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52)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这次正式采用英文报价表,工程里认识木工判头超级王老五谭文琪。因为需要一个110伏特的大型变压器作特殊供电,向旧老板富哥求救,经介绍认识了朱庭。

市面开始流行传呼BB机,顿时几乎人手一部,交了月费后有人找你,台上传呼你,机响后得查看代码,凭代码可知简单信息,如:回家食饭、速回等等,也可能你必须回复以取得对方电话号码,然后才能知道谁找你。那时酒楼、餐厅、药房、士多等大街旁的商店都有一个电话放在门口一角,方便路人借用。

谭文琪也为我介绍了好些生意:青山道一家制造录音带的厂家,其配电和照明工程都已做好了,但是有一个防爆车间没有完工,只安装特殊的铜皮矿物质防爆电线而没有完工。听说那工程行逃跑了,应该是技术不过关,无法完工吧?

这种电线以前曾在旧老板的地盘见过,只不过不知道怎样处理,但这个世界是很奇妙的,巧合的事情会在某个时段出现。刚巧不久前英商怡和洋行搞了一个免费的技术培训班,是关于防爆电线的安装处理的,我抱着增广见闻的心态去上了课,亲眼看着外国工程技工操作和翻译讲解,还带回来产品的规格书和操作小册子。哈!马上就能学以致用!

一边找旧老板订购必要的特殊工具和零配件,一边找黎志强组织人力,看我实际操作然后马上学以致用。新的事物看似很神秘高深莫测,但当你了解明白之后就一钱不值了。当然我们是顺利完工了。

谭文琪说他很少看见“电灯佬”像我那样用这么多的工具和仪器做工程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这样才能呈现高品质的制作来。旧老板是很注重公司名声的!

鸡雄经人介绍谈恋爱了,对方本是在上环果菜批发市场做苦力的。我在抵港第一个礼拜,四叔带我去买货时就知道,她特别健硕,和四叔也熟悉。很快他们就结婚了,租住了一个房间,没多久她老爸买了一个二手楼单位给他们,算是不愁交房租的事,有瓦遮头了。

因为经营方向的分岐,我和鸡雄最后还是分手收场,这是我的问题,还是……?他夫妇俩在我铺位对面租了一个档位,那对我来说没有威胁,因为经营的方向和理念不同。

太古城住宅建筑群差不多完工,而对面山坡上的康怡花园开工了。

从大陆偷渡到香港的人越来越多,整个社会和港英当局都感受到压力,而且那些人的素质也有了变化,他们大多都急功近利,不肯吃苦,又不愿自我增值,好像香港社会欠了他们什么似的。

此时收到一个信息:姑姐夫家的外甥也到香港来了,希望我力所能及时关顾他一二,还附上联系的电话号码。本着同一故乡又命运相同,互通有无,相互关顾一下。

及至见面一谈,发觉这年轻人除了心高气傲之外,竟然期望一朝名成利就做老板。我明白告诉他:你必须对电学有一些最基本的认知,并有一定的实质操作经验作后盾,不然会相当危险。

很可惜,我们的理念和价值观差别太大了,须知道万丈高楼从地起,知识与财富是要用时间慢慢累积的,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这些人被称为“亚灿”,早期政府实行所谓的抵垒政策:即你偷渡成功,登陆并进入市区,政府便给你居留权。但如不幸在进入市区时被捉住,那对不起,你要返乡下耕田了。

后来抵垒政策取消了,不管任何情况一律遣返大陆,一时之间搞得风声鹤唳、鸡飞狗跳。有些人不计后果,付钱给“蛇头”直接偷渡香港的有之,偷渡到澳门然后偷偷抵港的有之。

躲藏在境内的非法入境者实在是太多了,对香港构成安全的隐忧,政府有见于此,举行了一次特赦,并声明永远没有第二次。

事实也是如此,实行即捕即解,犯了收容罪的要判监禁和罚款,廖勤细妺及舅仔就是。可惜他们迟了一些,错过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妈没有什么遗留给我们,那个年代也不可能,在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是一起穷的年代,永远是!
  • 再一次跪送老妈进火葬炉,永别了老妈!希望你能在转世轮回时选一个没有共产党的地方!下一世轮回时我仍愿意做你的儿女!我相信轮回!
  • 很紧张地等了几个月后,批准的文件下来了,顺利拿到永久居留权。很好!我的后代成功摆脱了共产党威胁!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个看得见自由的将来,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里好去哪里,能做到说走就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拥有一本好用的护照。
  • 想起参观的那间博物馆,里面全是牢房刑具,还有数之不尽的人骨、头骨,那是赤柬统治杀人的铁证。
  • 怎样才能在重围中杀出来夺标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设已得标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几日完成什么和多少工作量、什么工种可提前或同期执行,中英文并用、采用日报表风格表达出来。
  • 事后与顾问工程师老板午饭饭局时,我完全不提那个小插曲,也没有因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偿。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关系,这对以后的生意绝对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领导”下,竟然还有行乞的,看来全世界第三国际的共党国家真的是一脉相承的。当天午后邮轮回程时,还有一些当地人划着一艘艘用竹片编织的小艇,追逐在邮轮二侧向游客索要金钱、食物,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
  • 当初被无知、愚昧和侥幸的心态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种制度下的税法和会计核数师这门学问的厉害。
  • 领功吗?显示你觉悟高是吧?那也难怪,他的哥哥在“香港游”过海关时被关员问及职业时,那思想僵化的“聪明人”竟答道:“我是共产党员。”在资本主义自由世界里,一个政党的党员算什么?吓唬人吗?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说他们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