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英年:在加拿大从政是件很普通的事

2009年加拿大联邦大选,梁英年(右一)和联邦保守党其他三位候选人合影。(受访人提供)
人气: 1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对于华裔新移民来说,如果你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了解你的诉求,在制定政策时考虑到你的需要,参政是一条可行之路。来自香港的梁英年博士,愿和大家分享一下他是怎样从一个科研人员转变为加拿大政府委任的政治官员、走上从政之路的故事。

从留学生变成加拿大人

梁英年介绍,当年他在英国读完了第一个学位——生物化学之后,已经开始读博士学位(Ph.D)。但他后来拿到了温哥华西门菲沙大学SFU)的奖学金,于是就在1983年从英国来到加拿大,在SFU读电脑生物化学课程。

梁英年1989年底毕业,快毕业的时候他结婚了,同时递表申请移民,并获得工作签证,于是就确定留在加拿大。

政治就在你身边

梁英年表示,对时政的兴趣是从电台播报开始的。

他以前的经历都是和科研有关,直到在SFU西门菲沙大学读书的时候,与一群对广播有兴趣的年轻人加入了一个政府的社区广播电台——“黎明之星做义工,做广东话的广播,也就是1985年左右开始接触时事的。

后来,他应邀在本地中文电台做电话热线的时事节目,有很多机会接触联邦、省、市的政客,对本地的事情有更深入的认识。

梁英年回忆,当时有件事促使自己想参与到联邦政治的,在20032004年的时候,加拿大要去更改婚姻的定义。以前加拿大关于婚姻的定义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后来要改成是两个人的结合。他在电台一直是不支持更改婚姻的定义。但他发现,原来更改婚姻法是由国会议员投票决定的,所以就觉得多一个与自己意见一致的人去做国会议员,自己的想法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成为国家的政策。这样就开始接触政治。

从政之路一波三折

1.   第一次参选市议员

透过电台节目,梁英年认识到政治,也认识到运作政治的不同政党和那些政治人物。在主持节目中,他发现,大多数听众都知道在社会当中有很多的问题,但是那些政客无法给出一个好的解释,而人民只会埋怨,却不去参与、去影响那个政治,影响政府的决策。他就想:怎么样去解开这个死结?自己只是在电台里面去说有什么用?

2005温哥华市选,无党派协会(NPA)的苏利文参选市长,梁英年获邀加入其团队参选市议员。那是他第一次参与一个政治组织、助选议员。

令梁英年印象深刻的是,苏利文在那次的选举中成功当选市长,温哥华选10个市议员,而自己却排在第11位,失之交臂。

梁英年想,差一票就当不成市议员,没关系,回去做节目。但意料之外的是,在华裔社区,因为他参与了一个政党、参与了一个选举,华人就会想“你已经被政治污染了。于是电台的负责人就觉得你已经不可以做一个持平的时事评论员、节目主持人了。

一下子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使得梁英年要考虑“从那天开始,我要想一想我下一步该做什么呢?”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2006年联邦选举保守党赢了,哈珀(Stephen Harper)当了总理。机缘巧合,有原苏利文竞选团队的人进入了联邦政府工作,提议他也参与联邦政府部长办公室的工作,做部长助理。梁英年觉得可以去联邦政府是很好的机会,就答应了。

2006保守党执政,梁英年由当年的12月份进入了联邦政府工作,一直做到2015年的6月。这一做就是十年。

2.   两次竞选国会议员

2015年,梁英年(左一)与时任加拿大联邦内阁耆老事务部长的黄陈小萍(右一)合影。(受访人提供)

2009年,因为是少数政府,提早选举,有过参选市议员经历的梁英年,第一次参加联邦选举。

在北本拿北区他成功出线,成为保守党选区候选人,第一次代表保守党参与联邦的选举。不过,那是新民主党很强的一区,梁英年输给了新民主党700票。

2011年又有一次提早选举,但他再次失利。之后他又回去做联邦政府工作,直到换联邦自由党政府上台。

在联邦政府工作学到很多东西

1.   了解政府运作 协助处理问题

时任哈珀政府的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曾称赞梁英年是保守党内很优秀的人才。在担任保守党部长助理的时候, 梁英年做了很多工作。

梁英年介绍,在进入保守党内阁工作的初期,政府部长在加拿大有4个地区有办事处,他就在温哥华这个西部的其中一个办事处工作。

在加拿大的政治里面,人民选议员,哪个政党有最多的议员就组成联邦政府。总理委任一些议员去当部长。而议员经常要在他自己那个选区和他的选民接触,通常以地区的事务为主。但是如果做了联邦部长,就要兼顾整个国家的事务。

作为来自一个少数族裔的移民部长助理,梁英年的主要工作就是为部长做支援的工作,要去了解不同少数族裔社区有哪些事情是需要政府去关心的,有哪些社区组织要去认识,当部长需要去咨询一些不同地区的意见时,他可以带他去认识那个少数族裔社区的有关组织。他在这个过程中做了很多工作,也认识到了加拿大有很多不同的少数族裔。

他认为值得欣慰的是,在“人头税”和“排华法案”问题上,哈珀政府当众道歉。

梁英年表示,他在做时事评论员,就一直都有关心“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开始谈判的时候,是自由党执政的,哈珀在竞选的时候作了承诺。后来哈珀政府上场,梁英年在2006年进入政府工作的时候,这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他很高兴这事最后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可以在国会里听到总理用两种不同的中文向加拿大华人就人头税问题而道歉。

2.   困难并不是像的那麽简单

作为政府委任的政治官员,工作中所面对的困难不是那么简单的。梁英年感叹:“我发现非常困难。”

当他直接在政治里面的时候,就发现原来政治和利益是分不开的。有很多人参与政治,不是先找团体利益,而是找自身利益。

到做事的时候,作为联邦部长,一方面,他要去处理一个问题;另一方面,他要处理一个政治上面的考量。因为要去做一件事情,如果是听那个族裔的要求去做,那个族裔可能会很开心、他会把选票给我,但是对整个国家会不会造成个负面的影响?对加拿大人的生活会不会有负面的影响?这是经常都会面临的问题。梁英年觉得这种影响是最大的。

而且,不只是族裔方面的,不同的商业团体也有其不同的商业利益。就算是为弱势社群争取权利的组织,有时他们的那种诉求可能对整个社会商业发展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所以梁英年做助理就只能将那个社区的问题、那个社区的团体介绍给部长,由部长去和他们接触,听他们的意见。而往往要去做一个决定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会“顺得哥情失嫂意”(无法两全其美)。有些东西是对国家有损害的,明知不可以这样做,但是又不可以直接去告诉人家,否则会被说是“种族歧视”或是“针对某些宗教”。 

3.   以大局为重 得失尽在其中

很难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做回原本的专业?梁英年回答:“经常都有这样想”。因为在政治之外去做时事评论、去鞭策政府,容易得多,只要去想怎么样把那个问题讲出来就可以了;但是做政府工作,不但要看结果,还要看整个过程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有的时候在政府里面做的事情,为了要得到最后那个好的结果,在过程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很不好的东西出现。

梁英年在做康尼的助理的时间是最长的,他举一个例子。当时移民部面临最大的困难是很多人要移民来加拿大。作为移民部长,当时首要的任务是怎么减短移民等候时间。一方面是不想去浪费申请人的光阴,第二希望可以尽快得到国家所需要的人才来建设加拿大。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又会得罪很多人。因为在过去,不同政府的移民政策是有些错误的,导致了轮候时间越来越长。

梁英年举例,比如,你要去申请一个工作类的移民,如果要等两三年,在你申请的时候,那个职业在加拿大是十分需要的,但是过了2 3年,可能那种职业已经没有那么大的需求了。那麽对加拿大来说,我们不可以得到即时的人才的供应;第二,那个申请人本来有一个很吃香的技能,到他来到的时候,可能已经变成一个不很吃香的技能了。那个轮候的人龙越来越长,那怎么处理呢?

但是反过来说,有这样一种情况,印裔社区他们对于移民的需求也是很大的。他们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比我们华人社区要大。所以因为对政治的那个影响力,他们可以将对印度申请移民的条件和类别,用游说的方式,令政府改变移民的政策,迁就到他们的需要,可以令更多印度人移民到加拿大。这些全部都是以合法的、根据加拿大的做事方式,从而得到一个他们觉得较好的结果。

梁英年因此表示:“我经常都鼓励华人或不同族裔的人,你一定去参与政治的运作。最好有更多能够了解你的需要的人进到政府里面工作,成为国会议员、议员助理、政府不同部门能够做决策的人,有越多这样的人就能够越了解到不同社区的需要,对加拿大政府制定出一套对整个国家有利的政策是有帮助的。”

不再参选但仍会参政

2019年,梁英年(左一)与时任卑诗自由党党领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右二)一起参加本拿比市贸易局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受访人提供)

梁英年表示:“我不会再参选,但是我不会离开政治。因为我已经选过一次市议员、两次联邦国会议员,我在当中已经学习了很多东西,也知道参政的困难,和有些什么障碍是需要去跨过才会有更大的成功机会。

“我可以在幕后去支持政党的运作,支持参与政治运作的人。因为我过去的经验,我有很多从自己失败当中学到的教训是可以去跟这些参政的人分享,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去做一个更好的议员、去代表人民。” 

对新移民的一点建议

作为有10年移民部长助理工作经验的资深联邦雇员,梁英年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有很多的经验和看法。他很想去做的事情就是:以某种方式来帮助新来的人去了解加拿大的政治。

梁英年对新移民和刚过来的人有几点建议:

第一步是要适应这个环境。梁英年认为,一般的移民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应先去寻找到自己希望在这里生活的那种状况,例如,最近从香港过来的人,有很多是因为香港的政治形势天翻地覆的改变要离开香港的,那些人会多了一个政治包袱。

对于这些无论是一般移民、或者是由于一个政治的原因选择要离开香港来到加拿大的人,他们要先处理好自己的生活,处理好自己维生的工作或者安排好读书事宜。

其二,再去了解加拿大政府是怎么样运作的。梁英年指出,加拿大的联邦、省、市政府有其不同的职责范围。要了解这些,并了解有些什么方法可以解决你在这里生活的问题。其实这些都是离不开政治。所以在加拿大,每天的生活都离不开政治。

所以,他希望新来的人去了解整个国家的运作,然后再去看怎么可以去帮助改善,令自己的生活更加开心、舒适,令国家不断向前进。

第三步是去了解比较简单的、不同政党的基本理念。梁英年鼓励新来的人去了解不同政党的运作,如果觉得哪个政党更加接近自己的理念,就去尝试参与。

他表示,很多人一听到入党就害怕,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在加拿大,参与一个政党是很普通的,就像参加一个社区组织一样。你交十来二十块钱党费,就可以成为那个政党的党员。一年之后你不交费就不是党员了,你又可以去参加另外一个政党,从一个党转到另一个也是很普遍的事情。

梁英年指出,其实政党标签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每一个政党、从政者所做的事情都是有一定的框框的,都要得到人民的认同他才可以继续做下去的。虽然各自有不同的理念,但是他们执政以后所做的事情,在大多数的问题上, 都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但是在一些道德取向的议题上面就会有很大的分别。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