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木偶奇遇记》影评:大幅度改编 让经典作品展现新意

文/蔡宜霖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人气: 16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9月09日讯】《木偶奇遇记》是十分出色的西方文学作品,多年前迪士尼改编的动画电影更让该作品家喻户晓,如今迪士尼终于推出了同名真人版电影《木偶奇遇记》(Pinocchio),本片的故事相较于过往的动画版,做了大幅度改编,足以达成旧瓶装新酒的良好效果。

故事背景为,一位孤家寡人的老工匠盖彼特制作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木偶皮诺丘,作为膝下无子的情感寄托。某天夜晚,仙女回应了他求子心切的愿望,赋予皮诺丘生命,尽管其仍为木偶身躯,但言行能力已与人类男孩无异。然而,皮诺丘也如同许多孩子般不懂事、容易闯祸,逃学加入马戏团、前往不怀好意的乐园等行为,便成为他心态能否成长的一大考验。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首幕戏让两位配角展现特色

电影首幕戏便能让故事中的配角展现特色,老工匠盖彼特对于制作时钟的出色本领,便得到有力体现,众多时钟的外型与报时机关各具特色,且包含具有故事性的角色与小舞台,让众多迪士尼作品的要角适时成为亮点,展现故事设定上的创意。

除了皮诺丘的养父外,动物角色蟋蟀也是重要元素。蟋蟀一角是一个高度拟人化的动物角色,许多言行举止均能展现高度智商,让动物的看点升级。此外,该角色还能带来叙事手法上的亮点,能透过“打破第四道墙”的方式,让蟋蟀有时直接与观众做对话,有助于渲染观影气氛。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男主角皮诺丘被仙女赋予生命力,是《木偶奇遇记》的重要转折。电影对该过程的诠释亦能体现一定的娱乐性,能让皮诺丘一度宛如刚推出的工业产品般,许多面向需要仙女再度调整、校正。就仙女与皮诺丘的对手戏而言,则能埋下男主角仍有待成长、证明自我的伏笔,让角色成长曲线成为看点。蟋蟀一角的作用,亦在此时赋予新定义,能让小配角的价值得到有效升华。

皮诺丘出门上学后面临的诱惑与挑战,是本片重头戏。狐狸与猫两位反派引诱男主角放弃上学、前往马戏团追逐名利,便是冒险开端。就该面向的塑造而言,电影能有效展现角色特色,将狐狸一角口才极佳、能发扬三寸不烂之舌迷惑他人的本领,诠释得相当有说服力;并借着不安好心的心态,有效深化反派与丑角的定位。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皮诺丘逃学戏码 得到成功改编

皮诺丘决定放弃上学,固然是角色尚未成长下的必然走向,但本片对此给予适度改编。就过程塑造而言,能让蟋蟀一角发扬自身定位,为该过程创造波折,学校元素也得到发挥机会,使其成为影响皮诺丘决定的要素之一。相关面向的刻划,使角色的被骗、误入歧途较令人同情,能稍微淡化皮诺丘不懂事的色彩,让男主角的角色形象比以往更讨喜一些。

往后皮诺丘加入马戏团,自然也让马戏团元素成为新看点。《木偶奇遇记》的塑造亦能展现良好特色,马戏团表演用的音乐设备,便在片中辅以“蒸气庞克”风格,在科技产品层面营造融合古典与科幻风格的特殊趣味。一位少女工作人员,则能在表演才华上展现特色,并让男主角在马戏团不至于孤立无援。木偶表演戏码,则使电影艺术价值升级,能将木偶的表演潜力发扬光大,对于较少涉略该元素的观众而言,足以带来视觉上的良好体验。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马戏团老板是不安好心的反派,也让皮诺丘处于被囚禁的困境,如何脱困则成为剧情悬念。此类戏码,还结合了“说谎会让鼻子变长”的原作经典桥段,使鼻子不断变长,成为视觉上的趣味元素。电影对于该面向的运用,则给予成功改编,一来给予此戏码全新价值,与皮诺丘的脱困充分结合;二来则让心态层面有不同变化,让皮诺丘的说谎不仅止于犯错层面,还包含“目的性”。经典桥段的崭新诠释,足以为剧情增添新意。

新舞台的元素 具有警世效果

逃离马戏团并非冒险的结束,被诱拐到“欢乐岛”便是全新面向。新舞台的登场自然也带来新特色,欢乐岛的游乐设施,足以展现视觉上的质感,船只这项元素便结合了水道、摩天轮、云霄飞车等多重面向,在设施元素突显导演的创意。众多孩子在缺少父母、师长管教下的脱序行为,尔后宛如现世报般变成驴子,则能为电影增添警世效果,透过有戏剧张力的戏码,体现教育的重要性。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尽管皮诺丘之来到此处,是基于再度被诱骗,但过程中的角色心态,仍能一定程度彰显角色变化。对部分行为无法认同、不愿意同流合污、内心对于是非对错的纠结,均能在与他人的对手戏及个人心态上,得到饱满诠释。就角色成长曲线而言,能营造出犯错中仍有所提升的出色效果。往后的设法脱困,则能适时安排重大选择的层面,使皮诺丘的心态升华得以补上临门一脚,让角色蜕变得以更有说服力。

设法与养父盖彼特重逢,是《木偶奇遇记》后半段的重头戏。盖彼特此时为了寻找养子而驾船出海,让父子俩的重逢,得面临地理上的挑战。对于如何克服难题,电影的塑造能展现场面设计上的创意,将动物与当代水上活动的元素结合,使重逢戏码的视觉看点得到升华。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海怪元素 营造最终高潮效果

海怪元素的运用,则能带来最终高潮的出色效果,该物种本身有别于一般的鲸鱼,能在生物层面上增添新意。设法从“鱼肚”脱困的戏码,有关点火的部分,能运用马戏团戏码的伏笔,适时增添趣味;海浪元素带来的难题,亦能营造场面上的基本张力。逃出后的戏码,则能发扬皮诺丘的新本领,使父子俩得以与海怪上演一场紧张刺激的追逐战,让本片得以有商业大片水准的场面气魄。

就大结局而言,《木偶奇遇记》则在父子温情与男主角个人成长的基础上,给予大幅度改编,在剧情设计上,称得上为较大胆的突破。亦可侧面体现,角色的成长与美满氛围,未必要透过表面的变化才算大功告成,能展现不落俗套的一面。

《木偶奇遇记》是一部聚焦在孩子从不懂事逐渐走向成熟的童话作品,本片在保留此精髓的前提下,为冒险过程及结局塑造,创造了诸多变化,就求新求变的诚意而言,足以给予基本的肯定。◇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木偶奇遇记》剧照。(Disney+提供)
《木偶奇遇记》电影海报。(Disney+提供)

责任编辑:黄珊妮

评论