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环台军演加快美中脱钩进程

人气 2812

【大纪元2022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后,中共为了报复,从8月4日开始在台湾周边进行实弹演习,模拟封锁台湾,导致货运船只绕道、能源运输延迟等,冲击全球供应链。

佩洛西在访台期间告诉蔡英文总统,“我们的代表团来到台湾是为了明确表明我们不会放弃台湾。”佩洛西在离台后发表声明说:“在安全方面,我们重申了(美国)国会对帮助台湾在面对侵略时捍卫其自由的持续承诺。”

中共文攻武吓,但依旧没能阻止佩洛西访台。佩洛西得到美国国会两党一致支持,显示出美国对待中共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

中共环台军演适得其反,加剧了美中脱钩。8月9日,拜登总统签署了《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获得美国政府补助的芯片公司,未来10年将不能扩大在中国或其它受关注国家的先进芯片生产。

路透社8月11日报导,中共环台军演,导致拜登政府把重新调整对华关税(或取消或征收其它关税)的想法暂时搁置一旁。

2022年8月6日,一架中共军机飞越平潭岛(又名海坛岛),这是中国大陆离台湾最近的地点之一,位于福建省。台湾指责中共利用军演模拟攻台。(Hector RETAMAL / AFP)

美中关系已跳出“求同存异”的框架

美国前国务院官员余茂春今年7月在“希望之声”主办的一场演讲会中提到,过去五、六年以来,美中关系已完全跳出尼克松“求同存异”的框架,该框架把美中关系限制在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台湾问题绝不能谈,中共因此被惯坏了。

余茂春表示,现在美国不再把中共当作一张“中国牌”,而是当作美国的头号挑战,因为中国(中共)有挑战美国的意图、能力和机会。美中现在是全方位的关系,回到了正常轨道,美国把中国(中共)与其它国家一样看待,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比如在新疆、香港问题上对中共制裁。

余茂春说,现在的台湾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主权归属问题,而是自由与专制的对抗,这个框架重新定义了美台关系。美国对中共和台湾问题上,其实一直是“战略清晰”,就是和平解决;只是在战术上、形式上是“战略模糊”。

余茂春还说道,台湾是中共侵略链的始点,中共不会止步于台湾,如果美国不能把中共的侵略野心终止于台湾,中共就会继续侵略下去,所以美国把保卫台湾,提到一个非常高的日程。

如果这样看的话,未来围绕着台海这个热点,美国不可能退让。

美国带动全球与中共脱钩

《金融时报》8月6日分析说,在佩洛西访台后,中共可能入侵台湾或无所作为,越来越难以预测。在这种情况下,最安全的分析是:美中之间急剧加速的经济脱钩,有多大可能从目前的选择性脱钩转向更广泛的范围。

美中双方都有脱钩的明显政治意愿。2021年上任伊始,拜登总统就要求100天之内审查美国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提出“与理念相近盟友和伙伴一同在具有韧性的供应链上紧密合作。”

COVID-19大流行期间,中共垄断了关键医疗设备,西方意识到供应链的脆弱性。《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去年报导说,在2020年的前10个月,“与中国脱钩”一词出现次数是之前三年总和的三倍。

俄乌战争促使西方减少对专制政府及非市场经济体(中俄)的依赖程度,组建自由世界的“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欧盟也加入与中国供应链脱钩的阵营。

《金融时报》8月6日报导,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在近日给客户的一份说明中指出,欧盟内部将中国(中共)视为经济和安全威胁的共识正在加深,在这种理解下,欧盟政策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具有防御性。

《金融时报》7月29日引用英国工业联合会(CBI)总干事托尼‧丹克(Tony Danker)的话说:“目前与我交谈的每家公司,都在重新思考他们的供应链。因为他们预计,我们的政治家将不可避免地加速走向一个与中国(中共)脱钩的世界。”

荷兰斯泰兰蒂斯集团(Stellantis NV)公司关闭了在中国大陆唯一一家吉普车制造厂,首席执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7月底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一直看到中国大陆的商业环境受到越来越多的政治性干预。”他还说,“我们不想成为两个敌对国互相实施经济制裁的受害者,就像最近世界上其它地区的其它公司一样。”

美中经济是否将会彻底脱钩引发关注。图为示意图。(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美中“定向脱钩”大部分已实现

2021年2月份,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发布了《击溃中国(中共):定向脱钩与长期的经济战》(Beat China:Targeted Decoupling and the Economic Long War),提出了“定向脱钩”(Targeted Decoupling)这个概念。

当时媒体报导说,这个报告“反映了两党对美中未来经济关系的共识日益增强,真正把从华盛顿传来的观点写成了文字,即美中关系是一场零和游戏。”

报告中提到了九大领域的“定向脱钩”:1、违规者、制裁和贸易;2、投资,3、高等教育;4、娱乐;5、半导体;6、通信和5G;7、关键矿物和稀土元素;8、药品和医疗设备;9、人工智能与量子信息科学。

其中很多想法在之前之后都已经实现,包括2018年8月美国国会通过《出口管制改革法案》,建立针对生物技术、人工智能等14个类别的“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管制,先后近400家中国企业被列入实体清单,实行高科技出口管制,包括华为和中芯。

2020年11月12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第13959号行政命令,禁止所有美国投资者购买或投资美国政府认定的“共产党中国军队公司”的证券。

2021年12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最终确定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FCAA)的实施规则,于今年3月开始施行。大约有270家中国企业因未能披露信息,最早在2023年可能会被退市。

8月12日,包括上海石化、中国铝业、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以及中国人寿等五家中国企业集中公告,自愿从美国纽交所退市。专家表示,这些国有企业属于战略性行业,被认为可以获取中国(中共)政府可能不愿向外国监管机构提供的信息和数据。

半导体和稀土金属在内的行业已经开始行动,私营公司也在加入这一行列,在认为政治和物流风险相对较低的国家增加生产。

这份报告中还提到另一个想法,即在印太地区信赖国家建立以美国为首、不包括中共的贸易秩序,建立高标准市场准入,同时期望在越南等国,制造出取代中国的低价值产品。

这个想法也已开始实现,今年3月份美国正式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IPEF一个关键之处是提高供应链的韧性,实际上是供应链与中方脱钩,在统计数字中这一点已得到证实。

根据美国商务部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美国货物进出口统计,从中国的进口货物虽然有增长,但只增长18.8%,从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进口货物的增长,分别是31.7%、33.6%和44.6%。

这三个贸易伙伴对美国的出口增长,都大于来自中国的出口增长。可以看出,中国对美国供应链的重要性已经相对降低。

图为纽约证交所。(ANGELA WEISS / AFP)

一种新的脱钩形式

2021年12月,拜登总统签署了《维吾尔人强迫劳动预防法》(UFLPA),使之成为法律,2022年6月21日生效。该法案通过 “可反驳的推定” (rebuttable presumption),即所有在新疆生产的货物和/或与新疆有关的供应链,被推定为使用了强迫劳动,因此禁止进口到美国。

每年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原材料、矿物和产品从新疆出口到美国,包括全球40%的多晶硅(太阳能生产的关键材料)、全球20%的棉花、20%的碳化钙和全球5%的铝,禁止这些产品出口美国,将进一步扩大美中经济脱钩。

UFLPA的“可反驳推定”为美国提供了一个新的工具。目前,公司必须“知道”(know)他们正在向中国、俄罗斯和其它高风险管辖区的军事最终用户出口受控技术。

“可反驳的推定”可弥补现有出口管制机构中缺少的监管和执法空白,中国的任何实体,如果符合特定的要求(如国有企业等),就被推定为支持军事现代化,从而堵住这一出口管制漏洞。

美国开始全面执行针对来自中国新疆地区的进口商品的新禁令。图为2015年9月20日,中国新疆哈密地区的农民在收获季节采摘棉花。(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科技脱钩是重点

8月9日,拜登签署了《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 CHIPS and Science Act 2022),这个法案对在美国生产研发芯片的商家提供520亿美元补贴、以及投资税收抵免等。

美国的劳动力成本高,在美国建立新工厂的10年成本可能达到平均60亿美元,比在台湾、韩国建立同样的工厂高30%,比在中国大陆高50%。但这个法案可鼓励芯片企业在美国建厂。

但最为瞩目的是,若获得美国政府补助,未来10年将不能扩大在中国或其它受关注国家的先进芯片生产。

该法案促使芯片行业在美中之间选边站,《金融时报》称之为一个美中脱钩的里程碑,像韩国三星和SK海力士,正在重新考虑他们在中国的业务,有几项在中国的芯片投资可能会被“放弃”。

《金融时报》去年10月报导说,一位从事半导体业务的日本首席执行官说,如果(中共)安全问题以及在半导体和其它供应链上培养国家巨头的做法持续存在,许多制造商必须适应脱钩的现实。

今年年初,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的一份报告说,“摸着美国过河”是过去几十年中国科技创新的一条重要经验,一旦失去美国这个目标,中国能否科技创新是一些学者的担忧。

即使是中国大陆的一些智库也认识到了,美方的基本思路是,在一些中国急需却又无法实现自给的核心技术上坚决脱钩,在两国水平相当或低附加值技术领域放松出口管制。

图为2020年6月16日,江苏省淮安市一家工厂生产LED芯片。(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不是脱不脱钩 而是如何脱钩

目前,尽管“全面脱钩”可能不太现实,但与中共“定向脱钩”、“选择性脱钩”已经成为共识。一些智库报告中提到,需要对脱钩进行规划,增加透明性,让企业可以遵循。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2021年10月发布报告《分离度:美中脱钩的针对方法》(Degrees of Separation:A Targeted Approach to U.S.-China Decoupling – Final Report),报告中说,美国和中国经济完全脱钩不太现实,但可以提出了一个评估具体经济脱钩的框架,帮助人们识别风险和美国的目标,提高透明度和可预测性,减少监管的不确定性。

卡内基基金会今年4月份发布《美中技术“脱钩”:战略和政策框架》(U.s.-china technological decoupling a strategy and policy framework)报告,报告把脱钩分为三大阵营:一是“限制主义” 阵营,包括对中共鹰派、人权捍卫者和安全官员,他们认为美中科技竞争是零和关系,必须大幅削减双边科技关系。

二是“合作主义” 阵营,包括许多商业利益集团、技术—全球主义活动家和一些进步人士,他们认为美中科技关系非零和,在很大程度上对美国有利。

三是“中间派”阵营,包括许多主流智库分析家、温和的政治人物以及一些州和地方领导人,他们认为美中科技关系复杂而不确定,既有零和的因素,也有非零和的因素,希望采取有针对性的、精细调整的防御性措施,加上大量的“进攻性”投资。

报告赞同“中间派”阵营看法,认为中间派战略可以通过确保技术限制的针对性和精确性,来最大限度地减少这种风险,包括确保公私协调,绘制复杂的供应链等。

在俄乌战争中,中共未能谴责俄罗斯入侵,欧盟已发出“脱钩”警告,中东欧国家中止与北京的16+1年度论坛。

中共的环台军演报复适得其反,美国立即采取反制措施,加剧了美中脱钩。面对未来中共与美国及其盟友紧张局势可能导致的经济制裁,本来已不可逆转与中(共)国的脱钩,可能只会越来越加速。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谢金河:佩洛西访台后 中共正加速与世界脱钩
专家:为何中共对美八暂停 美方反而松口气
加州油价飙升 惹怒州长要征暴利税
俄专家:去美元化、启用人民币行不通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新闻大家谈】俄升级核威胁 美军放风要斩首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未解之谜】科学还是骗局?诺奖得主的惊人发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