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全球经济与中共脱钩正加速

人气 8466

【大纪元2022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国际社会与中共脱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冷战时期,但已经更新并正在加速。脱钩最近在美国科技领域重新启动,现在正在转移到欧洲和亚洲等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体。在一年前,这个想法被视为是怪诞的,北京的宣传机构诋毁其为“冷战思维”,但现在主流媒体对此也兴奋起来了。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5月份,英国《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援引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迈克尔‧舒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的话说:“脱钩是真实存在的,并且还在不断增长。欧盟已经加入美国,开始与中共脱钩。俄罗斯和中国对我们的共同战略挑战正在将欧洲与印太统一起来。”

舒布里奇预测,脱钩将扩大到能源部门,并建议企业确保其供应链从敌对国家转移到友好国家。

很多公司正在采纳他的建议,以及拜登政府的建议,拜登政府称之为“对朋友的支持”。

这个想法有着长远的历史。2020年,它被称为“盟友支持”。

1993年,美国和加拿大称其为“国家技术和工业基础”(National Technology and Industrial Base,简称为NTIB),允许两国之间敏感军用物品的进出口,后来又包括了英国和澳大利亚。

川普(特朗普)政府发现了NTIB的弱点,并试图通过对中共征收关税来加强美国的工业基础。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参谋长亚历克斯‧格雷(Alex Gray)表示,“川普政府了解在关键部件和材料上对中国和俄罗斯等外国的依赖对国家战略和国防工业的影响。”

格雷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这些工业基础的弱点,其中许多是在川普总统的第13806号行政命令下(评估美国国防工业基础的健康状况)所揭示的。这些弱点需要华盛顿利用我们盟友和合作伙伴的优势,而做出积极的回应。”

“像NTIB这样的工具对于填补工业基础空白很有用,同时也是美国及其盟国解决中国和俄罗斯等试图改变国际格局的大国的负担分担机制。”

继川普的关税之后,拜登政府有时提议企业自愿,有时立法规定,将NTIB扩展到更广泛的商品。两党对多届政府的贸易压力正在国际化,并且没有减少的迹象。

英国《金融时报》7月29日援引英国工业联合会(the 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总干事托尼‧丹克(Tony Danker)的话说:“目前我采访的每家公司都在重新思考他们的供应链。因为他们预计,我们的政治家将不可避免地加速走向一个与中国(中共)脱钩的世界。”

需求侧脱钩

脱钩是切断与一个国家的经济联系,但必然涉及用其它弹性联系取而代之。除了友方支持外,它还可以包括“在岸”或“就近支撑”等策略,使生产地点更接近目标消费者。

从最近美国的两项法律人们可以了解计算机芯片(也称为半导体)的需求方和供应方的脱钩过程。

首先,《维吾尔族强制劳动预防法案(the 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禁止了芯片所需的大部分多晶硅,最直接地影响了需求方。

2021年3月2日,保利协鑫控股有限公司在中国新疆昌吉市设立的一家工厂。新疆的工厂生产的多晶硅供应量占世界多晶硅供应量的近一半。(Colum Murphy/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其次,《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the Chips and Science Act)将通过补贴美国芯片制造来强烈影响供应方。

《维吾尔族强制劳动预防法案》于2021年通过,将于今年夏天开始实施。它禁止来自中国新疆地区的商品,如果这些商品是用强迫劳动制造的。这包括禁止在任何国家组装使用新疆材料制造的产品。

新疆此前生产了世界上40%的多晶硅(用于芯片和太阳能电池板生产),20%的棉花和20%的电石(用于制造乙炔气体)。

该法案的扩展范围有助于推动与中共的脱钩,不仅在美国,而且在全球范围内。任何国家的公司都不想用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所禁止的原材料来生产商品。

供应方脱钩

脱钩的第二部分是其供应侧。如果不找到替代供应,脱钩将是非常痛苦的,在政治上也是困难的。

今年7月28日,美国国会通过了《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该法案将投入527亿美元用于建设美国计算机芯片工厂(称为“晶圆厂”)以及国内半导体创新。

“支持者表示,这将有助于缓解美国人购买依赖芯片的汽车和电器的供应链困境。”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尽管可能需要数年才能看到该法案的真正好处。”

除了太少、太晚之外,该法案还不足以防止中共窃取或以其它方式受益。但这是一个开始,其它保护措施可以在以后实施(它们最好被实施)。

对美国芯片的补贴是一项更大的2800亿美元法案的一部分,该法案包括对一系列美国技术的支持,包括激光,核物理和清洁能源。

杠杆全球脱钩

美国还鼓励其它国家通过印太繁荣经济框架(Indo 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简称IPEF)与中共脱钩。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 TPP)不同,IPEF是一个贸易论坛,而不是正式的自由贸易协定。

根据罗伯特‧D‧阿特金森(Robert D. Atkinson)的说法,IPEF是一种“范式转变”,他在7月初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一书中写道,IPEF试图利用赋予其它国家进入美国经济的机会作为对抗中共的筹码,而不是作为理所当然的杠杆。

IPEF的14个成员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包括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韩国,还包括美国希望从中国市场撤出的亚洲国家,如文莱,斐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

但与TPP不同的是,美国并没有不加考虑地就允许这些国家进入其经济市场。相反,IPEF是一个谈判论坛,除了改善劳工和环境法规等TPP要求外,还将用于帮助鼓励第三国在经济上孤立和削弱北京,直到中国共产党改善其人权并停止威胁其邻国的领土和海上专属经济区。

华盛顿采取的同样战略(给与其它国家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可以用来对付莫斯科和其他特别激进的独裁者。对违反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制裁的国家实施二级制裁的威胁就是例子。

中共一直是流氓政权中最难脱钩的,因为其庞大的经济(比俄罗斯大10倍)和其融入全球供应链的深度。

但值得庆幸的是,与中共脱钩的国际举措正在加速,并将增加对美国和盟国就业、创新、技术发展以及我们工业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和弹性的需求。

美国和盟国的经济将增长,资助我们对北京的军事防御所需的政府收入也将增长。而且,脱钩将削弱和阻止北京对日本、台湾和菲律宾等国的侵略,并减缓中共将他们的专治全球化的企图。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Decoupling From China Accelerate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国经济正进入危险地带
【名家专栏】中共贸易政策将长期伤害中国经济
【名家专栏】激烈措施揭示中国经济下滑
【名家专栏】中共又出新招阻碍中国经济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俄乌战场 美俄面临核摊牌?
【横河观点】逆向真理大讨论 人民经济行不通
【探索时分】乌克兰收复莱曼 俄军为何又败了?
【财商天下】解救泡菜危机 韩筹建“白菜银行”
【声乐】神韵原创歌剧:王允施计除董卓(预告片)
【百年真相】“谋逆”败露?房峰辉落马之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