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华人逃离柬国诈骗窝 麻烦却没完(2)

人气 1694

【大纪元2022年09月23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9月23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

今日焦点:揭秘:这些细节要小心,诈骗集团盯上你了!陷黑窝,向外求救秒被发现,他竟被这样“处理”;终于惊险逃离,不料另一个陷阱已设下……

“我在山脚下,就看见有很多(穿着)全黑的男子,很多全黑的男警卫,全身上下(穿)黑长袖、长裤,然后有一些拿着长枪,有一些就是(拿)警棍。整个园区大概7,000人口左右。

“他们最初把人家骗过去,是用高薪的方式把你诱骗过去,去当客服。他们也有自己的‘培训’的一个计划,给新进的诈骗人员培训的。用毒品来控制你,你会上瘾的。上瘾之后,就用那些东西来逼你工作。

“除了毒品之外,就是通过制造一些恐惧,比如说你的KPI(绩效指标)没有达标啊,就用电棒来处理,用电棒来打你这样子。”

接上文:【新闻大家谈】受害人爆料:柬国诈骗集团内幕(1)

在之前的节目中,柬埔寨诈骗集团受害人陈万庆先生向我们披露他曾被关押的胜利集团园区,黑箱操作的内幕。本期节目,我们请他接着谈受害经历,和成功自救后发生的事。

【不干活电棍“伺候” “我们就是诈骗集团的现金流”】

扶摇:陈万庆先生,请您继续谈谈,在里面您被逼做什么样具体的诈骗工作?

陈万庆:第一,我是负责转钱的;第二,我参与他们的爱情诈骗、工作诈骗;第三个,就是那个虚拟币的诈骗。然后我们通常在脸书(Facebook)、Instagram里面有放我们的广告,或者在里面找人,找我们的“猎物”。

我们有分两种人去找,一个是骗他们过来这边工作;一个是欺骗他们,就是骗他们的钱。我们还有一个online casino(一个赌博网站),把他们骗进来赌博,然后我们可以操控后面的平台的。

那个虚拟币,我们后面玩,好像类似股票这样子上下波动,我们可以调的。这些都是谁在调?都是胜利集团的人在调。他们有这方面的技术。至于说那个爱情诈骗,工作诈骗,或者是其它的诈骗都是有“剧本”的,有那个“剧本”去参照的。

然后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拥有8个假账号,在这8个假的账号里面,就是和他们(目标)去沟通,然后偶尔也会有更加多账号给我去切换。

扶摇:所以这个诈骗集团的规模是相当大的,运作非常系统了。

陈万庆:其实我们是通过同理心,尽量用心理学方式每一天去跟进他(目标),然后有一些不行的我们就pass(跳过),不行就pass这样子。我们有很多的名单,一个一个去看,我们知道这个人是从事什么行业的,他是哪里人,他的家庭背景,有没有车,有没有房,银行存款有没有定期,还是有什么东西,很清楚地写在(资料)里面的。

所以这个如果深挖下去可能又是另外一个案件,就是银行有人泄漏这些机密给到他们(胜利集团)的人,然后再卖给我们(园区内各小公司)这样子。

扶摇:嗯,是啊。您说您的其中一个任务是转钱。您被关在那里三个星期,那期间经您的手转出来的金额有多少?

陈万庆:我经手我记得有80万,最高的纪录有80万美金,最高的纪录,我经手的。

扶摇:一次性吗?

陈万庆:一次性转出去的。不好意思,这个80万美金不是通过受害者的,不是我直接去跟受害者(骗),是别的团队人骗了钱,然后他钱进去那个账号,因为我的“工作”第一项就是转钱嘛,然后诈骗来的钱在那个账号里面,我要把那个钱从那账号把它安全地转出去,去到柬埔寨,不然的话担心在马来西亚或新加坡那个钱会被冻结。所以我要赶紧把这个钱转走……最高纪录我转的是80万USD(美金)。

至于说你问我,我有没有骗过人、有没有成功骗到人,我的答案是没有,我没有骗过人。我三个星期在里面,我是没有骗到任何的受害者,所以经我的手受害者直接打钱给我的是没有。

我的工作就是,第一要转钱,然后第二,我必须要去用他们给我的“剧本”去找寻那些“猎物”,然后通过爱情网站、社交媒体,各种各样去了解他们的情况。

扶摇:那据您所知,那时候每天都会有人上当受骗吗?

陈万庆:每天都有啊,每天都有,而且这个数目是很惊人的。

你想一下它(园区)里面有至少70家公司,有那么几千人在里面工作。他们如果没有成功达到KPI(业绩指标)的话,吃饭也成一个问题,会有体罚的。你做不好可能罚你就sit-up(仰卧起坐)那些东西,然后叫你跑步,用电棒伺候的也比较多,经常看到他们主管拿电棒来“侍候”人。还有就是关房间(小黑屋),跟我一样关房间,或者是卖给别人。

在他们眼里,我们都是他的钞票,我们都是他的现金、现金流,就必须要榨干我们到最后一刻为止。不然的话,他们是不会放我们的。

【发手机信息向外求救 立即被发现】

扶摇:唉,那您发现自己进入诈骗集团,而且不按照他们的指示在网上骗人就面临人身危险的时候,您是怎么做的?

陈万庆:所以我告诉我,我眼下只有两件事要做:第一,我必须要知道你们(诈骗团伙)是谁,我要知道关我的地方在哪里,我要知道这间公司做些什么东西,我也要知道全部,越多越好。

第二,我必须要取证,我必须要拍下你们的视频,然后我每天看到什么就拍什么,你们的照片,甚至都有工作的一些证据也要拍下。然后我都做了,把所有相关重要东西都储存在这个谷歌的Google Drive(云盘),还有就是WeChat Drive,就是微信它们有一个云盘,我收藏在里面。

(进去)几天之后,我就想说,这个东西我必须要让外面的人支援,我想到我的家人,因为我不相信当地的警察。其实我可以选择打给警察的,我可以找到警察电话号码打给他,但是我不相信他们。

扶摇:为什么呢?

陈万庆:因为我在里面的几天,我看见其实每一天都有,基本上平均每一天都有看到警车,警车进去那个园区里面。但是警车进去园区,是放在他们用来载受害者的那个商务车的旁边。然后看见那些警员,感觉不像是一个警察,不穿警服的警察,就在那一边嘻嘻哈哈,然后一边抽烟一边讲笑那样子。我就知道这些警察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察,其实就是他们的人来了。我知道报警是没用的,你报警他们那边就知道了。

再来,如果是报领事馆的话也不行,因为我不知道领事馆那边的人是谁在接电话,是谁接通我的电话,可能接电话接线员那一边就是他们的人。你还没有到那个领事馆的高层,还没有到那个他们的PIC(person in charge,负责人)那边,你已经被下面的过滤了,人家已经通报园区说,你报案去到领事馆。

所以我只能够打给我的家人,我的老婆接电话。我跟我老婆是在中国认识的,她是印尼华侨,我们互相认识7年了,然后也是在工厂里面认识的,她是做会计的,我是做生产管理的,就这样子我们认识的。她是华侨,她中文不是很好,所以一般我们说英文比较多,我有跟她说我目前的情况在柬埔寨这样。

她就以为我在开玩笑,她以为我在闹着玩这样子,她不相信我说的东西,她不相信。

然后她关了电话之后,她说累了要睡了,那睡吧。后面我有发一些东西过去给她,照片啊、我这边的情况啊,打字给她,让她知道我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是已经太晚,那时候我记得是晚上12点,半夜12点多。

我发完短信之后,应该是在半小时里面这样子吧,我在半睡半醒,突然间门开了,很多人拿着手电筒进来,七八个人进来。我那时候想完蛋了,是不是来找我。然后他们就把我拉下床,把我按在地上。

之前我已经做好很好的准备了,我三台手机都放在不一样的地方,在我睡之前(放的)。他们找得到。他们首先其中一个人……后来我知道他们谁是谁,他们有一些蛛丝马迹留在社交网站都可以摸得到的,如果他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给我摸到了,我知道他们是谁,都是马来西亚人为主。

然后他们把我按在地上,把类似一个iPad的东西拿给我们看,(说)你是不是发信息去到马来西亚,发信息去到中国那边?我说:没有啊。他就只是说:这个信息是不是你发的?他们很大声地跟我讲,旁边有那个拿着警棍拿着电棒在旁边等我。

扶摇:天哪。

【个人信息全被勒索走 被关黑屋 拍不雅照】

陈万庆:这时候另外一个马来西亚人,他在我的床的四处,他有搜。因为我们是四人间,外面有一个晾衣服的,我们衣服洗了之后要放那边晒。我还有一台手机放在外面,也被他们找到了。他们把那个手机拿回来看,然后逼我把密码说出,那时候我不说,他们就直接上来:你不说了吧,不说了吧?这样子。

我过后被按在地上,又被押着,那时候有三个人押着我,都是男的,押着我去到他们另外一个审讯室。因为我还没被关进那个小黑房间之前,他们带我去另外一个地方去审,就好像警察审讯那个犯人这样子,我就是一个“犯人”,他们是“警察”。

然后把我抓到那边去审我,拿着那个灯,跟你看电视港剧一样,拿着桌面灯照着你。那个spotlight(聚光灯)照着我那样子,然后问,一个一个问我。

那时候我的脚是被绑着的,我的脚被绳子绑着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绑我,人那么多,你怕我跑吗?我怎么跑啊,你们那边又有武器,我怎么跑?

然后过后就逼我说出密码所有东西。我能够怎么办?如实招啊,就把所有密码都告诉他们,然后(他们)把我里面社交媒体网站的密码全部窜改。他们登陆我的邮箱看我的东西,我的全部东西都完蛋了,全部给人们看完了。

然后我发给我老婆的信息,全部他们都看见。信息记录、发什么东西,他们都看到了,什么都知道了。

然后我的这个网站,因为我们一般都有储存在云盘的习惯。我的资料,结婚证,各种各样注册文件,以前小时候的那些照片,全部都在里面,全部一清二楚给他们看完。

我在中国大陆工作有15年,我交税也交了十几年。我并不明白为什么公安那边不肯帮我,我纳税人纳了十几年了,多少有一点贡献在大陆那一边,我每个月还扣工钱交税给你们。然后我本身被盗号的那个银行账号也是中国银行的,不是外国银行,那是中国银行。然后盗窃的人是001,也是你们的通缉犯。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不肯出手去帮忙,至少哪怕派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去负责和我了解我的情况也好,了解到底我发生什么事情,至少了解也好。没有,连了解都没有,更别说立案。

然后,我就在被审讯那边被人审问,过后他就直接把我关进那一个小黑屋里面。那个小黑屋真的是很黑的,黑到真的是比那个黑色衣服还要黑,你根本就是看不到的,不是开玩笑的。

我还没到那小房间,门还没开,我就闻到很臭很臭的味道,里面是以前关过人的。里面味道是很呛鼻的、很腥,有点像那个ammonia(胺)那种味道,马尿那个味道,也有点像那个尸体腐烂的味道。

扶摇:天哪。您当时是什么状态?

陈万庆:那时候我被关进,我整个人都晕沉沉的。我是晕死过去了,说实话我关进去整个人就呼吸也很困难,整个人就昏死过去。然后下一次我听到人家叫我醒,是把饭丢进来给我吃。我在里面看到是白饭,然后上面有水,不知道什么水来的,可能是汤汁还是什么东西。我也吃不下。

然后我又继续昏睡,再醒起来的时候,又是第二顿饭在丢,也是同样的白饭丢进来。

当我把这些东西、遭遇,告诉马来西亚警察的时候,他们在笑,他们以为我在开玩笑。他说:very funny,your story啊(很好笑,抱歉)。他在开玩笑,然后一边吃着薯条,那个麦当劳的薯条,一边吃着薯条蘸酱,还会蘸酱吃薯条,一边听我讲。当我是一个演员,讲故事这样子。

所以你可以想到,我是多么地无助和无奈,没有人可以去帮到我这样子。

扶摇:嗯,是啊。

陈万庆:然后我在里面被关了有两个工作(日)时间,两天的时间,然后被放出去。

之后他就带我去另外一个地方,用那个大支的水管水冲我全身体,冲我全身体,冲完了之后让我去换衣服。换了衣服又叫我脱衣服,然后拍裸照、裸视频。我长得又不是很好看,你拍我裸视频干嘛?然后拍我全身脱光光的,就是连底裤也没有那一种,就拍全身。

也让我做一些很疯狂的东西,跟着他们“剧本”跑,必须如此做这样子。后来我知道那些视频拍的全部都是为了验证,万一有人找上他们那边,他们就有视频可以验证,说我是自愿的,没有人逼我做这些东西。

过后他们就给我警告说,拍的视频,都是那些拿着行李,上斜坡下斜坡,然后这样你(说)“Hi”“Hello”,互相拥抱,奇葩的一种视频。过后他们就给我警告说:这个是你最后一次了,没有下一次了,如果你再给我们发现到你收藏公司的东西,或者有任何隐瞒的事情,我们不会让你继续待在这里。

就是说他会把我卖到别的地方去,要回来就更加不可能了,所以我只能够老实。但是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还是要跑,我还是要走,但是我要怎样走?我就是很茫然,在那边等待。

后来,陈万庆遇到一个好心人,给他指了条路,帮他逃出园区。出于对当事人的保护,这部分内容目前无法公开。

陈万庆说,逃离的过程非常紧张惊险,就跟好莱坞的电影情节一样。

【逃出生天却跌入谷底 受害人变被告人】

扶摇:陈先生,您逃出来之后,直接回马来西亚了吗?有没有回归正常生活?

陈万庆:其中一个(帮忙的)人,建议我去领事馆,然后他就阻止我去领事馆,他就说,你现在在柬埔寨,你还是不安全的,你去到领事馆你就能够担保你安全吗?不,你别太天真。他说你必须要马上回去马来西亚,你在领事馆多待几天,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安全系数的问题来了,所以你必须要马上回去。

然后他也借我用他的电话,我打给我的老婆。很可惜的是,我老婆给我的信息量让我很难去接受,我很难去接受。

第一,她很久才接电话。她接了电话告诉我,她质问我为什么要把她个人的东西全部发给第三者,这个是她问我的第一个问题。

然后第二个问题,她就说,我真的很怕、很怕再跟你再继续谈下去了,你以后不要再找我好吗?然后就把电话给关了。然后就没了。我7年的老婆就这样子没了,真的没了。

我本身是有一个孩子,他是(读)小学而已,还小,是一个男的,还小。他也很难过,他打电话跟妈妈说:妈妈为什么离我走?为什么妈妈会抛弃我们呢?她是我妈妈来的嘛?我孩子在哭,我也在哭,我能够怎样呢?

我脑里只有一种猜测,就是人家打电话给她,就是柬埔寨那边的人。

其实我到现在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已经几个月过去了,那时候回来是5月28号、29号回到这边,现在已经9月份,我到现在还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我感觉好像我是在发梦那样子,我希望我的梦快点醒啊,有人再给我一记耳光让我醒。但是没有啊,它真的是发生了。

我也有通过各方面……我有找警方帮忙,警方没有帮什么东西,也帮不到什么东西,我也报了三次案。

对方(诈骗集团)还起诉我,因为我后面把所有事情都放到社交媒体上面,Facebook那边去。

过后我也收到这个起诉信了,就是对方起诉我,必须要马上下架我所有东西,包括撤销我的警方报告,包括必须要开一个记者会,和记者一起公开道歉,然后说一切都是我的谎言。然后(说)我并不是被逼的。这个是他们说的,他们要求我这样做。

我都没钱请律师,现在我的钱全部都被冻结了。你知道吗,我在中国(工作)十几年,我大部分的钱、基本上所有钱都在中国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白干了,我这十几年是不是白干了,等于没有干到了。

目前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微信的所有钱已经被他们转走了,因为我去搜索,找不到我的账号,可能他们已经删除我的账号了,然后里面还有储藏他们的各种各样的信息、文件、视频。

你也知道我们的微信钱包是和中国卡绑定的,有好几张中国卡被绑定了,然后他们就好像那样子:这边充钱充进微信钱包,然后一进钱包就把我的钱转出去,就这样子喔,一直重复一直重复。从银行卡转到微信钱包,钱包再转进他们的账号,这样子一直重复。

因为他们有我手机卡号,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能够怎么样?他们也有我的身份证件,他们要改掉我的密码,然后跟那个微信客服说,他们是我本人,我反而是假人,我反而是scammer(诈骗犯)。

我现在能够动用的资金就是在中国,但是全部都被人锁住了。然后我在马来西亚登录我的银行账号也进不去,因为密码全部(被)改了,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我现在是希望可以有人介入我的案子,可以帮忙我。因为确实对方也在起诉我,我也没办法,然后警察也没有作为,政府也没有作为,政府给的信息也是错的。

我前几天搜索一则新闻,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外交部长说的,他说马来话。他说,目前马来西亚人被困在柬埔寨有一百多位,他讲的。我在说,你们有真的去查吗?我被困的那一个园区,至少都有700位是新马人,新加坡可能占了靠近100人,剩下的几百人都是马来西亚人。

这段时间我就做功课,我还找到很多马来西亚人在为这家集团工作。他们的信息,他们的profile全部在LinkedIn里面可以找得到,你要的话我可以转给你,甚至那一个找到我的电话、把我按在地上的那个人。

我记得很清楚他们的脸长成什么样了,所以我就找,我就顺藤摸瓜慢慢找。这些东西应该是警察做的,我反而变成侦查员了。我去找,找到他们是谁,我找到,他们的信息量我都找到。

所以现在这个科技只要你在网上留有一些蛛丝马迹,任何人都可以查到你,这个就是大数据的时代。然后我就在里面找到他们,找到他们是谁。我在那边找,我一直在找,各种方面一直在找。我不放弃一直在找,因为我没有其它渠道,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找,然后提供给记者。

其实马来西亚基本上每一天,每个星期都会有类似柬埔寨的诈骗的这个新闻报导,但是问题是,人家只是讲,过后没有人去跟进,也没有人去关注。所以我现在也很痛苦啊,只能够这样子。

扶摇:嗯,真的是一场诈骗带来很大的变故。我们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听到您的声音,重视这个案件,当然也重视所有诈骗集团受害人发出的求助信息。

【帅哥美女搭讪 突降高薪职位?很可能是骗术】

扶摇:陈先生,您是属于诈骗团伙的其中一类目标,就是被骗过去帮他们工作。还有一类是您刚才提到的,被盯上要骗他们钱的。现在的电话、网络诈骗确实非常多,那么您在里面接触到诈骗集团的一整套骗术后,有没有给大家的一些提醒,如何避免被骗?

陈万庆:有几点就要去注意了。第一点就是说,一个陌生人突然间跑来问你、加你(好友),他以自己很帅的一个照片,或者是很美的一个照片、美女照片,基本上你可以直接把它归类为诈骗了,你可以不用去理会他的,看都别看,根本就不用去搭理他了,你不用去想像,也别想。因为这显然就是诈骗集团找你。

再来就是说,你在社交媒体方面看到的,或者是你收到一些邮件,他说有什么多好多好的一个福利,你千万别去相信。或者是你在社交媒体上面看的,凡是有提到那几个国家:柬埔寨、寮国(老挝)、越南、缅甸、泰国,这几个国家基本上都是犯罪的窝点来的。我不是说,国家歧视什么东西,确实这些事情就是在这些国家管控不严、贪污的情况之下,才会滋生起来的。

所以凡是任何一个所谓的机会,任何所谓的一个发展空间,不管是什么岗位,不管是什么性质的公司都好,全都是骗人的,都不要去。哪怕它说自己是一个上市公司,还是在台湾、在新加坡有母公司,然后在这些国家开办分公司,要你过去帮忙拓展那边的业务,不好去相信。

因为之所以这个事情到现在还一直在发生,他们有人,他们有agents(代理人)在当地国家。就好像他们有agent在马来西亚这边,所以他们一直在骗马来西亚人、骗新加坡人过去上班。因为他们有他们的人员、协调员在这边,所以我是其中一个受害者,我就知道。

政府要打撃的话,不是从这些国家开始,从自己的国家开始。就算是在中国也好,里面也是有他们的接线员,有他们的对接口,就是柬埔寨的人怎么去骗中国人。

然后现在他们还有一种策略,就是骗整群人过去。比如说,他要主办一个类似的节目,可能你的公司是搞文化,跟人家拍……有点像剧目组拍戏这样的东西,他请你整个团队过去,连你的“001”到你的最后,全部一堆人把你困起来这样子。他们是有这种方式。

反正什么都是假的,他们只要把你弄到柬埔寨机场你就完了,你就是成为他们的囊中物了。

【欧美是下个“目标市场”?】

扶摇:嗯,是。所以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在日常生活中也要小心这些骗局。陈先生,您之前提到,诈骗集团的目标人群有中国人,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人,还有别的吗?

陈万庆:现在连日本、韩国都相续爆出被骗的事情,所以他们警惕性也开始存在了。

我们之前有谈到这个问题,那时候我刚刚在这个园区不久,他们的意思是说要把这个东西转移到欧美那去,因为欧美的毕竟这块“蛋糕”还没有人去碰,它是一块很大的蛋糕,而且已经是等待收割了。

因为在东南亚该收割的都已经收割了,剩下还没有收割的人他们都有一定的警觉度,你要收割他们有一定的难度。但是你要收割欧美那些人呢,相对来说就比较容易,因为他们那边还是属于“无污染”的,还没有遭到污染的,所以你可以在那边收割得更加快、更加“事半功倍”。

至于说受害、(被)骗过去跟他们一起经营,做诈骗的工作也有。就是说现在他们也专注在找欧美的人,过去那边跟他一起当诈骗。

现在是在迪拜嘛,从柬埔寨和缅甸他们转移到迪拜,在迪拜那边他们也会开始有新的窝点在那边。很大可能性下一个站点,他们也会去欧洲那边开设新的园区。

扶摇:欧美国家对大规模绑架人、设诈骗窝园区的打击应该会更严厉吧?

陈万庆:对对,所以可能他们会以另外一种形式,不是好像跟你租一块地,然后把你地给围起来,不是这样子,可能以另外一种方式。这个你我都不知道,但是他们的计划,下一个目标就是欧美那边。

新唐人《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前中国商人:暴富后 我为何逃离
【新闻大家谈】俄大败中共惊心 李易峰替谁挡刀
【新闻大家谈】习外访组反美阵线 俄火烤中共?
【新闻大家谈】受害人爆料:柬国诈骗集团内幕(1)
最热视频
【天亮时分】李克强班底70%被清洗
【新闻大家谈】病毒风暴眼找到了?
【新闻看点】侵台时间定?传习给王沪宁新任务
【财商天下】抖音股权变更 隐藏攻台大阴谋?
【百年真相】为中共当五面间谍 袁殊坐牢20年
【车评】初试首辆丰田纯电车 2023 Toyota bZ4X Limite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