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发光”画家:充满美丽和希望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的作品介绍
(BOB KIRCHMAN撰文/吴约翰编译)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Frederic Edwin Church)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脉》,1855年创作。油彩、布面。雷诺达美国艺术博物馆(Reynolda House Museum of American Art)。(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83
【字号】    
   标签: tags: , ,

故事发生在北卡州一位富商的豪宅里。理查德‧约书亚‧雷诺兹(Richard Joshua Reynolds)是一位美国商人,也是雷诺兹烟草公司的创办人。一天家中一个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客厅里一幅超大油画作品。母亲问孩子喜欢这幅画的什么地方,他回答:“我在看教堂。”事实上,他正盯着伟大艺术家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Frederic Edwin Church)的画作《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脉》(The Andes of Ecuador)。母亲思考着这孩子在如此小的年纪竟然体察到这位伟大的艺术家,于是和他一起欣赏这幅画作。她赫然发现红瓦屋顶的小教堂只是这巨幅画作中的一个小细节,也就是吸引孩子的那座“教堂”。弗雷德里克‧丘奇史诗级的作品最终出现在富有买家的豪宅里,而这些富豪在购买时,可能也不曾留意画作中的大部分细节。作品中大量呈现的巧妙细节,可能需要“小孩来引导他们看见”(以赛亚书11:6)。老实说,丘奇非常重视心灵层次,在他描绘所有美丽的风景背后,似乎都隐藏着一只看不见的推手。

弗雷德里克‧丘奇从普鲁士(今波兰)博物学家亚历山大‧冯‧洪保德(Alexander von Humboldt)那里学到许多东西。洪保德写过许多关于南美洲的文章,更鼓励画家到现场捕捉新世界的美景。洪保德在创作自己的作品时,很重视绘制实地草图,丘奇则将其铭记在心。在丘奇自己安排的旅行里,他会做很多细微的“准备工作”。他从未在露天的现场绘制大型画作,而是先实地调查,收集丰富的资料,后续再根据资料构图完成作品。他工作进度缓慢,通常会花一年时间完成一幅大型作品。而那看起来平滑又透亮的天空,是丘奇平稳与耐心地一层接着一层堆叠油彩的成果。他喜欢呈现早晨和傍晚的金色辉光。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作品《维吉尼亚的天然桥》(Natural Bridge, Virginia),1852年创作。油彩、布面。维吉尼亚大学艺术博物馆(Fralin Museum of Art)。(公有领域)

丘奇开始作画时,正值多数伟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创造万物之手的时代。当时的人们欣赏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脉》都觉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美国艺术史学家大卫‧亨廷顿(David C. Huntington)对安地斯山脉的风景有番论述:

“就像亚当在人类开始有意识之时,上帝便以准备许久的大地之美唤醒他。然而,这初次唤醒实际上是重新醒悟到更高层次的意识,是灵魂在基督里重生的意识,就像亚当用全新的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新的’。旧时代的外表显而易见,每间教堂和路旁圣殿都有十字架标记。新时代则是来自天上的十字架,其无所不在耀眼的光芒带来祝福,崇敬自然。正如人类之手所做的十字架预示着神之手所创造的十字架,千万年来更高层次的生命延续,也预示着精神层次此刻首次以‘智慧’冥想创世。身处厄瓜多安地斯山脉之中,亚当‘翱翔’于地球和天堂之间,探究世界的神性,进入‘半神半人’状态。”

1826年5月4日,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出生在康乃狄克州的哈特福(Hartford, Connecticut)。他家境富裕,拥有充足的受教育机会。在哈特福文法学校(Hartford Grammar School)求学期间,他的艺术才能受到关注。丘奇在15岁时即受邀教授绘画课程。隔年,丘奇开始跟随当地的两位画家本杰明‧科(Benjamin Coe)和亚历山大‧埃蒙斯(Alexander Emmons)习画。丘奇的父亲约瑟夫(Joseph)的友人丹尼尔‧沃兹沃思(Daniel Wadsworth)是位艺术赞助人。当弗雷德里克表达想追求绘画事业的愿望时,沃兹沃思为他写了一封介绍信给伟大的哈德逊河画派画家托马斯‧科尔(Thomas Cole)。于是,丘奇在18岁时成为科尔的学生,住在科尔位于纽约卡茨基尔(Catskill, New York)的房子里。

拿破仑‧萨罗尼(Napoleon Sarony)作品《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的肖像》,1868年创作。蛋白印相(Albumen print)或称橱柜卡照片。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图书馆图像收藏部。(公有领域)

科尔教授这位年轻人两年,灌输他各式绘画和调色技巧。为了加强训练,科尔还重点指导了素描的艺术。更重要的是,他让这位年轻的艺术家吸收了他对自然界伟大和美的信念。丘奇早期作品与科尔非常相似,他甚至将1844年的创作,继托马斯‧科尔后,也命名为《牛轭湖》(Ox-Bow),这虽是科尔画过的场景,但属丘奇诠释的版本。随着哈德逊河画派的蓬勃发展,丘奇也逐渐展露出自己的风格。“光亮主义”(Luminism)是在描绘风景时,特别强调光线,如同丘奇呈现出平滑、几乎看不见笔触的绘画风格。接着他开始绘制尺寸非常大的油画作品(6到8英尺宽),风格流畅,令人赞叹。

最初,弗雷德里克‧丘奇绘制哈德逊河及其周围山脉,以及其它新英格兰风景等。英国艺术评论家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在谈到这些作品时说,画家通常呈现黄昏或黎明时的金色光芒,暗示“上帝的出现像是在拜访、审判和祝福我们”。拉斯金认为风景画是表达精神(宗教)意图的理想方式。丘奇当然发展了这种喻义,但他与19世纪早期的画家不同,他并没有创作出那样的寓言作品。反而,他更喜欢在画面里安排几乎看不见、非常微小的人类来呈现他的画作,邀请观众走进他广阔的作品世界里,然后探索画中微妙之处。1848年,丘奇获选进入美国国家设计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Design),成为其中最年轻的一员。在纽约定居后,他教授了第一位学生威廉‧斯蒂尔曼(William Stillman)。丘奇会在春天离开工作室,然后,整个夏天通常都以步行的方式旅行。直到冬天,他才回到画室绘画与出售其作品。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的作品《安地斯山脉之心》(The Heart of the Andes),1859年创作。油彩、布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公有领域)

与许多年轻艺术家不同的是,丘奇旅行有其目的。西部广阔的风景,或是缅因州卡塔丁等地的“荒野”景观都在召唤他前往一探究竟。他经常和一群男性朋友一起去偏远的地方旅行。他们会在野外就地露营,进行大量研究和绘制素描草图。旅行通常会持续数月。根据旅行获得许多研究资料,等他回到工作室后,他就会完成他的大型画布作品。对丘奇来说,花费一年的时间完成一件大型作品其实很常见。丘奇也是一位敏锐的观察者,在他绘制的作品《维吉尼亚的天然桥》中可以看出他捕捉到岩石拱门细致的组成元素,今天熟悉“天然桥”的人都能从这微小细节而认出这伟大的自然奇观。

随着丘奇获得相当多的赞助,他的画作也跟着水涨船高。有位赞助人赛勒斯‧韦斯特‧菲尔德(Cyrus West Field)想在南美州开展商业机会。为了吸引艺术买家,他于是资助丘奇到那旅行。丘奇实际上在1853年和1857年两次前往南美洲。1859年时,他展出了画作《安地斯山脉之心》,宽5英尺,长约10英尺,作品镶在一个装有拉帘的画框里。艺术爱好者需付费入场,手持观赏歌剧用望远镜端详这幅画的细节。展示空间灯光有意调暗,然后在揭开画作时,打上聚光灯加强戏剧效果。最终,这件艺术品获得巨大的成功,以1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创下当时美国艺术家出售作品纪录中最高价码。之后,丘奇每年都会在美国国家设计学院、美国艺术联盟(the American Art Union)和波士顿艺术俱乐部(the Boston Art Club)的年度展览中展示他的大型作品。同时,他也与托马斯‧科尔、贾斯珀‧克罗普西(Jasper Cropsey)、约翰‧肯塞特(John F. Kensett)和阿什‧布朗‧杜兰德(Asher Brown Durand)等哈德逊河画派的杰出画家共享这种光亮的舞台。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的作品《卡塔丁山》(Mt. Ktaadn),1853年创作。油彩、布面。耶鲁大学美术馆。(照片由康乃狄克州纽哈芬市的耶鲁大学提供)

1860年丘奇与伊莎贝尔‧卡恩斯(Isabel Carnes)结婚。他在纽约哈德逊购买了一座农场,构筑他相对简单的“舒适小屋”,作为一家人休憩之地。然而,丘奇的人生开始发生变化,而他周遭的世界也在改变。1860年丘奇的风景画创作《荒野中的暮光》(Twilight in the Wilderness)反映出国家即将在南北战争中爆发巨大动荡。战争期间丘奇停止旅行。虽然他本人没有服役,但战争让他失去了一位密友。1865年3月,他的两个孩子死于传染病白喉。战争结束后,国内大多数人都因这场战争悲剧而受创。汤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在里奇蒙(Richmond)的国会大厦呈现一片荒凉景象,刚好诉说着文明的脆弱。

战后,丘奇开始热衷研究古老的文明。1867年,他与家人前往耶路撒冷和中东朝圣。在那里和后来在欧洲的素描纪录与研究资料,使他能够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每年绘制一幅大型画布作品。这些画作不再是他早期创作的自然原始场景,而是古代文明遗址和文物的写照。丘奇研究了波斯建筑和希腊罗马遗迹,也成为一系列新作品的主题,而这些作品的风格与他早期作品的纯真已经大相径庭。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的作品《海边的叙利亚》(Syria by the Sea),1873年创作。油彩、布面。底特律美术馆。(公有领域)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的作品《帕德嫩神庙》(The Parthenon),1871年创作。油彩、布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公有领域)

底特律美术馆(the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策展人肯尼斯‧迈耶斯(Kenneth Meyers)说:“丘奇画了六幅主要画作,基本上在他旅行后的几年内每年绘制一幅。其中第五幅作品《海边的叙利亚》(Syria by the Sea)与他早期的一些作品非常不同,这是一幅完全虚构的风景画。丘奇结合诸多建筑遗址,包括反映早期希腊罗马遗址、晚期罗马遗址、鄂图曼帝国遗址和十字军时代遗址,将它们融合在一幅画中,似乎在邀请我们将这幅画解读为‘时间的流逝’。”迈耶斯继续说道:

“画面前景充满了建筑遗址。我认为对于丘奇早期的粉丝来说,这看起来很像他们在内战后看到的菲德里克斯堡(Fredericksburg)或维吉尼亚州的里奇蒙等城市处于废墟中的照片。所以,我认为这些作品在叙述令人恐惧的历史和具有破坏力的历史。然而,就像丘奇完成的作品一样,你能看见灿烂的阳光照耀着一切。这也代表着尽管人类生活的煎熬和痛苦是真实的,我们终将死去,但仍然有生命存在的目的和历史的意义。”

原文:How 19th-Century Painter Frederic Edwin Church Created Luminescent Art Full of Beauty and Hop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 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的特赖恩宫(Tryon Palace)曾是英国殖民美国时期,设计最精美的总督府。特赖恩宫于独立战争爆发前几年,1770年兴建完成,是为英国王室总督威廉‧特赖恩(William Tryon)而建。建造宫殿的巨额费用引起争议,加剧了殖民地冲突。战争期间,特赖恩宫成为北卡州第一座国会大厦,也是战后第一任新州长官邸。特赖恩多事与传奇的过往,从它曾装潢华丽、到建材被移作他用、屋内遭窃、被废弃、遭祝融焚毁、被覆盖,最终原地重建这些事情上可以得见。
  • 人都有向往光明美好的本性,如果能找回善良、正向的价值观,艺术还是会有回升的机会。有理想、有技能的艺术家们若能认识自己的使命,坚持艺术的理想与个人的道德修为,走回正统的艺术之路,这才是人类危机的真正出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