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议会禁单独禁闭议案 遭狱警强烈反对

惩教局、狱警工会和市议会“常识党团”反对该议案 直言通过将失去惩治工具

人气 97

【大纪元2022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杜国辉纽约报导)9月28日,纽约市议会就取消监狱内惩罚性禁闭室议案(Intro 549)举行听证会,市惩教局长莫林纳(Louis Molina)等官员和狱警、警长工会出席作证,对该议案表示强烈反对,狱警警长工会主席费拉欧洛(Patrick Ferraiuolo)直斥该议案是觉醒(woke)文化的产物,市议会如通过将会后悔。

在听证会开始前,狱警工会和市议会“常识党团”(Common Sense Caucus)的成员数十人在市政厅台阶上集会,反对该议案。由于集会晚开始了20分钟,导致与支持该议案的集会撞车,双方互呛,在市政厅前发生多起辩论,场面相当火爆。

市公益维护人威廉姆斯(Jumaane Williams)到集会现场支持该议案,之后又到狱警人群内交谈。有狱警当面指责他和其他立法者辜负了狱警。

市议长欧德思(Adrienne Adams)在听证的开场白里表示,该议案的唯一目的是要保证监狱的安全,不仅要保证被监禁者的安全,也要保证监狱管理者的安全。而“独立禁闭室”(solitary confinement)不能保证被监禁者的安全。

支持该议案的人士表示,禁闭室导致被监禁者精神创伤、引致多起自杀。8月31日,被监禁在雷克岛监狱的40岁囚犯割破自己的脖子,流血过多而不治身亡。

到场作证的惩教局长莫林纳展示了多个视频,显示在雷克岛监狱发生的被监禁者袭击、侵犯狱警的事件。莫林纳介绍,被关禁闭的人通常是违反了监狱规定的人。特别是发生暴力事件后,施暴者首先会被逮捕,然后被关入禁闭室5小时,让事件参与者冷静下来。之后会被关禁闭室5天,等待对发生事件的听证。

共识与分歧

市议长欧德思和公益维护人威廉姆斯都表示,希望确认与反对该议案者的共识:监狱安全、暴力事件要有人承担责任,寻求解决监狱问题的有效方法。莫林纳没有表示异议。但威廉姆斯说,分歧在于如何定义禁闭室、禁闭室是否对降低暴力有效果、是否会对被监禁者造成创伤。

议案发起人、市议会司法委员会主席利华娜(Carlina Rivera)问关禁闭是否每天23小时都被关在一个狭小的单独空间里?莫林纳说,纽约市惩教局,特别是雷克岛监狱没有那种禁闭室,现在关禁闭每天有14个小时可以离开禁闭室,还有游戏机、电话可以与他人互动。

莫林纳说:“关禁闭的人必须经过医务人员的鉴定,确定符合健康要求才行”,“问题的关键是,这些关禁闭的人情绪不稳,如果不单独居住(禁闭)可能会对监狱内的其他人造成伤害。”

根据亚当斯的2022财年政府报告,惩教局在2022年中从监狱内搜缴武器5,000件,监狱内的锐器割伤和捅伤事件比2021年增加近1倍。狱中被他人严重致伤的人数增加45%。从2022年初至今,已经有1,100起攻击监狱管理人员的事件。2022年1月至今,已经有600名监狱管理人员因工作环境恶劣而辞职或退休。从2019年至今已经有3,500名监狱管理人员辞职或退休。

狱警工会主席:禁闭是罪犯要承担的后果

狱警工会主席博西奥(Benny Boscio)说,纽约市犯罪数量猛增,这种趋势也反映到雷克岛监狱。但是人们不能生活在一个犯了罪不用承担后果的城市。36名市议员赞助的这个议案要终止禁闭室,但纽约没有那种禁闭室。关禁闭的人还可以跟其他几十人在一个监室里,并可以享受许多项的服务。

博西奥说,前局长在过去的3年中没能找到足够的人手,加上市议会削减惩教局的预算,导致现在人手不够,管理人员工作量超负荷。

“看看我身后的照片,我们的女性狱警、管理人员不断被骚扰、暴力袭击”,“如果囚犯继续割伤、捅伤、打伤我们的狱警或其它囚禁者,我们能怎么办?”博西奥说。

被性侵女狱警:议长欧德思,狱警的女儿为什么不再支持狱警?

狱警工会副主席威廉姆斯(Keisha Williams)说,2016年她就曾被囚犯性侵。一名囚犯强制触摸了她的胸部,她立即感到羞耻、被侮辱。“我忍不住想,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是我?”之后她经常做噩梦,而性侵者第二天就被释放了,甚至没有正式的指控。她却不得不忍受事后的恶果。

“惩罚性分离(禁闭)对保护所有工作人员和被捕者的安全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个工具,监狱里的暴力和性侵行为不会消失。”威廉姆斯说。

威廉姆斯说,去年,欧德思曾帮助发起立法,把性侵、骚扰狱警列入违法行为,但这次欧德思站到另外一边。

“欧德思,狱警的女儿这次不再支持我们,这太让人愤怒了!”威廉姆斯说。

欧德思:希望惩教局服务所有人

欧德思说,2021年,纽约州通过了限制长期使用禁闭室的法律,纽约市监狱管理委员会也认识到改革的需要,惩教局也在做出改变。

“我们有这样一个机会,向服务所有人:工作在监狱的人和家庭及被关在那里的人和家庭的方向努力”,“随着2027年关闭雷克岛的时间的到来,终止那些无法保证人们健康和安全、伤害恢复及严重威胁(罪犯)重新进入社会的做法非常重要。”欧德思说。

华裔狱警:去年被袭击 没有安全感

惩教局的华裔李警官在9月28日的集会上发言。(杜国辉/大纪元)

在惩教局工作近5年的华裔警官Brian Lee说,2021年1月7日他被囚犯袭击。“我脸上被拳打,后背被踢”,“(现在)我担心还会发生”。

“我们只想有个安全的工作环境”,“如果取消禁闭,不论是狱警还是非暴力的囚犯,没有人会感到安全。”李警官说。

警长工会主席:市议会总有一天会承认自己错了

惩教局警长工会主席费拉欧洛(Patrick Ferraiuolo)说,自己在惩教局工作40年,看过太多的事情。他相信现在的局长和市长亚当斯。局长正实施一些新措施,把违反规定的囚犯每天关几个小时,给他们提供一些服务项目,包括复健、娱乐等等。

但现在市议会要的更多,而且市议会不会听狱警的,因为“市议会他们是一群觉醒者(woke),他们糊涂了。”费拉欧洛说。

“但是你猜怎样? 总有一天,他们会承认他们错了。你们要保护站在我身后的男人和女人,因为他们是最好的,他们唯一想要的就是养家、安全回家。”费拉欧洛最后说。◇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雷克岛更危险 狱警和囚犯家属齐抗议
雷克岛监狱问题恶化 市府束手无策
市长对雷克岛监狱采紧急行动
如何解决纽约监狱危机 专家辩论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中国解封另藏秘密 高官一语惊人
【秦鹏直播】新10条否定清零 中共大厦现裂痕
【新闻看点】中共终结“动态清零”背后两原因
【中国禁闻】习悼江?悼词埋多重伏笔
【菁英论坛】只5000人踢球 中国足球无根基
【晚间新闻】 驻马店卫健委揭中共防疫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