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国“最不易”的一代 80后惹谁了?

人气 3310

【大纪元2022年09月21日讯】中国大陆有一批人,他们出生时,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被叫作“小皇帝”、“小太阳”,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更是被长辈们捧在手心里。大家一定想到了,他们就是中国大陆的“独生子女”,也就是80后这一代人。可是,到了今天,从小娇生惯养成长起来的80后,却面临着最不易的人生。有人说,他们跟无数的机会和红利“擦肩而过”,同时父母也没有什么家底,过得特别狼狈,甚至是十分拧巴和挣扎的生活。

80后这代人,不仅带着中共改革开放、计划生育最明显的时代烙印,而且还当过教育改革实验中的“小白鼠”。这些人作为社会、家庭的中坚力量,不仅踩在了房价的最高点,现在又面对着失业危机、家庭重担。那么,这个特殊的人群,他们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境遇?他们面对的又是什么样的困境呢?我们今天就来关注一下80后的生活。

独生一代的中年危机

实际上,在世界上的不少发达国家和地区,近些年的独生子女也是越来越多。但是,我们今天提到的“独生”是指特定的一群人,就是从1980年到2014年的这30多年里,因为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而被动成为独生子女的这一群人。

作为独生子女的第一代人,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80后这一代人,现在已经开始陆续进入不惑之年了,成了社会、家庭的中流砥柱。有人调侃说:昔日的“正太、萝莉”也已变成了“大叔、大婶”,肩负起了养家糊口的责任和义务。

大陆媒体财新网,最新一期的封面文章就叫做《独生一代顶上》。这个标题,在这个百业凋零,内卷与躺平盛行的时代背景下,看上去,是不是充满了一种临危受命的悲壮呢。那么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的80后,现在正面临着怎样的压力呢?

文章中,就提到了多位80后家庭的境遇。其中有一位是80后的单亲妈妈,刚刚做母亲,一边要自己学习怎么带孩子,一边还要在经济压力下要重新求职,此外,还要为身在异地、身体不好的父亲寻找保姆。

文章中,还提到了一个刚刚迎来第二胎的单独家庭,这个单独家庭,是指夫妻双方中有一人是独生子女。在这个家庭中,上有患有疾病的爷爷奶奶,下有襁褓中的二宝和需要支付高昂补习费的大宝,而80后的妻子,为了支撑家庭支出和按揭,都不敢足额休满产假。

这样上有老、下有小、身后有按揭、前方有职业危机的生活状况,恐怕是80后这一代人共同的挑战。

文章提到,祖辈预期寿命提高,儿童依赖期长,中年职场危机,晚婚晚育,导致独生一代正面临照顾周期的重叠。而金钱、时间和精力的赤字,是独生子女家庭成员最常表达的焦虑。生育,尤其是生育二胎,是这些单独、双独家庭陷入赤字危机的起点。

可能有人会想,独生子女是有很多吗?这些会不会只是一些个别情况呢?

我们看,报导中引述的一项研究数据显示,在2015年的时候,中国独生子女人口有2.25亿,占同期出生人口的43%。文章还引述研究数据说,2015年的时候,在40岁以下的城镇家庭中,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占比达到了11.9%,其中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家庭占比,则达到了40.8%。

可以看到,独生子女人口可不是小数,那么,面对压力的家庭,肯定就不会是少数了。

并且在经济低迷下,中年失业危机风险,也成了80后正在面临的一大危机。

我们之前的节目中曾经提到过,有一位中国大陆36岁的80后网民,在加拿大的约克论坛发帖说,想要移民加拿大。据他自己透露,他的家庭税后收入有53万人民币,在大陆也算是高薪人群了,那他为什么想移民呢?

他在给出移民理由时提到,职场上已经真实存在的35岁歧视现象正在日益加剧,45岁,则可能会成为大部分人职业生涯的终点,也就是面临永久失业。

这样看来,35岁到45岁的失业高风险人群,正好是目前80后的这代人。

《中高龄求职者就业问题研究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在疫情爆发之初,也就是2020年的2月到9月期间,35岁及以上的求职者同比增长了14.9%,增速是35岁以下求职者的2倍。

我们看这个年龄,又刚好是80后。当然,在中共的折腾之下,失业的还不只是80后了,但80后面临的危机却显得更为沉重。

财新网的文章中,就提到一位80后互联网人士的失业困境,这位38岁的80后,在互联网广告业已经做到了总监职位。但是,在过去的4个月里,他投递了将近上千份的简历,然而却只收到了7、8家公司的面试通知,并且最终没有达成合作意向。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80后如此大的压力呢?

我们看,不少观点都认为,这是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的结果,是社会人口结构的问题。我们再进一步说,根本原因就是中共当年的计划生育和今天的“清零”运动。

我们就以独生子女的第一代,也就是80后这一代人为例,看看他们是如何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谎言下,被中共滴水不漏的算计了半生,成为了中共完美的试验田。

人均GDP指标下诞生的独生子女

在80后出生之前,也就是1970年到1980年,中国人口从8亿增加到了10亿,10年里多了2亿人。这一点,在中共自己的党史文件中就提到,“如果人口的增长率不进一步降下来,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口将超过12亿”。结论是,这样的话,实现四个现代化必然化为泡影。

这是怎么算的呢,因为在衡量一个国家是否达到现代化的十个指标中,其中一个重要指标是人均GDP水平。邓小平当时给出的中国式的现代化目标是,从1981年开始到20世纪末的20年时间里,人均GDP要翻两番,达到小康水平,也就是年人均GDP,要达到800到1,000美元水平。

要怎么保证20年内达到目标呢?这是个数学问题,人均GDP等于整体GDP除以人口。于是,中共思考的是,如果作为分母的人口数量快速增加,超过GDP的增速的话,就会严重拖累这个指标,反之,如果人口数量增速减少,再伴随着GDP增加,就会有助于达到这个指标。

于是邓小平就“指示”了,“要大力加强计划生育工作”,要把计划生育当作一个战略问题。

1980年,中共先是下令要3,800万党员只生一个孩子,之后,这个措施又在全中国开始实施,不过少数民族和农村家庭允许有一些例外。中共的目标是,要在2000年以前,把人口增速降到0。对此,中共人大还批准了新宪法,将计划生育作为每个中国公民的义务。

也就是,在人均GDP目标的压力之下,具有中共特色的“独生子女”应运而生。

高考试验田

接下来的20年,大部分80后都在读书中度过,这样的学生生活应该还是简单快乐的,然而,到了决定他们人生最重要的高考时刻,却遇到了中共政策的游移不定。

1999年2月,中共的教育部发布了一个高考改革文件,就是大家经常听到的高考“3+X”改革方案。

于是,接下来的几年里,多个省市开始做改革试验。比如辽宁,在2003年之前,高考的时候是考三门主科,语文、数学还有外语,加上文综合,包括政治、历史和地理,或者是理综合,包括物理、化学和生物。

但是,在2003年,考试科目突然变成了9门,就是三门主科语文、数学、外语加上文理的六门科目。不过,这种高负荷的模式,学生和老师能“扛”多久呢?结果试验了3年,2006年,又恢复了此前的模式。

经历过的人肯定不会忘记,由于每一年方案的不确定性,在政策改革这些年中,每一届考生的备战过程也是手忙脚乱,而对考试难度的判断失误,也导致不少考生考场失利。

不仅如此,80后还赶上了1999年开始的高校“大扩招”。例如,1998年时,中国全国高校的招生人数,还是108万,而1999年的招生人数,就达到了160万人,增加了52万人,增幅到48%。并且,这之后的每一年,都是以17.8%左右的速度扩大招生。

而随着大扩招而来的,就是学位的快速贬值,也加剧了内卷。

买房主力军

接着,2004年前后,第一批80后开始步入社会赚钱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结婚年龄的80后,又逐渐成为了买房的主力。要命的是,这些80后,他们不仅背负着30年的按揭,还有很多人是高位接盘,痛苦不已。更不幸的是,现在又赶上了中共制造的一波又一波的楼市泡沫。

2008年金融海啸波及全球,当年11月,中国的进出口数据突然跳崖,出口增速从19.2%跌到了负值,收缩2.2%。

为了刺激经济,中共推出了房地产这个“收割机”。2008年,中共财政部将个人首次购买住房的契税税率下调到1%,并且暂免个人买卖商品房的印花税和土地增值税。同时,中共央行这边也在配合,最低首付款比例下调到20%,首次置业和普通改善型置业贷款利率下限,为基准利率的0.7倍。

这两剂“猛药”下去,对房地产的拉动效应还是十分明显的。2009年当年,中国房价增长率达到23%左右。随着房价的大幅上涨,中共通过楼市泡沫收割了民间财富,来支撑了中共的经济指标GDP。

那么被收割的“韭菜”主力是谁呢?根据当时媒体的报导,正是80后成了当时购房的主力军。

根据郑州市房管局在2009年公布的数据,郑州市商品房在2009年7月份创下了销售高峰,一共销售了11,529套。咨询机构的分析中指出,其中有60%的商品房,都是被80后买走的。同样在2009年,重庆市春季房交会受访者资料也显示,20岁到30岁的“80后”购房者,占到调查总量的60%。

一晃又到了2020年,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又预警了,GDP告急,中共怎么办呢,又再次祭出了房地产这剂猛药来拉动经济。

那么,这一波风潮中,又是谁给中共当GDP的救市军呢?

根据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城市刚需购房报告》,在30个样本城市里,购房主力军集中在29~38岁之间,平均购房年龄为33.2岁。这意味着,80后,仍然是购房者的主力军。

生三胎的主力

大家看到,中共疫情“清零”不成功,但是中共的计划生育,却让中国超额完成了人口零增长目标,甚至部分地区还成功的出现了负增长。但是,中共很快发现,手里的“镰刀”没有“韭菜”割怎么行呢?于是,中共又开始催生二胎、三胎了。

这一次,80后,又被盯上了。大陆经济学家任泽平在今年1月初的一篇文章中说,目前生二胎、三胎的主力军是75~85年的,不能指望90后、00后。

但是,压力山大的80后,会再一次帮助中共度过人口危机吗?

好,我们现在来总结一下,在上世纪的70年代末,在中共现代化和人均GDP目标下,独生的80后出生了。在之后的20年,80后成为了中共教育改革的试验田。

等到80后工作赚钱了,又屡次成为中共房市收割机下的“韭菜”,扛起高企的按揭为中共的GDP添砖加瓦。

然后,在步入中年时,在职场危机、双重照顾压力压顶之时,又被中共算计着生养“小韭菜”。

所以,我们看,80后这代人,确实是太不易了。可是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又有哪一代人能活得洒脱呢?老一辈人,他们在各种运动中经历了贫穷的人生;中年一代,又在中共的各种折腾中面临着波折的生活;而年轻的一代,也一样是在极度的内卷中不断挣扎,现在又喊出:“不仅要躺平,还要摆烂”。所以,让我看,压垮中国人的累赘,就是中共,只有抛弃它,中国人才能真的换一个活法。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三年不出门天下已变 习中亚之行用意何在
【财商天下】二手奢侈品进入寒冬 亏钱也没有人买
【财商天下】刺激内需盯上民众存款 专家又出馊主意
【财商天下】抖音股权变更 隐藏攻台大阴谋?
最热视频
【全球新闻】中共顶级核武机构使用美国芯片
【秦鹏观察】胡鑫宇案新进展 母亲透露更多疑点
【环球直击】胡鑫宇遗体被发现 民众要真相
【菁英论坛】中共官推特效药 或激发病毒突变
【财商天下】刺激内需盯上民众存款 专家又出馊主意
【中国禁闻】知名人权活动家:李大师揭真相救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