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结束20年增长 中共互联网黄金时代落幕

人气 10127

【大纪元2022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江枫综合报导)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巴巴收入下滑,大批裁员,象征着中国互联网20年黄金时代的落幕。美中脱钩的巨浪及中共的整肃风暴卷走了互联网发展的两大红利。

中国社交媒体和游戏巨头腾讯第二季度(4至6月)的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3%,至200亿美元。这是腾讯自2004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季度收入下滑,结束了近20年的连续增长势头。

无独有偶。阿里巴巴集团第二季度的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0.1%,至307亿美元。这是该公司自2014年上市以来首次未能实现收入增长。

更让人深刻地感受到寒冬降临的是裁员。今年5月,腾讯内部人士告诉大陆媒体《财经十一人》,腾讯多个部门都在裁员,包括腾讯云、游戏业务、广告业务、内容业务等。其中腾讯游戏业务人士称,裁员比例大约是10%。今年3月,腾讯CSIG业务裁员了大约15%。

同月,阿里展开“滚动式”裁员。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阿里巴巴公司员工总数为245,700人,而在3月底这个数字还是254,941人,相当于一季度内阿里员工减少近万人,上半年员工总数共减少约13,000人。

中国互联网的黄金20年

互联网从1990年代末进入中国,至今已超过20年。这20多年是中国互联网的黄金时代。这个黄金时代诞生了几十家互联网巨头。截至2022年5月,腾讯市值达4276亿美元,阿里巴巴达到2532亿美元,美团以1379亿美元排名第三。

中国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制造了大批富翁。《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显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身价为504亿美元,排名全球29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身价424亿美元,排名全球32位;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身价达到356亿美元,排名全球第39位。

百度在2005年上市的当天造就了8名亿万富翁,50名千万富翁以及250名百万富翁。9年后,阿里巴巴的上市诞生了一万多名千万富翁。

中国互联网这20年的高速发展源自于两大特殊因素,而这两大利好如今正在消失。

美元资本孕育了中国互联网

第一个利好是美元资本的大规模涌入。可以说,中国互联网产业是美元资本孕育出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中共政府对上市资格进行了层层限制,尤其对盈利要求苛刻,因此中国互联网公司被拒绝在资本市场的门外。于是,西方国家的风险投资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长大的主要供血脐带。

比如,南非的Naspers投资腾讯,日本的孙正义投资阿里,美国的红杉资本投资美团,美国的SIG投资字节跳动。

其中,Naspers在2001年投资3200万美元购入腾讯46.5%股权。20年过去,Naspers的这笔投资总回报超过4,731倍。软银集团则在2000年、2004年,先后向阿里巴巴投资2,0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多轮调整后最高曾持有阿里巴巴34.4%的股票,20年过去,投资总回报超2,000倍。

美中脱钩打击中国互联网行业

然而,美中脱钩的时代潮流正在促使美元资本撤出中国。

2020年5月,美国总统川普施压美国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要求其停止投资中国股市,将已投资中国股市的45亿美元资金撤出。5月13日,FRTIB宣布无限期推迟对中国公司的投资。

2020年8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宣布川普政府将扩大清洁网络计划。蓬佩奥点名包括华为、中国移动、百度、阿里巴巴在内的7家中国科技公司,指出要在美国应用商店里禁止包括TikTok、微信在内的“不受信任”中国APP,同时进一步限制中国云服务提供商在美国收集、存储和处理数据的能力。

2020年9月,白宫宣布,禁止下载TikTok或微信应用,苹果公司和谷歌也不再继续提供这两个应用程序的下载。

在美国政府强力围剿中共的氛围下,美元资本对中国市场意兴阑珊。

大陆媒体《家办新智点》今年4月报导说,在一场海外LP会议中,某机构以“投资中国意愿”为主题进行了问卷调查,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大部分LP表示将不再投资一级市场。

此外,一家业绩表现非常优秀的中国GP美元募资失利。尽管该GP已通过海外捐赠基金和基金会LP们的投委会投票,最终却并未拿到投资,募资计划彻底“泡汤”。

进一步打击美元基金对中国高科技企业投资意愿的则是,中概股前景黯淡。

在容忍中共逃避审计多年之后,美国2020年强硬推出《外国企业问责法》,200多家中国在美上市公司面临被全体摘牌的危险。今年3月,中概股暴跌。323家中概股中,156家公司的股价跌幅达到了90%以上。风雨飘摇的中概股让诸多美元基金和LP对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的退出持悲观态度。

中共对互联网公司从扶持到整肃

过去20年中国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另外一个利好则是中共当局的扶持政策。中共阻挠国外的互联网大公司如脸书、谷歌进入中国市场,这给国内的公司提供了巨大空间。同时,中共政府给予互联网公司很多优惠,包括税收优惠,牌照发放优惠。而地方政府往往会给予本地互联网大公司更多照顾,例如腾讯在深圳南山区打官司鲜有败绩,阿里巴巴在杭州拿到了大量土地、税收优惠。

然而在2020年,风云突变。

2020年12月11日,中共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称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三天后,市场监管总局向阿里巴巴、腾讯等开出三张反垄断罚单,并声称“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

2020年12月15日,中国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公开称,互联网平台存款模式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三天后,蚂蚁集团宣布下架平台上的互联网存款产品。京东金融、陆金所等多家头部互联网金融平台快速跟进,相继下架银行存款产品。

2021年4月,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指控阿里巴巴集团“强迫中小商家二选一”,对阿里巴巴开出巨额罚单182亿元人民币(约27.8亿美元)。

几天之后,腾讯也中箭落马。监管总局指控腾讯收购两家中国汽车网路平台的股权案,违反“反垄断法”,行政处罚合计人民币100万元。接着在7月和11月,阿里巴巴、滴滴、腾讯、苏宁、美团、百度、京东等网络平台纷纷中箭。

滴滴损失尤其惨重。该公司2021年6月底赴美上市,但挂牌不到一周,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便以“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为由,下架所有滴滴的APP。滴滴股价一泻千里,市值也遭腰斩。今年6月10日,滴滴自纽约证交所下市。

中共的一系列打压行动令中概股暴跌。2021年上半年,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总市值累计蒸发逾1.2兆美元。其中,阿里巴巴市值相较2020年10月的高峰狂泻近44%,3,440亿美元市值灰飞烟灭;而腾讯股价也从2021年初的高点跌落40%,4,000亿美元市值消失无影。

根据彭博社在2021年9月公布的数据,阿里巴巴与腾讯双双跌出全球市值前十大的公司榜单。这是自2017年以来,全球市值前十大公司,中国企业首次榜上无名。2022年6月,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公布2022年全球市值总额百强企业,中国企业再次无缘前十名。

在中共的一片肃杀氛围下,互联网巨头创始人们如惊弓之鸟,纷纷隐身幕后。

2019年9月,马云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他在公开信中表示会回归教育事业。

2021年3月,黄峥辞去拼多多董事长职务,并称未来将致力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

2021年5月,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他声称,比起管理和社交,他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

中国互联网寒冬的降临,从乌镇互联网大会的大佬饭局可以窥见。2017年,乌镇饭局曾经聚集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包括腾讯的马化腾、百度的李彦宏、京东的刘强东、搜狐的张朝阳、小米的雷军、字节跳动的张一鸣、滴滴的程维、摩拜单车的王晓峰及知乎的周源。

然而,2019年,乌镇饭局只有寥寥三人。到2021年,乌镇饭局彻底消失。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时代财经》表示:“天冷了,都要低调,只可以锦衣夜行,再不可招摇过市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美9月赴港审计 传阿里巴巴列首批被查企业
美限制英伟达AI芯片出口 冲击腾讯阿里巴巴
微信海外用户数据将送中国 专家:禁中国App
中共欲增327万网军 专家:靠谎言执政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举报杀父凶手 叶婷被抓后精神失常
【远见快评】北京疫情炸开 清零一大圈后回原点
【晚间新闻】传胡鑫宇血型罕见 大官急需器官
【中国禁闻】习近平访沙特想得啥?移民再成热词
【菁英论坛】江泽民之死 谁拔的管子
【全球新闻】医院药房人满为患 北京疫情高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