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报告:精神病院成中共迫害民众工具

人气 897

【大纪元2022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夏松综合报导)中共当局几十年来通过“被精神病”手段迫害异己人士,以达到维稳目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日前发布新报告揭露,2015年到2021年,至少有109家“安康医院”涉及144起精神病院迫害案例,在99名受害者中,几乎有1/3受害者被反复送进精神病院,并且该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人权组织最新报告 中共持续利用“安康医院”维稳

昨天(8月16日),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的非政府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发布了一份75页研究报告,揭露中共政府多年来,在未经正当法律程序、没有医学根据的情况下,强行将维权人士、上访民众等群体,送入名为“安康医院”的精神病院实施迫害。

报告中收录了99名受害人的相关个资,受害人披露他们大多数人在这些精神病院黑监狱遭到殴打、电击、注射不明药物等多种虐待,即使出院后,仍留下严重的身心创伤。

“保护卫士”研究发现从2015年到2021年间,受害者被关进精神病院144次,涉及21个省、市或地区的109家医院。

报告指出,最惊人的是几乎1/3受害者被反复送进精神病院,其中2名受害者至少5次被关进精神病院,且持续时间很长。此外,约一半人被关精神病院6个月以上,其中有9名受害人被关长达10年或更久。

报告的大部分数据和资料来自公民活动家和记者刘飞跃创立的中国非政府组织“民生观察”(CRLW)发布的对受害者及其家人采访。2006年,刘飞跃建立民生观察网站,自2014年起,每年撰写发表《中国维稳与人权年终报告》和《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年终报告》。

“保护卫士”网站介绍,在维稳名义下,中共能将上访者和活动人士完全排除在司法系统之外,没有希望见到律师或接受审判,同时将他们“诊断”为精神病人,使他们在释放后也被社会孤立。

“保护卫士”研究主任加德纳(Dinah Gardner)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报告所揭露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我阅读了一篇报导,该篇报导粗略估计有一万多名维权人士,这使我相信,中国应该有上千位维权人士在2015到2021年间被关在精神病院中。”

“保护卫士”写道,“在中国,发表政治评论、投诉腐败贪官或上街喊口号,可能很快就会被关进看守所”,“也可能让你被送进精神病院”。

该组织活动主任哈斯(Laura Harth)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面对中国(中共)政府的暴行,我们能做的就是揭露恶行,替那些被噤声、虐待的受害者发声。”

“安康医院”是中共迫害异己之精神病院

针对该报告内容,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被精神病”是中共对合法上访的访民或其他维权人士的一种迫害手段,共产党在法律上没办法对这些人进行打压时,就会用这种办法。

他说,“公安有权力决定你是不是有病、决定是不是要把你送入精神病院、决定精神病院给你做什么诊断……精神病院都是根据共产党的需要去给维权者量身定做诊断书出来,以便于把他们随心所欲地关押、迫害。”

“保护卫士”揭示,1980年代,中共启动了这个被称作“安康”系统的精神病院系统,主要由警察管理。

这些受害者在精神病院中饱受身体和精神上的虐待,相关作法包含被迫接受痛苦的电休克疗法、被绑在床上好几个小时,“屈辱地躺在自己的排泄物当中”、被殴打或是被阻止与家人或律师通话或见面。

“在2/3的‘安康’案件中,受害者没有得到法律规定的精神评估,这表明医院与警方勾结。”报告写道。

报告共同作者黛娜告诉德国之声,“报告最重要的结论是中国各项系统中没有问责机制。若任何人落入‘安康’系统中,他们会像是落入隙缝般的被遗忘。因争取权利而入监服刑的人出狱后,往往会被视为英雄。但若你被送入精神病院,了解实情的人会支持你,但不了解实情的人可能认为你只是一个有精神病的人。”

虽然中共10年前通过《精神卫生法》,防止这类型的虐待,但“保护卫士”发现,该法并未发挥作用,地方警察与政府人员继续在各地广泛利用“安康”系统,打压异议人士。

怀孕女教师、泼墨女孩及更多案例

报告列举的案例中,近期广为人知的便是怀孕女教师李田田,及上传向习近平画像泼墨视频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泼墨女孩”董瑶琼。

2021年12月,湖南永顺县怀孕女教师李田田声援上海震旦职业学院一名教师,该教师质疑有关南京大屠杀官方死亡人数而遭解雇。警察因而强行闯入李田田家中,并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此事在网路上发酵后,中共当局释放了李田田。但数月后,她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已离开家乡,并称自己的选择是“逃离”。

2018年7月,董瑶琼到上海海航大厦前开视频直播向习近平泼墨,反对暴政,随后被抓并被送到湖南株洲第三人民医院,即精神病医院,遭强迫灌食喂药。2019年11月取保获释,2020年12月,她在推特上发视频,控诉“被精神病”并遭高压监控后,再度失联。

事实上,更多案例并不为外界所知,除非当事人或知情人能获得发声的机会。

自由亚洲电台昨天报导,四川维权人士黄勇向该台讲述了父亲黄定彬“被精神病”的遭遇,“我们当时就是维权、上访,要落实干部待遇,平反昭雪。我父亲是08年的9月5日,被关在精神病院43天。”

黄勇也被连坐,不止一次被送到“农家乐”。他说,“我是2013年被关在当地的农家乐9天,2017年也被关过,2016年也被关过。我和我父亲被关了很多次。”“被精神病”出院后,很难有正常生活。黄勇父亲出来后,被软禁在养老机构。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横河早先曾表示,“中共用精神病迫害异己,一直只有一些零星案例,比较有名的是王万星,1992年他拉横幅要求平反六四,被关了13年精神病院。真正大规模用精神病学迫害异见人士,是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的,一直持续到现在。”

事实上,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达到摧毁法轮功学员意志,逼迫他们放弃信仰的目的,公安部门控制的“安康医院”就成了药物迫害学员的秘密场所。

2010年11月20日,明慧网刊登的题为“两件血衣与一份机密文件”一文中,披露了一份中共2001年11月24日的“密件”,上面写有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下面仅举几例。

2000年秋,梁志芹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到唐山市安康医院注射毒针。梁志芹心脏衰竭,两次休克;邵丽燕精神失常;李凤珍失去记忆,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于2009年离世。

2002年7月,陕西省高陵县法轮功学员张金兰被绑架到西安市洗脑班非法关押,随后被劫持到西安市安康医院继续迫害。

当年12月,张金兰为抵制迫害再次绝食抗议。安康医院给她强行插胃管,注射不明药物。一针打下去,她就像得了半身不遂,晚上就全身瘫痪,失去知觉不能行走。

医生连续几天给她注射不明药物后,她的下身、臀部和腰部溃烂,精神恍惚,出现生命危险。安康医院才下病危通知书,通知高陵县来人把她接走。尽管这样,中共还不放过她,监控她家庭住所、家用电话。2008年2月1日,张金兰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多岁。

唐山市第一轧钢厂技术员邵丽燕,在安康医院遭受迫害后,导致精神失常,表现为言语错乱、晚上不睡觉总站着、敲碗、撞门。清醒的时候,她跟家人说在安康医院时,手和脚都被绑在床上动不了,被注射了不明药物。

据与邵丽燕一同被绑架往安康医院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被迫服用药物或被强行注射毒针后,经常出现四肢抽搐、麻木,浑身无力、意识不清、坐卧不宁,焦躁不安、无法入睡甚至昏死等等症状。

2012年10月,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崔海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看守所、安康医院等多个黑窝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药物摧残、毒打、冬天浇凉水、不让睡觉、香烟熏鼻子等折磨,被迫害得皮包骨。

2014年1月8日下午,江汉区一法官向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安康医院的崔海宣读所谓“判决书”。她遭五年冤狱折磨,从武汉女子监狱出来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仅19天后,于2018年1月1日含冤离世,终年69岁。

据明慧网统计,1999年迫害至今,至少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受到各种身心和药物的摧残。由于中共的封锁及威胁,相关信息难以传递出来。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新州:中共把医院变成残害善良的鬼魅之地
山东男子为父上访 被多次关进精神病院
武汉七旬夫妇面临非法收监 妻子流离失所
田云:李田田事件与中共治下“被精神病”黑幕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新闻大家谈】俄升级核威胁 美军放风要斩首
【未解之谜】科学还是骗局?诺奖得主的惊人发现
【声乐】神韵原创歌剧:王允施计除董卓(预告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