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伤心父苦寻儿子死因 怀疑COVID疫苗接种

图为辉瑞疫苗。(JOEL SAGET/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5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Isaac Teo,Cindy Drukier报导/周行编译)安省居民丹·哈特曼(Dan Hartman)认为,他17岁的儿子肖恩(Sean)死于COVID-19疫苗接种,不过,他还没能确认死因,也很难找到帮助。

哈特曼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国家说话”节目采访时说:“没有真相的话,我不知道如何恰当地悼念他。如果有人死于车祸、疾病或自杀,情况就不同了。但这些都不是,肖恩的死因不明。”

肖恩在5岁时开始打冰球,他曾在安省New Tecumseth的TNT Tornadoes冰球协会效力3年,然后回到家乡比顿(Beeton)继续打冰球。

COVID-19大流行期间,安省的少年冰球协会实施了一项政策,要求12岁及以上的球员接种疫苗,否则不能参加比赛。

哈特曼说,为了能继续打冰球,肖恩去年8月决定接种疫苗,因为冰球是他的所爱。

“在8月25日,他接种了辉瑞疫苗。8月29日,他去了急诊室——他的眼睛周围有褐色的圆圈,还有皮疹,他当时还在呕吐。”哈特曼说。

他说,医院只给了肖恩Advil药片,便让他回家了。“那医生没有做他应该做的2次血液检查。另一位医生告诉我,他应该做这些检查。9月27日早上,肖恩被发现死在其床边的地板上。”

死因不明

哈特曼去年10月在推特上发起了为肖恩寻找真相的行动#Answers4Sean。他说,那份于2021年12月完成的尸检报告称,肖恩的死因“尚未确定”。

“他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男孩,没有任何潜在的健康问题。”哈特曼说,“他们不知道他为什么死,没有人能告诉我他为什么死了。我问验尸官:‘你能100%地告诉我,这不是因为疫苗吗?’他回答说:‘不能。’”

哈特曼说,他将尸检报告寄给了一位病理学家。那位病理学家说,根据他的评估,他认为肖恩死于疫苗。

“他说,在他看来,这是因为疫苗。他不能说100%是此原因,但以他的专业观点看,是因为疫苗。”哈特曼说,那位病理学家希望保持匿名。

哈特曼补充说,治疗肖恩的急诊室医生甚至在尸检报告中说,他的死可能是对疫苗的反应。但是,那医生没要求进行任何血液检查。

“在我看来,(急诊室医生)没做好他的工作。我并不是说这会挽救肖恩的生命,但如果他们能找到一些东西,这肯定是可能的。”哈特曼说。

寻求真相难

哈特曼说,他向安省内外科医生学会(CPSO)投诉了那名医生,但协会认为那医生没做错事。

Simcoe Muskoka地区卫生局于2021年10月6日发布的一段在线媒体简报YouTube视频显示,该区的卫生官查尔斯·加德纳(Charles Gardner)在回答记者关于该问题的提问时说:“他被告知一个年轻人突然去世了。”

哈特曼说,加德纳指的年轻人就是肖恩。

加德纳在视频中说:“这个人在去世前一个多月接种了一剂疫苗,病史或医疗记录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严重的不良反应或心肌炎,尽管社交媒体上可能会这样说了。”

“已经进行了尸检,迄今为止的调查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该人接受疫苗与他不幸去世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他说,也“没有住院记录”。

哈特曼驳斥了卫生官的说辞。他在推特上写道:“我儿子在接种疫苗后确实去了医院。我会称那是不良反应,难道你不这样认为?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是在尸检完成之前,他(加德纳)就让此事看起来与疫苗无关。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们不希望我们起疑心,但他们做的一些事却是非常可疑。”他说。

今年1月17日,哈特曼在多伦多卫生局举行的与COVID相关的在线听证会上做证时,谈到了肖恩的死,并质疑COVID疫苗的安全性。尽管被邀请在向公众开放的会议上发言,但哈特曼的大部分证词在视频发布前被删除了,理由据说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个人健康信息。

1月19日,由StopCensorshipCanada在Rumble上传的一个未经编辑的版本中,可以听到哈特曼告诉卫生局,肖恩的尸检报告发现的“唯一情况”,是“心脏稍微变大”。

他还告诉了卫生局,验尸官的评估和他从病理学家那里获得的第二意见之间的矛盾。

“我不知道我还能相信谁。我不得不怀着该想法度过余生——没有死因,或者是疫苗所致。我不认为要孩子们接种疫苗后才能参加运动是正确的做法。”他说。

哈特曼已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但他说,他无法找到愿意接手此案的律师。

“我给5家不同的律师事务所打了电话,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他说,“我猜是因为你不能起诉辉瑞,你不能起诉政府,他们都受到保护。所以,我猜律师认为胜诉机会为零。”

哈特曼表示,他将在有生之年继续寻求答案。他说:“我需要真相,我认为有人知道真相——他们只是不承认。”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