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五)

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莲译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湿壁画,1512—1514年作,底宽660cm,位于梵蒂冈宫伊利奥多罗厅。(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81
【字号】    

接上文

《博尔塞纳的弥撒》

随后,在继续为梵蒂冈宫各居室作画的过程中,他绘制了奥尔维耶托(Orvieto)圣体奇迹、也称博尔塞纳(Bolsena)圣体奇迹的场景【注1】。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神父正在做弥撒,当他看到圣体因他的不虔诚而渗出鲜血,羞愧得面色发红。他的眼中满是畏惧,在聆听讲道的信众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的手几乎在颤抖,手势透露出人在这种情形下会感到的惊恐。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1。(公有领域)

在神父周围,拉斐尔画了姿态各异的许多人物,有的在做弥撒,有的跪在台阶上;所有人都为这桩怪事感到困惑不解,做出各种优美绝伦的动作;无论男女,都流露出愧疚自责的神情。一位妇女怀抱孩子坐在场景底部的地上,听到另一人向她讲述发生在神父身上的事,她以奇妙的姿态转过身,那种女性的优雅非常自然、栩栩如生。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2。(公有领域)

在另一侧,他画了听弥撒的教宗儒略二世,还画了枢机主教圣乔治(Cardinal di San Giorgio)和许多其他人的肖像。他还因势乘便,在窗户旁边画了一段台阶,使得所有部分浑然一体——不,就好像如果没有窗子占去的空间,作品反而不完整了。可以这样说,在绘画场景的构思与布局方面,没人比拉斐尔更恰到好处、明确清晰,并且驾轻就熟了。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3,听弥撒的教宗儒略二世。(公有领域)
拉斐尔,《博尔塞纳的弥撒》(The Mass at Bolsena)局部4,中间转头者为拉斐尔自画像。(公有领域)

《解救圣彼得》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湿壁画,1514年作,底宽660cm,位于梵蒂冈宫伊利奥多罗厅。(公有领域)

拉斐尔在对面墙上描绘的另一场景也体现出这种才赋,画的是圣彼得落入希律王(Herod)手中,被收入铠甲卫兵把守的监牢中。这幅画展现了他对建筑物的驾驭和对牢房形制的把握——这种判断力带给他之后的追随者更多的困惑。事实上,他的画中更多的是美感,这是因他一直致力于忠实再现故事题材,并且在画中描绘祥和美好的事物。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局部1。(公有领域)

从这幅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森然可怖的监狱中,老彼得被铁链绑在两名士兵中间,狱守们陷入沉睡,天使耀眼的光芒划破浓黑的夜晚,让监牢中的一切无所遁形,并将士兵的铠甲照得闪闪发亮——虽然是画出来的,那种夺目的光泽却仿佛比真的铠甲还要真实。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局部2。(公有领域)

同样的艺术天才亦表现在圣彼得的动作姿态中。当彼得脱出锁链,在天使陪伴下离开监牢走向自由时,人们从圣徒的脸上看到一种信念,即这只是一场梦,并非现实。牢房之外全副武装的卫兵听到铁门响声,表现出惊恐错愕,一个手持火把的哨兵唤醒同伴,当他用火把照明时,火光映照在所有兵士的铠甲上;火光没有照到的地方,都笼罩在月色中。

拉斐尔,《解救圣彼得》(Deliverance of Saint Peter)局部3。(公有领域)

拉斐尔将此场景画在窗子上方,让墙面显得更暗了;当你注视画面时,强光照在你的脸上,自然光与画中夜景的各种光线争相辉映;火把的青烟、天使的辉光和夜晚浓黑的阴影都是那样自然逼真,他惟妙惟肖地传达出这一精妙构思,你简直无法相信这全都是画出来的。

画中可以看到铠甲上的阴影、其它投影与反光,还有光亮中弥漫的烟气,一切都被最深暗的色调衬托得那样好,真的可以说他是大师中的大师;在描绘夜晚的所有画作中,这是最逼真、最神妙、也是举世公认最为稀有特别的一幅。(待续)

译者注:
【注1】1263年,一位德国神父——布拉格的彼得(Peter of Prague)朝圣途中在博尔塞纳落脚,他对祝圣过的面饼和酒(圣体)变成基督体血的“变质说”素有怀疑。弥撒中,他刚一念祝圣经文,就有圣血从圣体内冒出,流过手臂,又流到祭台和九折布上。教宗乌尔班四世正在奥尔维耶托,听到神父的报告宽赦了他,并下令修建了该镇的主教座堂,将浸血的九折布存入圣龛,以纪念这一神迹。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点阅【《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哦,宛如置身天堂!18世纪墨西哥艺术家安东尼奥‧德‧托雷斯(Antonio de Torres)有一幅圆形画作,画里耀眼的圣母盘旋在充满祥和云彩的天堂里。
  • 由于要满足显赫人士的要求,拉斐尔不能推托上述工作,更不用说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无法拒绝;然而与此同时,他从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厅的系列创作;在那里,他手下总有一批人将他的设计付诸实施,他自己则监督一切,尽最大努力辅助完成这一巨制。
  • 丘奇开始作画时,正值多数伟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创造万物之手的时代。当时的人们欣赏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脉》都觉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业有成的建筑承包商赖讷‧温克勒(Reiner Winkler)买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艺术品,这件作品出自于一幅15世纪描绘耶稣诞生的哥德式双联画。自此他便和象牙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一件来自法国几寸高的小作品开始,温克勒成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拉斐尔看到丢勒的铜版画,希望藉由这种艺术形式展现自己的作品,于是让博洛尼亚的马坎托尼奥(Marc’ Antonio)对这种手法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后者由此成为技巧杰出的铜版画大师,拉斐尔委托他为自己的早期作品制作版画,如素描“殉道婴孩”(The Innocents)、“最后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滚油煎熬的圣切奇莉亚。
  • “床”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学和艺术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实上,在安徒生童话《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经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译《天方夜谭》)中,“床”是故事的舞台。而且,来自世界各地的画作中,我们也发现艺术家描绘沉睡者、恋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个角色都是在床上。
  • 拉斐尔绘制了一幅大画,画的是教宗良十世和两位红衣主教朱利奥‧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与德‧罗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画笔,而是从画面中凸现出来,具有饱满的立体感;画中有堆叠的天鹅绒(披风),教宗法衣的锦缎光泽闪耀、摩挲作响,衬里的毛皮柔软自然,金线和蚕丝仿佛不是敷色绘成,而是真材实料;还有一本羊皮纸的泥金装饰手抄《圣经》,比实物还要逼真;另有一个锻银的小铃铛,精美得无法言表。画中物件还包括教宗座椅上抛光的金球,明亮可鉴,映射出窗外的光线、教宗的肩膀和房间四壁。所有这些东西都画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没有哪位大师能出其右。
  • 十九世纪初即位称帝的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罗马式宏伟高贵的艺术风格。1803年,拿破仑在罗浮宫内设置让民众都可参观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仑博物馆”,是国家艺术博物馆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欧洲大帝国公民的艺术圣地。拿破仑军队纵横全欧洲,每征服一个国家,就带回当地的贵重艺术品。
  • 凡尔赛宫的后院深处有着一座拥有精致花园和亭阁的小特里亚农宫(the Petit Trianon),展示了1700年代欧洲花园设计如何以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过渡:西侧是正统的法式园林,平静中流露着蓬勃朝气;东侧英式景观花园则有如诗画般的浪漫风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