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异议人士在杭州购物突被赋红码遭隔离

人气 1218

【大纪元2022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曾因独立参选人大代表,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入狱的江西异议人士刘萍,日前到杭州女儿居住小区附近水果店购物后,健康码突然被赋红码,随后被送到酒店隔离,没有任何依据和手续。

刘萍被送到杭州良渚随寓-朵来花园酒店隔离,她开始向外界求助,请求关注。

当天晚上,大纪元记者和刘萍联系上。她表示,去年底她就来到杭州居住,照顾女儿,最近女儿生产正在坐月子。13日傍晚6时许,她到小区附近的老蔡水果店购物,刚出水果店就接到杭州市余杭区政府仓前街道办事处电话,说老蔡水果店发现有密接人员,她是次密接人员,需要被居家或到酒店隔离。

因女儿正在做月子中,她只能被迫到酒店隔离。

刘萍说,“非常诡异的是,说我是老蔡水果店接触密接人员的,而水果店老板却没接到停业通知,一直正常营业中。”

“我现在被隔离在杭州良渚酒店随寓-朵莱花园酒店8530号房间,酒店房门口环境肮脏不堪,房间被子臭气冲天。没有给予任何书面依据,来接我的120车是江西的牌照(晋LK235D),我问大白谁让你来的?什么情况?他说不知道。”

刘萍说,她去水果店一下子而已,她也不认识密接者,她接到电话后马上回水果店问老板是不是也接到通知?他说没有。水果店还在继续营业。

“你说诡异不诡异?如果说真有密接者,首先要把水果店关了,这老板也要被隔离了,这是必须的。我是次密接人员,也轮不到我隔离,老板也不知有密接者这回事。”

“我到酒店来,我让他们拿法律文书来,没有,什么都没有。你要我隔离最起码把法律依据拿出来。这纯粹是迫害,我是中国重点监控黑名单上排名第62位,女性排名第2位人员,我被边控十多年了。我一直在杭州照顾我女儿,什么都没做。”她说。

刘萍还说,他们还不断去骚扰她女儿,株连九族!骚扰人员不排除公安部、国保人员。“6.4时,我就被江西警察警告,别乱发东西,否则接我回江西。”

据刘萍说,十年前她开始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加江西人大代表选举开始就被监控了,后被入狱6年半,出狱后她并未去上访或维权,然而,江西当局对她的监控丝毫未放松。

她担心在隔离期间,当局会利用做核酸检测时下毒。因此,她强调自己到隔离酒店时是健康的,她不会自杀。请大家关注她被赋红码的人权问题。

记者致电杭州市余杭区政府仓前街道办事处,欲了解刘萍被赋红码之事,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致电江西新余帅经平警官,核实刘萍被赋红码之事与江西当局是否有关,他称,“我退休了,这事我不管了。”

刘萍档案

刘萍,女,58岁,江西新余人,原任钢铁厂职工,于2009年内退。

2011年曾率网友强闯山东东师古村探望维权人士陈光诚,同年又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江西人大代表,后曾赴广东乌坎支持当地村民维权。

2013年4月举牌声援维权人士在北京的“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活动,同月被国保从家中带走。同年5月,江西新余市公安局向刘萍家人发出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通知书。她在被带走之际正要出发到苏州参与悼念林昭被害45周年活动。

2013年12月,刘萍被控“非法集会、扰乱公共秩序和寻衅滋事、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等三罪名,在没有公诉的情况下被判决7年有期徒刑,数罪并罚执行6年半。

责任编辑:李玲

相关新闻
“新余三君子”刘萍的女儿公开声明退党
新余三君子遭江西当局重判  声援者被抓
刘萍女儿被中共逼交护照禁出境
对全域人员强制赋码管理,民权县里无民权可言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20大人事名单外泄?最大意外是他
【微视频】西方投行给中共开结束疫情期限?
【秦鹏直播】北溪泄漏谁之过 人民币狂跌不休
【财商天下】地方城投违约潮将至?比房企爆雷更可怕
【时事军事】中共攻台“窗口期”是否存在
【十字路口】习连任5大硬伤 20大后权斗更剧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