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46)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四叔在香港仔有一个同行好友张锐,是他曾经的合伙人。57年听信香港土共的蒙骗,说是回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回到广州(应该是和红线女、马师曾差不多时间吧),结果大跃进时要什么没什么,小孩饿得呱呱叫,屡次写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济他们。后来不知怎样回流返了香港,马上把共产党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此后整个人像完全脱胎换骨一样。

我很快就收到姑丈寄来的求助信,说知道我成功了,特意为我取了一个新名字:济川。我完全明白他的用意,很可惜我现时是穷鬼一名,暂时有心无力啊,待稍后荷包松动些再说吧。

中环娱乐戏院在放映李小龙的影片《精武门》,四叔夫妇和我一起去看午夜场。这使我见识了香港影片的高超制作水准、演员的专业和戏院装修的先进。

假日还会坐天星小轮渡海到尖沙咀中央火车站、坐火车到沙田远足或浅水湾海滩游水。

我还赶上香港最后一届的工展会。船王董浩云泊在昂船洲的七万多吨的伊莉莎白王后号邮轮在改装为海上学府,正在装修时失火了,烧了七天七夜,因为救火而灌进船仓里的水太多而沉没了。听说当日船上失火时一共同时有九个火头,并说是中共特工放的火。

投奔自由成功的一周年纪念日我们只能约到四个人,其余三个在酒楼厨房做帮工学徒,请假要请替工,还要自己付替工钱。

我们一行人到青山远足,拍照留念,还找到当日招待我们的老伯。回去后当晚知道契娘找我,一问原来何榜和八表哥来了,同日不同路,是偷渡成功来了!

幸好之前我没有答应契娘明说暗示合作买楼,现在他的外家亲侄子来了,那是她目前最亲近的人了。

记得曾造访过何榜的家两三次,并明言探讨过偷渡合作的可能性,却得到不置可否的回应。八表哥那里也如此,我想定是姑姐及契娘告诉他们的。我认为去年我的成功刺激到他们的神经:不能输给一个上山下乡的知青!我能他们也能!哈哈!

我急忙坐船渡海转车往大堪村,在那里见到了何榜,祝贺他偷渡成功!那家伙正在极度兴奋的情绪之中。

假日陪契娘到筲箕湾胡耀记拜访八表哥,祝他偷渡成功。他在冲出大陆内河口时被中共民兵发现并开枪射击,所幸天黑并好运,一行人不但没有伤亡,他们还成功了!

那年无线电视台启播,开启无线免费电视的服务,这对丽的有线收费电视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当然你得忍受多姿多彩却又匪夷所思的商业广告,但不得不㐽服那些鬼才广告创作者的神来之笔。

TVB节目的精彩和多样性是任何共产制度社会所望尘莫及的,如长寿娱乐节目《欢乐今宵》、还有讽刺时弊的《701服务站》和《苏皆茂(扫街茂)》、励志小品《狮子山下》等等,都耳熟能详、脍炙人口。

红砧至湾仔的海底隧道通车了,典礼由无线电视台当家花旦沈殿霞坐在一辆敞蓬老爷车上第一个通过隧道。心中惊叹科技之进步,在海底修建行车隧道,这在老家可是属于匪夷所思之事,而且还是财团与政府合作修建,制度的差异太大了。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紧张地等了几个月后,批准的文件下来了,顺利拿到永久居留权。很好!我的后代成功摆脱了共产党威胁!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个看得见自由的将来,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里好去哪里,能做到说走就走,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拥有一本好用的护照。
  • 想起参观的那间博物馆,里面全是牢房刑具,还有数之不尽的人骨、头骨,那是赤柬统治杀人的铁证。
  • 怎样才能在重围中杀出来夺标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设已得标而制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几日完成什么和多少工作量、什么工种可提前或同期执行,中英文并用、采用日报表风格表达出来。
  • 事后与顾问工程师老板午饭饭局时,我完全不提那个小插曲,也没有因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偿。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关系,这对以后的生意绝对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领导”下,竟然还有行乞的,看来全世界第三国际的共党国家真的是一脉相承的。当天午后邮轮回程时,还有一些当地人划着一艘艘用竹片编织的小艇,追逐在邮轮二侧向游客索要金钱、食物,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
  • 当初被无知、愚昧和侥幸的心态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种制度下的税法和会计核数师这门学问的厉害。
  • 领功吗?显示你觉悟高是吧?那也难怪,他的哥哥在“香港游”过海关时被关员问及职业时,那思想僵化的“聪明人”竟答道:“我是共产党员。”在资本主义自由世界里,一个政党的党员算什么?吓唬人吗?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说他们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开那些图纸,看到当初的绘图技巧有多么惨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与日俱增,而工程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 老妈经常给他们说家族的故事,曾感叹地说:二战时粮食紧张、物价昂贵,心中盼着以后会好过些吧?不料共产党来了之后更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