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人气 1362

【大纪元2022年09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今天,我将采访新纪录片《自由卡车》的导演安德鲁‧佩洛索和杰里米‧雷戈托,该片记录了加拿大2022年“自由车队”的经历。

西方有句老话:如果你什么都不在乎,那么什么都能击垮你。我认为这是加拿大人一直在汲取的一个惨痛的教训。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

杨杰凯安德鲁‧佩洛索和杰里米‧雷戈托,欢迎你们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杰里米‧雷戈托: 很荣幸见到你!

安德鲁‧佩洛索:谢谢你的邀请!

加拿大2022年“自由车队”纪录片

杨杰凯:我一直在观看《自由卡车》的第一集《我们如何走到这里》。这是对将要发生的一个大事件的介绍,你们在过程中发挥了作用。我很高兴,实际上,它刚一推出,观众就可以在我们的Epoch TV平台上观看。

雷戈托先生:是的,我们非常兴奋,不仅能够讲述这个故事,而且能够与Epoch TV合作,尽可能广泛地播放这个故事。这是一个关乎每个人的故事,我们无法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杨杰凯:我们从这个话题开始,最终加入这个“自由卡车”“自由车队”的人,构成了一个相当不拘一格而且多样化的群体,我已经了解到,并且和许多参加过的人交谈过。但是,你们是如何加入这个行列的?

佩洛索先生:我首次加入是在一天晚上,我父亲给我发了一个链接,他说,“卡车司机把自由事业带到了渥太华,这不是很美吗?”大量的卡车等车辆,这种大规模的“朝圣”,在高速公路上绵延直到渥太华,这个想法真的很迷人。

从电影的角度来看,我想,哇,如果不把它拍下来,那就是失职。所以我开始研究它,并立即打电话给杰里米,我说,“杰里米,我知道我们有一千件事情要做,但是我想我要放下一切,去渥太华。你会考虑和我一起去吗?”似乎只有杰里米肯做,他说,“我有95%的可能,但是先让我睡一觉。我明天早上再给你打电话。”他给我回了电话,他说,“没问题,我刚刚更改了我的全部计划,我要和你在一起,兄弟,我们去拍这部纪录片吧。”

我们知道的也不过如此。我们曾与一些组织者谈过,这是一个非常草根的行动。在整个行动过程中,我们多次感到很难确定谁是这次行动的实际领导者,非常不拘一格。因此,我们联系了加拿大“团结组织”的詹姆斯先生,我们找到了他,问““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自由车队’的背景情况吗?”我们在卡尔加里见到了他,当时西部车队正从温哥华出发,我们当晚见到了他,并准备去加入车队。

恐惧和威胁中坚持真理的故事

从那天起,我不知道过了几个月,但是这个项目从未间断,我们俩都全力投入,并且有一个了不起的电影摄制组加入,带来了他们的专长和知识。我们很高兴这个故事能被传播出去。这是一个真实的人类的故事。它真的是一个守护希望的故事,一个在非常真实的恐惧和非常真实的威胁中坚持真理的故事。

杨杰凯:于是你就等到了第二天,实际上你有点泄露了第一集的结尾,对吧?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他后来答应了,但是杰里米,那天晚上你是怎么想的?

雷戈托先生:那天晚上,说实话,当我和安德鲁通话时,我感觉有点意外,因为他应该是在度假。我心里想,哦,我的天哪,我有这么多事情要做,但在同一时间,我们省、我们国家正在经受相当多的强制规定,限制着我在这里的朋友,而且我也最终接种了疫苗。

我可以很自如地说,我是被迫的,是被胁迫这样做的,但我的一些朋友,包括安德鲁,当时还有我的女朋友,现在仍然是我的女朋友,都没有接种疫苗。这就是我当时的心情,心想,如果这对安德鲁很重要,对卡雷拉很重要,对加拿大这里的1,000万人很重要,那么这对我也很重要。

我非常高兴,我们能够在那里捕捉到真相,毕竟铁的事实是,如果我们不去那里,真相就不会被如实记录。我感觉就像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任务放在了我们身上,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使命放在了我们身上,让我们成为这一事件的记录者,别无其它,不许我们用自己的想法、用我们自己的照片来玷污它。我们希望能够如实展示这一场运动中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行动。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部影片能得到如此多的关注,因为我们实际上是在努力讲述真相。我认为人们已经厌倦了偏见,他们想听到真相。

【录音片段/谭德塞】是否决定宣布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这是我极其认真对待的一个问题。而且,只有在适当考虑所有证据的情况下,我才准备做出这一决定。

【录音片段】事实正是如此,它【译注:指宣布紧急状态】试图为我们争取时间。结果在那两周内拉平了曲线。这是一个真诚的行动,努力拯救生命或者防止死亡。

【录音片段】他们实际上已经关闭了一切。我当时感觉,哇!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说实话,我以为这只是暂时的,我不认为这将是某种可持续的事情。

【录音片段】想要把所有人都关起来两年,这不应该包含在任何应对计划中。

【录音片段】他们就是要毁掉我们赖以维持经济发展的企业。

【录音片段】那些卡车司机没有说要去渥太华,去要求获许再次穿越边境。他们去那里不是为了自己,他们去那里是为了我们所有人。

【录音片段】事件从此变得非常有趣。

整个过程中得到大教训:自由社会要形成统一战线

杨杰凯:如果在整个过程中你得到了一个大的教训,当然,我们会在未来几个月、几周内发现,你在制作过程中会发现,那么它是什么呢?Mr. Regoto: Well, there’s so many lessons that we learned through this adventure. We’re still learning.

雷戈托先生:嗯,通过这次冒险,我们得到了很多教训。我们仍然在学习。我认为我们将永远不会停止围绕这一主题去学习。我认为我学到的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是,随着大政府的出现,控制会逐渐加大,分裂也会越来越严重,控制会变得越来越合理。我们越是被分裂,分歧越大,一个统管一切的政府机构就越有理由介入,以确保这两个群体不会互相毁灭。

但是随之而来,我们会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因为施压的理由越来越多。我认为我获得的最大教训是,与民众、与自由社会的统一战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东西,如果人们能够团结起来,尊重彼此的观点和不同意见,就不会受到控制。

我们可以欣赏全人类,所有的人,所有的群体,接受他们,无条件地爱对方。我认为我从中得到的最重要的信息是,如果有人说“相信我,我是一个站在极端自由立场上的人,当我看到世界开始土崩瓦解时,我已经准备好爬进散兵坑了”,这可以说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但是永恒的事实是:统一战线是我们能做的最强大的事情,而对同伴的无条件的爱则是我们可以继续传递的最重要的信息。

杨杰凯:安德鲁,在纪录片接近尾声的时候,有一位女士,她是主要人物之一,她大意是说她对那些不能接受不同观点的人怀有最大的同情心。我是在转述她所说内容,但是我认为这非常有趣,这有点类似于杰里米刚刚说到的内容。

应抛弃对意识形态以及选边站的痴迷

佩洛索先生:是的,她的评论非常棒,这也是影片中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话。我认为这句话的重要性在于,她明确了一些事情。我真的相信,就像杰里米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所有人,无论我们信奉什么,我们都应该慢慢抛弃对意识形态以及选边站的明显痴迷。

我认为,当我们因为不同的政治观点或不同的思想和信仰而相互对立时,就完全忽视了人类的(共同)经验。这正是取消文化的真正含义,我们通过这个事件看到的是,一些人认为在某个时期有一些东西是不可接受的,是禁忌,于是,另一些人被取消了,不仅是在网上被几个讨厌的评论所取消,而且无法再就业。

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认为这是现实,听起来如此疯狂,疯狂得让那些长期依赖体制灌输性媒体并依靠它来构建他们的世界观的人,必须意识到自己正在被灌输了某种宣传,这是一种被侵犯的经历。任何人,无论他们的眼光有多高,心地多么善良,都应该感受到这种冲击。

我认为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她表示真正同情那些没有看到事件另一面的人。他们认为这纯粹是一个打还是不打疫苗的问题,或者是一群蓝领卡车司机与政界人士以及富裕阶层的对立。但事实并非如此,对吧?我们借助相机所看到的和见证的,也是我们要在电影每一集展示的,只是现实。也可以说,这场运动是一场充满了错误的人间故事,非常不协调,非常混乱,对吧?

可能有些人,就他们的背景而言,有很多人没有资格进入一个对加拿大和世界产生那么大影响的委员会。但是我们需要有同情心。对人们来说,必须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才能意识到他们被欺骗了,才会有一种被侵犯的感觉。

我们继续采访安德鲁‧佩洛索和杰里米‧雷戈托。他们是电影《自由卡车》的导演。该影片正在Epoch TV播放。事实上,这是该系列的第一集,共六集。

“黑命贵”有组织提供资金 自由车队是真正的草根运动

杨杰凯:嗯,实际上,我发现这种现象非常耐人寻味。在美国,早些时候我们看到了“黑命贵”的抗议活动,其中许多抗议都变成了骚乱,也有草根的外表,但实际上,我们后来得知,都是由非常具体的组织提供令人难以置信的资金资助。

可是这里,我们看到,你所说的其实是真正的草根,以至于,首先,它很难组织起来,因为它就是草根,却被描绘成或许是某种邪恶的反政府阴谋。

雷戈托先生:哦,你说得太准确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确如此。当我们开车穿越这个国家时,我们融入了这个团体。我们与“组织者”交谈,这个词本身就值得商榷,因为直到最后,我都没弄清到底谁是组织者,因为绝对的事实是:它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草根,没有任何个人能想出这个办法,或策划这个行动。

当我们开车穿越全国时,我们意识到,这些人基本上只有一个计划,那就是开车到渥太华,仅此而已。实际上就是这样。因此,我们想,好吧,也许我应该着手制定一个计划,以此确定如何实施计划,并确保与安大略省警察,与渥太华警察局,与政客们沟通,与一些律师交谈,与不同团体交谈。

这么多人前来参与这个运动,太美好了!这是草根运动,因为它从卡车司机开始,然后加拿大民众也加入进来,他们说,“你们知道吗?啊,我们和卡车司机站在一起。”然后那些从第一天起就加入进来的律师们和医生们说:“哇,实际上有一个平台,我们可以到上面去发言。”

于是他们都加入了,然后,那些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被解雇的警察,还有那些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被解雇的军人,他们说,“你知道吗?我们可以把我们的结构用于这场运动,我们可以提供帮助。”于是,人们开始走到一起。它是如此的草根,也正是因为如此,它才发挥作用。但是,作为摄像师来说,这是一个疯狂的故事,我们试图思考,好吧,我们想追踪故事的发展。那么故事在哪里?好吧,这是故事吗?好的,这是故事吗?这是故事吗?我们应该追踪谁?

我们建网站 为加拿大人记录故事 支持和选择自由

事实上,我们找不到人。因此,在上路的第一天,我们就建了一个网站,因为安德鲁和我都意识到,我们不可能用我们的相机来记录这场运动。因此,我们建立了一个网站,设置了一个WeTransfer链接,呼吁加拿大民众支持记录这场运动,请求他们发送他们拍摄的镜头,无论是用手机拍的卡车驶过天桥时的镜头,还是在外面带着相机的摄影师或用无人机拍摄的镜头。

在某些时间点,我们的网站收到过60,000次点击,都在为我们提供录像。我们在卡尔加里有一个团队,对所有的镜头进行分类,储存并分配到不同的文件夹。这是一个巨大的后方操作。我们真的,无论怎么讲,都不能说这部纪录片是我们的功劳,我们只是做了编辑。这的确是一个由加拿大人为加拿大人记录的故事,我们感到无比自豪。

西方有句老话:如果没有坚持,你会一事无成。我认为这是加拿大人一直在汲取的一个惨痛的教训。不可思议的是,你看到人们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到一起,怀着一个坚定的目标支持一场运动,支持自由和选择自由。你看到士兵们在零下30摄氏度的环境下在战争纪念碑周围建立营地,守护着它,忠诚于加拿大所守护的价值观。人们站在议会外,负责确保每个人的安全。还有那些民众在渥太华的人行道上铲雪,以确保没有人在冰上滑倒,还有团体每天晚上去清理垃圾,以确保渥太华比他们刚来时更干净。

每个人都扮演了一个角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这种景象很美。着实令人欣慰的是看到人们走到了一起,找到了快乐和幸福,齐心协力。我想,这可能是除了支持思想自由之外最了不起的事业。

他们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你可以看出,他们是在为更伟大的理想而战,而不仅仅是为了一夜之间成为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或试图夺取权力。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家庭而战。他们无法找回以往的工作。所以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搏。因此,当他们把车停下时,把车停在渥太华的那些街道上时,他们的确是认真的。

政府突然宣布《紧急法》 我们需要调整和反思

杨杰凯:请跟我讲一讲这个话题,讲一讲你在《紧急状态法》宣布生效后的经历。每个人都经历了什么?人们在谈论什么?你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雷戈托先生:我们每天都在守候,每天24小时守候,等待事情发生,因为我们必须在那里拍摄。

我记得在某个时间点,有数百名警察走过来,没收了卡车司机所有的汽油。那是一次突然袭击。事态从此转变,自由车队和警察之间的态度也开始转变。

此后不久,政府宣布了《紧急状态法》,把一些通知贴在了卡车窗户上,并采取不同的策略促使人们离开,包括采用恐惧战术迫使人们离开。然后有一天警察采取了实际行动,大量使用暴力,说实话,场面骇人。我们带着相机跑来,冲到了前线,拍下了一切。有成百上千的警察,有防暴警察。至于是不是军队还存在争议。

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警察不是一直在那里的警察,因为我可以保证,我认为,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是一直在那里的渥太华警察所为。

我们看到退伍军人遭到了殴打,我们看到出现了打砸破坏行为,而自由车队绝对没有任何打砸破坏行为,没有任何虐待行为。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看到自由车队跪地乞求他们睁开眼睛。我们看到人们跪地祈祷。我们看到人们在前线盘腿而坐,《圣经》在面前打开,这些人却被拉到防暴警察那里,遭到殴打,被带到别的地方,被弄得晕头转向,然后被放走,因为他们(防暴警察)没有理由逮捕任何人。

唉!场面相当令人震惊。那一天有很多录像。当时形势急剧恶化。我可以坦率地说,我甚至对我们的国家处理自由车队的方式感到羞耻。这件事确实让我们真正承认存在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想出一个解决方案,调整方向。我们需要花一些时间反思,了解我们的处境,并找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因为我们所目睹的是不可接受的。

我们举办了一个大型加拿大节日 却让政府胆战心惊?

杨杰凯:你当时是否感觉这段时间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你是否有一种大局观,并且非常、非常专注于确保你能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些个人的行动和情况?我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我认为加拿大卡车司机所做的事情改变了世界,这一点甚至毋庸置疑。它当然改变了加拿大现状,也改变了美国和其它国家的现状。在现场的人,包括你自己,意识到这一点了吗?

佩洛索先生:天哪!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通常认为,每个人都很难意识到,毕竟人人都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男人或女人,对吧?因此,当你连续几周处于那种紧张的情况下,我认为很容易专注于保证安全,确保自己站在真相一边,保持勇敢,但是你也不会牺牲你余生,毕竟来日方长。我看到人人都在努力做出最好、最勇敢的决定,同时着眼于未来。

所以,我想说,关于你问的问题,我不认为在当时任何人会想到这将在历史上留下多大的痕迹。老实说,这让我相当自豪,因为加拿大人以前也没有做过多么伟大的事情。加拿大人看着我们在美国的兄弟姐妹,说“哦,这很好,这个我喜欢,这个我不喜欢。”然后我们只是做我们自己的事情,默默承担,接受现实。我们是一种相当安静、平静的文化,但对于有相当分量和典型的事情也会将其放在首位,这就是加拿大文化。

就像在一个死寂的冬天,我们进入我们的卡车,开车前往某地,然后留下来,举办了一个大型的加拿大节日,连续几周不停地玩公路曲棍球,搭建充气城堡,请音乐家演奏,请一群聪明的医生在台上演讲,不过如此。如果这真的足以让我们的联邦政府心惊胆颤,以至于行使权力,启用《紧急状态法》,那么好吧,就算我们生活在一个与我所了解的不同的加拿大,至少是我父母告诉我的加拿大。

杨杰凯:安德鲁‧佩洛索和杰里米‧雷戈托,谢谢你们接受本节目的采访!

佩洛索先生:谢谢你的邀请!

雷戈托先生:谢谢你!很高兴和你交谈!

国家机构似乎正在加速败坏

【录音片段】我们来自罗马尼亚,曾经生活在暴政之下。我们一直告诉加拿大人,你们有这种自由,要为它而战,不要失去它,要保护它。

【录音片段/安德鲁‧佩洛索】你没有看到很多新闻或者报导,但是,在你经过的每一座城市,你都会觉得整个城市都在沸腾。

【录音片段/文森特‧吉西斯】这个国家的机构似乎正在加速败坏。

【录音片段/丹尼尔‧博尔福德】加拿大王家骑警紧急反应小组中有一名狙击手,支持保护加拿大总理。人们说大约有1万~5万辆卡车,从前端到后端几乎横跨整个省。

【录音片段/杰里米‧雷戈托】我们到了渥太华,实际上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录音片段/安德鲁‧佩洛索】这是一场混乱的运动,无休无止。

【录音片段/詹姆斯‧保德】你看看后视镜,就会感到情况大不相同。你会觉得,神啊!这是真的!

【录音片段/杰里米‧雷戈托】这是一场左翼、右翼、中间势力的权力斗争。

【录音片段/安德鲁‧佩洛索】它是有机的,简直就是野火。

【录音片段/汤姆‧马拉佐】开始的时候很坎坷。我不想取笑任何人,但是这里有时感觉就像是:让我来!!

杨杰凯:感谢大家观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系列纪录片《自由卡车》正在Epoch TV上播放。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封锁政策是救人还是致更多人死亡
【思想领袖】沃尔夫:美国的技术官僚威权主义
【思想领袖】男孩危机 我们该如何出手相助
【思想领袖】孩子在家受教育 会发现世界很美丽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武汉大学学生冒雨聚集 抗议封校
【全球新闻】布林肯访中将支持中国抗议群众
【军事热点】乌军跨越第聂伯河 俄罗斯人开始厌倦战争
【微视频】企图拐走白纸革命 海外左派失败
【环球直击】华人聚中共驻英使馆 声援大陆民众
【菁英论坛】中国足球自毁三阶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