表香港人的香港议会,为光复大业努力。

被没有人民授权的“政府”通缉并不意外

对于会被以违反国安法入罪,何良懋并不感到意外。不过筹备委员会成立才一个星期,中共就迫不及待发出通缉令,何良懋觉得是有点快。

有几个相关的问题,何良懋想得到“香港政府”解释。

1. “香港议会”如何“颠覆国家政权”

首先,通缉的罪名“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就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何良懋表示,“香港议会”是回应202112月的香港立法会选举。用“香港议会”的方式,是因为人在海外。因为香港现在立法会选举基本上剥夺了香港市民应有的一人一票选出立法会成员、即民意代表的权利,是官方甄选候选人之后的选举,是官定的选举结果。

“我们觉得要伸张香港人应有的一人一票、民选议员的权利,就是将《基本法》第3、第68条所说的达到全民普选在海外实现。又怎么会牵扯到‘颠覆国家政权罪’呢?”

何良懋说:“按我们的理解,应该是北京才属于国家政权,在香港是属于地方政权,特区也是地方的一部分。我们又不是‘中国议会’,所以说我们颠覆国家政权,这条罪有点莫名其妙。”

2. 香港保安局监管海外议政

其次,何良懋认为,现在成立的只不过是“香港议会筹备委员会”(简称“筹委”),十几个筹委来自海外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城市,提出一种想法,“香港议会”还只是个概念。直到83日保安局发布通缉令,还没有人去选,没有参选人,也没有选民参与过,其实就好像一个上市公司所说的“概念股”。“香港保安局居然将我们打成颠覆国家政权的通缉犯,这是十分不符合常识的。如果就这么说一下就会颠覆国家政权’,这个政权真的是十分之脆弱!”他说。

3. 在没有引渡协议的国家如何进行缉捕

何良懋提出:“第三点,‘港版国安法’是‘全世界有效’的,这个保安局的新闻稿说要缉拿归案,请问如何缉捕呢是不是派港产007到海外缉捕这些提出、倡议香港议会的人员?我们这三个被通缉的人,两个在美国,一个在加拿大,20207月之后美、加分别和香港断绝了原来的引渡协议,基本上是不可以引渡我们回香港的。是要等我们自投罗网吗或者是派一些便衣人员到海外,用越境掳人的方式、用非法的手段将我们运回香港?”

他表示:“这些香港新闻界也没有去问,如果去问恐怕也会触犯国安法。”

4. 香港当地人参与香港议会将被如何对待

第四点何良懋问,如果香港人以后参加“香港议会”的任何事务,甚至参加投票,就会惹上“不必要的法律问题”。请问是触犯了哪个条例?如果将来投票,有当地的香港人参与的话,第一,如何界定他参与了?第二,界定了他参与之后又用什么罪名呢?一人一票选举是符合国际定义的一种民选方式、普选的方式,试问他们会犯了什么罪这个保安局的新闻是没有交代的。

香港人才是香港的话事人

何良懋指出:公民的投票权是不能够剥夺的,香港人值得拥有该权利。“香港议会的主导思想都是要一人一票,要香港人应有的民选议员的权利不受政治扰,参选人无须受到政治筛查。我们只是要这些香港人应得的东西,而这些也是《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都没有否认的。”

他说,港共和中共就是看到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建制派的候选人是如此不受欢迎,所以他们惊慌、震悚,2年马上修改所有香港选举制度,阉割香港选举制度的灵魂,将香港的选举制度、特别是立法会的选举,变成了完全是“官定民主”完全是人大式、政协式的花瓶政治,花瓶式的民主,剥夺了香港人应有的正常民主权利。

何良懋认为,他们做的是帮香港人争取人民自决(Self determination)、争取每人一票去投票选自己的民意代表,Popular sovereignty(人民主权)。事实上,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已经看到,香港人在大体上不受政治预之下很乐意去行使这种民选权利。一人一票的直选权,可以得到很好的行使。

他指出,现在香港的那些议员,总体素质恶劣到基本上是浪费公帑,没有任何监察功能,全部都变成三权合作的一部分,是为政权鸣锣开道,保驾护航。政权要搞什么议案、通过什么开支,基本上那些议员都是照过如仪、行礼如仪。这是浪费香港的社会资源,也是对真正民主精神的亵渎。这种假民主、伪选举是不能够接受的。所以他们要提倡香港议会真正一人一票选举。要让香港人民自决选举议会,实践主权在民。提倡主权在民,香港人才是香港的话事人。

何良懋表示:“我们香港议会就是要发扬真民主,要真选举。

目前不担心安全问题

资深媒体人何良懋。(大宇/大纪元)

何良懋坦言:“我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因为我们在海外从事新闻工作、从事政论分析都很多年了我们也很知道我们的言论是不受到港共政权和中共政权的欢迎,因为我们是持着批判的态度。”

“作为公众的评论员,我们要就公众的事务表达我们的意见。在自由开放社会,这个被视作等闲,这个是属于监察政府的一部分工作。所以也不担心。”

他表示个人没有任何香港的银行户口、资产,所以没有可能被冻结资产,而且也不会让它有机会冻结自己的资产。而且也早已经决定暂时不会回香港。

至于身在加拿大,会否受到中共一些具体的威胁?何良懋表示,暂时还看不到这种威胁、没有这个忧虑。他很清楚,必要时中共会做出越境掳人的勾当,但他相信加拿大和北美这些民主社会,自有一套健全的机制。如果有人要在这里做一些非法活动,一旦发现有一些迹象,随时会打911报警。

何良懋估计,这个通缉令的目的只是想恐吓无论是在海外、在大陆,或在香港生活的港人,旨在阻止他们参与“香港议会”相关的事情;其实是想让香港人个个变成“容海恩”(袁弓夷的儿媳),像她那样(与袁弓夷)划清界限,最好能够公开声明同香港议会割席。

香港保安局坏心做了件“好事”

面对中共威胁,何良懋表示,有关香港议会的筹备工作正在继续进行。“我们不会因为它出个通缉令我们就停摆或者搁置、改变。完全不会。”“我们不会向独裁者低头,必竭尽所能……为光复大业努力。”

同时,何良懋也特别“感谢”香港保安局,因为“本来我们(筹办)香港议会很辛苦,想扩大我们国际新闻的那个报导面,经过他们坏心做了件好事,很感谢他们免费帮我们推动宣传,令到国际上更多香港人、以至国际媒体都知道认识了‘香港议会’这件事。”

何良懋表示,由于筹委会成立时间很短,很多细节还在商讨中。他估计下一步可能会跟一些西方媒体多联系,让他们在报导保安局通缉令这个事情的同时,把“香港议会”的信息带出去;另外,也不排除联系一些国家的国会议员来评评理。这些工作都要逐步铺开。◇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