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韩侨谈被骗到朝鲜的经历:如堕入地狱

《从日本前往朝鲜的人们的故事》作者川崎荣子讲述朝鲜见闻

人气 1598

【大纪元2022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润静韩国采访报导)1960年,年仅17岁的旅日韩侨川崎荣子怀抱着摆脱在日本受到的歧视和贫困、迎接美好生活的愿望,登上了从日本新泻码头驶向朝鲜的船只。然而,在到达朝鲜港口的瞬间,她才惊觉“被骗了”,但为时已晚。

43年后,她逃离朝鲜,将自己的见闻编写成书,并在海外积极展开援救朝鲜人民的活动。她表示,“大家不要被共产主义社会宣传的平等所迷惑……只有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人类才能迎来和平的生活。”

川崎荣子是在日本京都出生的第二代旅日韩侨,那一年,她相信了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朝总联)将朝鲜美化成“地上乐园”的宣传,选择孤身前往朝鲜,与父母兄弟43年未曾谋面。2003年她逃离朝鲜后,至今又与生活在朝鲜的子女和孙辈们相隔两地。

白驹过隙,17岁的少女不知不觉间已成为白发苍苍的80岁老人,但至今每到天黑时,当年在朝鲜的悲惨经历仍会浮现在她的脑海,难以成眠。现在,她担任由脱北者和日本人组成的NGO团体“聚集在一起”的代表,并在去年以韩语出版以亲身经历编写的《从日本前往朝鲜的人们的故事》。近日,她来到韩国,在与韩文大纪元记者交谈的过程中,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就读在日朝鲜高中 被洗脑赴朝

学生时期,川崎荣子的成绩名列前茅,但由于家境贫寒,她不得不放弃就读高中的机会。而当时,朝总联的干部登门拜访,表示在日本与朝总联有关系的高中有为旅日韩侨学生设立“金日成奖学金”制度,劝她到那里读高中。而川崎通过了“京都朝鲜中高级学校高级部”的考试,以最优秀的成绩免费入学。

在这所高中,学校教学生唱诵赞扬金日成将军的歌曲,但川崎一次也没有唱过。她认为,“在学生小小的年纪,就宣扬个人崇拜是不对的。”

川崎回忆道,“在学校里,老师们还教导学生们,‘朝鲜是地上乐园’,没有税金,提供免费医疗、无偿住房和无偿教育。学生们下课后会前往其他在日侨胞家里,宣传并动员人们‘朝鲜是地上乐园,我们都去朝鲜吧’。”

而当年川崎并没有参加这样的活动,她说,“这在日后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安慰”。因为很多人看到他人在自己的宣传下来到朝鲜后,却过着悲惨的生活,由于受到良心的谴责而患上忧郁症,甚至死亡。

她表示,“我父母的故乡是韩国的庆尚道和全罗道,和朝鲜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认为没有任何去朝鲜的理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不用税金如何运营国家这些问题,很令人费解。所以我决定去亲眼目睹一下朝鲜的情况,亲身体验一下社会主义。”

对于孤身前往朝鲜是否害怕的问题,她回应,“由于进入高中后,我一直受到‘朝鲜是地上乐园’的洗脑教育宣传,所以完全没有担心决定一个人去。”当时,川崎的父亲流着眼泪挽留她,但她去意已决,家人们还与她约定“一年后都去朝鲜生活”。

朝鲜实际情况与描述天壤之别
当地人:别下船 快回日本去吧

然而踏上朝鲜的土地之后,一切情况与在日本所听到的天差地别,她立刻写信阻止父母前往朝鲜,并在信中称,“等(当时还在上小学的)弟弟结婚的时候再见面吧”。此后,她与父母兄弟40多年来分居两地,不曾见面。

回忆起当初登上前往朝鲜船只后的情景,川崎表示,“在甲板上远远看到朝鲜的土地时,船上的韩国人中,有的还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但是到达清津港后,人们开始骚动起来,因为眼前所见和在日本听到的描述相去甚远。那时,我才明白自己被骗了。”

“整个城市一片黑暗,前来欢迎的人们拿着花束,一直朝着我们唱歌。但是他们的脸庞因营养不良,显得瘦削、黝黑而憔悴,全穿着破旧的、灰色的布衣,没有人穿着皮鞋,甚至连袜子都没穿,大多数人的脚趾露在布鞋外面。总而言之,他们就像一群乞丐。”

“其中,还有一个人用朝鲜军人听不懂的日语对着我们喊:‘学生们一个都别下来,快坐这艘船回日本去吧!’”

川崎介绍,1945年韩国解放后,约有60万韩国人留在日本。20世纪60年代,朝鲜为了填补因6.25战争而损失的劳动力,开始推进旅日韩侨赴朝项目,而日本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对于该项目表示欢迎。

日本和朝鲜签署《在日侨胞遣返相关协定》后,自1959年~1984年的25年间,共有93,340人被从日本送往朝鲜,其中98%的人来自南韩(韩国),还有6800多名日本籍的妻子。

饿殍遍地 决心逃离

川崎表示,很多同行的旅日韩侨无法适应在朝鲜的生活,“出现精神异常的人特别多,而且由于经济条件太差,几乎所有人都生病了。特别是因为我们来自资本主义国家,因此被当作危险分子对待,成了歧视和被监视的对象。”

她在去年以韩语出版的《从日本前往朝鲜的人们的故事》一书中,以小说的形式记录了8篇真实的故事。包括朝鲜儿童们把沾着泥土的骨煤当成口香糖放在嘴里嚼;没有窗户的列车人满为患,连厕所都没法去,只能就地解决;朝鲜不允许自杀,因为被认为这是对社会主义祖国的诽谤和背叛。

在朝鲜的43年期间,她在咸兴市化学工业大学毕业后,在机械工厂担任设计工程师。“工资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其余的都被政府没收了——我这才理解了无税国家的意义。”

而且,与之前朝总联“保障前往朝鲜者的所有自由”的说法相反,来到朝鲜之后,他们发现这里毫无人权可言,40多年如同生活在地狱之中,充满残酷和痛苦。“朝鲜的人民从未尝过自由和民主主义的滋味,因此,他们把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阶级结构视为人类社会理所当然的常识,包括从金日成到金正日的权力世袭。”

谈到决心逃离朝鲜的理由,她表示,“韩国成功申办1988年的首尔奥运会后,朝鲜也在金正日的主导下,于次年在平壤举办了第13届世界青年学生庆典。这是社会主义国家轮流举办的活动,两年一次,朝鲜因此花费了巨额费用,经济陷入困境。”

1994年金日成去世后,金正日中断了粮食供应,导致朝鲜的百姓大批饿死。

“早上要去上班时,打开门后,路边横尸遍地,甚至要从尸体身上跨过去才能出行。尽管如此,朝鲜还在一边进行核武器开发,一边投入巨额资金,建造安放金日成、金正日遗体的锦绣山太阳宫……看到这些后,我意识到,如果不从外部施加影响力,这一切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我认为留在这里不再具备任何意义和必要性。”

相对于其他脱北者的艰险之旅,川崎逃离朝鲜的过程比较顺利。“我的运气很好,朝鲜和中国有来往的人很多,逃离那里并不算太难。”于是,川崎向中介支付高额费用后,2003年3月安全地越过国境,前往中国,并在第二年回到日本。“我当时没有告诉任何人离开朝鲜的想法,但我决定要来到自由世界,向海外人们告知朝鲜的实况,并把子女带出来。”

逃离朝鲜后 展开救助同胞活动

为了引起日本政府的关注,川崎荣子回到日本后,仍以日本国民的身份进行活动,帮助逃离朝鲜的人们适应海外生活,向不懂日语的脱北者教授日语,帮助他们在日本开设银行账户,教授交通、医院和购物等生活常识,并呼吁救助被送往朝鲜的人们。

目前,川崎在民间团体“聚集在一起”担任代表。她表示,“2014年我接触到联合国发表的《朝鲜人权报告书》后,为了研究并着手改善朝鲜人权问题,同年11月14日成立了该NGO团体。”

2014年2月,联合国调查委员会(COI)首次裁定朝鲜内发生的粮食危机、政治犯收容所的拷问和虐待、绑架邻国国民等侵害人权的行为是“反人类犯罪”。

同年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通过了向联合国安理会要求对负责人进行制裁和提交国际刑事司法体系的决议案。联合国为了得到国际上对相关决议案的支持,秘密邀请了3名逃离朝鲜的人士前往瑞士日内瓦联合国总部调查情报的真伪,川崎荣子也是其中之一。

迄今为止,她坚持向国际社会揭露朝鲜的残酷现况。2018年国际刑事法院起诉了金正恩和朝总联的负责人许宗万,并与另5人共同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以朝鲜政府为对象提起损害赔偿诉讼,要求赔偿每人约10亿韩元的损失。

相关诉讼去年10月14日提起,法院承认“朝鲜和朝总联对朝鲜的实际情况进行了与事实不符的宣传,以劝说人们前往朝鲜”,但以超过起诉法律时效(20年)为由驳回了原告的损害赔偿请求。

川崎对此表示,“法院对朝总联的虚假宣传作出有罪判决,所以事实上我们已经胜诉了……对于被驳回的部分我们提出了上诉,并已做好了出席最高法庭的准备。”她还强调,“人权问题不存在公诉时效。”

对于必须采取法律措施的理由,川崎指出,“逃离朝鲜的人民不能仅仅呼吁人权受到侵害,还要用法律进行应对,才能对朝鲜体制造成直接打击。”

提醒:勿被共产主义宣传的平等所迷惑
共产党解体 人类才有和平

川崎还提到,她现在完全不了解身处朝鲜的家人的消息,“我知道我的子女们正在受到监视,只有朝鲜政权解体才能与家人相见。”“我会活着(看到)推翻朝鲜,最终与家人重聚。”

她最后向仍对朝鲜或共产主义抱有幻想的人表示,“大家不要被共产主义社会宣传的平等所迷惑,一定要清醒。我所经历的惨烈现实告诉我,计划经济不能成立,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绝不能实现。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都是在杀人,从来没救过人。和中国一样,朝鲜也在摘除人体器官,被强制关在收容所的人们生死不明……只有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人类才能迎来和平的生活。”

责任编辑:李珀#

相关新闻
青瓦台研讨日核电厂爆炸影响
朴槿惠成为韩执政党总统候选人
南韩乐天集团 “继承者们”纷争不断 形象下滑
朴槿惠与崔顺实 比血还浓的水引风暴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大陆惊爆青少年墓园宣誓捐器官
【秦鹏观察】三网友测鞋带吊人 宋祖德问真相
【热点互动】单方释访问消息 普京逼习上沉船?
【时事金扫描】美使馆发表情包 疑暗讽赵立坚?
【全球新闻】美国全面叫停对华为技术出口
【环球直击】胡鑫宇“缢吊”版本多 民众难觅真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