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45)自由世界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三十三、自由世界

廖钳驹做回他的老本行制衣,亚伟做废纸回收生意。我们经常聚首行街,弥敦道是常去的地方。东方之珠不愧是一个美食天堂,由街边港式小食大排档到高等中西食肆,可谓是五步一岗,十步一楼,其花样百出,绝非死气沉沉的内陆共产市场可比。

马路两边的大型酒楼如五月花、总统、国际、百乐门、龙门等等,门口装修得金碧辉煌,还有象征风生水起的风车喷泉。大楼外墙上挂着足有三层楼高的巨大花牌,牌上用鲜花或纸花组成“之子于归”、“鸾凤和鸣”或大大的一个“寿”字,展示出主家是摆结婚嫁娶洒席或寿筵宴席。迎宾小姐笑容满面迎客,门童为你开门和操控电梯,务必使你宾至如归。

我当时心中想道,假如是做酒席请客无可厚非,但如果只是饮一次早或午间广东茶,就未免隆重了些,想不到一间酒楼的门面竟能搞成这样。

当时香港已见尖沙咀火车站铁路上的柴油内燃机车,巨大得能装下二三十辆车的双层渡车船,还有中环商业大厦林立,已有自动扶手电梯的万宜商厦,楼楼皆有升降机。

铜锣湾避风塘旁边的乍颠炮台持续百多年的习惯,每日准时鸣放午炮为市民报时。

庄严宏伟富西式风格的港督府和圣约翰大教堂、高等法院前门楼上站着蒙眼手持天平和斩邪利刃的女神、王后像广场、优雅的植物公园、维多利亚公园、大球场以及跑马地周末赛马、高高在上的山顶老衬亭和缆车,半岛大酒店、荔枝角的荔园游乐场、香港仔渔港、深井的生力啤酒厂,这是一个多姿多彩、充满活力的国际大都市。

偶而在维多利亚海港可以看见俗称“三枝桅”的大陆渔船抄近路驶经海港,颜色各异、深浅大小不一的补丁风帆挂在三枝桅杆上,残旧的木船和港内先进的船只形成极鲜明的对比。

这样残旧的木船没有在茫茫大海上沉没,确实是幸运,很难相信一水一河之隔,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是生产力极其落后、就业机会极度偏低、主食和副食必需品限量配售,思想被钳制的现代极权独裁奴民社会,而另一个是令人眼花撩乱的西方式资本主义自由世界。

当然你还可在骆克道、谢斐道那些夜总会及酒吧林立的红灯区,看到从越南来休假的美国大兵。

对了,我也花了二大元从街边报贩那里买了一张“马标”彩券发了一次白日梦。

由我抵港的第二个月开始,每个月铁定汇100元回乡,心里算计着加上老妈每月从毛巾厂收到十多二十元的退休金,合起来足够她过得比较宽裕了。希望老妈过得好些!

自从翌年做了跟车送货后,约在我抵港后半年左右吧,曾经一次汇回去1,000元,让把修房子借的钱给还了。从前潦倒困苦时无力偿还,现在不同了。欠了人家几年,自己也不好意思拖下去。

我把在香港的新生活视为我的重生,寓意再世为人!做一个自由世界的快乐自由人!只要不作奸犯科,老天爷肯定会再次给机会的。

契娘从大坑道下来看望我,我也回望了她,她的雇主夫妇人很好。在大坑道的仟呎巨宅里,周校长对我说:欢迎你到香港来!

在这个借来的空间里,自由的确是太多了!几乎感觉走进乌托邦!没有人限制你选择职业、没有人限制你该住在哪里、没有人过问或限制你为什么搬迁,甚至移民外国、没有人质问你为什么一把年纪还要去进修,甚至去读大学!

没有人质疑你的思想或政治观点的取向,你甚至可以站在港督府的门外大叫打倒港英政府,就只是没有给你民主,因为中共不愿意,这就是殖民政府背后的魔影,这就是英国在遥远东方的殖民地――香港!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紧张地等了几个月后,批准的文件下来了,顺利拿到永久居留权。很好!我的后代成功摆脱了共产党威胁!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个看得见自由的将来,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里好去哪里,能做到说走就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拥有一本好用的护照。
  • 想起参观的那间博物馆,里面全是牢房刑具,还有数之不尽的人骨、头骨,那是赤柬统治杀人的铁证。
  • 怎样才能在重围中杀出来夺标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设已得标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几日完成什么和多少工作量、什么工种可提前或同期执行,中英文并用、采用日报表风格表达出来。
  • 事后与顾问工程师老板午饭饭局时,我完全不提那个小插曲,也没有因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偿。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关系,这对以后的生意绝对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领导”下,竟然还有行乞的,看来全世界第三国际的共党国家真的是一脉相承的。当天午后邮轮回程时,还有一些当地人划着一艘艘用竹片编织的小艇,追逐在邮轮二侧向游客索要金钱、食物,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
  • 当初被无知、愚昧和侥幸的心态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种制度下的税法和会计核数师这门学问的厉害。
  • 领功吗?显示你觉悟高是吧?那也难怪,他的哥哥在“香港游”过海关时被关员问及职业时,那思想僵化的“聪明人”竟答道:“我是共产党员。”在资本主义自由世界里,一个政党的党员算什么?吓唬人吗?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说他们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开那些图纸,看到当初的绘图技巧有多么惨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与日俱增,而工程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 老妈经常给他们说家族的故事,曾感叹地说:二战时粮食紧张、物价昂贵,心中盼着以后会好过些吧?不料共产党来了之后更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