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谢田:中国金融领域风险有多大?

人气 6387

【大纪元2022年08月06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

近日,因中国烂尾楼蔓延而造成的业主停贷风潮不断扩大,显示中国房地产危机已经开始影响金融系统。另一方面,河南村镇银行爆雷涉及400亿的金额,40万储户,而民众取款难的现象也在多地发生。外界关注这些事件是否意味着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越来越高?

本期节目专访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先生为我们解读。

谢田教授您好,谢谢您来解读这些热点事件。

谢田:方菲你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

正常国家户主拥有房子 断供往往是被动的

主持人:谢谢。谢田教授先请您来解读一下停贷的风潮。中国这个停贷风潮它其实是今年6月,可以说是江西景德镇珑廷的业主打响了第一枪,这九百多名业主在停工一年多以后,他就发出了这个公告,他用的词是强制停贷。后来我发现媒体很多时候它把这个停贷、断供混着用,替换着用。

但是事实上这里,就是这次停贷风潮中的这个停贷两个字,和传统意义上的断供是不是有区别的呢?

谢田:是有区别的,我觉得这九百多个业主确实是忍无可忍了,终于打响了第一枪。其实这件事情早就应该发生了,中国这种贷款方式事实上就不应该这样存在。事实上对这些买房子的客户、业主是不公平的。所谓断供就是停止月供、月付。

这个事实上不光是中国了,在美国、所有的国家、正常国家都会有。

比方说这一家人夫妻两个人有工作,然后他们借了抵押贷款,购买了房子。但是如果有一方失去了工作,或两方失去了工作,或者生病了,或者创业破产了,或有的人用这种可变利率的贷款,这个利率突然升高了,导致他们的收入不足以支付每个月的月供的话,那他可能就断供。

这个断供往往是被动的,或者是出于各种各样的金融压力(financial stress),金融出现问题了,所以对这些人来说是很不幸的事情。因为断供的最后结果,因为是抵押贷款,那它的抵押物就要被银行收取,银行收回,然后拍卖。

他们会失去房子,并且他的信用,个人的信用等级、信用分数都会受到打击,或者导致最后破产的话,以后可能5年、7年、10年内没办法再借到贷款,这是断供。

中国户主还没拥有房子 还贷款就不合理

但中国这个事实上还不太叫断供,首先这些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收入上的改变,或者因为他的信用不好了,或者什么原因。而是他事实上,现在他用的词叫做强制停贷。这个强制听起来好像有点很强制的,好像是很强势的,事实上不是那么强势的。

我觉得事实上是一种很悲伤的、很悲哀的,不得不这样停贷。这个停贷的原因是因为中国这些人买的房子,事实上是被称为楼花的,它没有真正的过户,也没有住进去。他事实上并没有真正拥有他现在要买的房子。

这就显得很荒唐。因为他还给银行是还抵押贷款,但是它这个抵押物、抵押产品——这房子事实上还没有成形,还是个空洞的东西,是个楼花。所以他事实上是不应该为此来付抵押贷款的。

所以这个从头开始,这种贷款就是不合理的。当然这有它的历史的原因了,它事实上是从香港买楼花的方式学过来的。但是香港人买楼花的时候,它事实上也不用全部付掉。

有些香港人可以全部付掉的话,他往往会得到开发商一个非常好的折扣,非常大的折扣,条件非常优惠,他才买下来。大部分港人买房子,买楼花的时候,那房子也没建好,但他只需要按阶段付。

比方第一阶段5%,再5%、5%,在交房之前最多付到15%,这就到此为止。

美国户主开始入住 才付抵押贷款

像在美国的话,我们也有这种,我们一般不叫楼花,比方说有一个新建的小区,你看上一块,你选哪块地,然后你付5%、10%把这个东西给定下来,这也算定金。这时候你就开始等待,等待开发商把这个房子建起来。这个建房的过程,在美国一般郊区这种房子,大概3个月到5个月就可以建好。

建好以后你再去从银行借个抵押贷款,然后这个时候你可以正式地入住,你已经拥有它了,可以实质开始住了,你才开始付抵押贷款。

对这些美国的建商来说,它当然是开发了这块土地,它也卖掉了一些所谓的楼花,预售的这些房子。但是他建造的资金是这些开发商要从银行要得到一个bridge loan,就是个桥过渡贷款。这个贷款只有几个月嘛,就是过渡贷款,把这房子建起来。建完以后他卖给买主的时候,这个贷款就还掉了,所以这个开发商就可以继续去做其它房子了。

事实上美国买房子,好像也是买了预售的房子。但事实上,事先提前预付的钱只有5%或10%。往往这个钱事实上也是,几乎相当于这个房子的土地的价钱,所以他也没有什么风险,因为他这个土地是他已经定下来这块地,下面就跟正式的一样。

中国这个问题在于,当年中国从香港引进了楼花这个方式的时候呢,它只是引进了预售的方式,但是它并没有把那些怎么样对这开发商的一些约束,比方不超过15%,或者是他从银行贷了这个钱以后,银行要确保这个钱会用在开发上继续建房。

主持人:其实就是对消费者的保护,是吧?

谢田:没错,它就没有对消费者的保护,所以中国的消费者很冤枉在这里。我就说他们实际上不是那种强制的,没那么强势,他们事实上是弱势群体、弱势团体。他事实上已经还没有占有这个房子,还没有拥有、没有使用的房子,就在为这个来付款,这个事实上是很荒唐的。

中国期房制度 预付款之大 几乎是全款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说的在我理解来,就是中国现在这种期房制度,跟香港那时候楼花以及西方的预售房的这种制度,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的预付的这个款之大,几乎是全款,然后等待时间之长,几乎是一两年、两三年,甚至几年的时间,就这个都是西方没有的,西方和香港没有的,是吧?

谢田:是的,你刚说得对,因为我刚才说在香港的话,比方说最多你可能付5%,还是按阶段的。第一阶段完成我付5%,然后再付5%,再付5%,付到15%以后,我就不再付了,所以最多就付15%,香港的住房监管局都是有规定的。剩下的85%你要等到房子建完了以后再交付,所以它不会有这种烂尾楼的问题。像美国的话,他付的只有5%、10%,然后就不再管了,一直到这个房子交房。

所以中国这个确实就是这一个开发商跟银行和政府监管机构合谋,事实上让中国的老百姓过早地背上了抵押房贷的负担,并且承担了所有的风险。这就是我们看到有些楼甚至烂尾或者是待建楼,建了3年、5年、10年都没建下来,或者根本永远都建不成了。因为到时候开发商已经破产了,这个钱已经没有了,但是这个业主他还欠着银行这笔抵押贷款,但这个抵押物就从来都没来到这个世界上。

主持人:您觉得这么多民众同意这样的一个买房方式,是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风险呢?

谢田:是,我觉得一个是没意识到,还有一个,我相信,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今天才让全世界知道中国这个房地产业有这么个不公正的事情,对吧。

主持人:对,之前真的不知道。

谢田:我们没有想到,那中国老百姓的为什么没有想到?有些人比方说他在中国有房子,可能在美国也有房子的话,他大概也没有这个心思去管。那中国老百姓他可能不知道他的权益受到了侵害,他可能觉得全世界都是这样的,并且他们往往因为另一方涉及到一个非常有势力的房地产开发商,那跟中共官方都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还有国家的国有的银行,还有政府在后面。

我觉得中国老百姓很可怜,就是他可能还不知道他们有这样的权益。他的权益被剥夺时候,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实际上跟中国的老百姓整个私有产权都被剥夺或者不能保障,可以说是联系在一起的,只不过更加多了一个例子而已。

主持人:是,我觉得,因为现在据说有超过三百多个项目这个烂尾楼的业主拒绝付贷款。那从他们每一份公告中来看,其实业主现在也开始更明白了,到底这个银行,还有房管局、政府在其中负什么样的责任。

烂尾楼规模有多大?或成中共国家机密

请您给我们分析一下,到底现在烂尾楼的这个规模有多大?有的说是1.5万亿,有的说是2万亿,然后有的说它占未偿还房贷总额的4%,也有的说它占未偿还房贷总额的0.01%,所以这个风险是非常可控的。那您的分析呢?

谢田:首先这个数据,我相信现在这个数据已经成了中共的国家机密了,因为这些是中国银行的数据。中共的这几个维稳,维稳里边什么六稳、五稳这些东西,有一个包括稳金融、稳预期,都是跟这个有关。但这个具体准确数字是多少,我不知道,我相信也没有人知道,可能中共自己知道,它永远不会告诉我们的。但是你刚才说那个300套、300个项目,后来我看到的报导是已经到了1000个项目,就是1000个项目正式出来的,这些人也拒绝,正式宣布停贷。这停贷很有意思,在西方报导的时候把它叫做中国式的mortgage boycott。

主持人:抵制贷款,抵制还贷吧

谢田:抵制贷款,不是停贷。我在估计这个数字的话,就是说如果按1千个项目,每一个项目有400家,400个unit,400家的话那就是40万个。那如果我们按这个平均贷款的这个100万,因为中国房价现在这个100万已经不算什么了,按100万的话,那就是4千亿元人民币。但是这个是中共的数字。我们知道就是说现在或者中国各地披露出来的数字,这都是非常有限的一部分的。如果是有是高达5千个甚至1万个项目,会怎么样?

我们还按照这个贷款的数字,就是说还是每个项目比如说400家,可能100万到200万的贷款,对吧。那5000个(乘以400家)(再乘以)200万贷款,就是4万亿了。如果说中共向来对数字掩盖的话,经常就是要去掉一个“0”的话,那如果是说真实数字是上万、1万个项目,算200万的话,那就是8万亿。当然我想这个是我们的推测,我想真实数字,按照中共对这个的这么担心,这么紧急召集银行和开发商进行商谈,非常紧张的程度来看,真实数字我认为很可能是在2万亿、3万亿到6万亿之间。

从其它的一些分析估计,也至少在2万亿以上,所以这个数字是相当大,这缺口相当大。还有关键一点就是说这个数字实质上它还是在evolving(滚动)的,在滚动。因为更多的民众知道了,因为即便它是封锁,在微信上封锁,各种媒体上封锁,但是总会有很多人传出去,越多的人知道,我这个房贷也有这个问题啊,因为它现在还没有建完,或者根本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建完,很可能有些建商也跑路了,那这个会有更多的人加入。

中国人这种从众心理是很可以预期的,所以这个数字很可能还会继续变大。但是这个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个肯定是超过2万亿人民币,可能最高的话,好几万亿都有可能。

主持人:这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们在谈另外一个事情之后,我们再一起分析。就是河南村镇银行。刚才我开场白中也提到了,就是村镇银行这个爆雷,然后这个400亿的资金就没影儿了,40万储户的钱就全部损失掉了。问题是这个似乎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它好像是在其它很多地方也出现了取款难。所以我看美籍学者有一位教授叫裴敏欣,他写文章,认为村镇银行这个事情是中国金融系统的缩影。

他说中国这个资产规模约14兆美元的近4000家的中小型银行,都面临着类似的系统性风险。然后他说大型的中国银行可能面临了坏帐危机。如果综合起来,您觉得这个对中国银行、金融系统冲击到底有多大呢?

地方政府钱被大量挪用 停贷问题或像滚雪球一样滚大

谢田:这个冲击的话很可能是没有上限,就是说会非常非常大。我们刚才提到这个停贷的问题,是还可能随时像滚雪球一样的滚大。那你提到这个村镇银行这个问题,这个也是一个。我们看到现在只是那个河南村镇银行就是有40万户,涉及到400亿人民币。我看到另外一个就是说,中共内部人士披露消息,这个当然还没有办法证实了,但是我觉得是蛮可信的。

就是他认为这个400亿里边,其中又涉及到这些银行的高管,涉及到一些地方政府官员,然后还涉及到中共中央政府的一些官员。他甚至提到一个中共中央的一个常委级的官员,他的那些孙子、孙女、什么孙媳妇这些人,就是裙带关系人。其实它那个400亿里面那个200亿可能已经被高层的人士拿走,红二代、红三代拿走。所以下面再有100多亿被这些银行官员用来贿赂,就是说来厘清或者来搞定,所以剩下的可能只有不到100亿。这400亿的存款,其中是有几十亿最后留下来,所以这个问题肯定是非常非常大。

当年中共开始这些村镇银行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个中共国有的大银行,它没有办法覆盖那些小的村镇、乡镇、那些县城,那些小的地方,他们认为那些可能利润不大,它实际上就在原来储蓄所的基础上搞了这些村镇银行。但是它的监管非常不力,因为它只是把它作为一个独立的商业实体,按照银行来做,但是银监会没有完全把它当做真正的银行来看待,就是说不管是它的保证金也好,或者制度监管上都没有到位。

那现在下面的这些银行,它这些投资人和当地政府机构、地方政府发现了这么一个金矿,所以这个钱被大量的挪用,转逃、逃走、变成理财产品,这件事情就层出不穷。那显然这不光是河南的银行。这个数字是非常非常大的,全中国我想都会有。

中共举债经济 资金流一旦中断就爆雷了

这个数字涉及的面很广,因为涉及到中国3000个县、小的那个县市那些很多很多的人。但是那个数字、这个钱还是比较相对小,村镇银行的规模还是稍微小一点,是吧。但是我们刚才提到这个停贷这件事情,涉及到是大的国有银行、大的商业银行、城市银行,这个规模比较大。像裴敏欣提到这个,他说中国这个举债经济,现在这个债务占GDP的260%,我看到的数字是已经接近300%。

就跟大家做一个相对应比较,比方美国最近一两年政府举债特别多,多花钱。现在美国的这个债务占GDP达到150%左右,日本呢也是200%左右,然后其它大部分国家都是不到100%或100%左右。

而中共现在实际上已经高达300%,就说这个杠杆力已经非常非常之高。这个确实跟村镇银行相关的时候,我们发现村镇银行有出现这个挤兑的问题、提款难的问题以后,实际上这些国有的商业银行也出现了提款难的问题。所以这个现金的流动性的问题现在是全面性的。

所以停贷这件事情会进一步冲击,让各个银行在它本来就有流动性危机和债务危机这个问题上,等于又狠狠地戳了它一刀。所以整个金融的危险、系统性的风险是非常非常之大。

主持人:对,裴敏欣教授提到的,他说这个债务炸弹有可能会爆炸,这个是什么意思呢?这个债务炸弹如果爆炸的后果是什么呢?是银行大面积倒闭吗?

谢田:首先在债务爆炸的话,比方说恒大,恒大这么一个公司,中国首屈一指的房地产公司,它只有几千亿的资产,但是它的债务会高达几万亿的债务,对它来说,对恒大的债务爆炸,就是它现在所有这些外债,包括在港元的外债和美元的外债,现在都到期了,到期它的付息时间到了,付息时间或还本的时间到了,但是它房地产销售要被腰斩,所以没有现金资金流。对它来说这个炸弹就爆炸了。

对中国整个银行界也是一样,如果银行界它们这些债务,还有那些不良贷款,再加上这些老百姓,可能是高达几万亿的拒绝付款、停贷,再加上也出现银行挤兑的话。如果按正常的银行来算的话,它就是要破产,它就是资不抵债,资金流中断就得破产,就是直接爆雷了,所谓炸弹就爆炸了。

中共通过印钱度过危机?风险太大或失控

主持人:现在很多人说风险应该还是可控的,其中一个很大原因是,中共对于金融系统有掌控性。我想这个意思就是它可以印钱是吧?它是不是可以通过印钱这种方式度过这个危机呢?

谢田:澳新银行那个经济学家,他的估计是房贷占中国银行体系未偿贷款达到20%,这个是蛮可信的。我就给大家举一个美国的例子,美国拥有这些抵押贷款房地产相关抵押贷款的最大几个银行,一个是JPMorgan Chase,就是摩根大通,还有wells fargo就是富国银行,还有Bank of America,美国银行,还有一个Truist,一个新的公司就在北卡。

咱们去看富国银行,它是最大的,就是说拥有贷款最多的,抵押贷款最多的。它是305个billon,那就是3050亿美元。对它的总资产相当于1.9trillion,1万9000亿的话,大概相当于16%左右。其它在美国的银行,大概也都是16%到20%左右。

但是在中国,我相信这个数字很可能还会更高。因为我们知道中国支撑中国经济,中国的银行业很多都是房地产,所以中国这个只会比美国15%-20%还要高。

换句话说,它在存20%或更多的这些贷款都面临问题。但面临问题的唯一解决的方案,包括村镇银行,怎么解决呢?这些钱事实上或者被转走,或者被偷窃,偷盗,或转移到海外,还有一些变成理财产品,可能已经丢失掉了,已经损失掉了。中共显然不是特别愿意去给这些小银行提供援助,或者给它填补这个窟窿。因为这个从财政上怎么算的,你等于是把这些被贪腐拿走的钱、被挪用的钱,你去填,这个是填不完的,中共下面贪官的胃口是无限的。

大一点的国有银行可能就要填,那必须填。必须填的话就是说,印钱可不可以度过危机呢?可能可以度过危机,但是下面马上就有个后果。我们刚才提到,如果这些房地产的份额都高达20%,然后有这么多的房地产会被停贷,房贷会停贷。

这个涉及的钱,我们刚才的比例,如果涉及到几万亿的话,中共难道现在有这个决心,再敢于印几万亿来填这个银行的窟窿吗?它可能可以填,可能最后不得不这样做。但下面的话,那后果就是通货飞胀,就是Hyperinflation。

通货飞胀的时候,当然中共也都知道,所有的独裁政府,我们都看到很多独裁政府、专职政府最后都是在印钞,通货飞胀,那个钞票变得不值钱的时候,开始出现政治上的动乱。中共当然知道这个危险,并且它实际上现在已经多印了很多很多,超发了很多,现在继续再印,那就会继续加速这个银行业,整个货币体系的破产的到来。所以我想它至少中南海的北院,它们肯定会警告这个南院不要这样做的。

美国次贷危机 源于信用不好也借到贷款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美国和美国这些银行,我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这次中国的停贷危机,以及它连带的房地产的危机,这个债务危机,它跟2008年西方的次贷危机有没有可比性呢?

谢田:不是特别有可比性。首先我们先说美国次贷危机,08年、07年次贷危机,这个实际上是跟民主党、左派政府它推动更高的住房拥有率有关系的。因为美国历史上,它的住房拥有率,美国几乎永远是三分之二的人,美国人是买房子住的,三分之一是租房子住的,这个数字一直是这样,66%、67%左右。那一段时间政府就特别推动住房拥有,一度美国住房拥有率已经接近70%。70%的结果就是实际上很多信用不好的人也能借到贷款,或者不付首付的话也能拿到贷款。

这种贷款你信用不好嘛,或者你信用等级不够,所以它们把这种贷款叫次级贷款,就是我们所说次贷危机。当然美国这些金融机构,华尔街对此也有责任,因为它们把这些次贷的贷款打包,打包变成什么金融衍生品,然后再卖给其它的金融机构。评级机构也很不负责任,把这些债券,本来都是垃圾式的评为AAA债券。所以这我们当然知道,后来雷曼兄弟破产就从这开始的。

实际上美国的次贷危机涉及到的是美国政治驱动,让这些不应该得到贷款的人、没有信用的人得到了贷款,然后再加上道德的风险,华尔街从中不负责任,所以发生了这个危机。

中国现在这个停贷还不是这个问题。这些中国老百姓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这个能力,或者没有这个信用的,他们的信用很好,他们一直在叫,他们实际上是被冤枉了,或者被欺负了,或者被欺骗了。他们在为他们尚未拥有的,甚至永远不可能拥有,这个烂尾可能永远不能拥有的房子,根本就没有抵押物,抵押物还不存在的这样的东西,他在付贷款。

中国人抵押物还没看见就付贷款 政府有责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百姓,良民百姓,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你根本就拿不到,现在没有并且以后也很可能拿不到的东西在付贷款。你就问美国人,问任何一美国人,他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所以这两个没法比,因为中国的老百姓他不是所谓的次级贷款,或者次级的借钱人,他没有这个信用的风险,完全就是政府的责任。

主持人:但是您觉得中国停贷危机,应该是谁负责呢?现在银行说我们是被告知,因为民众说你挪用了,本来是应该有一个特别账户,你不应该付给开发商,但是你这个账户里没钱了,你把这个钱挪用了,给开发商了,银行说我们是奉命而为。然后房管局说这是银行自作主张,要拿银行问责。很多人说其实银行跟开发商又是勾结的。到底这个事情的责任,在您看来是谁应该负呢?

谢田:就是中国共产党,毫无疑问。因为中国的银行都是中共拥有和控制的。中国那些官商也好,开发商也好,都是有中共的背景,或者红二代,或者作为白手套。所以中国整个房地产、这个骗局就是中共一手控制出来的。所以你下面的那些房管局也好、监管局也好、到这个银监局也好,全都是中共的。

所以最后说到底,真实的就是中国共产党要对此负责。但对它来说,对于中共中央政府来说,北京来说,它现在也面临这个问题。这个钱已经不存在了,这个钱去哪里了呢?

这些开发商拿着这个钱,有的可能已经给他们分红了,或者各自被他们瓜分了。就像我提到恒大,它只有几千亿的资产,怎么可以弄了几万亿的债务?那些钱哪里去了?那些钱可能已经被它的背后的金主、背后控制这个白手套的后面的人拿走了。

就像我刚才提到那个例子一样的,它400亿的存款储备储蓄,200亿已被这么可能就这么几个家族的人拿走了。你现在中共要是去追究这个钱呢,它就必须追究这些中共的这些高官、这些红二代、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就追究中共自己。这钱是一定是有地方去的,一定是有地方去的。

中国房价持续下跌 房地产走入恶性循环

主持人:那现在房地产业,就是说今年不管是新开工的还是怎么样,都是数字急遽下降。然后现在就是供应商也开始拒绝还贷,另外很多房地产开发商包括恒大、花样年都违约。从年初开始就是债券违约。而这些违约的开发商,它占的这个房屋销售市场份额大概是10%到15%。所以如果这个房地产这样下去的话,您觉得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谢田:首先这个房子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下一个结果就是这个房价会继续下滑。我们知道中国这个房地产销售已经腰斩,卖地现在也卖不出去了。现在所谓还卖出去的几块地,都是这些国有企业在互相来在买。换句话中共的钱就是左手交到右手、右手交到左手,来欺骗百姓,来营造一个假的房地产需求市场。实际上是没有这个需求的。

没有这个需求市场,再加上现在这种银行停贷的升级、再加上断供。断供这个问题也很严重。现在实际上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这个经济萧条、经济滑退很多人也在断供了。这几个冲击力以后会让这个房地产下滑的压力、房价下滑的压力非常之大。人们的消费心理是这样子,如果他看了这个东西,比方说房子,它一直在涨价,他会急着买。他怕明天涨得更高,买不起了,所以他会买。会去把他父母的、亲友的钱都借来,甚至把父母的养老金、公积金都拿来,比如说只要付掉首付去买来。

就是说在预期这个房价会上涨的时候,人们会更多地去买。现在如果预期房价在下跌的时候,很多人就不会买。因为他不知道明天下跌的时候跌到怎么程度,他也许等到明天再卖可能更好,或下个月再买。那这样的话就导致这个销售继续下滑。

主持人:恶性循环。

谢田:恶性循环,陷入一个真正的恶性循环。恒大的问题出现就是因为恒大的房子的销售出现了大幅的下跌,它失去现金流了。那现在这样一直下去以后,实际上整个全行业都面临这个问题。然后这个问题本身又会加深更多的停贷和断供,因为很多断供的人他会发现我没办法再付了。我再付下去付完以后,房子可能这个价格已经腰斩了,他也是不是被迫断供,可能是主动断供。

主持人:那就房子给银行。

谢田:房子给银行或者“对,我不要了,反正我付也付不完了。”那就是有点像中国老百姓不是被中共镰刀割韭菜吗?现在这些韭菜实际上是抱成团,就是说来缠住你的镰刀。

其实中国的房地产业也已经出现了两轮的危机了,都过去了。第一轮危机出现的时候,应该是20年前吧,十几年前的时候。他们通过在香港上市了很多,恒大香港上市圈了一笔钱。第二次又出现危机的时候,大概十多年前又从华尔街借了一大笔钱。

主持人:美元债劵。

谢田:他们都有大量的美元贷款,因为美国华尔街的钱买了很多他们的股票,也给他们买了很多的债券和房贷。现在这个钱,现在华尔街能够帮助中共的钱也干涸掉了,就是dry up。它就没有这个钱,所以中共这个时候很难过去的。

下半年中国经济展望非常暗淡

主持人:是,最后您怎么看中国经济下半年的这个情况?因为第二季度出来0.4%的增长率,让外界都大跌眼镜。当然很多人说这个数位也不真实。那您怎么看下半年的这个中国经济,特别是现在又是正逢中共要强调的所谓二十大?

谢田:这个0.4%肯定是不准的、不真实的。肯定是负的,我认为早就负了。中共实际上它在保八、保七、保六的时候,那个时候很可能还勉强地保持经济还在增加。实际上中共这个虚造数字的部分,可能至少是5%到6%,所以它还是保5.5%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实际上它只是保0了。

现在看来连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好或者国际机构也好,现在全世界的这个经济都在下滑。事实上美国,马上就会看到第二季度恐怕也进入衰退。所以中国的衰退,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支撑它经济增长的动力了。所以它这个经济衰退,它保5.5可能是想都不会想,我认为现在就是下滑的幅度到底有多少的问题。

那在这种情况下,现在加上这个债务的问题,接近300%的债务,然后经济下滑、房地产下滑、银行呆账的问题出现,再加上中国也不可避免有通涨的问题。这个通涨也是全球性的。中国还有一个失业的问题,像美国的话现在虽然经济出现衰退,但是失业率现在还是只有3.6。但是中国的失业率,现在年轻人失业率已经高达20%。

所以中国经济下半年,我觉得展望非常非常地暗淡。

主持人:是,对,我觉得中国的这个经济好像很多问题一下子爆发出来。就像您说的这个责任真的是跟政府、监管、官商勾结,这些责任都在这方面。但是可惜的是民众现在在承担这种经济的一个后果。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中国国内这种经济环境和政治环境的发展。

谢田:是、是。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谢田教授今天来给我们做解读,我们下次有相关的话题再邀请您来。

谢田:好,谢谢,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陈光诚:美国应帮助终结共产暴政
【方菲访谈】明居正:清零与经济如何双轨并行
【方菲访谈】桑普:解读台海局势与中共政局
【方菲访谈】章天亮:塑造中华文明的力量(上)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海玛斯数量翻倍后 援乌清单怎么变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