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调查铁链女遭打压 前媒体人逃美

人气 16168

【大纪元2022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顾晓华采访报导)“好几次都是让我坐在死刑犯的那种铁椅子上。那个铁椅子很吓人的,我估计得有几十公斤。”在徐州铁链女事件中,曾公布视频揭露官方结论不实的前媒体人赵兰健,已流亡美国,他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如是说。

回忆遭中共国保调查审讯的细节

美国当地时间8月4日晚上,赵兰健对大纪元记者说,跟中共国保打交道的那段经历,使自己下定决心要出来。“环境恶劣,我是个人,我可以用脚投票。”

他回忆说,国保调查的东西太详细了,以前所有的经历,他们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要问一遍。

“所有的东西,我以前的女朋友,婚姻状况、小孩子的状况,父母在哪儿住、家里亲人,每一个东西他都要记录。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搞得很紧张。但是总的来说,他们并没有动手打我,因为他们也知道我认识一些国际上(的人),像总统、联合国人权组织的专员。”

赵兰健披露,5月10日,他在河北廊坊被国保警察非法扣查、审讯,并强制抢走手机强行破解密码进行资料拷贝,里面涉及个人私密资料,包括银行账户密码。

“我当时就特别气愤惶恐。但四处投诉都无门。我向河北省警察监督电话、北京市警察监督电话、最高检举报电话、公安部举报电话求援,没有任何回应和正义的帮助。”

“每次审查我的时间都很长,差不多都是五个小时以上,还有一天的,就是从早上九点钟去,晚上五点钟回来。无论是北京还是河北(警方),他们都不给我手续,什么手续都没有。我要请律师,或者拿手机去做一下记录,他们也不允许。”赵兰健说。

铁链女事件吹哨人之一

赵兰健向大纪元介绍说,他曾在大陆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记者、主编、副总等职务,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在过往写作和拍摄工作生涯中,他曾关注过北京城市底层的弃婴、贫穷家庭小孩上学、腾格里沙漠被化工厂污染、核辐射受害者等问题。随着中国新闻管制更加严格,他在2014年辞去一切工作,在国内外做田野调查。

2019年回国后,赵兰健因被疫情封控所困,一直呆在家里。直到“铁链女”事件出现,他坐不住了。

2022年1月底曝光的徐州铁链女事件,引发一场罕见的官民互搏风波。网络关注度当时超过了北京耗巨资大办的冬奥会。事件中,据称生育八个孩子、被男方以铁链锁在一间破屋里的“铁链女”,被曝出她未成年就被拐卖到村子,遭轮奸、灌药、牙齿被拔掉等非人虐待,导致精神异常。

尽管民间舆论锁定“铁链女”是与其长相极为相似、12岁时被拐走的四川女孩李莹,但江苏官方2月23日第五份通报对事件“定性”:铁链女即杨某侠,就是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小花梅,还指四川李莹在事件中不存在。该通报称,“综合DNA检验比对、查阅小花梅云南户籍底册和调查走访,认定杨某侠(铁链女)即小花梅。”

图为小花梅(左)和铁链女的(右)照片,官方称是同一人。(合成图片)
图为铁链女和李莹的照片对比图。(视频截图)

官方结论继续受到质疑之际,2月下旬,一个名为《小花梅舅舅否认铁链女是小花梅》视频在海内外流传,直接否定了官方关于铁链女一案的“定性”。

视频的拍摄者赵兰健当时曾不具名接受大纪元采访,披露了他亲身到云南探访小花梅舅舅的经历。(详见相关报导:【一线采访】小花梅舅舅完整受访视频流出

2月10日,赵兰健专程到云南,在怒江的福贡县呆了接近一个月,探访及帮助被拐卖人口家庭,期间找到小花梅的舅舅,小花梅舅舅否认徐州铁链女是他丢失的亲人。赵兰健获得了难得的一手视频资料发到新浪网上,后视频被删除,但已流传到海外。

在赵兰健之前,已有两位公民记者前往亚谷村和匹河乡普洛村(小花梅舅舅所在的村)采访了小花梅的亲友和当地村民,并发表《寻找小花梅》一文,指出徐州官方对小花梅身份的认定,存在重大疑问。两名公民记者后被禁言。

赵兰健8月4日对大纪元表示,自己是铁链女事件中,“唯一对外公布视频证据的采访者和持有人,也是此案的现场证人”。

他表示,近期将和美国的朋友共同为中共政府治下的受害者——“铁链女”、“小花梅”们发声。

遭五省市官方打压

赵兰健说,他曾在3月30日,把采访录制的《小花梅舅舅否认铁链女就是小花梅》视频,以举报信名义递交给中共公安部、最高检、江苏省公安厅、江苏省检察院、徐州市公安局。但未收到正面回应。

而因为先后接受外媒采访,在自媒体、新浪微博发布了小花梅舅舅否认铁链女是他的侄女小花梅的视频,以及向官方提交视频举报,赵兰健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据赵兰健自述,云南、江苏、赵兰健家里所在的北京,还有临时住所所在的河北、户籍地吉林省,共五个省市的公安、国安、居委等人员,先后加入对他的打压。从打电话要求他闭嘴,到长时间审讯。

赵兰健提到,4月15日,他被河北省一群警察和跨省办案的江苏徐州3名刑事警察,带到公安局审讯。5月10日,他再遭河北省警察和国保扣查、审讯,期间被抢走手机破解密码盗取个人资料,具体情形前文已提到。

5月上旬,河北廊坊住地的居委会、防疫部门、公安国保,多次致电赵兰健,以他没有打新冠疫苗为由,要求他必须离开当地。随后赵兰健从国内辗转逃到马来西亚,7月抵达美国。

就赵兰健参与调查铁链女事件被打压,大纪元记者于北京时间8月6日上午,致电江苏公安厅寻求置评。当记者提到“铁链女”,接电话的工作人员马上说以官方通报为准,拒绝回应并挂断电话,再次拨打也是一样。随后记者多次拨打河北省公安厅电话,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铁链女下落不明 民谣“小花梅”令网友泪目
【一线采访】小花梅舅舅完整受访视频流出
【秦鹏直播】铁链女一声惊人 说明不是小花梅
如果铁链女是小花梅,官方为何不让亲人来认亲?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海玛斯数量翻倍后 援乌清单怎么变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